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地府脱单指南

更新时间:2020-05-18 15:53:37

地府脱单指南 连载中

地府脱单指南

来源:落初 作者:决明子啊 分类:耽美 主角:楚锦段玉坤 人气:

新书《地府脱单指南》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决明子啊,主角楚锦段玉坤,是一本耽美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两个大佬披着马甲谈恋爱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天晚上,段玉坤有事又出门了,段玉坤走了没多久,楚锦就坐不住了,他一甩袖子身上就多了一身黑袍子,戴着白面具手上还拿着把折扇,楚锦看了一眼窗外,走了三步人就消失在了一团黑雾中。

鬼门关外九里长亭。

长亭是个古驿站,就在***上,是阴差平时歇脚的地方,走“阳道”的活人看不见,周遭都是漫漫黄沙戈壁,楚锦裹着黑袍拿着扇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荒凉破败的亭子里,“说是要见我,怎么自己迟到了?”

他声音带点漫不经心,***上脸色麻木的鬼行色匆匆和楚锦擦肩而过,他站在那里身形玉立,阴风吹过来也吹的他头发飘散。

“你和死神说你不会来。”一个女声自身后传来,楚锦回头,就看着红衣服的女鬼离他不远不近的站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一身艳红在来来往往衣裳灰败褴褛的鬼中很突兀。

楚锦没拿扇子的那只手放在了面具上,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面具拿了下来,露出自己的脸,“我不来,难道你准备等着阴阳司的人反应过来你做了什么,然后直接弄死你?”楚锦嗤笑,“长能耐了,鬼门关你都敢动。”

叫长生的女鬼不说话,她霸道又强势,几步就迈到了楚锦面前,鼻尖都要和楚锦贴在一起,一身鬼气掀的楚锦衣摆飘扬。

“鬼门关算什么,”女鬼眯着眼睛看楚锦手腕上的红绳子,“我要段玉坤的命。”

“长生,楚长生,大楚九公主长生,你这做鬼也好歹做了一千多年,该懂的道理你不懂,你这算什么,千里送人头礼轻情意重?”

楚锦无奈摇头,他不经意间动了动戴着红绳的手腕,“当年是我先对不住他,因果轮回你要报复也是找我,把锅都甩给段玉坤算怎么回事?”

长生眉头骤然蹙起,劈手就要去夺楚锦腕子上的红绳,楚锦看似云淡风轻,他握着扇子的手腕轻飘飘的一转,人也后退一步拉开与长生距离,等着长生反应过来的时候楚锦手中的扇子就已经直接戳在了她的喉咙上,楚锦那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却暗藏力道,长生能感觉的到扇子中藏着的力道,要是自己再有一步逾矩,足够灰飞烟灭。

楚锦淡淡开口,“小姑娘家的,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从前交给你的规矩礼仪都到了狗肚子了?好好的金枝玉叶不做,偏偏去当泼妇。”

长亭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一阵阴风,外面黄沙漫漫,风一吹飞沙走石,视野一片迷茫,楚锦收回了扇子,把面具重新扣到了脸上。

“有人来找你了,”楚锦看了一眼长亭外,“沙里面其实藏了别的东西吧,我好心提点你两句,别什么人都信,还有么……别找段玉坤茬,那好歹是阴阳司正使,别的鬼啊怪的见他方圆十里都绕道走,你聪明点学学别人,别每天闲着没事就琢磨着去送人头,懂了吗?”

楚锦不准备在这里待太久,长生要见他,他也见了,该说的话也说的差不多了,至于剩下的事情,因果参半,一切都有个定数在里面,他插手太多不是好事。

楚锦刚刚准备走人,然后就听着长生忽然开口:“你要帮谁?”

帮她,还是帮段玉坤。

长生听出来了,楚锦在关心她,楚锦还惦记着她。

长生是个念旧的鬼,眼前的楚锦让她想起了什么,心脏都在发酸。

而楚锦听后刷的一下打开扇子,他盯着长生看了一会,见对方表情纠结就认认真真的问了一句:“你是我对象么?”

长生啊了一声,有点懵逼,显然是不知道楚锦这是什么意思。

楚锦继续说话:“既然你不是我对象,那我干嘛要帮你?”

“……”长生面无表情看了楚锦一眼,然后果断说了个滚字。

楚锦朗声大笑,他这次没和长生想的一样继续放骚话,笑了两声之后就停了,然后看向了长生的眼睛,“长生,我等了玉坤一千五百年。”

所以说这就是你重色轻友的理由?长生牙疼了一下,但是这句话她终究没有说出口。

最后长生问了他一句,“楚锦,你还有多少日子?”

楚锦云淡风轻的摇扇子,长亭外黄沙漫漫,有种随时都要吃人的架势,耳边的狂风呼呼的吹,黄沙铺天盖地,楚锦看了一眼就知道自己应该走了,临走以前他没忘记长生问自己的问题,也没有打算隐瞒,“往长了说还有个三四年,短了么,你要是有本事,现在要我没命也不是问题。”

“你要是……走了,”长生咬咬牙,才狠心问了出来,“你要是走了,段玉坤怎么办?”

怎么办?楚锦轻轻抬起头,看着长亭外面灰蒙蒙的天空,他轻轻笑了两声才说话:“我要是走了,就尘归尘土归土,拿走段玉坤所有记忆,谁还记得有我这个人?”

说完就走,杀气腾腾的风沙中,楚锦的背影消失的潇洒又随意。

长生在原地站了一会,一阵风沙卷着个人影就落在了她身旁。

“想不到楚锦居然是红城城主。”这人落地以后,鬼门关长亭外的风沙就停了。

居然是一只魃。

走尸的修为一旦高深到了一定境界,就会成魃,道行高深赤地千里。

长生听见了声音就回头,她叹气,“当年的楚皇,如今的红城城主……我不管你要做什么,但别动楚锦。”

她身旁的魃伸出一只枯槁的手放在了长生的肩膀上,这只手的手背上的皮像是枯树枝一样,而手主人的脸却玉一样光洁,“你这是妇人之仁。”

——

楚锦是从一个小巷子里走出来的,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的很,楚锦那身黑色的大袍子变成了一身简单轻便的休闲装,他站在路灯下抽烟,白色的烟雾缭绕的融进了黄色的灯光,楚锦只觉得胸腔内有些酸疼。

往长了说还有三四年,和段玉坤在一起,别说三四年,三四辈子他都嫌短。

段玉坤站在阴阳司那间公寓的阳台上发呆,他给楚锦打了好几个电话一直都没人接。

就在此时,他抓在手中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段玉坤迅速看了一眼来电提示,发现是楚锦了就接。

“哥们你这声音有点耳熟啊,”段玉坤啧啧了两声,“听着有点像我那个失散几个小时的男朋友啊。”

楚锦听着他的话没忍住就低低笑出了声音,这笑声低低哑哑,从手机听筒传到段玉坤耳朵中撩的不行。

“玉坤,”楚锦抬头看向面前高高的公寓楼,“低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