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注册梦境师

更新时间:2020-11-21 06:07:06

注册梦境师 连载中

注册梦境师

来源:落初 作者:疯魔大校 分类:科幻 主角:司维秦姐 人气:

新书《注册梦境师》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疯魔大校,主角司维秦姐,是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梦境的本质不是化学信号,不是神经脉冲。是多元宇宙中一个混沌的、扭曲的、没有逻辑、没有因果的名为混沌域的宇宙向人脑中的投影。物质与精神,现实与梦境的分界似乎远没有人们心中认为的那样清晰……熵增不可逆,多元宇宙的物理法则开始不可逆转地走向崩溃与瓦解。终于,一群拥有侵入梦境,将混乱逆推回秩序的先驱们站了出来,开始挽救这个濒临破碎的世界。他们自称为:注册梦境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很多人都说,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但是他们不明白,父母本身就是孩子的起跑线。

这世界上的教育方式有很多种,而决定采取哪种的决定权永远在父母手中。

如果他们选择了开明而大度的教育观,那孩子将会有开朗而阳光的性格,无论家境贫富。若是家境殷实,孩子也能淡然处之,不骄不躁;若是家境贫寒,孩子亦可气定神闲,富比王侯。

不能选择出生的家庭和陪伴的父母,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孩子是一种不公。正如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在《一首小夜曲》中写道:

“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

这个孩子没有读过伊坂幸太郎,更不知道这本名为《一首小夜曲》的书,但如果他能读到,他会觉得这本书还有这个日本作家深刻地道出了他的心声……

因为假如真的有这样的考试,他的爸妈怕是要拿个负分!

一个酗酒、游手好闲、干啥啥不行却是很擅长对未成年人实施身体暴力的父亲,和一个沉迷赌博,终日不见人影,连饭都不会做的母亲;再加上一个从小饱受冷暴力和直接暴力,却无能为力的孩子,构成了这样一个不幸的家庭。

他没读过伊坂幸太郎,但是读过列夫·托尔斯泰。

所以,他自然知道《安娜·卡列尼娜》中的那句名言:

“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也许别的家庭在苦恼孩子成绩不好,家境不好,父亲或是母亲的职业前景不好等等等等,而他的家庭……呵呵,怎么说呢……

不仅仅是家庭,还有校园暴力,对于这样一个身形弱小,性格懦弱,成绩不佳,人缘不好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甚至可以很残酷地说,集体欺凌这样的孩子反而成了团结集体的一种便捷选择!

人们都说成年人的世界很残酷,很艰辛,孩子们住在象牙塔般的童年学生世界中是永远不会体验到的。

真相往往会令他们目瞪口呆的……

当现实如此残酷,人又对此无能为力,改变现实就成了一个笑话,而逃避现实则成了唯一的也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孩子选择了更方便更易于操作的一种逃避现实的方法,那就是读小说。

他用自己攒了很久的零花钱,买下了厚厚的一摞哈利·波特全集,藏在自己的床下。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会偷偷爬起来翻开藏书,沉浸于那个令人目眩心怡的魔法世界。

在他看来,在人生中那个转折点上,收到霍格沃茨魔法学院来信的哈利是多么幸运!离开了令人失望的麻瓜,遇上了罗恩、赫敏、金妮、乔治和弗雷德、邓布利多、卢平……这些良师益友陪伴着他一路前行,从密室到阿兹卡班,从凤凰社到戈德里克山谷,最终回到霍格沃茨迎接宿命的决战!即使是幻想,也是如此令人沉迷,这难道不是逃避现实最好的选择吗?

……

秦泊瑶无奈地说:“不好意思,我本来是想铺垫更多的……但是,这个悲剧故事越多的铺垫结尾也越令人失落……所以我还是直入正题吧……”

……

一天晚上,他的藏书被发现了。

他的父亲当然是不允许他看这一类“闲书”的,至于为什么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其实不过是他体现威严的一种蹩脚方式罢了,不这样,怎么展现出他在家中本就几乎荡然无存的威严呢?

而在这种时候,他的母亲也会参与进来,假如这场对他们孩子的讽刺、臭骂甚至暴打,似乎针对这个孩子也是维持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中脆弱纽带的好方法!

荒谬,可笑,又惋惜。

这就是悲惨的家庭中一个悲惨的孩子的命运。

……

“让你不好好学习……看这东西?啊!我花那么多钱!供你上学!供你吃穿!你就拿钱买这破东西?”

“这不是破东西!这就是小说而已!”

父亲又是一巴掌抽过去:“看小说……接着看!别学习!我看看你个小混蛋还想说什么?跟你说不是学习的东西都他妈别看!把我的话当什么?当屁放?左耳进右耳出?”

“我……我也没耽误学习,我作业做了书也看了,考试也及格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孩子捂着脸哭着说。

这时候母亲的声音传来:“对我们不满啊!不满别吃我们的饭啊!”她端着碗拿着筷子走来,“给你吃给你喝,让你听话怎么就这么难呢?啊!这书我也读过,我真是看不出有什么用!你这小屁孩不好好学习就整天胡思乱想吧!”

母亲毫不留情地抽出一支筷子一边狠狠敲着孩子的脑门一边骂着:“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就你这种干啥啥不行做啥啥不会的废物也就整天看这种破书做梦!你能学会什么?难不成就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咒语?那你倒是变出点钱来啊!看看这些除你武器,统统石化,还有别的乱七八糟什么,哦!就是那些阿瓦达索命的……”

此时此刻她的筷子尖端正对着孩子,在她话音刚落的那一刻,一道翠绿的光芒瞬间从尖端射出!形成的冲击波向四周扩散开去,撞散了整个房间里的书本纸张,漫天飞舞,纷纷落下!后坐力猛地把她向后撞向门上,她重重地砸在了门上,摊作在地上,痛苦地喊叫着,这一下把她的尾巴骨都快撞断了!她不敢置信地慢慢爬起来,和她一起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的父亲死死盯着地上那已经没了呼吸的尸体——几秒钟之前那还是个活生生的孩子!他正在哭着向他那胡搅蛮缠不讲道理的父母辩解着看小说根本就不是什么不可饶恕的东西,然后就被这小说中的不可饶恕咒击中了身躯,像一张纸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了呼吸。

纸张轻轻飘下,父亲和母亲此刻已经吓得魂不附体,母亲颤抖着双手,哆哆嗦嗦捏着那筷子,声音发颤地说:“这,这就是一支筷子,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真的没有……我的孩子啊!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我……我没想这样……我不过是……”

孩子瞪大了双眼无神地倒在地上,尸体正在逐渐失去温度,僵硬,悲惨又短暂的一生就这样终结了,他的父母后来都因精神失常被送进了安定医院,而这条生命就这样离开人世,除了某份神秘档案,再也没有人记起他那悲惨的一生。

……

司维沉默着,他略微低着头,沉默了好久,才说:“把档案给我看看。”

秦泊瑶也一言不发,干脆利落地递上一份档案,司维一把接过,迅速低头浏览了起来。

秦泊瑶在一旁补充说:“警方介入的调查结果是:孩子在父母实行家暴的过程中心肌梗死,而父母在目睹这一场景后因受不了精神打击,二人都精神失常,这就是警方结案的档案中记载的全部。当然,是经过组织干涉后他们自以为所谓“正确”的调查结果……”

司维头也不抬地问:“这根本上是一种什么样的幻想物?”

秦泊瑶回答说:“相比上一个,这个幻想物是非常……非常简单的。它的外形是一根深褐色竹筷子,从材质到色泽与家中的餐具没有任何外观上的区别,但是却具备哈利·波特世界观中发动三大不可饶恕咒的能力!发动条件很简单:任何一个读过哈利·波特的人用任意一种语言说出咒语,就能激发相应的魔咒!根据组织研究发现,所谓读过小说,只要是有‘三大不可饶恕咒’的相应概念,就是符合条件的!

忘了情节?没关系!跨度几十年的鸿篇巨著想记全也很难。

记不住人物?没关系!弗雷德和乔治都七本书了还分不清呢。

只要你知道这概念,就满足了触发魔咒的条件!

不仅如此,发动咒语完全不受语言的限制,举个例子,一个中国人,读了本法语版哈利·波特,用德语说出咒语,一样可以发动!

除此之外的一切咒语……都是无效的,没有除你武器,没有阿拉霍洞开,没有一忘皆空,没有呼神护卫……

你用任何语言说出上述魔咒都是无效的,这该死的筷子就是不动!但是只要你说出了阿瓦达索命,钻心剜骨,摄神取念……它就会瞬间发动,夺命,折磨肉体,剥夺自由意志的魔法效果……不可饶恕的罪行!”

司维心情沉重地合上了档案:“这东西简直就是犯罪机器!”

“一点没错,组织后来通过特殊方法找到了那个孩子的日记,在他的日记中我们证实了,这支魔杖筷子是他某一天晚上在一个梦中梦到的,在那个梦里他成为了现实世界的巫师,用这支筷子报复了所有欺负过的他的同学,甚至老师,陌生人……很遗憾,组织并没有及时发现他那异常的梦境波动率……事实上我们根本没有察觉到……如果我们能及时发现,或许这样的惨剧就能避免……”

司维低声说道:“你最后讲述这个故事是正确的,秦姐,要不然我真的会以为幻想物都是那种像段子似的好笑逗逼的东西。这种东西本质上是危险的,恐怖的,那一个两个好玩的,看上去没有危险的实在是少之又少,我想,组织的收容物中绝大多数的幻想物都是这样高度危险的东西吧。无论是杀人还是引起恐慌,导致社会动荡甚至自然灾害,总之,绝大多数都是足以造成重大灾难的噩梦!”

秦泊瑶轻轻点了点头:“你能意识到这一点我真的很高兴,司维,对于我们的组织来说,最大的危险不是收容失误,或是没有发现危险什么的,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可怕的是没有意识到什么是危险,什么是恐怖,没有对自己面对的,这个世界面对的是怎样恐怖的危机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和理解,这,才是最令人害怕的!”

机舱外的云海依然如旧,司维眺望出去,如平静的白色大地般的云海下,整个世界正在暗流涌动的危机中踽踽独行,犹如伸手不见五指的绝对黑暗中,一个孤独的行人向前摸索着前进。危机无处不在,运气,几乎是唯一的依靠,下一步是否会踏入荆棘,或是跌落万丈深渊,一切不得而知。

司维沉默着,心中如海浪般波涛起伏,他思索着,心中默默地说:

组织……你们坚守的,到底是怎样的事业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