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毒后传奇

更新时间:2020-10-26 04:13:16

毒后传奇 已完结

毒后传奇

来源:落初 作者:嗜水 分类:都市 主角:兰花哈 人气:

完结小说《毒后传奇》是嗜水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兰花哈,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个谎言//纠结成一个支离破碎的梦魇  若是今生只为还前世的债//是否只有到达那彼岸的曼珠沙华//才会有个终结  心中有他,却恨得连眼泪都不容许流下  昔日的温情//眼前的冷漠一剑//是谁的错  茫茫江水暗藏汹涌//心中唯一的净土也被黄土掩埋  轮椅所过之处,欲要碾碎那片荒芜  手中的冰寒九针,身边的七宝灵猴  注定了她此生的不平凡  爱恨交织,何去何从  她,只是一个女人,却是一代毒后  【书友群:117558457。欢迎大伙加入O(∩_∩)O~】【点击,票票↖(^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文音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残雪往河边走去,这里河水湍湍细流,流水之声缓而清悠,清澈的水中还能看到几尾小鱼欢快的游着。晓风吹拂起残雪的长发,感觉一丝寒气,却很舒服。旁边偶尔还会传来孩童的打闹之声,一切看起来都很祥和。

残雪向着上方蔚蓝的天际冷笑,只是文音站在后面没有看到。老天,既然你要我残雪这般苟延残喘的活下去,我就好好的活给你看。

文音看向水中残雪的倒影,伊面桃花,黛眉朱唇,想来以前也是一个美人。只是,眼睑下一道半寸细而深的疤痕,赫然突兀的印在脸上。再看向她此时冷漠的表情,想来心里一定很痛苦吧。脱下自己的衣裳披在她的双膝上,温和的说道,“雪姑娘,这天有些寒,我们还是回吧”,却见她把衣裳又递了回来,心头不由有些痛。大半个月了,还是一点知觉也没有,忙解释道,“我刚才只是怕你着凉,没有其他的意思。。。。。。”

“没事,穿上吧。。。你先回去,我还想在这里再呆一会”,残雪淡淡的说道,哭也哭过了,怨也怨过了,所有的,早就慢慢的开始习惯了。一条腿,一道疤,那又怎么样?见文音不放心的欲言又止,再道,“走吧,我一个人没事的,到时候自己会回去”,然后便不再理会她。静静的望着河水发呆,一直就那样看着,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只是一味的看着。

直到从远处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和愤恨的叫喊声,“不好了。。。。。。不好了。。。。。。姓刘的过来抢人了”。残雪依旧凝神的注视着流动的水面,即使什么也不去想。别人的死活与自己何干?她一点欲动的神色都没有。

有人看到远处的残雪,对着她叫了一声,“雪姑娘,文音快要被带走了”。然后摇了摇头,一个腿残的又能帮上什么忙,便跟着其他人一起走了。

文音?残雪收回迷惘的神色,手放到两个轮子上转到自己的身后。只见不远处围了满满的一圈人,其中传出文音悲伤的哭声,还有文母苦苦的哀求之声,“刘少爷,老妇求您放过小女吧”。继而就是一个嚣张,沙哑难听的声音传出,“本少爷看上她是她的福分,别人还哭着喊着要进我刘府的门,吃香的喝辣的,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们不要不识抬举”。

残雪推着轮椅进到人群中,只见两个男子挟持着文音。另一个贼眉鼠眼,满脸雀斑的丑陋男子,正欲用自己的咸猪手去摸文音的下颚。孤立无援的她,大颗大颗的眼泪无助的顺着脸颊流下。

文音的父亲文一渔见此状,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自己的女儿怎么能让这样的人糟蹋了,说着便拿起旁边的锄头向着那姓刘的挥过去,只是还没有落到刘车的身上,便被他旁边的家仆抓过锄头,然后重重的推向一边的地面。

文一渔一头磕在木桩上,顿时额头便有血流出来。文母赶忙过去扶住,只是文一渔紧闭着双眼一点反应也没有,“孩子她爹,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文母死命的摇着文一渔,却依旧不见反应。

文音心中惊恐,拼命的挣扎,却挣脱不出来,只能继续更大声的抽咽着,凄厉的喊道,“爹。。。爹。。。”

刘车见似乎闹出人命来了,脸上有些慌张之色,刚想放人撤走之际,旁边的一个家丁刘宏谄媚的奉承道,“少爷,就一个老家伙,这里天高皇帝远,给县老爷点银子,还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听刘宏这么一说,刘车倒是又撞起胆来,指着旁边的渔民道,“你们都看到了,是那老家伙想要谋害本少爷,刚才只不过是正当防卫,就算你们去报官也没用”,说着还是往后退了一步,怎么说搞不好就是一条命,声音中少了一些底气。

旁边的人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却是敢怒不敢言,满心的怒气也只能往肚子里咽,死死的盯着刘车,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只可惜,普通老百姓用怎么敢得罪刘车这个恶霸。刘家在这僻远小镇是出了名的臭名远播,仗势欺人无恶不作,唯有盼着老天有眼,收了他。

“我跟你拼了”,说着文母咽了口气,把心一横,就要拿起落在一边的锄头向着刘车砸去。只是被旁边的人强拉着,最后只能挣扎着,撕心裂肺的喊道,“放开我,放开我,让我和这畜生拼了”,旁边众人无奈的劝慰道,“文音她妈,还是看看他爹怎么样。。。。。。”

“爹,爹。。。。。。”。文音哭得有些力竭,此时想要去打刘车,却被他的家丁死死抓着,根本就动弹不得。

就在刘车转身欲要带着文音离开之际,一记石子不偏不倚的打在他眉心。吃痛得很,他半眯着眼往四周瞧,却见抓着文音的两个家丁,也正捂着自手背龇牙咧嘴的惨叫。文音趁机已经跑到母亲的身边,一齐抱头痛哭起来。

刘车手捂着眉心,紧皱着眉头看向四周围起来的人群,大声咆哮道,“谁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敢对本少爷放暗箭”。顿时旁边的人被呵退了半步,唯有残雪手中还紧握着几粒细碎的石子,眼神冷冽的直视着他。

刘车被残雪瞪得有些心虚,不由打了个寒碜,不过一看,就只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瘸子,胆子便又上来了。怒气冲冲的往残雪的方向过去,文音见状,心中惶恐,此时残雪的身子又怎么经得起刘车的摧残。顾不得再哭,急忙挡到残雪的面前,对着刘车哀求道,“刘公子,雪姑娘不过是一时失手,我跟你回去便是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本公子就顺从你一回”,刘车见文音一副楚楚可怜的样怜惜道,再仰头鄙夷的看向残雪,“一个瘸子,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别出来挡本少爷的道”,说着牵起文音颤抖的手便欲离开。脚还没踏出一步,后面便传来冰冷的声音。

“要是还想留下条狗命,就放下文音,马上在我的眼前消失”,即使可以冷漠的对待身边所有人,但是残雪却喜欢文音那简单的笑容,一个自己永远也找不回来的笑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守护住它。而且她还救过自己,就算是临走前的报恩好了。

看着刘车眼中的不屑之意,残雪生出一股恨意。不论是谁,都不允许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自己,一点也不可怜。

残雪盯着刘车的眼神犹如那晚黑衣人盯着她的眼神,就像眼前站着的是一个死人,文音看着也不由得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回过神来,擦干眼泪,道,“雪姑娘,你快回去,你是斗不过他的。。。全当这是我的命好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