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尘埃

更新时间:2020-10-18 04:37:53

尘埃 已完结

尘埃

来源:落初 作者:夜之瞳子 分类:都市 主角:夏步吴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夜之瞳子的原创小说《尘埃》,主角夏步吴,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他是学园第一校草,腹黑无敌,却也温柔无双!她是年级成绩第一,却极其邋遢,人称四眼小妹!她总是把自己藏在最后面的位置,为了不让别人注意她!却没想到,有一天,校草居然坐在了她的旁边?还帮她全身大改造?妈妈咪呀,原来自己可以这么漂亮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仅仅是喜欢他,我爱他!你呢?你对他是爱吗?我可以为了他去死,你能吗?我能为了他放弃一切!一切!包括生命!你可以吗?”宋晓飞同学越说越激动,脸都红了。吵架可以吵到面红耳赤,声明也可以达到这种地步哦。青战一时走神,竟没在意对方的情绪。

见青战不语,以为是她自愧弗如了,宋晓飞继续嚷下去:“如果你做不到,就请你离开夏步,不要总是出现在他身边!请你从他身边消失!消失!”青战见她声嘶力竭竟是为了让她离开夏步,不觉哑然。不是可笑,是可悲。

可怜的人啊。青战以怜悯的眼神盯着她,这让宋晓飞很不舒服。

青战的声音是一贯的清冷。顺风,青战的声音不高,却也能清楚地传到宋晓飞耳中。“就算我离开了,还会有其他女生出现在夏步身边,你要怎么办?把她们一个个地叫来天台,声明你对夏步的爱无人能及,让她们走开?你不觉得这种行为愚蠢之极?”青战并未解释他与夏步之间没有丝毫男女之情。这么多年了,误会的人太多,她和他都懒得解释,更何况,夏步似乎蛮喜欢这个误会,因为这样,在必要时候,他可以拿青战作挡箭牌。青战并不乐意,却也不十分在意。另外,即使是解释了,她会信?就算她信了,依夏步的Xing子,就喜欢和漂亮女生亲亲近近的,以后她宋晓飞看到夏步和其他女生在一起又该如何?

宋晓飞再次误解。她以为青战是不打算Cheng人之美了。气急败坏,竟吼出不负责任的话来:“你……我……我只要你离开他!你不从他身边离开,我就死给你看!”

“死给你看”。死竟然是给别人看的。这种话……真是让人从心底里鄙夷。青战的鄙夷之色完完全全显露在脸上。司空青战不知,那样一双冷峻的眸子,露出鄙夷来,当真让人有死的念头。

“愚昧!真是愚蠢到不可救药。夏步是你什么人?你为他死?就算你为他死了,夏步算什么?你又算什么?你爸爸妈妈养你这么多年,付出多少心血,花了多少钱,就是为了让你如此幼稚地去死?社会为你付出多少,你穿衣,你吃饭,你读书写字,你所用的,哪一样是你自己创造的?哪一样不是这个社会提供给你的?而你,又回报了这个社会多少?你居然就因为这么点儿屁大的事寻短见。你不觉得愚蠢!不觉得羞愧!”青战说着,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分贝。她自己没有意识到,她说脏字了,她生气了。但到最后还是恢复了一贯的冷漠。“如果你愿意这么死,那你去死罢。不过我提醒你,你这么死只会让人耻笑你。”愤怒的司空青战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大的错误:此时的宋晓飞情绪十分不稳定。

青战可不打算在这里继续吹海风,而且,一番恶语逼人无言之后立马闪人,不给对方反应时间才是她司空青战的一贯作风。留下来干嘛?等对方反应过来反驳你吗?

就在司空青战转身没走出几步的时候,宋晓飞是彻底是丧失理智了,竟要与她同归于尽。可恶。天台护栏很低,只及膝盖上方。而青战此时刚好走到天台边缘!

宋晓飞这一扑,两个人一同跌下天台。好歹是12层的教学楼!嗓子里冒烟了。痛。

可恶。出了一身汗,风吹着,怕是要感冒了。只是……实在是累坏了,一点力气都没有。爬不起来了。司空青战躺在天台上,累瘫了。宋晓飞同学亦极不雅地躺在那里,头发乱乱的,狼狈极了。

良久。“你为什么要救我?”宋晓飞还有力气说话。

“滚。”青战低低地吼出一声。声音低沉,充满愤怒,一点都不像青战平时淡漠或平静如水的风格。青战其实想怒吼的,实在是没有力气大声吼她了。

“还问我。是谁说她害怕,不想死的?”青战落下天台时反应够迅速,一手抓住宋晓飞的手,另一只手抓住了天台护栏。还好天台护栏上有一段矮矮的金属栏杆,不至于光光的直角抓不牢,也幸好学校建筑质量足够好,即使是天台边沿也建得毫不马虎。青战吊在天台边时一直担心天台护栏会断裂,好在,她担心的情况没有发生。吊着的宋晓飞才清醒了点儿,知道生命可贵了,抓着青战,带着哭腔哀求她不要放手,救救她,说她还想活。

其实,我既然抓住了你的手,我就不会放开。青战想,却太累,没有说。

“你有想过放手吗?”宋晓飞还真有力气。还这么多话。

事实上,青战想过。不是想放开宋晓飞的手,而是放开抓着天台的手。青战1。67的个子,虽瘦,体重却也在45—47公斤范围内徘徊。加上一个宋晓飞,体重大概在50公斤左右罢。青战怎么说也是个女生,就算在家常干些体力活,可凭胳膊承受这样的重量真的,很累,很痛。简直要把整个人给撕裂了。那刻,想到司空尚泽,青战绝望地想放手,想,也许,死了,就可以见到尚泽了。那个念头闪过的时候,青战的手似乎松了一下,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但是却又想到了弦。弦的微笑和温暖的怀抱。想到郁芷和司空栎,他们,她那么爱他们,怎么忍心让他们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然后,想到了很多人。想到了自己对宋晓飞说的话。

“冷吗?”好久,青战再次吐出两个字。

“嗯。就是……起不来。”

“还想死吗?”看着蔚蓝如洗的天空,青战头一次觉得有些晕。

“再也不了。”顿了顿,宋晓飞苦笑一下,说:“我会记住你的。”

青战打了个冷战,“不。你还是忘了我比较好。”

青战艰难地爬起来,向躺在地上的宋晓飞伸出手。

教学楼的紧急出口一直通到天台,楼梯比较窄,平时是没什么人从那里走的。青战和宋晓飞从那里下楼。到出口时,青战站住,“今天发生的事,我不会对任何人提起。”说完,静静地看着宋晓飞。宋晓飞点点头,要走。青战在后面站着,语气一如往常:“就这样吗?”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