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超级预言师

更新时间:2020-09-16 05:25:00

超级预言师 已完结

超级预言师

来源:掌中云 作者:燃灯祖佛 分类:都市 主角:崔灿唐妃 人气:

《超级预言师》为燃灯祖佛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曾经让全世界都为之恐惧的他,带着巨款再度回归都市,却是撞上了未来老婆!难道我崔灿的老婆都得靠撞的?偶然之间被华夏圣宗几千年前的老怪物抓去圣宗,崔灿是欲哭无泪,不带这么坑老子的!老子只是休个假而已?至于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辜琳琅正在一边努力的和上峰交涉的同时,肖艳澜与梁晨雨两人却是在不停地上下打量着崔灿,直到看得崔灿浑身不自在,这才掩嘴轻笑,原谅她们吧,她们可不知道崔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崔灿对此也只是勉强付之一笑,心中倒也谈不上多反感。 “崔先生在那里工作?”梁晨雨隐隐约约猜到一点崔灿的身份,只不过不太确定,不过能让辜琳琅这样的女暴龙都不得不摆着笑脸去低声下气的说话的人,一定不简单。 “我刚在南怀大学面试回来,请问两位美丽的女士怎么称呼?”崔灿好歹也受过一点西式教育,礼貌性的言语倒是让这两闺蜜眼前一亮。 “呵呵,我是这家医院的大股东肖艳澜。这是我闺蜜梁晨雨。”肖艳澜直接接过话,眼角仿佛是不经意地掠过辜琳琅那边,顿了顿,调笑着崔灿,“崔先生和我们家姐大怎么认识的?” 眼神里仿佛还有那么一丝不怀好意的窃笑。 梁晨雨却是白了肖艳澜一眼,不过也没有插嘴,而是注意到一个细节。 崔灿的站姿,看似十分浮夸的斜靠,后脑微微后仰,两手摆在一个可以迅速借力的位置,一只脚微微后掂脚跟,这种站姿的爆发和后坐力十分强大,如果遇到任何袭击,崔灿都可以迅速弹越到一个安全的位置。 标准的应急动作,没有一丝差错。 “这个……”崔灿仿佛也是读懂了肖艳澜眼中掩饰不了的窃笑,故意迟疑了一下,随后接着道,“是在一次聚会上认识的。” “聚会?”这下肖艳澜就开始迷惑了,她们姐三可是十分熟悉的,她可是知道辜琳琅这个人十分厌恶一些所谓的聚会的,除了她们姐三一起的单独生日宴会。 肖艳澜正打算继续追问,辜琳琅却是结束了通话,走了过来,先是歉意的一笑,而后说道,“上峰对崔先生此次来到龙国度假十分重视,经过处里的高层领导商议,决定由我以及其他几位来自第五局的同僚一起协助崔先生完成此次度假期间的所有事宜。” 说白了,还是要监控崔灿,对此,崔灿只是无奈的耸耸肩,不打算做任何回答。 “暴君去了哪?” 无奈,崔灿只能以信息询问每一个团里的核心人物。 好半天都没有回复,让崔灿不由得心底一跳。 苦笑着偏过头看着那还亮着的红灯,崔灿在心里感叹一声流年不利啊! 眼看崔灿不说话,辜琳琅也不会自讨无趣的陪崔灿在这里干等着,拉着还扑闪着大眼睛的肖艳澜,恨恨的瞪了她一眼,连招呼都不打,就这样一声不响地离开了。 “哎,姐大,别走啊。”肖艳澜倒是一脸的不情愿,刚才那个白脸小帅哥她还没有看够呢。 “澜澜,别花痴了啊!姐受不了你了。”梁晨雨对着肖艳澜地纤腰上捏了一把,白了她一眼。 “胡说!我哪有花痴,哪叫欣赏,欣赏懂不?我看你们俩,在警方待久了,一点女人味都没有。”肖艳澜俏脸一变,毫不示弱的也把手伸了过去,拧了回来。 “哟,还女人味!我让你女人味……”两人立马闹成一团,走到电梯前,引来不少人的“肆意围观”。 “哎,我说你们两个就不能消停会儿?”辜琳琅正是一头火气呢,毫不犹豫的就往两人身上发。 梁晨雨肖艳澜面面相觑,一时间也是终于消停会了。 “辜姐?那个小帅哥是什么人?”刚上电梯,肖艳澜就是迫不及待的问着,她才不信一个座驾是暮光天使的白脸小帅哥会是一个大学老师,就算如今的南怀大学十分出名,可就是南怀大学的那几个校长都恐怕买不起一辆暮光天使的最低配版。 “白脸小帅哥……”辜琳琅听到这个称呼,差就笑断气了,恐怕也只有肖艳澜这种无脑的花痴女才会想到这种称呼了。 憋了半天,还是没有憋住,辜琳琅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姐大?你笑什么?”肖艳澜一脸的迷惑不解,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梁晨雨也是躲在一边掩嘴偷笑。 “走了,走了,花痴女。”梁晨雨从后面挽起肖艳澜的手,跟着辜琳琅一起出了电梯。 “肖小妞,都到了你的地盘了,不打算好好招待招待我们俩?”辜琳琅反过身,抬起手挑起肖艳澜尖尖的下巴,调笑道。 “要死了琳姐,这么多人看着呢。”肖艳澜摆了摆头,瞪着一双闪亮的美瞳,满是无辜与委屈。 “哟……看着怎么了?”辜琳琅纯属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回瞪了肖艳澜一眼。 “好啦好啦,走吧,去凤舞馆,澜澜去开车。”梁晨雨可不敢让两人这么闹下去,连忙插到中间来。 “哦。”肖艳澜仿佛是委屈般的低声应承了一声,就往车库去了。 “少欺负点澜澜,她一个人好不容易开家医院。”梁晨雨似乎也是对辜琳琅的做法有些不满。 “凤舞馆?这里也有?”辜琳琅跳过话题,这个凤舞馆好像不简单啊。 “当然了,凤舞九天揽月三大馆可都是世界知名的休闲中心,南怀可不光有凤舞馆,九天阁,揽月楼都有,前段时间还开了一家新的品牌,叫水榭亭。”梁晨雨却不以为然,这凤舞馆,九天阁,揽月楼什么的都是商业部门的事,她也从来没有注意过。 当然了,如果崔灿此刻听说了的话,必然能够知道这几个休闲馆的来头。 “是谁名下的产业?”辜琳琅似乎是来了兴趣,又追问道。 “这我哪知道,不过听说是西洲知名企业家的产业。”梁晨雨想了想还是没什么印象,她也懒得去想。 “嘀!” “走了走了。”梁晨雨拉着还在思考的辜琳琅迅速钻上了肖艳澜的座驾。 手术室外。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病人的家属吗?”一个护士轻声从已经灭了灯的手术室走了出来,随后其余医生护士也都是一一出来,那在崔灿车边晕倒的少女也被推了出来。 “嗯?这个……”崔灿略微迟疑就是反应过来,连忙说道,“没错,我就是。” “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医院本着良好的心态理念,当时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没有和您说明关于费用方面的事宜。” 崔灿算是明白了,想来这手术费对于普通人家来说一定是极为昂贵的吧? 不过崔灿是什么人?一个手术再贵,还能有一亿不成?就算有,崔灿也不在乎,反正他有的就是钱。 “那么?这次手术共需要多少费用?”崔灿这倒是没有任何迟疑,直接问道。 “本次手术所有费用加起来一共六百四十一万元整,现金,还是刷卡?”见崔灿刷刷的在费用单上面签了字,那护士终于是问到了重点。 “六百多万?”崔灿嘀咕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来,递了过去。 “请跟我来。” 崔灿跟着这护士七拐八绕的来到了一个办公室把手术费给付了之后,这才赶到住院区。 只不过他还没有进去,就是被人叫住了。 “崔先生是吧?” 是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看上去极为魁梧,崔灿看了一眼,大概有十三个人。 “各位是?” “特别行动处中央局第一组赵全。” “特别行动处第五局第一组……” …… 崔灿有些搞不懂故国的制度体系,一般也懒得计较这些人,他也不在乎这些家伙监控自己,点点头,就干自己的事去了。 “赵组长?这人是什么人?居然招呼都不打?”其中就有人不服气了。 “哼!你懂什么?知道杀神吗?”赵全冷哼一声,这些第五局的人,在他看来简直就是一群酒囊饭袋。 “你是说,杀神?”那个第五局的人愣了愣,有点摸不清赵全的意思。 “杀神,巫墓,仙界三大部门的强者都要忌惮的人,又怎么会和我们这样的低级成员说上半句话?”赵全现在只祈求这个命令赶紧撤销,站在那少年面前的那一瞬间,他就觉得自己的命仿佛不在自己的手里了。 崔灿径直走到病床边,那少女还没有醒,崔灿淡淡的扫了一眼其紧锁的淡眉,嘀咕道,“有这么夸张吗?” 想当初……咳咳,崔灿可是被别人击中要害数枪,他都咬咬牙忍住了。 很随意的伸出手摸了摸还处于昏迷中少女光滑的额头,崔灿这才惬意的想了起来,自己这一天可是够折腾的了,到现在还没有吃午饭。 “暴君坐标显示在黑洲裂谷。” 是源千代发来的信息,下面还有一张和一个清秀美女的合影,看起来似乎也没有当初在葡萄树下看到的那么差,只不过……依然还是个飞机场…… “黑洲裂谷?哪里有什么呢?矿石吗?”崔灿眉头一皱,黑洲大裂谷那个地方他去过,很诡异,但是哪里诡异他又说不上来。 “咦?你醒了?”崔灿刚抬头,就是对上了一双分外灵动眸子,却是那少女不知道怎么的就醒了过来。 “你……”少女现在全身上下都是没有一丝力气,就连说话都是十分吃力,看着崔灿熟练的给自己扶起了靠在竖着的靠枕上,还没有说什么,崔灿就是说道,“这个事情有点复杂……” 几分钟后,崔灿把事情说了清楚,但是没有提起那六百四十万医药费的事,说话间,崔灿还顺手订了两份外卖。 “谢谢……”好半天,少女的精神状态仿佛并不好,说话都很吃力,短短两个字都说了好半天,不消一会儿,又是困顿之感上涌。 不过,崔灿是何许人也?自然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也并没有和少女多聊,而是在一边回复源千代的信息,一边让他继续跟踪暴君的坐标。 正当多事之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