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沦陷,爱与不爱

更新时间:2020-08-28 05:43:46

沦陷,爱与不爱 已完结

沦陷,爱与不爱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天伐 分类:短篇 主角:舒元兰薛明辉 人气:

经典小说《沦陷,爱与不爱》由天伐所编写的短篇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舒元兰薛明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因为有了一个他爱的人的心脏和他纠缠不已。 他,不知道自己爱的是心,还是装心脏的那个人。 他把她当成豢养心脏的容器,却不容许对她动心,可是当两个心碰到一起时,就开始了虐恋之旅。 爱?还是不爱? 一颗完美的心脏带个她一个地狱般的生活。 “你怎么能带着我女人的心爱别人!” 心,为什么每一次看见他,总会忍不住的抽痛呢? 这颗心脏,是为了他而存在的吗? 爱?还是不爱? 他们一起纠结着,一起彼此这么,一起爱着!到底还是爱了!可是这样的爱!她宁可不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薛倩瑶白天在舒元兰的公司当清洁工,晚上回到南家别院继续做家务,常常干到深夜。 薛倩瑶也渐渐适应了现在的日子。 这天,天已经很黑了。 舒元兰一身酒气,一下子就推开了南家别院的大门。 薛倩瑶刚做好家务,准备洗澡。 和她一起的宝阿姨过来开的门。 舒元兰醉眼朦胧的看到不是薛雪燕,冷冷的说道:“她呢?去了哪里?是不是又在偷懒?” 宝阿姨说薛雪燕已经干完活了,在房间洗澡,舒元兰又来到她的房间。 蓝色的床单,蓝色的床帘是婉儿最喜欢的颜色,婉儿最喜欢对着天空做梦,傻笑。 婉儿,婉儿,舒元兰不敢想,越想心越疼。 薛倩瑶刚洗过澡,出来后看到舒元兰躺在她的床上,吓了一跳,看到他喝的醉醺醺的样子,无奈的皱了皱鼻子。 长的挺好看的,薛雪燕一直都知道舒元兰长得漂亮,不同于其他男人的阳刚之美,倒是有些阴柔,可是也不同于女人的柔美,还有些棱角。 薛倩瑶手指不自觉的顺着他的脸庞滑下来,他为什么会替自己还债呢?薛雪燕从来不敢问,每次相见不是恶语相向,就是横眉冷对,好像从来没有好好说过话。 薛倩瑶刚从浴室里出来,香香的,软软的,舒元兰伸手搂住了薛雪燕细软的腰身,一个翻身把她压到身下。 “不要。”薛雪燕惊呼。 细细眉,星星般的眼睛,那个时候,婉儿就是这么看着他,满满的暖意。 “婉儿。”舒元兰喃喃道。“我好想你。” 薛倩瑶愣住了,婉儿是谁?他把我当成她了么? 薛倩瑶虽然自认是舒元兰的奴隶,但是还没到出卖肉体的地步,她使劲反抗。 可是越反抗,舒元兰越兴奋,不一会儿,两人都赤裸相见,舒元兰喘着粗气,躺在薛雪燕的身上。 而薛雪燕紧闭着双眼,眼角划过一滴眼泪。 清晨,舒元兰从床上醒来,看到躺在一边的薛雪燕,厌恶的起身洗澡。 洗完澡出来,看到薛雪燕一脸惊恐的坐在床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怎么当了我的奴隶,还想保持清白,你应该感到庆幸,我能看的上你,否则你一辈子的薪水,都不够还那些利息的。” 舒元兰冷酷的声音传来,成功的打击了薛雪燕的自尊。 是的,自己做不了其他的事情,真的还不起他的那三千万,成为他的地下情人,有吃有喝,能有个栖身之地,说来也是她赚了。 薛倩瑶收起自己的泪水,默默下地,经过舒元兰昨晚的蹂躏,她柔弱的身子有些撑不住,一下子倒在地上。 舒元兰条件反射一样,上去一把护住了她,使她没有接触冰冷的地面。 可两人都没有穿衣服,场面尴尬的很,舒元兰摸到她那具光滑的身体,纤细的腰肢,身上一下子就起了反应。 “该死”舒元兰很是懊恼。 可是看到薛雪燕一脸不情愿的样子,顿时又起了挑逗的心思。 “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是我的奴隶,一辈子的奴隶,记住你的心是我的。” 薛倩瑶为难的看向舒元兰,却被舒元兰吻住了嘴角。 等到再次醒来时,已经快到中午了。 “糟了,上班迟到了。”薛雪燕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洗了澡,换了衣服,慌慌张张跑到楼下。 宝阿姨做好了饭,笑眯眯的说道:“薛小姐不用那么慌,少爷走的时候交代你今天不用去上班了,他已经帮你请了假了,来吃午饭吧,刚做好。” 薛倩瑶吃过午饭,还是不放心,打电话到公司,果然,舒元兰已经帮薛雪燕请过假了。 薛倩瑶放下心来,想到今天可以休息一下了,想起薛家的别墅,她想去看看现在怎么样了? 薛倩瑶来到曾经的家,别墅已经换人了,连于伯都走了,不知道去哪里了。她失落的转身回家,突然,她听到有人喊她。 “雪燕”身后一个阳光的俊俏男孩喊道。 “是你?莫然”碰到老熟人,薛雪燕很高兴。 “雪燕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不回家啊?”莫然问道。 “我没家了。”薛雪燕咬一下嘴唇,平静的说道。 “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你。走吧,咱们去咖啡厅坐坐。” 两人来到咖啡厅,互相讲起自己的近况。 莫然是薛雪燕以前在咖啡厅认识的一个朋友,家境贫穷,边打工边上大学。 薛倩瑶因为身体没上过学,对大学生很是向往,身边也没有朋友,莫然从来不把她当瓷娃娃看,像是普通朋友一样, 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怪不得,我上次看你好长时间没来咖啡店了,就去你家找你,你家都没人了,只剩下于伯,他说他也要回老家了,说别墅要卖了。”莫然关心的说道。 “于伯回老家了?我都不知道。” “唉!对了,他还给了我一箱东西,说是要是碰到你,就交给你,说让你留个念想。现在在我公寓里,你跟我去拿吧。” 两人人来到莫然的公寓。 打开箱子,都是薛雪燕小时候喜欢的东西,如今都成了悲伤的回忆。 放到哪里啊?连身子都不是自己的,这些东西还会属于她么? “都扔了吧!好的,都捐给孤儿院,坏了的,都给扔了吧,留下徒增悲伤。” 看到薛雪燕这个样子,莫然不知道从何劝起,想问薛雪燕现在住在那里。 却听到薛雪燕惊讶的声音:“哎呀,都这么晚了,我得赶紧回去了。” 说着薛雪燕站起身来走了。 “唉!我送你啊!”莫然也赶紧起来道。 “不用了!”薛雪燕这么说着,莫然还是给她送到公寓外,打车走了。 不知道今天晚上舒元兰会不会来,要是他来了,我不在家,他会不会发脾气,想起舒元兰阴霾的样子,薛雪燕就浑身发抖。 这时的薛雪燕并不知道,莫然的真是身份竟然是栗氏集团的大少爷--栗少铭。 因为他,舒元兰对薛雪燕产生误会,薛雪燕即将迎来毁灭性的血雨腥风。 谁知道自从这天以后,舒元兰已经两个多月了,都没来到别院,薛雪燕每天都按时上班,按时回家,倒也相安无事。 不过这几天薛雪燕总感觉好像是吃坏肚子一样,天天吃不下东西,想吐。 宝阿姨有些经验,告诉薛雪燕说不定是怀孕了,让她去看医生。 南家 舒元兰的公司最近很不太平,浩子威得到消息,说曾经被舒元兰打压的那家公司要对付舒元兰,看来最近要关注紧密点。 南家周围一辆黑色轿车里。 “你确定,那个女人就是舒元兰的未婚妻?” “我确定,就是她,没错。” 舒玉兰站在路边等司机,司机一会儿会带她去商场,一些新婚的床上用品,她要亲自挑选。 突然,一辆黑色轿车在她面前停了下来,她被捂着嘴巴带进黑色轿车里。 不知道这是哪里,漆黑的房间,她被蒙上了眼睛,身上有一个手不停的摸着她,身下她疼痛不已,像被撕裂了一样。 舒玉兰泣不成声,晕了过去。 天亮了,那个人把她从地上拽起来,把衣服给她套上去,狠狠的说道:“走,给我去找舒元兰。” 紧接着她被推上一辆车。 医院里。 薛倩瑶拿到医生的化验单,心底反复纠结,有孩子了,到底要不要啊!不能要,你的身体医生已经说过了,不能怀孕,否则生产起来,就会一尸两命。 可是,这毕竟是条生命啊,也许是她唯一的一次机会。 她拿出电话,拨给远在美国的悉敏然。 可是那边的医院却告诉她,悉敏然已经回国了,给了她悉敏然的手机。 她继续给悉敏然打,接到电话的悉敏然虽然不知道薛雪燕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答应过薛明辉要好好照顾她,他就不会食言。 两人约好,明天在悉敏然的诊所相见。 放下电话的薛雪燕,思想飞到不久之前,她还在美国和悉敏米一起逛街,给悉敏然选衣服,那个时候的爸爸和哥哥都还在国内。 一转眼,都不在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薛倩瑶思绪万千,根本想不到死神正在向她招手,恍惚之间,听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舒元兰从对面的公司出来,就看到魂不守舍的薛雪燕,这个该死的女人,不上班,请假就是为了在街上神游么! 舒元兰扭头上了自己的车,不想管她,想想还是下了车,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要干什么? 他狠狠的拍了一下方向盘,这个女人总是牵动他的心,好不容易控制自己两个月不去别院,却没想到碰到这个女人一秒钟破功。 舒元兰下了车看了一眼还在神游的女子,正要跑过去,听到一阵尖叫。 他想都不想一个飞跃,飞了过去,一下子把薛雪燕护在身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