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分海谣章节目录全文试读】主角叶萧翎

更新时间:2021-04-25 17:45:49

【分海谣章节目录全文试读】主角叶萧翎 已完结

【分海谣章节目录全文试读】主角叶萧翎

来源:网络 作者:泽颜令 分类:都市 主角:叶萧翎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分海谣》是泽颜令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萧翎,书中主要讲述了:

###40姻缘注定

大纪已到,谁也逃脱不了,谁也不可能置身事外。

宫中宴席,殿内杯觥交错,冠盖云集。

既是宫中设宴,少不了佳肴美酒,雅乐舞者,令泽竽惊叹的是舞者之后,还有乐师轻击编钟,乐师技艺高超,编钟声恰到好处,既不夺舞者风采,每律又是各就谐协,相得益彰。

来不及细看殿中景致,宫人就已领着她在大皇子后排落座。

进了皇宫,正逢宫中选秀,又鬼使神差被说成是晏王府秦王爷的小女儿,许给了大皇子为妃。使者之行可说是顺顺利利。

入宫前见到城中百姓生活艰难,泽竽本是忧心忡忡,可在宫中半个月来却是担心也毫无作用,直到过了选秀,又待到今日见得大皇子的面,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一半。

父亲如今下落不明,泽薮门的将来就落在她的肩膀之上。父亲说过,泽薮门是否能不依仗他人脸色生存下去,唯一的机会就在这个大纪。可是究竟是怎样的机会呢?

她勤奋刻苦,小心谨慎,只为了成为圜城的继任者。

陆上妖邪除尽,战乱平息后她便能重回水下,光大泽薮门。如今她的第一步已经踏出,第二步她也会确保万无一失。

第二步的关键便是这位皇室血脉的继任者,如今成了她丈夫的人——大皇子萧宇。

肩膀微微起伏,保持呼吸的样子。

绮皇妃笑魇如花,皇上对她宠爱备至,这宴席上所有的乐声,所有的菜肴口味、花团装饰都依着绮妃的喜好精心准备。绮妃自然是笑脸盈盈,一副手握重权,母仪天下的姿态。

她虽不是皇后,朝廷上下无一人不敬她;她的儿子虽不是皇太子,谁都知道未来这张恢弘的龙椅上坐着的定是这位气宇轩昂,骁勇有谋的皇子。

说来也是奇怪,皇上什么都依着绮皇妃,唯独没有为她立下太子。绮皇妃权倾朝野,也不过是让萧宇得到了更多朝臣的支持。

皇上对这一切都好像看不见。

父亲曾说过,如今这个皇帝就如同行尸走肉,这又是何意呢?

若是昏君,民不聊生自然是天谴,改朝换代也是天命难违。

泽竽小心翼翼观察着龙椅上的人,这个人就是当年血祭的皇子,就是夜师傅全力保护的人。

夜师傅在陆上的事,水下无人知晓,除了玉柘城主之外,无人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夜师傅犯了重罪,差点一生囚禁于水狱中炼化散形。也是玉柘城主千方百计将她救下,却因此被夺去了听力,永世禁止吟唱。这对于水下之人无异于生不如死。

前方坐着的正是她要保护的血脉,“一朝与契,誓死相守。”

这不仅是她的承诺,更是水下对皇族的承诺。

“皇上,第一笔赈灾钱粮下落不明,百姓本已叫苦连天,幸得大皇子不畏艰险,及时将第二笔赈灾钱粮送至绥山百姓手中,如今粮食已悉数分给当地百姓,民心安稳,下官以为,大皇子冒死再入绥山,功不可没。”

“高伦说得有理,宇儿这次再入绥山,缓解灾情民怨,实在是功不可没,当加以重赏。赏一斛珍珠。”

皇上笑着说道。

“皇上,如今百姓虽暂时留在家中闭门不出,但赈灾粮食毕竟只能解一时之忧,错过春耕,之后整个一年绥山百姓的粮食都需要由外界送入。此事暂且不论,臣最为担心的是,不限制百姓外出,造成灾情向外扩散,只怕送进去的粮食不过是让百姓有了力气迁徙到附近的其他村庄。”

龙椅上的人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道:“各位大人可有良策?”

“父皇,任何良策都不及消除疫病来得重要。”

这便是萧宇,坊间传言从不放弃享乐,又视国家社稷、百姓疾苦为己任的大皇子。

眉宇间自信满满,声容正朗,言辞字字在理。

毕竟是少女年纪,泽竽脸上抹过一道淡不可辨的粉色。

“宇儿可有良策?”

“疫病的源头是红雨,自然是停下红雨。”

乐舞不知何时停了下来,殿中众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不知在议论什么。

肩膀起伏,保持呼吸。

陆上之人果然复杂得很,殿中所坐之人声容尽数藏匿,与外表截然不同,水下恐怕只有师傅们的修为能如此隐匿声容的本来面目。

要弄清楚每个人在想些什么实在是太难了。

泽竽轻轻摇了摇头,镇定心神,随后将目光牢牢锁在萧宇身上。

“儿臣已经查到停止红雨的办法,此次回宫正是为了请父皇下旨,封城三日,三日后儿臣定能停止红雨。”

“大哥可是已经有了良策?”

三皇子漠然起身,看似不经意的一句问话,四下大臣竟纷纷停了交头接耳,齐刷刷看向萧宇。

“红雨乃异兽作怪所致,《分海谣》上卷记载,孟春,东风解冻。蛰虫始振,鱼上冰。其色青,天高,若行异色,水浊,红雨降,民大疫。

儿臣此次在绥山探查过忘忧湖水色,忘忧湖本是咸水湖,如今却由咸转淡,妖兽作乱;红雨非雨,乃是湖水。故而,除疫病的关键在忘忧湖,湖治则雨止,疫可消。”

“既然宇儿已有良策,皇上,此事就交由他便是,不如今夜良宵过后,明日就命他前往绥山如何?”

绮妃说完,饮下半口酒,悠闲自得地放下玉盏,朝皇上温婉一笑。

皇上便道:“明日动身是否过于匆忙?”

“父皇,百姓受灾多日,一刻也不能多等。”

“父皇,儿臣以为封城之事只怕会造成百姓恐慌,当地人又将忘忧湖视为圣湖,若是贸然宣布湖中有异兽作乱,只怕民心不稳。”

三皇子极力劝说,但大臣们无一支持,谁都想尽快解决绥山之事,要停止大皇子的行动,实在是力不从心。

萧晋又岂会不知自己虽同为皇子,在宫中却毫无党羽可言,不过是个地位尊贵却说不上话的陪衬罢了。

对此,他从无怨言。只是,又有麻烦事要叶小楼来收场,这一点着实令他感到愧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074356,1074387,1074384,1074363,1074359,1074374,1074379,1074394,1074369,1074380,1074364,1074388,1074375,1074404,1074376,1074378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