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硝烟年代

更新时间:2020-09-17 05:31:47

硝烟年代 已完结

硝烟年代

来源:落初 作者:刺刀上的血 分类:军事 主角:徐靖驰王 人气:

经典小说《硝烟年代》由刺刀上的血所编写的军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徐靖驰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70年前的那场战火,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变得模糊。但是当年的那些抗日将士抛头颅、洒热血的铁血壮歌不容忘却!当年40余万华夏男儿、扛起枪抵抗那武装到牙齿的日本侵略军。面对这帮穷凶极恶的豺狼、战士们没有退缩,而是一批接着一批,前赴后继的进行着抵抗,接着一批接着一批倒下。我是那场战争的亲历者,很庆幸我活了下来,可是我的战友们呢,他们都死了!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士兵。面对牺牲的战友,我别无选择,只能拿起枪和这帮穷凶极恶的饿狼搏斗。因为我知道,我是咱们中国的爷们儿,作为中国爷们儿关键时刻不能怂。不但我没有怂,我们华夏民族的所有战士啊都没有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早在18世纪70年代,在中国的租界里有一种代步工具逐渐盛行起来,这就是黄包车。在上海这种大都市中黄包车多如牛毛。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拉黄包车成为大多数穷人养家糊口的工作。

他们拖着这重如耕牛的黄包车,在这个大都市里奔波劳动。虽然他们地痞恶霸克扣工钱但是他们还是伏下身子坚强的忍耐。他们挣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心安理得的。

徐靖驰上了一辆普通的黄包车,拉车的车夫戴着一个土布的帽子,身上穿着粗布的褂子,敞着怀。他的手上不知哪来的玉扳指,脑袋上的头发显然是刚剪完辫子所形成的。

原本正常行驶的黄包车,可能是拐弯拐的太急了,后轮卡在一块儿石头上。车身微微的倾斜,徐靖驰顺势将身子一扭差点儿从车上掉下来!

徐靖驰抱怨道:“你这车怎么拉的,我差点儿掉下去!”徐靖驰理了理军服坐在那儿不说什么了。

车夫走上前来连连道歉:“哟,军爷真对不住!您没摔着吧?”车夫关切的问道。徐靖驰不是那种找茬的人,徐靖驰点了点头“啊,我倒是没事,只是下回别再这么快了。我不找你的麻烦,不代表下一次别人不找你的麻烦。”

车夫很懂礼数,先给徐靖驰鞠了一躬,然后又把黄包车推到一边。车夫答应着:“得嘞!下回我把罩子放亮点,绝对不再出事了!”这个车夫有浓重的北平口音,由于徐靖驰从小生活在四九城里这种口音很容易分辨。

车夫请徐靖驰又坐回到黄包车上,自己去前面拉车,黄包车刚走几步又停下了。徐靖驰在后边儿唤道:“嘿,拉车的,听你这说话的音儿在北平待过吧!”

车夫回道:“是军爷,咱家祖孙三代都住在四九城里,我们家老爷子原先在宫里头当差,也算是风光一时吧。”话音刚落,车夫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引得徐靖驰一惊!

徐靖驰在后边喊:“拉车的,你把脸转过来我看看!”车夫不好拒绝,只好听从了他的话!当车夫转过来的时候,徐靖驰的大脑中飞快的检索着。一个念头闪过,您是七王爷对吗?车夫一愣,心想他怎么知道的。

徐靖驰又道:“你们家是不是住在正阳门儿头道牌楼底下。当年八国联军进北京的时候,您家老爷子带着兵跟洋人打仗的时候死了对么?”

车夫疑惑的回了一句:“对,这位爷说的一点儿没错。但是您怎么知道?”徐靖驰表情复杂的道:“我是徐发的大儿子,当年您的父亲,和我爷爷同朝为官,对吗?”

这一系列的复杂的问题都渐渐的浮出水面!车夫也明白点儿了什么?“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徐府的小少爷徐福兴,小时候没少找我麻烦!”说到这儿,徐靖驰从黄包车下来道:“哟,七爷要这么着,我得给您赔个不是!”车夫咧嘴一笑道:“得嘞,好小子当了官儿了!”徐靖驰拍着胸脯子道:“七爷,您怎么干起这个营生了,以后再有人欺负您就找我!”

说起这个,七王爷吐了口唾沫道:“***小鬼子,自打进了这四九城儿,干的都是他妈畜生干的事。后来我一想,怎么着我也是爷们儿。我就在半夜宰了个小鬼子,跑到上海来混日子了没想到今儿碰着你小子也算值了。但是啊,你小子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只想踏踏实实的挣点儿钱。扯歪了,咱走吧。”

徐靖驰的心里一阵阵酸楚,在这个恶贼当道的时代,这大概也就是唯一的生活方式了只要能活命干什么都成。

徐靖驰让七王爷把黄包车,停在一个烟贩子旁边自己下去买包烟抽!老刀牌,大前门,哈德门应有尽有。徐靖驰走到前面道:“货郎,给我拿包哈德门,货郎却给他拿了包儿宝塔山。”货郎小生的道:“家住什么地方?家里有什么人,做什么的?”徐靖驰知道这是地下党的联络暗号。便回答道:“家住宝塔山下,家里有五口人,娘是农民,爹是铁匠!”货郎随手递给徐靖驰一张纸条:“联络站重启,特派员明日抵沪,务必确保特派员安全。”接头暗语:鲤鱼跃龙门,鱼跃龙潭功夫深。衣着特征:“紫色呢子上衣,下身镶边儿金丝旗袍。徐靖驰的心中更加汹涌澎湃,自从三六年底执行完最后一次任务,他已经沉寂了有半年了。这半年他就像一个没***孩子在社会上游荡,但是从此刻起还有重新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里。

“七爷,劳烦您送我去王公馆!”

“得嘞,走着王公馆”徐靖驰坐着黄包车一直向西直奔王宫馆。王公馆作为一师之长的官邸守卫并不森严!门口只有四个卫兵,别院里负责警卫的只有一个警卫班。佣人也不太多,显然王师长并不习惯于摆官谱。

到公馆门口徐靖驰掏出十块银元,递到了七王爷的手里道:“七爷,我现在身上就有这么多钱,啊,这十块大洋先吃顿饱饭,洗个澡买身衣服。”七王爷觉得受之有愧想把银元退回!但是徐靖驰说:“七爷,我爹没了,我一直把你当爹看待,这点儿钱你就收着吧。”王公馆的卫士长走过来道:“呦,徐处长你来找师座。得嘞,你先在这儿等会儿我去通报一声。”

卫士长刚要往里走,徐靖驰把他叫住,一只手指着七王爷命令道:“老高,看有没有那边儿拉车的是我叔,一会儿你去告诉这儿的地头蛇,经常照顾这一点我叔生意。记住,千万别让他受欺负!”

“得嘞,这点小事儿交给我去办吧,直接进去吧。师座还在里边儿等着呢!”徐靖驰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向院子里走去,踩的地砖咯噔……咯噔的。

此时的王德兴师长,正在制定淞沪会战进攻计划,卫兵敲了敲门道:“报告,作战处徐处长到了。”

“请他进来!”

徐靖驰进来以后说:“报告师座,我有个情况要跟你汇报。”王德兴师长示意他坐下汇报情况。徐靖驰端坐在那里道:“我在前线视察完阵地回来的时候,和吴参谋长一块儿捣毁了一个日特联络点。抓获一名敌军联络员,缴获电台一部,但是因为卑职的部署上有漏洞,让特务跑了几个。”

王德兴宽慰地说:“几个日特掀不起什么风浪,现在你抓回来的那个人在哪?”徐靖驰立正敬了个军礼道:“师座请放心,此人我已经交给军法处办理。师座,卑职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王德兴说:“在我家就不用摆官架子了,有什么事儿但说无妨。”徐靖驰小声道:“师座,为了您的安全着想这几天你还是少去外边儿吧!”

王德兴哈哈大笑道:“哈……哈,就他们几个***,你还怕他们杀我不成?我现在跟你说件正事。”王德兴确定外边没人后,从办公桌上取出一个档案袋给了徐靖驰。王德兴的情绪现在变得很严肃“看看吧,兴许对你有些用处!上边让我们组织一支十余人的特种部队,在战役开始前后进行侦查、破袭、刺杀敌军高官的行动。这个活儿不好干,你能干好吗?”徐靖驰说:“虽然说这个活不好干,但是我尽量干好!”王德兴还说:“上边已经给了你权限了,此次行动的人员、武器你可以在三个德械师中随便挑!”

另外他还神神秘秘的说了一句:“如果你能完成任务,我把雅思许配给你,最后吩咐所有人都到餐厅吃饭。饭后,徐靖驰准备让司机把他送回家,刚上车时王师长叫住了他:“孩子,你王叔还要请你帮个忙!”徐靖驰毫不推辞的道:“我猜肯定是雅思妹妹要回来了吧,毕竟这个年头不太平。她明天几点火车?”

王师长道:“她上次写信告诉我说是明天,早上到上海吴淞口车站。我还答应过她要去火车站接她呢,可是你看明天我要参加防务会议抽不开身呢?”

徐靖驰说:“刚好明天我休假,我先去接她,然后带他在上海逛逛!”王师长对他的做法很满意,可以说王师长非常放心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自己的干儿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