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嫁衣谜澜

更新时间:2020-02-14 13:14:17

嫁衣谜澜 已完结

嫁衣谜澜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LK三明治 分类:科幻 主角:穆小依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嫁衣谜澜》是LK三明治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穆小依,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了再次能够站在他所崇望的地位顶端,阜阳不得不再次回到他所想抛弃的过去,一个神秘古老封建的村庄,从他的家族中得到他所能成功的东西。但是,一个接一个的人在他面前死去,一个秘密牵连着一个秘密的被连根拔起。千年前的古墓,家族的使命,还有惊悚的故事和不知名生物的追击。暗中的人是谁,最后又是谁为了这一切的结束而牺牲掉了自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阜阳迷迷糊糊做起来,揉了揉发疼的脖子,突然想起彻底昏过去前那张恐怖人见的手也在脖子口摸过,连忙胡乱养脖子上抹了几下,像是要把那恶心的感觉抹掉。即使心里面知道这个动作很蠢,但是阜阳还是做了,起码心里面安心了一点。

看了看周围,自己躺在一块用两天长凳架起的木板上。这是一个破旧的竹屋,屋顶破败了一大半。

木子!阜阳试着喊了一声,声音一出去便没有了回应。

下了木板床,阜阳逗了一圈,在地上抄了一根木棍猫门后面打算先出去。触手的木棍上黏黏呼呼的,阜阳光捡没看,握着了才感觉。回头一看,木棍上黏黏的,竟然是血。

妈呀!阜阳吓得一把甩开手上的棍子,心跳加速的看着被扔向远处的棍子。

阜阳试着拉开了屋子的门,屋外面竟然白茫茫一片,远几步读看不到对面的东西,现在如果有个人就站在他对面几步之遥的地方估计付昂也不知道。看了看屋子那头被自己甩出去的带血的棍子,再看了看外面未知的天地,定了定神,阜阳一头冲了出去。

往前跑了不到一百米,直接被地上树枝绊倒在地上。突如其来的一跤让阜阳有些摔懵了脑袋,趴在地上一时间没动静。

该死的!阜阳缓了一会儿回过神的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身子前面和双手上面都是湿泥巴。

阜阳从地上面一爬起来就感觉自己的血液全部都凝结在了一块儿,一道红色的影子就站在他四步左右之外,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白雾朦胧的空气中依稀一道红色的影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红色的影子突然间向前了一步,阜阳呆滞了一下立马反射性的向后退了一步,就不敢再有人和举动不退也不跑。

对面的人什么时候来到他面前的他都不知道,如果他刚刚没有摔那么一跤说不定就直接撞上了这个人看清了这个人的面目,但是万一真的撞上了的话。

想到这里阜阳打了一个冷颤。

白雾中的红色影子突然像是被电触了一样竟然抖动了以来,转身就跑了出去。

阜阳看着红色影子转眼跑了出去不见了,感觉危机解除一样,腿一软,跪了下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脖子后面一疼,两眼一抹黑。

隐约间感觉自己被扛了起来,一路颠簸着。难受得他胃里面翻腾。

啪!

响亮的一巴掌直接挥在阜阳的脸上,接着一盆冷水直接扑在了他的脸上!

不要水!是木子的声音。

巴掌疼~!穆场的声音。

自己到底在那里,这么会有木子和穆场的声音,不行,必须得醒过来。

阜阳一咬舌头,疼得眼泪水飚了出来,彻底醒了过来。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过来了!

阜阳刚睁开眼睛,穆场的脸就无限倍的放大在他面前。

妈呀!突然看到穆场的脸听到木子的声音,阜阳吓得直接跳了起来。

穆场,旁边玩去!木子直接把穆场拉开,焦急的看着阜阳,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我怎么在这里?我明明在后山上的!对!我刚刚就在后山上的!阜阳甩了甩脑袋,看着周围的环境,这是他的房间啊!

后山?你不是说那里进得去出不来吗?你怎么去那里了?木子惊了一跳。

你先告诉我我怎么在这里,我再告诉你,我需要理一理!

木子点点头,那天我们都晕过去后我醒来后你和白净都不见了,我回来后就告诉你父亲和付依,付依和你父亲出动了所有的可以出动的人去找你,结果找了两天在却在你房门口发现你晕倒在那里。

白净也不见了!她去那里了,你们知道吗?

木子摇摇头,我们现在除了你,白净的影子都没有找到。

我那天晕过去醒来,就在后山上了!山上就一间破旧的屋子,我一醒来就在那里。

山上破屋!木子的脸色一下子刷白了下来。

山上破屋不是关键!我冲出屋子后屋子外面全是白雾茫茫的!那雾气的能见度和穆场电脑里面的那段视频一样,几步就看不到人影。阜阳左右谨慎的看了一下,招了招手让木子靠近自己一点声音尽量的压低,我在山上还看见了一个人,我没看到对方的样子,只看到了红色的影子

嫁衣娘子?木子当场即惊呼了出来。

小声点!阜阳立马示意木子把声音降下来。既然能把我们都弄晕,然后把我和白净弄走,又躲过所有人的视线把我送到房间门口,我猜那个幕后黑手就在我们身边。所有,能知道我们的所有的行动,到处堵截我们的行动,应付各种突发情况,还能趁我们不知道的时候杀人。

那你打算怎么办?我们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吧!这里到处都是危险,谁知道那个幕后黑手到底想杀谁,还是根本是个疯子,到处杀人,到时候错手把我们杀了怎么办?穆场都已经疯了,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出去后我们赶快报警让警察来解决吧!这不是我们所能办到的事情。

唯一从这里离开的车站已经毁了,车站是这里唯一能和外面通电话的地方,但是车站的通讯设备也不能用了,被弄坏了!

这里不止这一部电话吧!我们可以借电话打电话,或者有没有什么马车什么的也可以吧!

阜阳无奈的摇了摇头,有电灯,没电话!整个镇子只有车站一部电话,这里的人不出去,外面的人知道有这个地方,十年也不见有外面的人来。这里空有一个车站做摆设,但是却裹着与世隔绝的生活。马车的话,南瓜马车要不要?

和你说正经事,开什么玩笑啊?木子不爽的往阜阳的肩头拍了一下,瞄了一眼坐在旁边自顾自玩的穆场,尽量的低下声音,事关性命啊!

阜阳点了点头,想再开口,突然像是触电一样飞快的盖上被子躺了下去。

木子一愣,房门就突然被打开,小依直接跑了进来。

哥哥!小依直接扑在了阜阳的胸口上。

木子明显的看见阜阳被小依扑到胸口上的时候,表情痛苦的一闪而过,憋住想笑的念头。

木子姐姐,我哥哥到底怎么了?

哦!没什么。就是被砸了头,晕着!木子立马回复一沉不变的脸色,冷冷的回答。

木子姐姐,哥哥是不应该受到伤害的!这是疏忽!

嗯!

木子姐姐,我就不多说了,在哥哥面前说这些不好。万一哥哥突然醒来了,对谁都不好!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姐姐的确听不懂,姐姐看得懂!

我近视!看不清!

姐姐真幽默!我先走了,如果哥哥醒来了,麻烦派人来通知我一声!

宽大的裙摆窸窸窣窣的消失在这个房间良久,阜阳一脸沉重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木子的脸色煞白的看着双眼疑惑的盯着自己的阜阳,沉默的坐了下来。

木子,你想说点什么吧!阜阳先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干嘛听到有人来装晕啊?小依又没关系,不是吗/

小心点好!你还想说点什么吧!

女孩子之间的思凡废话你也有兴趣知道啊?木子戏谑的撇了一眼阜阳。

木子,我难道不能信任吗?阜阳的眉头都皱到一块儿去了,一种背叛的感觉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从心间里面钻出来。

你觉得我在背叛你?

阜阳心理面疙瘩了一下,没必要用得上背叛那么严重的词。

阜阳,你知道我不会害你,不会害你身边的人,我不是那个害人的人就行了。有时候知道的越多,越不好,我恨不得自己少知道一点!

木子说完就起身出房间。

一看到木子王门口走去,穆场立马丢下手里面玩的茶杯跟了上去。木子突然一个转身伸出手掌挡在穆场的胸口。

穆场,你在这里陪着阜阳,我回去休息一会儿。

利落的把穆场穆场挡在门内,木子毫不犹豫的关上房门。

阜阳扶着额头重新躺了下去,他这么刚刚怎么会想到背叛这个词?木子还说的那么严重!用力敲了一记自己的脑袋,又吃疼的立马捂住自己敲的地方。

傻瓜!自己打自己!

穆场嫌弃的白了一眼阜阳。

刚刚的那眼神明显的在嫌弃自己,不会是刚刚木子被自己惹生气了让穆场留在这里气死他的吧!

被气死不如睡死!

阜阳拉过被子埋头就睡,随便穆场怎么在屋子里面玩。

叩!叩!叩!

床板被敲了三声,阜阳厌烦的应了一声,还没有从刚被吵醒的朦胧中反应过来。身上的被子突然被蒙上头,一个东西隔着被子抵在了太阳穴上面。

穆场?这是闪过阜阳脑袋的第一个念头。

穆场不会玩那么大,难道说

穆场?乖!别玩啊!

抱着试探和侥幸,阜阳隔着被子喊了一句,但也不敢乱动。

外满的人没有反应,低着脑袋的东西用力的戳在了太阳穴上。

紧紧攥了攥手,阜阳才发现自己的手心上竟然全部都是汗水。

我要你马上离开这个地方,永远不要回来!

在阜阳打算先下手为强的时候,对方突然开口。声如洪钟,嘶哑有劲。有些惊讶的听到对方的声音竟然是个老人,这个老头该不会是就在付家的卧底吧?否则不可能就那么顺利的潜入他的房间,阜阳思量着能不能动手把对方制服,一个老人应该打不过自己。

别给我动什么歪脑筋!对方像是能洞悉一切一样,瞄准阜阳的腹部隔着被子一拳打了上去。

哼!阜阳痛苦的闷哼了一声,迅速痛苦的缩了起来。

好狠!

你让我走!我偏偏不走!

我妈死了,按照规矩我得守孝三年!

哈哈哈!太好笑了!当年付少爷拼死离开这里的时候怎么没有看见付少爷守了什么规矩啊!

没路没车!我怎么走啊?难道开11路啊!

那就开你的11路公交车离开这个地方吧!对方谁玩有一记重拳狠狠地砸在阜阳身上!

哦!捂着被又一次狠狠砸中的地方,阜阳冒火的奋力掀开被子,我和你拼了咦?人呢?

房间早就空荡荡的,穆场早就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敲晕了还是怎么的,躺在桌子角边砸吧着口水。

穆场!你给我醒醒!抓着穆场的用力要了两下,穆场打了呼噜挥开阜阳的手,转过身抱着桌角继续睡。

你给我醒来!阜阳用力的一巴掌直接挥下。

巴掌一下去,穆场窜着跳了起来,发懵的看着给了他一巴掌的阜阳。

你打我!我要告状!木子!木子!有人打我!穆场喊着直接冲进木子的房间。

你还干给我告状你停在门口不进去干嘛阜阳一头撞在了呆站在门口到的穆场身上。

木子的房间已经凌乱的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木子也不再房间里面。

木子!木子!阜阳冲进房间喊了两声,房间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回应他的喊话。出事了!

木子不见了!我要木子!我要木子!穆场当场小孩子一样坐在地上哭闹了起来。

穆场,你先起来,别闹!乖!我帮你把穆场起来!阜阳突然间大吼一声,穆场立马收住眼泪站了起来。

穆场站起来,一离开地面,一张发红色的帖子就出现在穆场刚刚坐的地面上。

诚意邀请阜阳先生参加祭祀仪式!什么祭祀仪式,时间地点也没有让我去那里参加啊!阜阳头疼的看着大红色的请帖,一个恐怖的想法突然窜上他的脑袋,木子不会是被抓去祭祀了吧?

不可以的!救木子!一定要就木子!

阜阳呆呆的点点头,明明眼前的穆场已经心神错乱了,可是刚刚最后一句话说的铿锵有力,不容拒绝。

穆场,没有疯!

阜阳看向穆场的眼神,眼神是不会出卖人的。穆场的眼神现在太坚决,太凌厉,根本就不想一个神志不清的人该拥有的。

难道穆场知道一些什么,要不要试探一下?还是算了,就算穆场是装疯卖傻,但是他现在着急的样子应该木子是失踪的事情和他还去关系。

阜阳不自觉的往门口挪了一步,突然间感觉周围的的危机远比想象的要来得靠近自己,现在连原本最以为不会危害别人的人竟然是自己身边藏得最厉害的人。

阜阳在木子的屋子里面寻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阜阳遗憾的走出房间,小依一身黑衣的就坐在大厅的桌子边上安静的喝着茶。

小依!有些惊讶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人。

木子姐姐不见了吧!小依依旧淡定的喝着茶,丝毫没有理会因为她的话脸上表情丰富起来的阜阳。

小依你

木子姐姐不见了吗?

你怎么知道?

我刚刚看到木子姐姐跟着一个人往后门走了!黑面纱下的嘴唇在看不见的地方很明显的向上翘了一个弧度。

那个人张什么样?

包裹在黑衣下面,带着黑色头纱面纱,完全看不见!

阜阳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小依的语气刚刚变得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一样,还带着戏谑。

哦!那多高?能知道是女是男吗?

女的,和我一样高,身材和我一样,毫无差异!小依的声音突然像是拔尖了一样,原本温柔空灵的感觉一下子消失殆尽。

小依

我本来不想对哥哥下手的,可是哥哥身边的人都知道得太多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旁边的人嘴巴一多,哥哥也就会知道的!

小依,你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阜阳下意识的把穆场护在身后,向着门口退了几步。

多少年的心血,怎么可以就这么白费了,浪费是可耻的,不是吗?像是没有听到阜阳的话,小依依旧风轻云淡的品着茶自顾自的说着,我只是要东西,我让哥哥离开这里,只要哥哥保证不把这里的事情说出去,哥哥会安全的到达你外面的世界,继续过你王一般的生活,我在这里继续我荣华富贵。

小依,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是不是有人逼你这么说道的?

小依望了两个人一眼,秀眉一竖,怒气腾腾的一把将茶壶摔在了地上面。茶壶应声而碎,热茶的水汽直接随着茶杯的破碎充斥在了空气中。

拿了东西就给我乖乖交出来,我已经没时间和你在这里耗时间了!

阜阳感觉到小依的不对劲,把穆场挡在身后又朝着大门口退了几步。

察觉到到了阜阳的举动,面纱下的唇轻蔑的一笑,后山有一种很美丽的花朵,叫做曼陀罗,醉人!这花泡制的茶,茶香也是很醉人的!

阜阳看着地上还冒着热气的茶壶碎片,愣神了几秒,立马明白了小依话里面的意思,飞快的捂住口鼻。但是身后的人一软,穆场直接重重的摔在地上。

穆场!阜阳也感觉到了丝丝头晕,本来和阜阳是互相靠着的,穆场直接倒下,让他也踉跄了一下。

看到阜阳硬撑的样子,黑纱下的唇继续在看不见的地方再次翘起来了。

小依的盯着阜阳的双眼像是发现什么的看向阜阳的身后,阜阳警觉的立马回头,刚回头就听见椅子被撞在地的声音,余光瞄见了一簇黑影贴近自己,脖子后一疼,就两眼一黑过去了!。

晕乎乎的感觉中,阜阳感觉自己被人扛了起来,胃被顶在了别人的肩膀上面,和上一回在山上被打晕后抗的感觉一样。现在胃里面翻江倒海的,这个人怎么和上一回扛的那个人一样的感觉。

一样的感觉

是上一次那个人吗?

如果是上一次那个人的话小依迷药

难道小依被威胁了还是小依就是

阜阳还在迷迷糊糊的半晕办醒的中被丢了下来,额头一疼,彻底晕死了过去。

啪!的一巴掌,响亮的回响在破旧的屋子里面。

阜阳捂着脸吃力的坐了起来,全身一阵酥麻的感觉一下子通了上来,撑着身子的手一软,又栽了下去。

曼陀罗的麻醉性还没有完全退,你先缓一缓。

一个背对着阜阳的背影坐在床沿边上。

你是?

我是什么?凶手吗?

你是吗?

我不是,但是我知道你妹妹是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咦?阜阳回忆着晕过去前的事情,额头一阵疼痛立马钻心的疼起来,费力的抬起手抚上额头。一股粘稠的感觉沾上手指尖,阜阳扶着额头的手缩回来一看,手指上面竟然沾染着血,我的头

我醒来的时候,我的头就已经破了。我帮你简单包扎了了一下,不过没水没法清理伤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帮我?

就是这么回事!背对着阜阳的人声音阴冷冷的转过身。

一张半边血肉模糊的脸,血水还未在脸上干结。阜阳惊恐的往后迅速的挪了一下。

你你是谁?怎么穿着穆场的衣服你是穆场?

惊慌失措了一会儿,从另外半张还好的脸认出了穆场。

穆场!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怎么会这样?

穆场拍掉阜阳伸过来的手,脸色阴沉的做到了房子中央的椅子上对着阜阳。阜阳打量了一圈周围,一股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眼神在屋子里面扫到了横在脚口不远处的一根带着干枯血迹的棍子,阜阳几乎是炸着跳了起来!

这是我上一次被绑架上山的那间破屋子!那根棍子,那根带血的棍子,是我扔出去被扔到那里的!

穆场冷眼撇了一眼那根棍子,然后呢?

然后?没然后了!

破屋内一下子陷入了沉默。阜阳有点尴尬的不知道说点什么,望了一眼穆场,依旧阴冷的抿着嘴。

那个穆场,你没有疯,为什么要装疯?你消失的那段时间你去那里了?

阜阳听见穆场像是放松一样的长出了一口气,惊讶的抬起头。穆场脸上先在的表情让他感觉像是解脱了一般。

还好你问了,我答应了木子,如果你不问,绝对不能告诉你!

木子?这件事情里面还有木子!

阜阳感觉自己深深地一下子跌在了云团里面,云里雾里。

你从我那里拿到的那块半透明的相思石不付依主动给我的,不是付依所说的我和她换的,我那天看到她拿着那块石头在湖心亭把玩,我过去一看就看到和我妹妹视频上面的那块石头一模一样,那视频我看得连几分钟出现什么都能背得出,绝对不可能看错。我问她能不能把石头给我看看,就算让我摸摸也行。付依提出条件,只要我把一个木盒放在大厅里面,那块相思石就可以给我!

你拿了石头消失,把盒子放在了阁楼里面!

我病没有马上走,那盒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不会轻易的放在那里。那天晚上我看着视频抚摸着相思石上的图特纹路,我突然想到这个会不会是地图,后山雾气太大,视觉不行了,但是我们还有触觉,嗅觉,听觉,说不定摸着石头上的纹路我就可以上山,找到治疗妹妹的方法。我觉得趁你们不在的时候就立刻动身。

那关木子什么事情?

我摸着石头上山,找到了视频里面一模一样的地方,没有树叶挂满红绸的林子,和视频上面那穿着红嫁衣的女人坐着的那块石头。我出现在那里的时候,没有嫁衣娘子,也没有拿凶猛的乌鸦。继续往前没有厚重的浓雾,相思石上面没有路线,我带一把刀,用来防卫。我没想到刀上面竟然贴着一张纸条,告诉我,到了相思石无法指路的地方不可以往前了,否则死!我看出了那纸条上面的字迹,是木子的!我当场恨死了木子,她既然能写出这张纸条,她就是知道这一切,她干嘛当初不帮我!我火一上来,我就提着刀往林子里面冲。你知道那黑黢黢的林子里面有什么吗?

阜阳摇摇头,但是心头却升起一股异样的寒冷。

乌鸦!树上面全是乌鸦!专吃生肉的乌鸦,看到人就攻击,一见到活人就和疯狗抢食异样的朝着你扑上来,我砍死几只乌鸦,它们就吃多少同伴。穆场打了一个哆嗦,脸上表情一下子绝望无比,你们刚刚发现我的时候,身上面的伤口都是那群乌鸦干的!我一度以为我活不下来了,我已经准备好了被活活的吃掉的准备。我在随身的包里面找到了木子留给我第二张纸条和一包粉末,置之死地而后生。我割了一块肉,扔了出去,把粉末也一起撒了出去,然后疯魔一样的跑,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跑了出去。我摸着相思石下了山,我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觉得装疯卖傻来保护木子!

保护木子?

木子能知道那么多,木子一定有事情瞒着我们,但是木子从头到尾没有害过我们。拇指知道那么多,那么想对木子下手的不会没有,我去过那里活着回来,肯定背后操纵所有事情的人会知道是木子帮的我。本来可能会对木子下手的人,会变成一定会对木子下手。我傻了,我不仅安全了,我也能保护木子安全。

那木子知道你装疯卖傻吗?

那天晚上我死活要睡在木子的房间,就是要告诉木子这件事!我知道你对付依的愧疚和你身为哥哥对妹妹的宠爱,我和木子只能慢慢来!你还给木子相思石的时候,我从旁知道了相思石的重要,如果是你会没事拿着石头在一个特别想要的人面前瞎晃悠,这是怎么可能?我和木子商量了以后,木子让我绝对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你,就算你问也不可以;但是,木子提出条件,如果她不见了的话,你问就可以告诉你!

难道你就不知道一点关于木子的事情吗?

我旁敲侧击过,木子让我知道得越少越好,否则我们都活不出去。她保证,我们都会活着离开这个地方!

我们?阜阳愣了一下,懊恼的一巴掌排在床沿上,穆场,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木子说的我们是什么意思吗?我们!是我和你,她把自己排除出去了!

什么!那我们赶快去救她啊!穆场急急忙忙的朝着门口就跑了过去。

门一开,穆场就愣在门口。门外一片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见,就和瞎子抹黑一样。

出得去也可以,但是三四部之外就看不清了。完全不知道跑到了那里去。

你怎么知道?

记得上一回在陈义的药店被弄晕后,你们醒来后不见了我,我就是被弄到这里来了。我醒后抱着一丝希望直接冲了出去,跑出去你只能低着头看着前面,一个不留神就会不小心的就发现自己竟然跑到了悬崖边,刹住了还好,没刹住就直接摔下去了!

那你怎么出现在房门口的?

你傻啊?阜阳丢个穆场一个白眼球,上次我醒来后不是和木子说了在山上的经历了吗?你既然装傻,你就没有听到一星半点?

我给忘记了!我想起来了!那我们可不可以试一试上次你的方式,看看穆场说道一半,看到阜阳杀人的眼神,立马住嘴。

按照我们现在这么说,这一切的事情都是付依背后搞的鬼!

也不能完全,万一是付依被威胁了怎么地了是吧!

对了!突然脑中一个画面一闪而过,阜阳几乎跳脚一样的跳了起来,那天在药店晕过去后你们见到了一个恐怖的人没?

没有!都晕过去了还能看到什么啊?

我没晕死,还处在迷迷糊糊半梦半醒时刻的感觉,我看到了一个人,带着黑色面纱,光是双眼周围的凹陷,就恐怖的要命,就像是被扑了硫酸一样!

穆场打了个哆嗦,不敢想象。

你的脸怎么了?讲到那张恐怖的脸,穆场有些担忧的看着阜阳的脸。

砸的!我直接被脸朝下砸在石头上,我一疼醒你看到你脸朝上的头砸在石头上。一还没看清抓我们的人,脸上被连着砸了几下疼晕了过去。醒来我也不知道自己被砸成什么样子了,先撕了衣服给你包扎。

你阜阳犹豫了一下,一闭眼下定心说了出来,半张脸脸毁了!不过眼睛没事!

穆场愣了一下,出奇的安静,只是哦了一下。

穆场,没事的!现在科技那么发达,我们可以去整形回来!

穆场看着阜阳摇了摇头,算了,我生生死死都经理过了,害怕什么。现在把木子找到才是最重要的,毕竟没有木子我就早就被那群乌鸦给吃了!说道那群吃食的乌鸦,穆场忍不住打个冷颤。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把该处理的伤口处理了,商量着出去后怎么在重重的迷雾之中安全行走的方法。

嘎~!嘎~!

穆场身子震了一下,警觉的看着屋顶。

怎么了?阜阳也听到了奇怪的叫声。

乌鸦!穆场的声音有点发抖,是那群乌鸦!

你会不会听错了!可能不是你遇到的那群。阜阳也开始紧张起来。

不会!我从它们那里逃出来,我绝对不可能听错的!

穆场绕着屋子找了一圈,拿着那根血迹已经干了的棍子,有寻了一根干净的棍子递给阜阳,指了指桌子下面。两个人躲了下去,警觉的察觉着周围的动静。

桌子上面一个微小的响动,阜阳猜是外面的乌鸦飞了进来落在桌子上面。桌子上面的乌鸦绕着桌子走了一圈,突然扬起脖子拼命的叫了几声。屋子外面又一阵翅膀煽动的声音,扑簌簌的全部飞进了屋子落在了桌子上面。

阜阳比了一二三的然后跑的手势,穆场点点头。

阜阳的手势还没有比到三,一团黑影直接掉在了地上。

两个人和一只乌鸦你看我,我看他,他看你的愣在那里。乌鸦张嘴就要叫,穆场飞快的一棒子回了下去一棒打死了乌鸦。

跑!

穆场一喊完,两个人直接掀了桌子一头冲进了浓雾里。

眼前一根树枝子出现在眼前,撞上去脸上就是一条疤,可是惯性太大了,阜阳来不及停下来。腰间猛的一紧,阜阳直接被往旁边拉了过去,急刹车一样的换了个方向继续奔跑。

这个方法好吧!穆场得意洋洋的跑在阜阳旁边。

阜阳抽着一口气往腰间一摸,腰间系了一根带子。眯着眼看了一眼穆场身上的衣服,穆场身上的背心外套的衬衫已经短到了快到胸口了。

你什么时候绑到我身上的?

刚刚躲在桌子下面我撕了衣服绑了怕跑散!

两个人越跑越急促,脚下面不自觉的快了起来,都感觉都了不对劲。

这是这是下坡~~~!啊~~~!

阜阳刚刚察觉到,穆场一个绊脚,直接滚了下去。阜阳尖叫着被穆场一起拉了下去,两个人抱着滚了下去。

阜阳感觉身上的衣服被划破了,疼痛的感觉不断的从身上各个地方传过来,早就不知道受了多大的伤,阜阳只知道痛就对了。一个腾空,阜阳望了一眼能看到的地方。一个断崖,那肯定是他们两个刚刚飞出去的地方。

完蛋了~!

死定了~!

两个人刚刚绝望完,一阵水拍的疼痛感立马窜遍全身。

得救了!

死绝了!

两个人心理面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阜阳一进水就开始拼命的往上挣扎,刚刚游到水面,腰里面一紧,人立马往下沉了下去。阜阳胡乱的在水里面扑腾摸索了一阵,大喘气的从水里面冒了出来,一只手托着一个脑袋也从水面冒了出来。

托着穆场吃力的游回岸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把穆场扔在岸边,立马虚脱的趴在地上。

谢谢谢!穆场说完就咳了两口水出来,发出一声畅快的声音。

你你不早点说你不会游泳!阜阳喘着粗气打了个哆嗦。

我忘记了!

该死的!早就知道不系带子了!

不系带子你早就不知道撞什么上面去了!

阜阳喘了两口粗气,惊醒的坐了起来。刚刚他一路跑过来,吃了不少亏,但是穆场却一路顺畅的,根本没有撞到什么,除了刚刚那个意外的下坡。

穆场,刚刚你除了这个失误,你一步也没有跑错,你是不是知道山上的路?阜阳也不在危险的时候绕圈子,直话直说。

我也不知道,反正看到东西就躲。

那就是你反应能力快!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现在怎么办?

找出路!我应该是下山了,滚了那么久,我们得找个能上山的方法。

阜阳浑身不舒服的坐了起来,衣服上面已经湿粘了一层地上的泥巴,一层土黄色的。

不对!阜阳抓了一撮地上的土。上一次他逃出小破屋摔了一跤,衣服上一层的红色。缓了两口气,往周围走了一些,竟然一丝雾气也没有!

穆场起来!我们往前走走看,这里好像没有浓雾!

阜阳硬把穆场从地上拽了起来,撑着力气走了一段路,眼前一片清晰。

那里~~!

穆场一拍阜阳的肩膀,声音都发颤的指着远处的一块石头。

我记得,我就是从那里开始摸着相思石上的纹路上山的!真的!我发誓!

走!阜阳迈开脚步就往前走。

误打误撞的找到了一个起点,就好办了一些。他们两个现在要么想办法上山,要么找路下山找帮手。

等等等!穆场拉住阜阳,走?往那里走啊?上去还是下去?上去你有相思石吗?下去那你能保证你妹没有在付家留点什么人等着我们回去再抓啊!

阜阳也愣在了原地。

我们上!

上?穆场阴阳怪气的喊了出来,你老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难道你还想被再抓一次?

再抓总比上山迷路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强!我不上!我要下!穆场干脆盘腿就地坐了下来。

那我们下,然后被抓,喂鸟!阜阳也干脆捡了块大石头坐了下来。

穆场一听到喂鸟两个字打了个哆嗦,僵硬的脸软了下来,悻悻的看向阜阳,那你上去也百搭啊!没相思石!

阜阳突然沉默了下来,看着山林间的茂密树丛,我想上去,上去,救木子!

我也想!但是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穆场两手一拍,怨念的看着阜阳。

穆场突然两眼放光的手脚并用的冲到阜阳方便,伸手就往阜阳的裤子里面掏。

你干嘛?阜阳警觉的抓着穆场的手,一脸惊恐的看着穆场。

刚刚刚刚你口袋里面露出的那个东西,是不是你的玉片?

阜阳一只手抓着穆场,一只手在裤子裤袋里面一抹,玉片真的在他的口袋里面。

还真的是!

那就有救了!穆场开心的一把抢过玉片,喜不胜收的摸着上面的纹路,木子和我说过,如果没有相思石上山,就那玉片上山,相思石和玉片是同一道理!我现在可是知道了,你看玉片背后的纹路,摸起来和相思石上的一样的!不会错的,摸过一次相思石就是着感觉,怎么也错不了!

木子和你说的?阜阳没有被穆场的喜悦感染到,心理面的疑团又加大了一圈。

是啊!穆场连忙点头,我也问过木子怎么会知道,木子只说只要知道她不会害我们就对了!我还在想木子是不是就是你那个死去的妹妹木子附身啊?

别再这里怪力乱神的!你确定是一样的纹路吗?又没有比对!阜阳调转话题和穆场看着玉片上的纹路,心理面却冒出了一个木子就是木子的想法。又立马否定掉,木子父母的葬礼的时候他们都是去过的。

怎么不确定?就是的!山上雾气大,没有视觉的人就剩下手感和听觉了!不会错的,我我们我们还上山吗?兴奋过后穆场才想到现下的处境,下山被抓再喂了乌鸦我也是不想的,但是上山后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这怎么救人啊?

别吵!阜阳头疼的看着立马闭嘴傻傻看着他的穆场,木子还和你说过别的什么没?

穆场摇摇头。

那你上次上山后有发现什么别的蹊跷没?

穆场继续摇摇头。

那你上山的路和你妹妹拍摄的那段视频里面一样吗?

穆场继续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我错了!您说!阜阳恭敬的抬起双手拱了拱,赔了个无比大的假笑。

现在知道我重要啦!穆场得瑟的直了直腰杆,我妹妹视频上面不是有一片挂满红布的没有树叶的树林吗?我到了那里,那里那是什么红布林啊?旁边都是乱葬岗,你说要是皇帝埋在里面,那弄个几千年都没有人找得到

跑题了!阜阳一掌就要拍过去。

别别别!我继续!穆场抱着脑袋往旁边挪了几步,我在那里有看到两个坟坑,上面还没埋起来,都是白骨,我什么都没有仔细看就吓得直接往前跑了!

阜阳翻了个白眼,说到是说了,但是只比说了强一点。

那我们还上去吗?穆场小心翼翼的看着脸色不大好看的阜阳。

上!阜阳拉过穆场往前一推,带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