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谋断星河完整版完结版完本】主角法官大人公正

更新时间:2021-04-25 17:39:08

【谋断星河完整版完结版完本】主角法官大人公正 连载中

【谋断星河完整版完结版完本】主角法官大人公正

来源:网络 作者:稻草天师 分类:都市 主角:法官大人公正 人气:

新书《谋断星河》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稻草天师,主角法官大人公正,是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天刚蒙蒙亮,正在谷外对峙的黑旗军中突然呼哨声起,整齐的营帐内一阵骚乱,一炷香的时间后,一股股黑色洪流汇集起来,如同潮水一般齐整列阵,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发起进攻。

在山头上瞭望的斥候迅速将此事禀报上去,北武卫立刻全军集结,严阵以待。

杨渭元站在中军防线之后,眯着眼睛朝谷外望去,略一沉吟,便见苏顶着两个黑眼圈,盔歪甲斜地跑到他身边,情知苏定是打算睡个懒觉,突然听到集结的鼓号,有些措手不及。

他眉头一皱,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当众训斥苏几句。

“黑旗军黎明时开始整军备战,看来你的计策见效了!”

杨渭元瞟了苏一眼,不咸不淡地说。

苏松了口气,计划里最难的部分便是三千骑兵暗度陈仓,长途突袭沂水,为了达成这个战略目标,除了一系列的花招之外,他甚至不惜冒险将中军暴露在黑旗军面前,就是为了拖住黑旗军主力,为夺取沂水创造条件。

要知道五万步兵,在缺乏陌刀、长矛这类武器装备的情况下,与重骑兵野战无异于以卵击石,古今中外几乎没有胜例。

而从黑旗军的表现来看,他赌对了,北武卫三千骑兵应该已经攻克沂水,而且消息定是已传到黑旗军中,击碎了他们慢慢对峙的信心。

剩下的就是黑旗军仓皇之下强攻峡谷,与北武卫决战。

这是能否回家的关键一仗,打赢,北武卫将再无羁绊,可以安安稳稳地撤回魏国,但要是打不赢,那就是前功尽弃,仍旧逃不出全军覆没的下场。

生或死,马上就要见分晓了!

苏情不自禁地紧张起来,手心里冒出一层细细的汗珠。

杨渭元回头看了他一眼,神色也有些不自然。

“你让工匠赶制的那批古怪器械真的有把握拦住黑旗?”

杨渭元不无担心地问了一句。

古怪器械?

苏微微一愣,随即想起了之前画的那堆草图,拒马桩、阻拦索、地刺林,还有宽六米,深两米,插满尖锐木刺的壕沟,只要黑旗军不是真正的坦克,就绝对无法突破正面防线。

再加上哭坟谷的古怪风声,一旦在骑兵冲锋时突然响起,立刻就会惊扰马群,让骑兵陷入混乱。

这三千黑旗毕竟人数太少,就算用尸体来填,也不可能从正面突破防线,只能转而上山,而只要他们一上山……

苏冷笑道:“无妨,我没打算和黑旗军正面硬碰,而是要逼他们上山。”

杨渭元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突然打了个寒颤:“你把几乎所有的猛火油都埋在两侧的山上,只要一个火星就能点燃整片树林,一旦黑旗军上山必然九死一生。

可是,之前你见敌军没有立刻发动进攻,便断定对方已经看破了你的计策,现在你有多大把握让他们乖乖上山?”

苏摇头道:“我没把握,战场的主动权始终都掌握在黑旗军手上,现在阴谋变成了阳谋,我一直努力造势就是要让对方扛不住压力,主动犯错,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战胜黑旗军!”

“战胜黑旗军?”

杨渭元眼皮一跳,黑旗军横行战场十数载,未尝败绩,就算是他也从没想过能战胜这样一只劲旅,难道黑旗军今天真的会栽在徐锐这个刚刚十六岁的小子手上?

这件事本就有些匪夷所思,但真正令他惊讶的是,假如黑旗军真的全军覆没,杨渭元恐怕也不会感到吃惊。

不知不觉之间,徐锐已经给了杨渭元无穷的力量,看着他单薄的身体,再想起一步步落入圈套的黑旗军,杨渭元甚至有种错觉,这个世界上或许没有什么是这个小子干不成的吧?

什么时候,自己对他的观感竟已经改变如斯了?

苏不知道杨渭元心里正掀起惊涛骇浪,耐心地解释道:“北武卫在圣上的计策中只需承担阻击敌军援兵的任务,无论是武器装备,还是机动力都不足以和黑旗军正面硬抗。

我用了很多心思才创造出唯一一次战胜黑旗军的机会,一旦错过了今天,我军将再无可能战胜这支黑旗军,而且因为其强悍的机动性,我们撤退的过程必将危机重重。

所以,成败在此一举,今天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想要活下去,今日之战必须取胜!”

这话既是说给杨渭元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苏的两颗眸子眯成细线,遥遥望向潮水般的黑旗军阵。

黑旗军阵里,钟庆渊正暴跳如雷,一条沾了水的鞭子狠狠抽在王庭的身上,所过之处皮开肉绽,鲜血纷飞。

今日凌晨,黑旗军外围斥候来报,发现小股人马,开始时钟庆渊以为是北武卫的伏兵,立刻集合全军严阵以待,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王庭的溃兵。

王庭奉上官不达之命,率领两千骑兵偷偷出城,妄图在黑旗军与北武卫交战之时突然杀出,抢得一份军功。

然而他晚出发了一天,又按照错误的情报行军,赶到沂水城东六十里时,早已没了黑旗军和北武卫的踪影,只得悻悻地返回沂水。

半路上,王庭的两千骑兵恰好碰到了突围出城的沂水同知齐大人。

齐大人原本是想按照上官不达交代,去找钟庆渊的三千黑旗,但他也以为黑旗军在沂水城东,这才走错了方向,与回师的王庭撞了个满怀。

王庭得知魏国大军神兵天降,兵不血刃地攻破沂水,吓得魂飞魄散,立刻转头向南,朝南朝复地逃窜。

可他们的运气非常糟糕,没走多久便碰上了从沂水城南下的三千魏军。

洪启率领的三千魏国骑兵按照苏的锦囊妙计,在补充了大量物资并休整一夜之后,火烧沂水,然后向南运动,与王庭的两千人马不期而遇。

狭路相逢勇者胜,魏军士气正旺,势不可挡,吴军却如丧家之犬,一触即溃,只得继续向南逃窜。

经过整整一夜的追逃,王庭和齐大人带着数百残兵败将,误打误撞地追上了钟庆渊的主力。

钟庆渊听说沂水城破,魏国大军正朝他奔袭而来,顿时怒不可遏,这才有了刚刚的一幕。

“把他泼醒!”

眼见王庭已经昏死过去,钟庆渊冷冷地吩咐一句,立刻便有两名军士抬着一桶凉水当头泼下,王庭打了个冷颤清醒过来,抬头一看,正好对上钟庆渊冰冷的目光,连忙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本将离开沂水时,命令沂水守军稳固防御,一兵一卒不得出城,你都当了耳旁风?!”

钟庆渊压下火气,冷冷问到。

王庭浑身颤抖,伏在地上低声回答:“回……回禀将军,末将是奉上官知府之令,追击魏军……”

话还没说完,一鞭子狠狠抽在他嘴上,顿时鲜血淋漓,血肉翻飞,再也讲不出一个字,只是“呜呜”地拼命磕头,祈求钟庆渊饶他一命。

齐大人跪在地上,死死抱住钟庆渊的大腿,哭嚎道:“将军,别打了,别打了,眼下北朝大军压境,还请将军早做打算,早做打算啊!”

钟庆渊一脚踢开齐大人,咬了咬牙,问道:“上官不达现在何处?”

齐大人哭道:“城破时上官大人自知罪孽深重,誓与沂水共存亡,现在恐怕……恐怕已经以身殉国了……”

“啪”的一声,钟庆渊一拳打断身侧的小树,怒道:“上官老儿误我大吴,当杀!”

黑旗军中走出一位副将,抱拳道:“将军,眼下哭坟谷中有五万魏军与我军对峙,北方又有数万大军奔袭而来,一旦两面夹击,我军危矣,还请将军早做打算。”

钟庆渊瞟了那人一眼,问道:“依你之见又当如何?”

那人道:“将军,我黑旗军乃是王爷亲军,向来有进无退,眼下北方的魏军离我军至少还有半日路程,我军只要发动总攻,在半日之内攻下哭坟谷,粉碎北朝蛮子两面夹击的美梦,再掉过头来对付北方的敌军,定可一战而下!”

此言一出,立刻有数位黑旗将领连声附和,其中一位刚刚二十出头的小将更是抱拳道:“将军,我军与魏军对峙两日,丝毫未见魏军动静,末将始终认为魏军主帅不通军略,将大营设在峡谷之中,乃是自取死路。

只要我军阻断峡谷两头,再遣一军从峡谷之上俯冲而下,定能将魏军截成数段,使其首尾不得兼顾,到时魏军大乱,我军定能大获全胜!”

“你们都是这个意见?”

钟庆渊冷冷扫视众将,众将连连点头。

“愚不可及!”

钟庆渊冷笑道:“我问你们,除了这支偏师和停在溢水上的那支水师,北朝三十万精锐尽被王爷大军困在包围圈中,那奇袭沂水城的大军又是从何而来?”

“这……”

众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禁面面相觑。

此次合围乃是王爷亲自坐镇中军,对于已将武陵王奉若神明的黑旗军众将而言,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有人能从王爷的大网中逃出生天,那这支奇袭沂水,断了他们后路的大军又是从何而来呢?

见没人答话,钟庆渊望向伏在地上的齐大人。

“齐大人,你当真看到数万魏军攻破沂水?”

齐大人当即叩首道:“回禀将军,下官的的确确看到数万大军攻破沂水,不仅下官,和下官一同突围的兵将们也都亲眼所见,绝无半句虚言,还请将军明察!”

钟庆渊望向军法官,军法官微微点头,证实齐大人所言非虚,一众将领顿时更加疑惑,神色各异无人开口。

“报!”

一个斥候冲进中军,大声禀报道:“将军,三十里外发现魏军前锋,人数至少三千以上,全是轻骑。”

一听此话,众将顿时一片哗然,之前献计的副将连忙抱拳道:“将军,魏军奔袭速度大大超出预估,仅前锋便有三千,还是清一色的轻骑,主力至少也在三万以上!

将军,无论这支魏军究竟从何而来,其势已然危及我军却是事实,还请将军早做决断,不可再犹豫啊!”

齐大人也叩首道:“钟将军,下官敢以项上人头担保,方才所说绝无半句虚言,还请将军速速击溃魏军,为我沂水数千将士报仇雪恨!”

那位二十出头的军官也道:“将军,用兵谨慎固然可取,但若是太过谨慎,贻误战机,岂不是自缚手脚,悔之晚矣?

请将军下令,末将愿为先锋,领一千人马从峡谷两侧截断魏军大营,一战克敌!”

“将军!”

“将军!”

“末将等请将军下令!”

一众黑旗将官跪倒在地,朝着钟庆渊抱拳请战。

钟庆渊虽说自信,可与一众将官意见相左,说没有压力那是假的,此时他眉头深皱,心中也渐渐开始动摇。

究竟是我错了,还是大家都错了?

王爷说过,乱军之时当兵行险着,眼下敌情不明,我军危机重重,是否正是王爷所言的乱军之时?

何况自打沂水一战开始,自己仿佛处处受制,回回慢人一步,魏军中真的会有如此算无遗策,智极近妖的将领?

还是说这一切都只是巧合?

正在犹豫之时,又一个传令兵突然冲了过来,大声喊道:“将军,收到王爷的飞鸽传书!”

众将一愣,齐刷刷向那个小兵望去,钟庆渊接过飞鸽传书,展开一看,皱着的眉头豁然开朗,似乎已有定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074023,1074064,1074085,1074120,1074063,1074071,1074105,1074068,1074060,1074052,1074100,1074032,1074062,1074042,1074048,1074093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