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妃倾城:邪王的丑妃

更新时间:2020-02-14 13:05:48

妃倾城:邪王的丑妃 已完结

妃倾城:邪王的丑妃

来源:落初 作者:云轻轻 分类:都市 主角:黎樊 人气:

完结小说《妃倾城:邪王的丑妃》是云轻轻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黎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朝重生,她却成了被人唾弃的弃妃,在他的眼里,她是个只会用卑鄙龌龊手段的女人,为了保护他心爱的女人,她为他挡下了一剑,为了他的江山,她披上战袍为他上场杀敌,只是到了最后,他却一纸休书,一杯毒酒赐予她……她端起毒酒,笑的妖娆,“多谢王爷成全,黎苏苏定会铭记王爷的恩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几声低沉的闷声响起,紧接着林中飞鸟惊走,发出了簌簌的树叶抖落声。

黎苏苏双眸敛起,足跺地飞掠过地面,拔起长箭,身子在空中猛地一个旋转,利用回旋力将手中的长箭飞朝林中的某处飞射出。

只听得长箭刺穿骨头的声音,接着是沉闷的一声,黎苏苏落地后立刻朝那里飞奔而去。

在密林的矮树丛里,躺着一名身着黑衣的人,他紧紧地按住不断流血的小腿,插在腿上的那根箭正是黎苏苏以内力射中的。

“说,睿王爷在那里!”黎苏苏立刻将他的手擒住,反剪于背后。

黑衣人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双眼猛地一张,接着身子猛地一僵,直直地向后倒去。

黎苏苏扯下他的面巾,“居然咬毒自尽!”在他的腰间搜到一枚金牌,上面居然刻着东宫两个字,“好毒的计谋,不仅要杀端木睿明,还要嫁祸给东宫!”

樊琅天,你好大的胆子!

黎苏苏换上黑衣人的衣服,刚起身,便警觉四周有异动。

风未动,树却不止,林中没了鸟鸣声,却多了簌簌之声,速度之快,如雷如电,道道划过,却未见任何人影。

耳微动,黎苏苏心头一惊,糟糕,来者不下数十人,还有诸多的高手隐藏其中。

黎苏苏立刻飞身追上,她卯尽全力才勉强追得上,这些人潜伏在密林中,黎苏苏运气飞身跃上树干,在密林的中央是一大片的空地,空地的正中站着两个人。

“端木睿明,你倒是有胆子,小王敬佩!”樊琅天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一身的素衣胜雪,神情睥傲却又不失尊雅,淡淡的金辉透过扶疏的树叶,照射在他的脸上,柔和的光线勾勒出的精致五官,竟是那般的夺目。

金辉中的这个男人,只是静静地站着,便能让你感到一种傲然邪佞的气质,缓缓勾起的嘴角,透出一种不屑的意味。

樊晴雨,这就是你喜欢的男人,的确不凡!可惜,他并不爱你,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晴雨,你这又是何苦!

“樊琅天,本王来这里只是想问你个问题!”端木睿明敛起双眸。

“哦?”

“那杯酒原本你是要给晴雨喝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木已成舟,睿王爷又何必多此一问!”樊琅天冷笑道。

“你回答便可,其他的无需多问!”

“是!”樊琅天戏谑一笑,“怎么,王爷如今后悔了,后悔不曾信过她?”

端木睿明低下头,阴影笼罩了他的脸,看不清他此刻是何表情,过了许久他才抬起头,淡淡地看着他,“本王后悔当初没一剑结果了你,留下你这个祸害!”

樊琅天扬起头大笑道,“可惜啊,可惜,一切都太迟了!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端木睿明你到地狱里去忏悔吧!”

“忏悔?”端木睿明冷嘲道,“即便是杀了本王,你也得不到她的爱,可悲的人!”

“你该死!”樊琅天被激怒,双眼里迸射出仇恨的目光。

话语刚落,黎苏苏立刻感到一股肃杀的冷意从四面八方如网,铺天盖地而来,一种深度的恐惧感从脊梁骨里透了出来,冷汗涔涔冒出。

“怎么,如今是恼羞成怒!”端木睿明似乎也觉察到了来自四周的杀机,不过他依旧是一副淡定的表情,“要杀本王!那也得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狂妄如他,邪魅如他,那种睥睨一切的倨傲之势,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尊王之气,如同这秋日里最耀目的光芒,最狂傲的秋风,猎猎飞扬,威煞八方。

“杀!”樊琅天劈下一掌,十道黑影便从密林处飞跃出,将端木睿明围在了中央。

冷眸扫过一遍,端木睿明却傲气地仰天大笑,“为了对付本王,你居然连十方宗师也请来了,看来本王的面子很大啊!”

十方宗师!天下排名第三,宗师级的高手!

黎苏苏惊诧地瞪大了双眼,难怪她一直觉得在这几个人中,有一股强大而霸道的戾气在隐隐而动,这个人将那种威霸四方的戾气收放自如,巧妙地隐藏在这些杀手之中,要不是她的感官特别的敏锐,甚至都不能感觉到还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她没想到樊琅天为了杀端木睿明竟然连宗师级的高手都出动了!!!

郁郁苍苍的密林里,明明有数十人,可是却静的出奇,静到除了耳边呼呼而过的烈风,再也听不到一丝的杂声。

在这秋日静谧的午后,一股杀气却悄无声息地随风,肆虐开来。

黎苏苏隐藏在最高处,将中央的一切尽收眼底,手按住腰间的冰针,她如同蛰伏的猎豹,静静地等待着最佳的时机,然后给对方致命的一击。

一道锐利的光芒晃过,十条末尾如钩的银色长链,如箭朝端木睿明铺天盖地射出,将他牢牢地网在了银链阵中。

五角如星,煞气天成,即使是在金辉中也难掩那寒气熠熠的戾气,如雪结霜,将四周冻结成冰。

‘天煞阵’!待黎苏苏看清了那阵法,又是一阵的惊诧,曾听师傅提起过,这天煞阵,阵法诡秘,嗜血杀戮,凡是见识过此等阵法的人,均死在阵中,故而从未有人见过这阵法,不曾想今日却在这里见到了。

“天煞阵?”端木睿明似乎只是感到吃惊,“樊琅天,你倒是厉害!”

“如何,那不成睿王爷害怕了?”

“哈哈,本王从不知害怕为何物,只是好奇你是从哪里搜罗来的这群废物,居然也可以组成‘天煞阵’,呵呵,也罢,有何本事都使出来吧!本王今日便领教领教!”

“好狂妄的口气,端木睿明,只怕过了今日你便再也笑不出来!”樊琅天说罢拔出长剑,足蹬地朝端木睿明刺去。

长剑锋锐,明晃的剑光撕裂了这一刻的寂静,在空中划过一道长痕,朝端木睿飞去。

铿锵的激荡声在空中溅出四溢的火花,那道锐光却在端木睿明的眼前被斩成了两段,原本被天煞阵封住四肢的端木睿明却在剑光到达的瞬间,猛地抽出长剑,将那道剑锋凌空硬生生地劈开。

剑锋一转,再度如虹般挥向了樊琅天,两剑之间只隔一瞬,一气呵成,流畅优雅,霸气中却又不失华美。

樊琅天被突如其来的剑气逼退了数十步之远,剑气撕裂了胸前的衣裳,露出紧实的肌肉,一道浅浅的血痕缓缓地浮现。

“你!”樊琅天没想到被困住的端木睿明居然还能拔剑相向,甚至以剑气伤了自己!

端木睿明勾起嘴角,长剑在空中划过剑花,狂风乍起,剑光如虹,如冰碎般的崩裂声从周身开始节节飞射开来,原本还寒意四射的银链此刻却如同易碎的冰玉,在他雷利的剑气下,崩裂成了无数的碎片,在金色的光晕中,泽出细碎的光芒,不消会儿,那数十名手执长链的黑衣人便应声倒地。

长剑拖地,端木睿明踏着悠闲的步子从碎光中走出,高傲地举剑指向狼狈不堪的樊琅天,“叫这些废物都滚吧,让十方宗师出来,只有他才配与本王一战!”

流光掠过剑身,那夺目璀璨的光芒如同旭日东升,动人心魄!

“斩铁剑!”樊琅天瞪大了双眼,他没想到传闻中的十大名剑之一居然在端木睿明的手里。

黎苏苏心头一颤,按在腰间的手又放下了,看来,端木睿明是早有准备,樊琅天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自己作壁上观便可!

她今日倒要看看,这个端木睿明究竟还有何本事未曾显露出来!

“既然睿王爷这般赏识老夫,老夫便来会会王爷!”浑厚有力的嗓音带着一股肃冷的气势,卷起一地的枯叶,纷飞的枯叶中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迈着矫健的步伐朝这边来。

“你就是十方宗师?”端木睿明眯起眼,眼里闪烁着精芒。

“宗师!”樊琅天根本没打算这么快让十方宗师出手,他原本想先用‘天煞阵’困住端木睿明便可制敌,哪知这个男人居然握有‘斩铁剑’,天煞阵被瞬间击溃,而自己也受了伤,对方却毫发无损。

“小王爷请在一旁好好休息,老夫来对付他!”十方的双眼紧盯着端木睿手中斩铁剑,眼神复杂。

“请!”端木睿明举剑朝着十方。

他的话音刚落,一股急急如风,呼啸如海的掌风便朝他袭来。

端木睿明飞身跃起,躲过疾风,待他定神看去时才发现那两股疾风却是两片寒光熠熠的圆盘,只是在圆盘四周是如锯齿般的锋利刀片。

“双轮!”端木睿明双目一张,横剑挡住双轮的攻击。

双轮与斩铁剑是用同一种精铁锤炼而成,精锐锋芒,两种兵器相击,迸发出火花,伴随着刺刺的响声,飞荡在空气中。

端木睿明运气于掌中,长剑一挥,只听得哐当两声响起,双轮被击飞出老远,在空中相互交错,又朝端木睿明飞去。

端木睿明躲过双轮的攻击,举剑朝十方挥去,十方飞身跃起,在半空翻了个身,双手接住圆轮,朝端木睿明劈去。

双方来往不下数百招,但依旧难分胜负,就在这时,突然树林里又飞出两道锐芒,直逼端木睿明而去。

受到两面的攻击,端木睿明慌乱间,连连后退,斩铁剑在手中铿锵作响,虎口被震得有些发麻。

端木睿明拧眉看向偷袭的方向,那里居然又出现了一个十方,他顿时睁大了双眼,“原来如此!”

黎苏苏躲在树上也看的惊诧,她没想到的是,堂堂一代宗师居然如此卑鄙,打不过就偷袭,但更令她惊讶的是原来十方竟是两个人,难怪他们能排名第三,原来如此!

“十方宗师,你这样做不觉得有失宗师的风范!”端木睿明冷笑道,“居然偷袭本王!这种宵小行径就不怕被天下人所耻笑!”

“那又如何,正所谓胜者为王,只要今日我胜了,还有谁会知道,还有谁会看不起老夫!”

“哈哈,端木睿明,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樊琅天冷冷地笑着。

端木睿明敛起双眸,“那就要看你们的本事了!”

话音刚落,四道光芒如剑,朝端木睿明齐齐飞去,端木睿明在两面的夹击下,败退连连,突然间,一道锐锋从侧面朝他袭去。

端木睿明的右手臂被齿轮勾去一大片肉,顿时鲜血淋漓,他捂住手臂,改用左手挥剑挡下双轮的攻击,如今他只能退守,不能进攻。

“端木睿明,受死吧!”樊琅天见机举剑朝他挥去,就在这时,只听得哐当的几声响起,樊琅天的剑被击落在地,他的手腕也被冰针射中,鲜血顺着伤口丝丝流出。

“是谁!”樊琅天怒喝道,“居然暗算本王,出来!”

“你小爷我!”黎苏苏故意压低嗓音,然后蒙上面巾,从树上跃下,落到端木睿明的跟前。

“你是谁?”樊琅天死死地盯住她的双眼。

“爱管闲事的人!”黎苏苏冷笑着。

“滚,别碍小王的事!”

“抱歉,我是个爱管闲事的路人,你们三个人对付一个人,实在卑鄙,小爷我看不过去,故而,他的事我管定了!”说着她故意翘起大拇指,摆出一副大咧咧的模样。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