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华裔大负翁

更新时间:2020-09-24 06:16:38

华裔大负翁 连载中

华裔大负翁

来源:落初 作者:还不结婚 分类:都市 主角:姜启默姜修礼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华裔大负翁》的小说,是作者还不结婚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异时空,1984,西雅图,姜启默得到了一个借钱就能抽奖的系统,于是乎……【恭喜你获得肯德基炸鸡配方。】“这么好的机会,偏偏就抽中肯德基这个路边摊的炸鸡配方,我到底是有衰啊?”【恭喜你获得QQ软件。】“我就是把钱丢弃掉,扔华盛顿湖里听个响,也不会去推广这种没有半点前途可言的即时通讯软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想要在德义楼推出肯德基炸鸡这个菜品,姜启默需要做的事情也不少,他首先就进行过成本的核算。

美国的鸡肉价格是70美分1磅,1磅等于华夏的9两多一点,而美国的整只鸡之中鸡胸肉最贵,由于最近一些年许多专家都声称鸡翅和鸡腿不利于健康,所以鸡翅在美国其实是相当便宜的,差不多50美分就能买到1磅。

1只体格适中的鸡翅重量在50克左右、鸡腿是100克,9只鸡翅或者4到5只鸡腿就差不多是1磅。

是以,1磅重量的炸鸡翅和炸鸡腿需要花费50美分和人工以及调料等成本,其中可以包含9个鸡翅或者4到5个鸡腿。

最后核算一下餐饮业的利润获取模式,德义楼推出炸鸡的话,一只鸡翅要卖出比成本高一倍的价格,也就是11美分,1个鸡腿要卖出22美分的价格。

10个鸡翅1美元或者5个鸡腿1美元,是姜启默觉得比较合适的价位,剩下的鸡肉部分则需要根据重量来定价。

这个价格真的不贵,姜启默需要做的,就是在尽量把炸鸡改良得更好的前提下,让父母有更多资本去说服叔叔姜修文答应在餐馆推出这个菜品。

过了一会,从姜守义那边回到家的姜修礼看到的场景就是自家老婆儿子坐在客厅的小藤椅上面进行讨论,他们对话的内容正好就是“怎么把炸鸡做得更加色香味俱全”。

吃过炸鸡之后,姜修礼很快就加入了老婆和儿子的讨论之中,并且成功得到本就准备分派给他的任务:学会烹饪炸鸡。

第二天早上,在洗脸刷牙吃饭之后,姜启默还是在家里自学美国学校设置的学科知识。

在德义楼,姜修礼和王春慧却是面临着考验,在向姜修文言明了手里有一个新菜品之后,他们很容易就得到了机会。

开餐馆的,不管是老板还是主厨,对菜谱菜品都是极度渴求,前者为了赚钱、后者为了提升技艺,即便炸鸡这种东西是最普通的菜肴,但……最普通才最流行啊。

一群人聚集到了厨房,想要见识下王春慧吹得震天响的华夏宫廷御膳。

站在炉灶前面的王春慧此时却有点手心冒汗了,她属于有一分本事就要喊十分的彪悍妇人,在向姜修文推荐炸鸡的时候就难免夸大了一些,毫不客气的抬出了宫廷御膳的牌子。

“我怎么就那么敢说呢?”此时此刻,王春慧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在一群内行人面前掌勺,她着实是有点心虚。

“挂糊?看起来是酥炸,这调料我可以尝尝吗?”主厨朱耀东在王春慧忙碌的时候问了句,得到许可之后就用干净的筷子沾了沾调料,再直接把筷子伸进嘴巴:“略咸,有放辣椒?挂的糊有什么名堂吗?”

现年51岁的朱耀东是德义楼的主厨,擅长闽菜和浙菜,可以说是餐馆的顶梁柱。

身为有真手艺的师傅,朱耀东去到哪都能有一口饭吃,他都不用等王春慧的炸鸡出锅,就已经开始有了意见,原因就是:原材料不符合华夏老师傅的标准。

说了是炸鸡,王春慧买的鸡肉鸡翅鸡腿都是养殖场的货色,那些东西在朱耀东看来都是垃圾。

美国的肉鸡养殖是把小鸡们圈在狭窄的区域内,然后制造黑暗的环境来让它们分不清白天黑夜,最后在不让肉鸡们过多运动的前提下喂激素和饲料,几十天就能出栏了。

朱耀东不觉得美国的鸡肉有什么好吃的,他采购的鸡肉都出自美国华人的散货,由于原材料受限,德义楼的鸡汤等菜品甚至要预订才有。

“没什么名堂,就是按配方弄的。”王春慧听到了朱耀东的嘀咕,马上就有点窘迫的回答道:“家里传下来的。”

“不不不,我不是问你配方,你可得把这东XC好了,按规矩,厨师之间是不能互相问这些的,除非你愿意主动告诉我。”朱耀东是个讲究人,好心好意的提醒了一下王春慧:“每张配方都是一笔财富。”

“朱师傅您这话说得可真讲究,”站在一旁怀着别样心思的卢淑虹忍不住了,眼睛一转就出声道:“不过这话也没说错呢,这是我们姜家祖辈传下来的配方。”

“咳咳,你少说两句。”姜修文为妻子的小心思感到羞愧,这炸鸡还没出锅呢,居然就开始算计起了配方。

什么姜家祖辈传下来的配方,是在表示自家也有份吗?

正在忙碌的王春慧也听出了卢淑虹的言外之意,她也不傻,开口就换了种说辞:“哎,配方是小默给的,小默说是他爷爷给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呀,启默还会做菜啊?”卢淑虹不愿意相信。

“启默怎么去做这些?”姜修文却是皱起了眉头,转头对着姜修礼说道:“阿兄,你可得管着点,要是让我阿爸知道启默去学这些,他说不定要气成什么样呢。”

姜修文非常清楚自家老爹对姜启默这个侄孙的看好程度,甚至就算是他,也觉得侄子是难得一见的读书苗子,所以……学什么厨艺?读书才是正道。

“我阿爸和小默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姜修礼有点憋闷的说:“他们一老一少和我们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啊?阿礼叔你给我说说看呗。”卢淑虹对姜启默这个侄子很好奇,“修文他爸说起启默可是一脸的赞赏和自傲呢,反而是看启明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

眼看着一出“儿媳怒斥家公”的戏码就要上演,姜修文连忙出来制止,怒斥了卢淑虹一句:“胡说八道!”

成功换得卢淑虹一个白眼之后,姜修文也是对姜修礼投射过来好奇的眼神,他也想知道姜启默更多的事情。

严格来说姜启默这边是姜家的长房,而姜修文等人从姜家长房赴美开始,都清楚明了的看到姜启默的家庭地位,那真不是普通的16岁少年人能拥有的。

在姜修礼、王春慧和姜启默之中,拿主意的其实是姜启默,而最奇怪的是,姜修礼和王春慧这一对父母居然也习以为常。

再紧接着,姜修文等人又见识到了姜启默学习英语的速度,他们顿时就对长房这一家三口有了更多的好奇。

而说起姜启默,姜修礼就马上把眼神转向了老婆王春慧。

果不其然,王春慧的语调立刻就变得和平时不一样了,扯开喉咙大声道:“我家小默啊,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读的书多了点,什么四书五经啦,算经啦,九只算数啦,诗词歌赋啦,他都学过。”

说这些话的时候,王春慧骄傲和自豪快满到溢出,声音也显得特别洪亮:“还有啊,我家小默几岁的时候就开始帮家里管钱了,一开始他拿他阿爸的工资去买糖人,后来他阿公陪他挨了一天饿,再后来他乱花钱的时候我们一家就一起挨饿,现在他就懂管钱了。”

王春慧滔滔不绝,每次说起儿子,她就有种“放眼天下无敌手”的畅快,对公公也有强烈的佩服之情,更少不了心疼儿子曾经糟践过的东西。

旁边听着王春慧讲述的一群人却都陷入了沉默,姜修文也总算明白了姜启默为什么会那样特殊,因为他是爷爷、父亲和母亲倾尽全力教育出来的。

一家人在他身上花费了所有的精力,他也背负着所有的压力,要么成才要么报废,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阿德伯父这是孤注一掷了啊。”联想老家的状况,姜修文完全明白了。

在那特殊的几十年里,经历过家族最后辉煌的姜守德没能够教育好儿子,在家族没落到极致之后,他只能孤注一掷把所有东西都压在孙子身上,抱着不成功便成仁心态的他看起来是赌对了,姜启默抗住了被“催熟”的压力、把姜家最后的底蕴继承了下来。

想到这里,姜修文不由得更高看了堂兄姜修礼一家。

随着态度的再一次转变,姜修文言语之间开始会偏向于照顾姜修礼和王春慧,直到……炸鸡出锅并且等到可以吃的那时候。

“这也太一般了吧。”吃了炸鸡,卢淑虹第一个表示了看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