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

更新时间:2020-06-26 06:15:53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 连载中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

来源:微小宝 作者:漫步云端 分类:穿越 主角:樱弘昌 人气: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由网络作家漫步云端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樱弘昌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前世,她助他登上皇位,换来的却是,被废后位,痛失爱子,失去家人,被砍掉一双腿。 死前,她攥着剑尖,狠狠捅了自己五刀,将对他的情爱统统斩断。 最后一刀,他亲手所赐,扎在了心窝,她死不瞑目。 一觉醒来,她回到了十五岁那年,重活一世,她杀刁奴,虐庶妹,惩继母,诛渣男。 她冷情冷心,再不沾染情爱,封锁了心门。 某太子:“我丢了东西,你把心门锁了,我怎么要回?” “……” “我的心,丢在了你身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氏抓住月晟丰的衣袖,苦苦哀求:“老爷,樱儿等不及了,你别犹豫了,快点答应大小姐吧。” 沈氏有些狐疑看着月千澜,脸色凝重。 柳氏着急,哭着央求月晟丰。 于是,月晟丰带了月千澜去了偏房。 偏房里,月千澜将方子递给月晟丰。 “父亲,这是昨天我落水后,二娘让赵嬷嬷帮我熬的汤药的那个药方,赵嬷嬷说,这药方是二娘花了千金,买过来的一个起死回生的方子。我不小心失手打碎了汤碗,无福喝那碗药,到现在我头还疼呢。 所以,昨晚我便让翠湖捡了药渣出府,让其他大夫帮我配出一模一样的药方来,同时还抓了一些药,本来是打算我自己用的。可是天刚刚亮,我便听下人说,三妹因为手指受伤,高热不退昏迷不醒。我担心三妹,纵然这药再珍贵,我也得献出,留给三妹。 父亲,你拿去给三妹喝吧,我粗皮厚肉的,忍一忍无碍,可别耽误了三妹的病情。二娘的这个方子极其珍贵,你一定要好好保管啊。” 月晟丰接过方子,有些狐疑的看向月千澜:“为何要私下和我说这件事,当着众人的面这么说,不是更能凸显你的懂事和你二娘的善良吗?” 月千澜小心翼翼的咬着唇瓣,低声回道:“父亲,二娘不知道我私自配了这个药方,如果被她知道,她会责怪我不懂事的。我不想伤了二娘的心,更不想耽误了三妹的病情,所以我只能如此了。” 月晟丰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女儿,好像挺懂事。 他脸色微缓,轻轻拍拍月千澜的肩膀:“别怕,如果你三妹真的好了,我会记住你的好的。” 月千澜有些受宠若惊,激动的眼眶里都飙出了泪。 月晟丰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这么多年,因为她母亲的原因,他厌恶着月千澜。 月千澜说是嫡女,可是无论吃穿还是住的地方,却连一个庶女都不如。 二女月倾华那是自一出生起,便被高僧预言,她的命格贵不可言,是皇后之命。 三女因为是三姨娘柳氏的女儿,所以他便爱屋及乌,对月樱疼爱有加。 他将疼爱与恩宠都给予了二女三女,留给大女儿的只有冷眼与怒骂。 如今,关键时刻,还是大女儿挺身而出。 沈氏即使有这个方子,也暗暗的藏着不肯献出,眼睁睁的看着月樱死,想到这里,月晟丰的眸光冷了冷。 无端的,对沈氏多了几丝厌恶。 月晟丰拿着方子,回了正厅。 三姨娘眼巴巴的等着呢,看见月晟丰捏着方子出来,她立即眼睛一亮,夺过了那个方子。 “这就是能救樱儿命的方子?太好了,赶快让大夫去抓药煎药……” “三姨娘,我这里有配好的药,赶紧拿去熬了,端给三妹喝吧。翠湖,快点把那包药给三姨娘,可别耽误了三妹的病情。”月千澜急忙让翠湖交出药包。 翠湖把药递给了三姨娘,三姨娘红了眼睛,颇为感激的看了眼月千澜:“还是澜儿懂事,这个恩情三姨娘记下了。” 月千澜低垂了眼眉,勾唇冷笑,大戏拉开帷幕了。 “多煎一碗出来,澜儿也受了伤,也该喝一碗。”月晟丰低声吩咐了一句。 三姨娘连连应了,连忙让丫鬟拿着药包,去膳房熬药。 月晟丰的一声澜儿,让月千澜激动的泪流满面,她睁着泪眼盈盈的眸子,可怜巴巴无比感激的看着月晟丰。 月晟丰有些心酸,堂堂一个嫡女,居然养成了这么一个怯弱,忐忑不安,极其小家子气的样子,这是他的错,更是沈氏的错。 月晟丰不满的瞪了眼沈氏,沈氏不明所以,有些狐疑看向月千澜。 月千澜低着头,激动的哽咽哭泣,看都没看沈氏。 几个人或坐或站,守在正厅,等着汤药熬成,喂给月樱。 沈氏坐在正方,眼观鼻鼻观嘴,一副当家大夫人的做派。 月晟丰担忧的攥着三姨娘的手,时不时的哄哄她。 沈氏嫉妒的红了眼,偏偏敢怒不敢言。 月千澜站在一旁,安静的当一抹空气。 一炷香后,汤药熬好,小厮端上两碗黑漆漆的汤药上来,一碗放在了月千澜面前,另一碗被丫鬟端进去,去喂月樱了。 “澜儿坐吧,你头上还有伤呢,快点把药喝了。”月晟丰瞧着大女儿诚惶诚恐的模样,蹙眉吩咐月千澜坐下喝药。 月千澜欣喜万分,泪水更像下雨一样,哗啦啦的往下掉。 翠湖扶着她坐下,月千澜拿着帕子擦着泪水,端起了药,便往嘴上送。 岂知,屋里突然传来啪的一声,瓷碗落地的脆响。 几个丫鬟惊慌失措的喊道。 “三小姐,三小姐你怎么了?” 然后,一个丫鬟,跌跌撞撞的从屋里冲出来,跪在了正厅中间。 “老爷二夫人不好了,那碗汤药有问题,三小姐刚刚喝了一口,就口吐鲜血,快要不行了。” 三姨娘脸色一白,喊了一句她的女儿,站起身便向屋里冲了进去。 月晟丰脸色暗沉的可怕,他急忙起身走到月千澜面前,狠狠的挥落了月千澜抿了一口的汤药。 月千澜傻愣愣的抬头看向月晟丰:“父亲……” 月晟丰气得脸色青白交加,颤抖着手指指着月千澜:“这就是你献的起死回生的药方?” “父亲,我不知道啊,我也是被害者啊。”月千澜眸底闪过惶恐,猛然跪在地上,抓着月晟丰的衣摆,委屈哭诉。 一句被害者,月晟丰想起什么,一双利眸射向沈氏。 沈氏眉眼一跳,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升起,她站起身,惴惴不安的走向月晟丰:“老爷,你别着急,我刚刚已经请了京都里最有名的程大夫过来,他马上就要到了,一定能够医好樱儿的。倒不知,这澜丫头究竟献了什么方子,她不是明目张胆的在谋害樱儿的命吗?” “啪”月晟丰抬手,狠狠的扇了沈氏一巴掌。 沈氏直接就被打蒙了,这道耳光力道很大,直接把她扇倒在地。 嘴角破裂,有鲜血流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