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青春那些事儿

更新时间:2020-11-22 05:49:20

青春那些事儿 已完结

青春那些事儿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独自醉倒 分类:都市 主角:李冬梅耿昊 人气:

完结小说《青春那些事儿》是独自醉倒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冬梅耿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医专毕业那年的夏天,由于我工作分配问题暂时没有着落,我便从县城坐车返回百里之外的老家,漫山遍野开遍了野梨花,香飘十里开外,村子得名野梨沟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天中午,我在李冬梅的闺房,我俩就并肩躺在炕上说话,我可啥事儿都没有做。

现在想想,我依然非常佩服我自己,定力足呀!

也就是从那天起,我暗自发誓我要保护她,疼爱她,好好呵护她一辈子。

从她家离开之后,我就去找东屋爹娘,此时爹娘两人午睡的正香。

听到动静,我爹醒来,看到是我,拿起炕边的布鞋就冲我丢了过去……

我笑呵呵的一闪身,然后就上炕,摇着娘的胳膊,直接把娘叫醒。

“昊儿,出啥事了?大晌午的不睡觉,你不困,娘还困呢?”娘数落着我。

“兔崽子,你轻手轻脚的进屋,刚刚爹还以为家里招了贼呢?”爹怒气难消。

平时爹娘午休或晚上睡觉,我根本不会冒失失的闯进来。这不有事么,并且还是大事,事关我今后的婚姻幸福,不来不行呀!

得知我让爹娘去李冬梅家提亲,爹娘当场严词拒绝,摇头,摆手,动作一致。

看到他们态度非常坚决,我也当场表态:这辈子,我非李冬梅不娶。

听我这么说,娘慌了神,爹急了眼,我娘急忙把我爹推到了院子里。

爹脾气不好,娘担心爹打我。

我耿昊可是老耿家独苗,三代单传,并且还是老来得子。

娘生我那年,她已是三十八岁高龄,当时难产,我差点胎死腹中。

我能平安长大,很不容易。

娘疼我还来不及呢,哪舍得让爹有事没事的打我呀!

我曾经很懦弱胆小,性格孤僻,跟爹小时候经常打我,有很大的直接关系。

正所谓:严父出孝子,慈母多败儿。

我小时候调皮捣蛋,但是娘疼我,惯我;爹若再不管我,我就无法无天了。

现在想想,我很感激爹对我严厉,否则我能考上初中,考上医专?

为了让我好好学习,地都没让我下过。可是,我呢?

为了一个李冬梅,我刚回家,屁股还坐热炕头,我就去帮人家干活去了。

这也正是当天晌午头里,爹为何拿着棍子,满院子追着打我的原因所在。

话归正传,娘推走爹后,神色匆匆的回屋,并且还把屋门带上。

看到娘这番紧张兮兮的摸样,我不由咽了口吐沫,心跳的厉害。

“娘,我这辈子就娶李冬梅!”等娘坐到炕头,我再次的强调。

娘抓着我的手,怕打着我的手背,苦口婆心的劝着我。

“昊儿,我的傻儿子耶,冬梅好是好,可是她娘不是个省油的灯呀。据说……”

没等娘说完,我直接就气呼呼的甩开了娘的手,随之就下了坑。

据说据说,还不是道听途说?

谁都没有亲眼所见,这就是流言蜚语,恶语中伤。

我心里嘀嘀咕咕的,反正心情很是不爽。

直至当看到娘满脸惊讶的看着我,我这才感觉到自己刚刚有些失态。

“娘,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急忙跑过去,抓着娘的手道歉。

“唉,昊儿,不是娘故意的给冬梅娘瞎造谣。总之呢,反正,你如果娶了冬梅,有你苦日子过,到时候你别后悔就行!”娘唉声叹气,摇头不已,很是无奈。

听到娘这么说,我很激动,猛点头,并且还亲了我娘脸颊一下。

“你这孩子,多大了,还没羞没臊的。”娘脸色一红,气呼呼的数落着我。

我嘿嘿一笑,腾的下炕,鞋子还没穿好,我就跑出去找李冬梅去了。

别看我娘在家里没啥话语权,但是在大是大非上面,我爹都得听我娘的。

既然娘松了口,那就是说明我跟李冬梅的好事,八九不离十的能成。

正当我激动万分的跑到院门口,只见我们村媒婆刘婶,右手还拿着花手帕,笑呵呵的进了我家的院。

刘婶当时年纪,四十多的样子。

她身材矮小微胖,人长的很白,披肩发,大脸盘,但她摸样并不难看。

她衣着简单,就是普通村妇黑裤,以及媒婆特色的大襟布衫。

她步伐匆匆,神色激动,时不时用手帕抿嘴娇笑,别有一番说不出来的韵味。

“哟,这不是老耿家的耿昊么,几年不见,都长成大小伙子啦!”

看到我停在门口,瞪大眼睛瞧她,她挥着手帕,指着我,笑嘻嘻的打着招呼。

“刘婶,你咋来了?”我当时就猛不丁的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兔崽子,你咋给你刘婶说话呢?抓紧走吧,这里没你的事!”

我爹正在院子里抽大烟袋,听到我说的不好听,气呼呼的数落着我,并且还摆手把我撵出了家门。

我尴尬的笑了笑,跟刘婶打过招呼,匆匆向外走去。

快走到李冬梅家门口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不对劲。

媒婆登门,当然是来说媒。她来我家,这不是?

想到这里,我顿感不妙,急忙来到大门口,隔着院墙,向院里望去。

“对了,她刘婶,你咋来了?”

“老耿哥,我刚从村长家过来,路过你家门口,看你家院门开着,我就顺路过来瞧瞧。对了,上次说的事情,你和老嫂子考虑的如何了?”

“唉,别提啦,昊儿回家,还没来得及说呢,屋里请,屋里请!”

听到我爹跟媒婆刘婶上述这番谈话,我当时哪还有心思去找李冬梅。

尤其是想到她刚从村长家出来,现在就到了我家,这也太明显了吧。

想到这里,为了一探究竟,我就轻手轻脚的进了院……

我慢慢顺着墙根,屏着呼吸,忐忑不安的来到东屋,躲在了窗台下。

山村人待客,一般就在自家炕头。刘婶她可是媒婆,当然要请到东屋大炕,并且还要热情款待,比如说沏茶呀,准备点心或瓜子糖块等。

咔吧,咔吧……

哈哈,哈哈……

随着屋里传来嗑瓜子,以及阵阵欢声笑语,我的心嘛凉嘛凉的,很郁闷!

我躲在屋外,都已经小半天了,他们聊的都是家长里短,还未直奔主题。

为了担心被发现,我蹲在墙根的姿势一直都没变,腿麻脚酸,累得很呀。

就在我犹豫着是否离开的时候,刘婶终于话语一转,涉及到了我的话题。

“老嫂子,你家耿昊的工作,有信儿了没?”

“他刘婶,现在还没!昊儿说,结果还得一个礼拜。”

“啊?这不应该呀!邻村张庄的那个张大民,人家去年读的也是峰州医专,去年刚毕业,直接就分配到了镇医院。”

“哦,对了,他刘婶,如果我家昊儿,没有工作,这定亲的事?”

“呵呵,老嫂子,人家村长可没这么说,我就是随口问问,问问而已。”

听到上述这番谈话,我直接就傻了眼。

我怎么都没想到,刘婶此次前来我家,正是为了我和村长女儿的亲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