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二傻

更新时间:2020-09-01 05:29:50

二傻 连载中

二傻

来源:落初 作者:颜梅 分类:短篇 主角:柴塞进 人气:

《二傻》由网络作家颜梅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柴塞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二傻的二傻人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远处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唱歌的声音,二傻手停了下来,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凤没有抬头,淡淡的说:“今晚村里放电影,我过来的时候已经坐满人了。”二傻“哦”了一声,想了想,把手中的小米扔到了碾盘上,两只手搓了搓,把粘在手上的碎米氆氇掉,站了起来:“走,咱们也看电影去,放什么?”凤没有动,擎着左手,右手食指一个一个的数着手里的小米粒,二傻站着看着凤的手指轻轻的动着。等了一会,凤开了口:“没什么好看的,以前都看过了。”凤低着头,一缕刘海垂在眼前,凤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总是用一根黑色的发带扎成一个马尾,两边鬓角的碎发用两个黑色的小卡子整整齐齐的卡到耳后,整个人显得清清爽爽、利利索索的。二傻有那么一刹那的失神,很快就恢复了原样:“走,去凑凑热闹,难得放一回电影,上次放还是村长家娶儿媳妇放的吧?”凤还是不动,二傻有点奇怪了,但是二傻不再出声。

凤突然抬起头,一扬手,把手里的小米向前面扔去。米粒落在了水泥地上,好像不甘心被扔掉一样,米粒在地上不住的弹跳着,最终还是认命的都安静了下来。凤看着米粒都彻底的安静的躺在了月光下,悠悠的说:“二小考上了,他爸为了庆祝,请了三天电影。”二傻缓缓的把身子倚在了碾盘上,垂下了眼睑,看着脚下,脚下有蚂蚁在拖小米,黄色的小点慢慢的移动着。

移动的黄点越来越少了,月光也越来越暗了,二傻抬头看看天,不知从哪里飘来的一大朵黑云,慢慢的香噬着本已残缺的圆月,残月努力的想挣扎出黑暗,却显得那么力不从心,眼看着残月就要被香噬殆尽,一阵清风吹过,黑云被推向了一边,残月又露出了银色的笑脸。可是,清风已过,又一片黑云张牙舞爪的冲了过来,残月惊慌失措的想寻找着庇护,这一次残月绝望了,黑云一片接一片的涌来,整个天空被黑暗统治了,残月在黑暗了发出了呜呜的叫喊声,在痛诉着不公。

远处传来了嘈杂声,渐渐的听到了附近传来人声,要下雨了,大家已没心看电影了,不被淋着了比较重要。凤也起身拍了拍裤子上沾的尘土:“要下雨了,我回去了,你赶紧进屋收拾一下吧!”“我送你,你等下,我拿手电去,没月亮了。”说完,二傻跑进屋拿了手电顺便关上了窗户,等出来时,看到凤已经在前面走着了,二傻紧跑了几步,和凤保持着距离,手电微弱的光芒在凤前方,随着凤的脚步移动着。凤有意的绕了个大圈回家,二傻知道凤怕碰到散场的村民。

看着凤进了院,听着凤和NaiNai说话的声音,NaiNai问凤电影好看么?没听清凤是怎么回答的。二傻转身向家里走去,一道闪电照亮了半边天空,紧接着一声巨响,二傻感觉脚下的地都要塌陷一样。二傻加快了脚步,伴着雷声,在闪电的照耀下,二傻关了手电干脆跑了起来,一口气跑到了家门口,脚还没站稳,大雨倾泻而下,二傻窜进院子,扯下晾绳上晾着的毛巾跑进了屋子。

二傻抖了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打湿了,二傻脱掉湿衣服,用毛巾使劲的蹭了蹭头,进屋看了一眼娘,娘听到脚步声坐了起来,二傻连忙坐到娘的身边,娘问二傻:“下雨了?”,“恩”二傻答应了一声。“大吧?”,“嗯”……

二傻知道娘是睡不着了,二傻也不想睡,二傻陪着娘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夏天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渐渐的雷声越来越远,雨声越来越小。二傻轻轻的推开窗户,一股潮湿的泥土气息扑鼻而来,二傻好喜欢这味道,使劲了吸了两口。雨后的天空显得特别干净,空气变的凉爽宜人,那轮有点残缺的圆月经过大雨的洗涤也更加明亮,一群调皮的星星围在它的身边不停的眨着眼睛,在听它讲述着古老的传说。

二傻回身看向娘:“娘睡吧,我也睡去了。”娘点点头,重新躺了下去,二傻拿起毛巾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炕上,二傻回想着凤今晚的话“二小考上了,他爸为了庆祝,请了三天电影。”二小和二傻还有凤是同班同学,二小考上了,本没有把握的二小考上了,自己呢?信心满满的自己却落榜了,命运和自己开了多么大的一个玩笑呀!自己该怎么办呢?复读?休学?还是……

二傻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梦里都是轰隆隆的雷声,雨声……

早上娘来叫醒了二傻:“起来吃饭了,下了一夜大雨,吃完饭好去地里看看!”二傻一骨碌坐了起来,自己不是做梦?夜里真的是又下雨了!二傻扭头看向窗外,这才发现,自己睡觉时贪凉没有关窗子,潲进来的雨水已经把窗台湿透了,窗台下的墙上雨水下流的痕迹,像一道道的泪痕。炕上靠近窗户的的竹凉席也已被打湿了,发出暗红色的光泽。由于二傻睡在外侧,所以根本没有感觉到,还好雨停了,不然自己还不被冲跑了呀!二傻捶了一下头,懊恼自己怎么睡的这么死呢!娘一把拉住二傻的手,笑了笑:“没事,湿了就湿了吧,一会拿出去晾晾就行了,大小伙子多睡点好,做好饭了,吃完饭去地里看看。”二傻一听,连忙起来穿上鞋说:“娘,我先去地里看看,回来再吃饭吧!”娘拉住要走的二傻:“不行,先吃饭,不管咋样也不差这一会了,回来面片就坨了,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娘……”二傻拖着长音叫了一声娘,娘眼一瞪,娘有一双好看的眼睛,和姐一样的好看。二傻咧咧嘴,乖乖的跟着娘坐到了桌子前,端起碗开始大口的往嘴里扒拉着面片,也不管刚出锅的面片有多么烫,娘看着二傻呼噜呼噜的喝着面片汤,笑吟吟的夹起一块咸菜放到二傻的碗里,“慢点吃,别烫着。”二傻咬了一口咸菜,抬起碗把最后一点面片倒进嘴里,鼓着的腮帮子不住的动着。起身拿起毛巾擦了一下嘴,轻轻伸了一下头,咽下最后一口饭:“娘我走了,你别拾掇了,等会我回来拾掇,你去找五婶子说会话吧!”娘接过二傻手里的毛巾,伸手拉了拉二傻没有抻平的衣襟,冲着二傻笑着说:“慢点呀,别噎着了,不用管我的。”二傻笑了笑出了屋。

经过一夜大雨,地上粘满了落叶,一滩滩的积水反射着刚刚升起的太阳照射的红光。因为有了积水,才发现平常看着平坦的地面原来也是这么不平的。青石碾盘被雨水清洗的干干净净,泛着幽幽的青光,碾盘旁的大柳树轻轻的甩动着柔嫩的绿枝,几滴雨水滴落在二傻的脖子上,凉凉的,好舒服。二傻突然冲着柳树打了一拳,接着迅速跑开,柳叶上偷藏着的雨珠哗啦啦的掉落下来,树冠太大,二傻还是为自己的所做付出了代价,被淋了一头一脸。二傻笑呵呵的甩着头上的雨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咯咯的笑声,二傻回头一看,是凤。二傻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凤咯咯笑着走了过来,一转身抬脚踢了柳树一脚,迅速的藏到了树根底下,雨珠像淘气的孩子,霹雳扒拉的又掉落下来,没有防备的二傻被彻底的淋了个透心凉。凤笑的弯下了腰,银铃般的笑声引来了娘,娘推开门,看了一眼淋湿的二傻,诧异的抬头看看天,又看向笑的直不起腰的凤,凤看到二傻娘,直起身子,想忍住笑,但是没忍住又弯下腰笑了起来,二傻娘也跟着笑了起来:“这孩子,是咋了,笑成这样,呵呵。”转头看向二傻:“衣服咋都湿了,快回屋换换去。”凤刚止住笑想说话,听到娘问二傻衣服湿了的事,扑哧一下又笑了起来,二傻觉的脸热热的,也呵呵的傻笑了起来:“没事,树上的水浇的,湿个皮,一会就干了。”娘看了看大柳树,一滴淘气的雨珠蹦落到了娘的头发上,在娘的头上停了下来不愿离去,晶莹剔透的水珠在阳光照射下煞是好看。凤伸出手想摸摸,水珠一个翻身,骨碌的滑落下来,掉在了娘的肩上,迅速的藏进了衣服里面,只留下一个圆圆的水渍。凤又笑了起来,伸手挽着娘的胳膊说:“大娘,我想你了,来看看你。”娘爱怜的拍拍凤的手:“我也想你了,这两天没见你,做梦都梦到你了,走进屋陪我说说话去,家里有好吃的,你姐捎回来的。”凤欢快的答应着,却没有挪地方,眼睛望向二傻,二傻把眼睛移开,对娘说:“娘,我去了。”凤依旧扯着娘的胳膊:“大娘,我想去捡几个柿子,俺NaiNai说中午下面条吃,回来陪您说话好不?”娘看了二傻一眼,呵呵的笑了起来拍着凤的手:“好,去吧,多装点回来,好吃的给你留着。”凤有点不好意思的撒开了娘的胳膊:“恩,一会回来陪您说话。”说完微微低下了头,“娘,进屋吧,我走了”二傻对娘说了一下,转身向前走去,凤对娘笑了笑,连忙跟了上去。

一路上,二傻和凤小心翼翼的走着,小路上的泥土都被冲跑了,坑坑洼洼的都是裸露的石头。凤低着头皱着眉,蹦跶着前行着,脚上的布鞋已经湿透了。二傻回过头看看凤,“你回去吧,等会我给你带回了就好了。”凤摇了摇头:“就这一段,过了就好了,你快走吧,别挡路呀!”说着抬脚蹦过了一个水坑。二傻也不再说话,继续向前走着。俩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好容易看到村前的大榕树了,过了榕树,前面就是通向村外的大路了,剩下的就好走了。

村前的这颗榕树,已经不知道是何年何人种下的了。二傻只知道自己小时候就在这树上掏过鸟蛋,父亲说他小时候也在树上掏过鸟蛋,爷爷也说过小时候在这树上掏过鸟蛋,所以这棵树很受村里人的敬重。甚至比二NaiNai还要被敬重,时常着树下会看到香火的痕迹。老树硕大的树冠也很受小鸟们的喜爱,好多的小鸟在这里筑巢,浓密的树冠成了小鸟温馨的家。二傻每次从这里路过,听到小鸟清脆的叫声,心里就会感到格外的轻松。

可是今天,二傻感到了意外,没有往日的清脆声,听到的好像是有点凄厉的声音。二傻正纳闷呢,怀疑自己听错了,突然凤哎呀了一声。二傻也看到了,也被惊住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