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看守所长手记

更新时间:2020-06-30 07:08:46

看守所长手记 已完结

看守所长手记

来源:落初 作者:肖枫 分类:都市 主角:肖桐蒋海彪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看守所长手记》是肖枫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肖桐蒋海彪,书中主要讲述了:作者是一位看守所长,通过与一个关押在看守所的女11贩的六次谈话,层层揭开了一个痴情的吸毒女与一个大11的相识相恋到因爱生恨双双堕落、身陷囹圄的凄美的爱情故事,作品描写视角别致,形式新颖,波澜起伏,扣人心弦,令人荡气回肠。爱情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六次谈话

笔者:没有想和他分手吗?

肖桐:有,只是一瞬间就改变了这种想法,因为我太爱蒋海彪了,我觉得这一辈子都离不开他。

笔者:你没打手机让他回来给你一个交待吗?

肖桐:即便他没关机,也不会接的,我太了解他了。

笔者:你啥时见到他的?

肖桐:第三天晚上蒋海彪终于回来了,表情中带有少许的得意,若无其事地巡视了一遍屋里意料之中的画面,幸灾乐祸地看了一眼躺在更加显眼位置上的****对他的到来我视而不见,我知道吵闹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木然地端坐在床前,欲哭无泪。

当他看到我红肿如桃的双眼、憔悴的面容、绝望的表情,可想而知我受到的打击如何之大,于是他长叹一口气,悻悻地把那只肮脏的东西扔进了垃圾桶,然后走到床前伸手要抚慰我一下,我厌恶地把脸扭向一边。他再次把手伸向我,我再次拒绝。彼此间没有一句话,只是我那不争气的眼泪却掉了下来。蒋海彪突然双手强制地捧着我的脸说:“肖桐,你看着我。”我抬起泪眼,怒不可遏地瞪着他。

他满怀歉疚地说:“你真的生我的气了吗?那不是真的,是我故意气你的。”

我不回答,也不看他,眼泪却如断了线的珠子。我也想痛骂他一顿,让他滚出去,永远不要回来!突然又不敢了。我怕一时赌气说出分手的话他一怒之下会真地拂袖而去。所以我只能一忍再忍。虽然蒋海彪当晚给我弄来吃的喝的,为我洗脸洗脚,我依然不搭理他,以沉默的方式进行着抗议。

夜深了,蒋海彪也很疲倦,准备上chuang休息,让我朝里面移一移。一想起他和别的女人上chuang,我就怒不可遏地说:“滚开!我嫌你脏。”就这一句话激怒了他,他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耐心,呼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恶声恶气地说:“是的,我脏,我就带女人来家睡觉了,你说怎么办吧?”

“你,你,你个不要脸的……”我憋屈得又呜呜地哭起来,哭得是肝肠寸断,但我始终没有说出跟他分手的话。

看我哭得那么伤心,蒋海彪的话又软了下来:“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了,那是骗你的,你不相信,除了你个傻B,我这个老丑谁能看得上?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你想想当着我的面你居然跟人跑出去吸毒,我能不生气吗?”

“我吸毒也是你逼的,你天天不回家,在外面花天酒地,让一个女人独守空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的那些风liu韵事。既然你不想好了,大家就一起坏吧。”

听了我这么一说,他倒挺委屈地说:“哦,原来跟我较劲呢。我在外面天天忙晕了头,不就想为这个家多挣几个钱吗?你不但不理解,还疑神疑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继续对他进行揭批:“我还不了解你,见了女人走不动,现在有两个臭钱了,就开始作。但愿你能找到一个真爱你的人,又不吸毒。”

蒋海彪满怀深情地上前拥住了我说:“肖桐,没有人比你更爱我,这我绝对相信。我们不要再相互地伤害了好吗?肖桐,你不知道我是多想要个孩子呀!你彻底把毒戒了,我们赶快结婚,你也知道我都快四十的人了,我能等得起吗?如果咱有了一个孩子,你要是再戒不掉的话,你吸也就吸吧,只要你能有所节制,我相信我能养得起你。可你现在总是这样一次又一次,谁能受得了……你既然爱我,怎么就不为我想一想呢?”

蒋海彪的一席肺腑之言,正戳到我的软肋,让我深感惭愧。虽然那件事心中还留有疙瘩,也只能自己慢慢消化。

笔者:蒋海彪那场恶作剧是真是假?

肖桐:我想应该是假的,当时只是想气气我。但每当我想到那只肮脏的****心里总是堵得慌。

笔者:蒋海彪真是一个不近女色的男人吗?

肖桐:唉,哪有不吃腥的猫呢。蒋海彪有了钱后,接触吸毒女也越来越多,那些瘾君子为了能吸到几口粉,啥事做不出来?就算蒋海彪是个再正派的男人,也经不起这些女人的勾引。

笔者:你说的有道理。

肖桐:男人一旦有了这种嗜好,可能就像女人吸上毒,要戒掉会更难。后来他竟放肆到对我大谈又和某某上chuang的事,大多是为了一包毒品自愿奉上自己的身体。听多了,我也就由刚开始的怒火万丈,变成了到后来的麻木不仁。我觉得蒋海彪仅仅是玩玩而已,他不会投入感情,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用他的话说:“她骗我的粉吸,我骗她的×Cao。”我完全相信我在他心目中的绝对位置,再说我一直不能戒毒,也觉得对不住他,加上Xing格上的软弱,所以到后来即便听到别人说起蒋海彪在外的风liu事,我只是淡淡地一笑,不再往心上搁,不再自寻烦恼。

笔者:毒品你戒掉了吗?

肖桐:唉,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痛,有时我的伤还没有好,可早已忘记了痛,还是戒不掉。那时蒋海彪把货都藏在家里,在我无意中发现时,总会控制不住偷偷地吸上几口。起初蒋海彪有所察觉,但没有抓到我的手,我绝不会承认的。从那以后蒋海彪把货藏到自以为更保密的地方,但家里的那片小小的空间毕竟是属于主妇的天地,所以无论他把货藏到哪里,我都可以找到,他有时手里拿着一包货,在屋里直打转转,气得直骂我:“弄点东西不知道该放在哪儿,放哪都怕你找到,你个B将的能气死我,出个门都不能让我放心!”

为了以防我再偷货,后来他都一一登记造册,再发现我偷吸,他就会把我揪出来狠狠地批一顿,事实面前我不再抵赖,感觉他批得太过分的时候,我就会强词夺理地反戈一击:“谁叫你卖的?你要不卖我就不吸了,我天天都能看见它,你让我怎么能戒掉呢?”

唉,那段时间蒋海彪着实为了防止我偷粉Cao碎了心,有时甚至不惧风险地随身携带,晚上睡觉时,索Xing就压在自己枕头下。有一次,我以为他睡着了,刚把手伸到枕头下,却发现他两只眼睛像火石一样正盯着我,吓得我赶忙缩回了手,蒋海彪冲我笑了笑说:“你以为我十八年监狱白蹲的!”

就在这种屡戒屡犯的游戏中,蒋海彪被我折腾得实在没脾气了,也许对我彻底地失去了信心,渐渐地对我开了绿灯,条件是我绝不可以在家偷吸,更不可以出外与毒友一起吸,必须当着他的面吸,从那以后只要他高兴就会拿出一点,亲眼看着我过几口瘾。蒋海彪曾对我说:“因为接触吸毒人太多了,知道戒毒不容易。再说了毒瘾好戒,心瘾难戒,偶尔让你吸几口过过瘾,也比让你逮着就朝死的吸好得多。”

笔者:就是因为难戒,毒品才会有暴利,一些人才会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去挣那个钱。

肖桐:是的,贩毒是暴利,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利润,所以一旦干上这一行,对什么生意也不会感兴趣。蒋海彪为了确保安全,不让警察抓到,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搬了七次家。不管严寒或是酷暑的季节,只要蒋海彪发话,我就会不辞劳苦地马上搬出去,整理出一个新的温馨的家。这样的事情从来不让他插手,每次都是我收拾完毕后,他才大摇大摆地回来。那时我从没有过怨言,能为他付出,我很满足很幸福。

笔者:你母亲知道蒋海彪贩卖毒品的事吗?

肖桐:不知道,海彪贩毒的事我始终对家人守口如瓶,从不提及此事。

笔者:当时怎么还不把婚事办了呢?

肖桐:母亲也经常催促我们尽快买房子结婚,以了却她老人家的心愿。因为蒋海彪生意上的事弄得整天东躲西藏,居无定所,一时不能安定下来,所以婚事一拖再拖,迟迟没有办。

对于我吸毒屡戒不掉,他的家人和朋友无数次规劝过蒋海彪,不让他和我结合,说戒不了毒一辈子别想要孩子,蒋家就要断根。每次听到别人说这样的话,蒋海彪就会发脾气说我已经不吸了。他也常常对朋友感慨道:“在我最穷困潦倒时,没有一个人像肖桐一样一心一意地跟着我。在我遭遇危险时,肖桐不顾一切地为我挡刀;在我住院期间,她尽心尽力地服侍我,为我接屎接尿;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她不辞劳苦地跟着我东躲西藏,过着居无定所的动荡日子。这辈子除了老娘,肖桐就是最疼爱我的女人。我蒋海彪绝不是无情无义的人,所以无论别人说什么,还是她怎么样,我都要对她负责到底!”

听到蒋海彪对朋友说这样的一番话,我更加得意和自信。

笔者:我打断你的话问你一句,蒋海彪吸毒吗?

肖桐:不吸,从来没有吸过。蒋海彪曾经说过,贩毒的人一旦吸上毒,再大的生意也能赔尽。

笔者:蒋海彪的“生意”做得这么大,你一直没有给他帮过忙,打打下手吗?

肖桐:开始他一直反对我参与他的生意中,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慢慢有所介入。虽然蒋海彪是个聪明绝顶的人,可对于毒品这方面,他常称呼我为“老毒”,经常就毒品的成色、销售、购买等方面的问题征求我的意见。我则站在一个吸毒者的角度、一个顾客的角度,更为实际的提出一些可行Xing和创造Xing的建议。例如增加货物的质量和分量,让道友们花一样的钱,拿到比别人多、成色好的东西,确保长期的购买关系;对长期可靠的瘾君子,在没有钱时,可以适当赠送几次,这样可以放长线钓大鱼,如此等等。

由于蒋海彪及时采用了我的合理化建议,生意迅速得到发展,手下的吸毒人员越来越多,逐渐占据了整个皖北市场。有些客户既使通过别人拿货,都会提出除了蒋海彪的货,其他人的我们一概不要。后来生意越做越大,包括淮南、淮北、徐州等周边的吸毒人员都慕名而来。那时我和蒋海彪已隐退到背后,生意大了,小打小敲的生意蒋海彪也看不上眼,主要向几个有经济实力且在社会上混得不错的二道贩子供货。大凡这样的情况我们也很少出面,接货和送货的事情大都有手下的马仔出面。记不清换了多少马仔,大都是蒋海彪亲自精心挑选的,经过严格训练后才能上岗。绝不使用吸毒的人员,防止他们偷货、扣货、换货。蒋海彪给予马仔们丰厚的酬劳,他们做起事情来也很卖力。生意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钞票如雪花般落入我们口袋。蒋海彪和我被道上的人称为毒后。

笔者:后来蒋海彪是怎么出事的?

肖桐:是我一手把他送到监狱的。

笔者:钱也有了,他允许你吸毒了,日子越来越好起来,怎么竟把你最爱的人推上法庭呢?不可思议。

肖桐:刘所长,你不了解我,我把情看得比钱重,当初蒋海彪穷困潦倒到那步境地,我丝毫没有动摇对他的爱,甚至他做了一些风liu的事情,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背着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是把爱情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的人,既然爱没有了,那么什么对我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了,后来我就想死了算了,可转念一想我要死了那太便宜他蒋海彪了。一不做二不休,你蒋海彪既然这么无情,也不要怪我无义,我让你生不如死。

笔者:他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你这么气愤?是不是又搞了恶作剧来气你?

肖桐:不是,你都很难猜到,一个女人竟挺着大肚子找到我,说:“我都怀上蒋海彪的孩子了,你不要再缠着他了。”说完转身走了。

当时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觉得蒋海彪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立即拨通他的电话,没有想到我还没有来得及问他,他倒很爽快地承认了,他说:“你不要说了,我真知道你要说什么,确实她怀的孩子是我的,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你看怎么办吧?”

我气得半天没有说一句话,我一直想给蒋海彪生孩子,拴着他的心,没有想到别人捷足先登了。我说:“你现在马上过来给我当面解释清楚。”他说:“有什么解释的,不给你说过了吗?”我说:“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你为什么不早给我说?”

笔者:蒋海彪和别的女人睡觉你都能接受,为啥生个孩子你就受不了呢?

肖桐:他在外风liu,那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爱情背叛有两种,一种是身体背叛,一种是心灵的背叛,我能容忍身体的背叛,不能容忍他心灵的背叛。

笔者:蒋海彪怎么给你解释的呢?

肖桐:他说:“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我想结婚要个孩子,我都多大了,可你就戒不了毒。一次又一次,我真的对你丧失了信心,你总不能让我们蒋家绝后吧?”我说:“你现在和她结婚去吧!”他说:“如果我答应和她结婚,她也不会找你闹了。讲好的,她给我生孩子,我给她一百万,现在她又出尔反尔,要和我结婚,真是荒唐!告诉你,我不会跟她结婚,答应给她一百万我不会失信,想和我结婚是白日做梦。”

我冷笑一声,说:“蒋海彪你什么意思?”他说:“我只想跟你结婚,哪怕一辈子你不给我生一个孩子,因为我心中只有你,你是我最好的女人,也许你不信,但这是我的真心话。”我说:“哼,你真可笑!你不觉得你的玩笑开得太大了吗?孩子都怀上了,现在还给我耍贫嘴,呸!我不稀罕。”他说:“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可事情已经这样了,你说怎么办吧?”

我说:“怎么办?蒋海彪我要让你为此付出代价!我得不到,也绝不让别人得到,我要让你再次体验一下牢狱生活,你信不?”他笑了一下,说:“我不信,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说:“对,就是因为爱你,所以我才这样……你等着吧!”

笔者:你要检举他贩毒吗?

肖桐:对,一点也不错。

笔者:当时你不怕把你也牵连进去吗?

肖桐:那时死的念头都有了,还怕什么坐牢。

笔者:蒋海彪贩毒的事情公安机关不掌握吗?

肖桐:贩毒案件不像其他案件,不抓住现行都很难对其定罪量刑,大部分毒贩子都很狡猾,提上裤子就不认账,蒋海彪是个聪明绝顶的人,做事谨慎认真,从不给警方留下蛛丝马迹,警方很早就掌握一些线索,但苦于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一直没有下手。

笔者:你怎么检举的他?

肖桐:我直接到公安机关检举,他的情况我最清楚,我想扳倒他,还不是小菜一碟。

笔者:蒋海彪知道后是怎样的一个反应?

肖桐:他觉得我这么爱他,绝对不会去告他,这是出乎他的意料的。

在法*,我当庭指证他的贩毒事实,蒋海彪一直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沉默不语。后来经过法院审理,最终判他死缓,我被判有期徒刑二年。

笔者:他贩毒量这么大怎么没有立即执行?

肖桐:判得太重了,没有想到他会判这么重,这还是他因为检举别人犯罪有立功表现才判得这样的结果,不然早没命了。之所以判他那么重,可能警方利用我提供的证据作为突破口,然后一点点地撕,最后越撕越大才落得这个结果。我原想判他个三年五载的就行了。

笔者:你后悔吗?

肖桐:事情走到这一步后悔有啥用呢。

笔者:我看到你和蒋海彪最近有书信来往,你和蒋海彪是什么时间开始书信往来的?

肖桐:他被投送监狱不久,我们就开始有书信往来了。

笔者:蒋海彪原谅你了吗?

肖桐:我没有想到他会原谅我,在监狱里他给我写了一封长信,向我道歉,请求我的谅解,他说他罪有应得,他说要用一辈子的牢狱生活来洗刷对我的愧疚。

笔者:不可思议。你原谅他了吗?

肖桐:我也原谅他了。那个女人给他生下了一个儿子,扔给蒋海彪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就走人了,再也没有了音讯。我知道后,求我母亲把那个孩子抱回去代养了,他父亲这么大年纪怎么能喂养这么小的孩子呢。

笔者:你下步打算怎么办?

肖桐:我和蒋海彪已经商量好了,他说他一定努力改造,争取立功减刑,等我刑满释放后,我带着他的儿子去监狱看他,然后和他办理正式的结婚手续,彻底把毒戒了,再给他生孩子。我准备在他监狱口门做个小生意,我在那儿等他出来,哪怕是一辈子,我也要等……

笔者:你能戒掉毒吗?

肖桐:我在看守所关押已经快两年,等于强制戒毒了。到外地人生地不熟的,脱离了原来的环境,我想一定会戒掉的。

笔者:你长得这么漂亮,又很聪明,你觉得为他付出这么多值得吗?

肖桐:值与不值看你怎么看待这个事情了,我觉得值,为了爱情我不惜付出一切。

笔者:我为你的痴情而感动,你讲了这么多关于你的故事,我非常感谢你,如果你有需要我帮助的事,你尽管说,我会尽力而为的。

肖桐:谢谢。我再次向您请求,在我没有离开宿州之前,希望您不要把我的故事公开发表,我在道上已经够出名的了,不想让别人打扰我的生活,再说我也不想再给蒋海彪带来麻烦,您能同意吗?

笔者:你放心吧!尾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