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重生八零小军媳

更新时间:2020-06-30 06:51:31

重生八零小军媳 连载中

重生八零小军媳

来源:微小宝 作者:沈忘 分类:穿越 主角:刘庆兰易天 人气:

《重生八零小军媳》是沈忘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重生八零小军媳》精彩章节节选:“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换个姿势,再来一次!” 重生后的苏时,一心只想和兵哥老公好好过日子。 可没想到面冷心冷的老公,却是一个闷骚的腹黑狼。 不仅让她夜夜腰酸背痛、还让她甘之如饴的生了俩个小萌宝! 不管是人前人后、床上床下,兵哥哥对她只有一条铁律:宠!宠!用力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么恶毒的话,饶是暴怒中的祁易天也惊到了。

他的妹妹,怎么会说这番言语?

“我打死你这死丫头!”刘庆兰二话不说就冲上去,要好好教训祁芬芳。

但骂完之后早就崩溃的祁芬芳,哪里能这么乖地挨打呢,脚上抹油似的,一溜烟就冲出了家门外。

在邻居们探寻的目光中,嚷嚷道:“苏时,我不会放过你的!”

现在想一想,都是苏时嫁过来惹的祸,自己在妈面前失了宠。

在大哥面前更是没了脸面,现在唯有这小贱人死了、或者滚出祁家了,才能缓解她的心头之恨啊。

院里的苏时也不知该作何感想,她心里并没多大的滋味。

原以为只要懂事安分,就能得到祁家人的信任。

可没想到刘庆兰与自己持中立态度了,祁芬芳却先闹腾起来。

“妈,不好意思,这事儿都因我而起,我去找芬芳!”苏时说着,回屋穿了件薄袄子,提着煤油灯就要出去找人,可还没走到门口呢,祁易天就把她给拉住了。

“不用去,让她一个人冷静冷静,好好想想自己为什么受批评!”

祁易天虎着脸说道,脸上除了痛心和愤怒,再无其他情绪。

刘庆兰原就是想让苏时和自己一块出去寻人的,此时一听儿子不同意,便慌了。

“芬芳一个姑娘家,哪能在外边过夜啊!易天,她可是你亲妹妹!你就算要批评她,那也得抓回家里批评,这样终归安全一些呀!”外边豺狼虎豹都有,游荡着无所事事的二赖子更不在少数。

如果出了啥事,哎哟,她也不想活了!

苏时也赞同婆婆的说法,讨厌归讨厌,但到底是自家人。

祁易天沉吟好久,似赌气一般回了房间,不过片刻还是拿了一根警棍,与刘庆兰跟苏时,一块去寻人。

只是这时候的祁芬芳早就跑远了,她跑到傍着同五乡的山上时,回头一看阴森森的,手里更没半盏灯,心下就慌了:该死,不应该跟苏时那贱丫头赌气跑出来的,要走也是那贱丫头走才是呀!

祁芬芳恨恨地想道,原地坐着等天亮再走,心里到底有几丝希冀,希望祁易天能来寻自己回去。

夜里有些冷,她出来的时候又急,没带衣服,所以此刻冷得浑身发抖,却没有半个人关心。

忽然!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祁芬芳刚要回头,就被捂住了口鼻,打横一抱往山里更深的地方走去……

另一边的苏时和祁易天找了又找,几次相遇却还是没找到离家出走的祁芬芳。

刘庆兰此时也来了,手里的油灯早就耗干了,被她重重地放在地上,怪罪道:“都是你们俩夫妻惹的祸!加起来四十好几的人了,也不懂让一让自家妹妹。现在好了吧?人都找不见噜!若是芬芳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定要你们好看!”

“妈,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想到妹妹说出的恶毒言论,祁易天就忍不住狠狠皱眉。

把她送去当女兵的心思也愈发浓重起来,片刻就下了决定。

“对呀,娶了媳妇忘了妹,说的就是你祁易天噜!”刘庆兰说话也重。

祁易天知道和盛怒之下的老娘说不清楚,索性坐在旁边,沉闷地想着办法。

“还是找大队里的人,帮忙找一下吧。”苏时提议道。

立马就遭刘庆兰拒绝了:“不行!找什么大队帮忙啊,要是芬芳出了啥事,当着同五乡大队那么多人的面儿,咱们祁家还能有脸吗?”

“脸面比芬芳的安全更重要吗?”

话刚脱口而出,苏时就挨了刘庆兰的眼刀子。

“你是不是觉着,之前你闹自杀的事情还没丢够咱们家的脸啊?”

得!

绕来绕去,又说回自己闹自杀了!

苏时扶额,无力望天。

感觉自己这么多日以来的努力孝敬,全都打了水漂。

祁易天低骂一声,站起来朝着大队队长的家走去,希望让他帮忙召集村民,寻一下祁芬芳的踪影。这一下刘庆兰也阻止不了了,等村里应急的钟声响起,家家户户的人都穿好衣服聚了起来,才知道祁家又出事儿了。

大半夜的,闺女丢了!

而且找都找不到。

有些坏心眼的更是揣测,祁芬芳就是找回来了,还是不是黄花闺女,都说不准呢!

“各位叔伯兄弟姊妹,我祁易天今日请你们帮个忙,寻一下我妹妹,多有打扰实在是感激不尽了。”祁易天瓮着声音感谢道。

他是村里出了名的人才,所以很多人也愿意卖面子,话刚说完呢,大家就提着灯四处寻去了。

可饶是如此,祁芬芳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找都找不到。

直至天边泛起鱼肚白时,祁芬芳才慢悠悠地从村口踱步而回,身上的衣物完好,也没甚狼狈的模样,等回了家,刘庆兰和苏时才放了心,可祁易天则是半句话都不说就回了房间,关门睡觉。

苏时拍了拍哭得断肠的刘庆兰,“妈,芬芳不是回来了吗,别哭了。”

看来以后,和祁芬芳说话要斟酌斟酌了,免得一句话就把人激得离家出走。

刘庆兰现在不想理苏时,但还是点头,让她回去睡觉。

“嗳,我知道了。”

“嫂子!”

祁芬芳瞧着苏时就要回房,立马就开口了。

苏时忍不住以为她要起什么幺蛾子了,蹙着眉头问:“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想跟你说,以后我们要好好相处哦!哥在军中也不容易。家和万事兴,只有我们家里和气了,才能不给哥添麻烦!你说对吧?”

嚯!

好一通大道理!

别说刘庆兰了,苏时听着都觉得惊奇。

她看向祁芬芳,麻花辫扎得极为整齐,上边还戴了两朵清晨刚绽放的鲜花;额上的刘海被分开来,用一个粉色的夹子固定好,露在外边的眼睛灵动极了,怎么看怎么精神,哪还是昨夜那个崩溃又疯狂的祁芬芳啊!

虽然祁芬芳的话是这样说,可苏时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森寒。

这丫头昨夜到底去了哪里?

回来之后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仅人变得生机勃勃了。

甚至还要跟她和平共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