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情途陌路人

更新时间:2020-02-25 09:56:00

情途陌路人 连载中

情途陌路人

来源:栀子欢文学网 作者:月色静好 分类:都市 主角:徐安柠 宁子希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情途陌路人》的小说,是作者月色静好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情途陌路人》是一本豪门总裁小说,小说主角是徐安柠宁子希二人之间的故事。情途陌路人小说精彩节选:18岁那年,我将自己卖给了一个陌生男人。一夜之后关系并未结束,我和他开始了长达两年的同居生活。同在一屋檐下,却不知对方姓名。我们是彼此最亲密的陌生人。直到——“从明天开始,我不会再来这套公寓。”“我知道了。”正式宣告结束,才是真正的结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是,封先生,我会尽力。”电话那边的女人想起了一件事,在封龙霆没有挂断一圈,连忙开口道,“封先生,锦渡的身份,我想是有些线索了;昨晚,锦念小姐过来接孩子,我留她吃了些宵夜,闲聊时,锦念小姐说,这个孩子是她大学毕业的第一天在路上捡到的孩子,派出所那边有案件记录,但因为安排由福利院接管,程序上有些麻烦,因此拜托锦念小姐暂时代为收养。后来,再想把孩子送过去时,就没人愿意接下这个麻烦了;锦念小姐是个善良的女孩,她养了锦渡几天,和锦渡生出了一些感情,担心锦渡去福利院会过的不好,才决定继续养着锦渡。”

“能确定,不是她生的孩子,是吗?”虽然早已猜测出会是这样子,可是,亲口听到了准确的消息,那种心情,仍是十分的好。

“不是锦念的孩子。”那边,笑着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谢谢。”封龙霆挂断了电话。

心口处的沉重的东西,终于在此刻烟消瓦解。人啊,再是内心强大,仍抵不过一缕关心。

他平静了心情,接着打另一个电话。

这次,是他的一个得力下属,恭敬的问好,“封总裁?您找我?”

“鹏程律师事务所,去查查合伙人律师是谁,想办法与其中之一联系上,我要知道对方的弱点,以及任何有利用价值的线索。”封龙霆言简意赅的说道。

没有任何迟疑,也无多余的问话,下属记下了封龙霆的要求,便着手去办了。

把想做的事,全都做完,他才若无其事的收起了没点燃的烟,走回到病房。

锦念竟然已经醒了,见了他进来,很是勉强的笑,“我记得倒下去时你在旁边,刚刚醒来,还在想着,那一幕是幻觉还是真实存在,现在确定了,居然是真的。”

封龙霆倒了一杯水,端过去给她,“女强人,累到高烧昏迷,你是想要在年尾的晚宴上争当本年度最拼命新人律师吗?”

锦念捧着水杯,一边喝一边笑,“很有志向对不对?”

“累倒了自己,只是愚蠢?”他嘲讽,可是手上仍是帮她托着杯子的重量,还得小心的扶着她的身子,不让她往两边倒下去。

“是啊!想想真的是很愚蠢哪,感觉身体被掏空……”她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之后软软的平躺回去,声音恹恹的,“好想再睡一会。”

“睡一天一夜都没关系,不用好想睡,你是必须睡。”他冷声纠正,心中却是在暗暗想着,现在这种只是发烧后身体不适反应,真正的身体被掏空,可不仅仅是这样子。

“不行啊!等会约了委托人聊事,没有多少时间准备了,开庭之前不拿出一个方案来,到了法庭上,非得要开天窗不可。”她的心里,仍是惦记着工作,蜷着躺了会,克制着对床褥的迷恋,慢慢的坐了起来。

“你不要命了吗?”封龙霆瞪着他,冷峻的双眸里藏着几分不快。

锦念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小细节,她爬到病床的边缘,寻找自己的鞋子,“不过是发烧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等会走时,我找医生再要几颗药,一不舒服,就立即吃一颗。”

就算倒下,也得把手上的工作处理完才行。她需要这笔诉讼代理费,她和锦渡的生活还得继续往下过。

“那是退烧药,不是万能仙丹。”他一只手,轻松的制住了她乱动的身子,“今天你哪儿都不能去,必须休息,好好休息。”

“我的时间不多了……”她想解释,让他能明白,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闭嘴,睡觉!”满是不耐烦的语调,顾不得去思考她的心情如何,他干脆拿自己的手遮挡住了她的眼睛。

“你的手好凉。”她嘀咕了一声。

“……”他不理人,也不放松力道。

“像是冰箱里冷藏过的冰冰贴。”她居然还在认真的形容。

“!!!”

封龙霆才想着要不要给她点颜色来看看,忽然感觉到手下按着的女孩,身子再次放软。

他一看,不知该生气还是该叹气。

她嘴巴上坚强,也很努力的在坚强,终究是架不住,身体真的已然濒临到了极限。

只是稍稍贴着床稍稍躺了一下,立即在最短的时间内睡着了。

“就只有嘴巴硬。”他叹息。

俯身靠近,本是想帮她掖一掖被角,却不知怎的,竟被她红润的唇瓣吸引去了注意力。

因为高烧,她的脸颊蒙上了一层不正常的浅红,一张小嘴,比正常时的颜色还要深一些,浮动着一层亮亮的浅润光泽,引人遐想。

鬼使神差,他吻了下去。当含住了她,他的呼吸,沉重的厉害。

虽是浅尝辄止,但已是新意满足。

“我纠正,你的嘴巴,是软的。”就像是那些正在逐渐消失、却又因为她的重新出现而转为深刻的记忆一样,清甜若梦。

他笑,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苦涩。

————————

锦念再次醒来,一个下午已经过去,她浑身上下像是泡过了水,身下的床单和身上的被子全都潮湿的,身体内存着的水分全都涌出来了似的。

幸运的是,高烧已褪。

她懒懒的躺在了床上,恍恍出神。

十秒钟后,锦念想起了什么,面露惊慌,以一个完全不像是病人会有的敏捷动作,直接坐起,下了地。

她的手机她的公文,全都放在沙发上。

封龙霆不在,估计是有事,提前走了。

锦念本打个电话,感谢几句,并告知他,自己已出院离开。

可手机怎么按都不开机,原来不知什么时候电量不足,自动关机了。

那就只有充了电后,再和封龙霆道谢了。锦念在心里默默提醒自己一定不能忘,之后便快速奔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公交站,打算去委托人的家中试试运气。

她的工作量太大,一环套一套,哪一环出了差错,都会直接影响到后续事宜。

职场的厮杀之路,从她大学毕业时起,便已铺在了眼前。

许多过往,摆在了那里,注定了她要应对比同期的同学更加艰难的一条路。

她锦念,输不起,也不能输。

她却不知,在她离开后的十分钟,封龙霆提着饭盒,走进了病房。

没人知道,在看到空无一人的病床时,他的心情是怎样的。

没人知道,他拨打手机,提示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时,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那些一路开飞车取回,还是烫热的饭盒,里边装着最适合病人补养身体的食物。

但最终,它被沉默的封龙霆留在了病床边的小饭桌上,锦念没有机会能品尝到。

—————————

无缘无故被放了鸽子的客户特别的难缠,锦念费力安抚了很久,对方依然是阴阳怪气的在与她说话,甚至一度要求解约,拒绝锦念成为辩护律师。

错误在自己这边,锦念努力在挽回。

说到口干舌燥,对方才勉强答应来配合。

前期的大部分时间全都浪费在口舌上了,后边工作的时间便要压缩。锦念取了录音笔出来,她问,委托人答,最后再比照着周律师之前所收集的证据资料,一点点的将不完善的部分补足。

这个过程,非常的繁琐。

锦念知道这桩涉险故意伤害的刑事诉讼,周律师肯定没那么上心,但令她意外的是,周律师完全是打算敷衍过关吗?最基础要收集证据部分,他取了个巧,直接从公诉方那边挪用过来,未经核实,也未找委托人这边确定有没有其他更有利的证据。难道这个委托人是又怒又气,满嘴怪话,实在是从立案到现在,她请了律师,可律师与她面对面的沟通就只有一次,还是在交费的那天,之后便再无消息。

好不容易盼到律师再打电话过来要求沟通,在约定的时间之后,她又等了一中午,结果还是什么都没等来,连个最起码的解释电话都没有。

能不气吗?

换成是谁,都要气大了吧!

锦念的个人情绪全都收了起来,在进入工作状态时,她宛若是机器人一般,冷静、严肃、冰冷、锐利;但她总能够把握住每个微小处所延伸出来的细节,耐着心,一点点的把那些有利于委托方的证据,全都是收集到一起,放大到足以引起人的注意力,再连贯起来,做为开庭日可能会成为翻转的证据。

能不能利用的上,还需要进一步的细致梳理。不过,这一次来,锦念已然是大有所获。

午夜返回家中,宛若慢慢成为了一种习惯。

从出租车上下来,到入户单元门的这条路,从来都没有如此漫长过。

锦念的脚下,灌了铅一般,一步步的挪。这会儿渐渐感觉到肚子饿了,家里没什么吃的,上次买的泡面似乎还有剩,等会泡个面,然后再吃些退烧药吧,感觉浑身又不舒服起来了呢。

脑子一直都挺不住的在想这想那,进了楼道,感应灯坏了,整个地方黑漆漆的。

锦念径直向电梯走了过去。

转角处,有人将烟头扔在地上,猜的亮晶晶的皮鞋狠狠的将之捻熄。

锦念一过来,立即被一具怀抱恶狠狠的虏获,那人推着她,抵在了墙壁之上,完全不费吹灰之力的制住了她。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