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萌女当家:都市捉妖师

更新时间:2020-06-02 23:07:14

萌女当家:都市捉妖师 已完结

萌女当家:都市捉妖师

来源:落初 作者:司马无知 分类:灵异 主角:许玉灵友谊 人气:

主角叫许玉灵友谊的小说是《萌女当家:都市捉妖师》,它的作者是司马无知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懵懂无知,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现实面前简直就是个废物,于是哥哥陆羽绝望了,封住她的记忆,成全她做个普通人。危机四起,大难当前,她奋不顾身地站了出来,承担起家族的使命,成为一代女捉妖师!感谢创世书评团提供论坛书评支持!读者群421035903欢迎加入探讨,提意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玉灵惴惴不安地冲窗外喊了句:“他们走了,你可以下来了。”声音不敢太响,也不知道对方听见没,等了片刻,头顶上的传来一串沉闷的翻转声,有人缓缓地爬了下来,像只大型壁虎一样贴在光滑的墙壁上。

两人目光相触,她被那凛冽的寒光吓得退后几步,慌忙腾出空位。

他如鬼魅般穿过窗子,双脚落地悄无声息。他站直了身子,高傲地抬起头,光滑的皮肤上显现出惨淡的苍青色,额头上密密麻麻地附着层水珠子,他扬手直指着她,冷冷地命令:“快把箱子拿过来!”

这神情和口气,宛如高高在上的君主。

许玉灵没有多想,慌忙拎起箱子跑到他身边,迅速地打来盖子,掏出了一圈纱布递过去,却被他冷冷地打掉在地上。

“不是这个,快拿消毒药水!”他从腰间抽出把精钢短刀,三寸有余,刀刃乌黑发亮,非常锋利。他将刃尖插入裂口,熟练地割开了肩头的衣服,露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皮肉开裂,血依然汩汩而出。

许玉灵瞥了一眼,不由地打了个哆嗦。赶紧低下头找那药水,突然想起来那瓶碘酒还放在客厅。她捏出瓶药用酒精,怯怯地问:“这个可以代替吗?”

他冷漠地瞟了她一眼,粗鲁地夺了过去,用牙咬掉瓶盖,“哗哗”地倒在刀刃上。

许玉灵提心吊胆地望着他,连大气也不敢喘。

他蓦地抬头,忍不住皱起眉头喝斥:“走开,不要挡着我。”

“你……”她气得语塞。

从一开始,她为他担惊受怕,可是,他却全然不领情,居然摆出这么恶劣的态度。她越想越委屈,憋了一肚子气差点想爆发。

这时,她不由地想到了那个梦,似乎自己上辈子欠了他很多,便忍住了。

她发现他居然用刀子在割自己的伤口,要将那层黑灰色的皮肉削掉,顿时觉得一阵恶心,捂着嘴转身跑出了房间。

客厅里乱成一团,许玉灵强忍住想吐的念头,默默地跟着老妈一起收拾地上的东西。既然他嫌自己烦,那正好,她可以帮老妈一起干活。

两人埋头苦干,一直没有说话。

许妈妈蓦地抬头看到挂钟上的时间,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一拍脑袋说:“哎约,光顾着打扫,现在都两点多了,中午饭都没吃呢。玉灵啊,你饿不饿?”

“还好,饿忘了。”许玉灵微微一笑,脱掉手上的棉手套,疲倦地靠沙发上,有气无力地道,“妈,你也休息一下吧!吃的随便吧,泡两包方便面也行。”

“这不行,你刚出院一定要吃顿像样的。这样吧,我下楼去叫两份面条好了。”许妈妈拿着椅背上的毛巾擦了擦手,收拾着就要出门。

许玉灵本想替她跑腿,可想到房里还藏个人,便忍住了。

“妈,你就随便买一点吧。我再翻翻这堆东西,看看还有什么好用的。”

“别找了,休息一下吧!”

许玉灵耐着Xing子送老妈出门,一见她背转身赶紧关上门,她迫不及待地返回卧室。可是一进去却撞到地上大滩的血,顿觉头昏目眩,差点昏倒。

她强打精神看去,血泊中浸着数片蓝色碎布。白色药箱的盖子开在那儿,里面被翻得乱七八糟,酒精的瓶子横倒在血泊中。

那个男人却诡异地不见了。

“喂——”许玉灵朝着空荡荡的房间喊了句,没有任何人回答。

本来紧绷的神经突然松弛下来,她双脚一软瘫坐在地上。脑中一片混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窗外楼下传来汽车开过的马达声,依稀飘过来吟唱不清的流行歌曲。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如果推测得没错,他应该是不声不响地走了。不知为何,他的不告而别,让她觉得心情有些失落。

看来,那个关于前世的梦是真的。

她想不通的是他形影不离地跟着自己,从医院到家里,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真的是因为放不下曾经的情缘?

不像,至少看上去不像。

许玉灵心乱如麻,再往深入想时,却头疼得厉害,仿佛思维中有个地方被堵住了,触到那个点就感觉特别痛苦!

此刻,大楼下面的车库的角落里,那个年轻人正用力挣扎,想摆脱身上那条黑白花斑的毒蛇,可是它却越缠越紧。

本来这家伙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只是刚才与陆羽打了一架,受了内伤,再加上失血过多,透支得厉害,它便壮着胆子来挑衅自己!

那花斑蛇高高地扬起头,“哧哧”地吐着红杏。

“玉涅,闹够了没?”阴暗的角落传来一个苍老而威严的声音,随即缓缓地走出个拿着手杖的老者,浑身上下透着股威严之气,他打扮非常奇怪,头顶上还盘着道士的发髻,削瘦的脸颊,秀长的眉毛,那双凌厉的眼睛夹带着一抹令人心寒的冷酷,“虽然少主放弃了王位,但还是妖王的儿子,不得放肆!”

花斑蛇闻声一震,慌然松开了身子,娇笑道:“我不过是逗少主玩呢!”它乖乖地爬到了他的身侧俯首帖耳,像个虔诚的仆人。

黑袍老人转眸望着年轻人,劝道:“天韵,你放手吧,自从鹿原一战之后,我们妖族从没战胜过陆家的人,你何必再浪费时间?”

“那是因为你们胆小怕事,从来不敢惹他们!”一听这话,天韵冰冷的脸上顿时阴云密布,愤怒像惊雷一样随时炸出来。

“咯咯……”花斑蛇扭动着身子,发出古怪的笑声,蛇皮“噗”地乍裂开,竟从里面挤出个相貌丑陋,瘦得要命的妇女,粗蓝花衬衫映得那张锥子脸蜡黄,没有一丝光泽,她的身材扁瘦,仿佛只剩下具骨头和外面裹的那层煞巴巴的皮。

天韵盯着他,冷冷地问:“贱东西,好笑吗?”

蛇精阴阳怪气地嘲讽道:“少主,我听从您的命令,扮病人潜入医院盯着那丫头,原以为像您所说那个姓陆的会自投罗网,哈哈,真是可笑。想不到人家在她家里守株待兔等着您送死!这就是您所谓的主动出击吗?哈哈,如果不是那丫头提前回来,姓陆的怕被发现先遁了,您还能活到现在?”

天韵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咬牙切齿地道:“闭嘴!!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杀了陆羽!”

黑袍老人叹了口气说:“好吧,我再给你一个月时间,如果没有半点进展,就回封地吧!”

“我不会回去的,除非你们抬走我的尸体!就算是死,我也要杀掉陆家的人,解除封印!”天韵怒容满面地发誓,冷傲地瞟了他们一眼,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傲慢的态度,坚定的神情,着实让黑袍老人吃了一惊,他幽幽地叹息道:“这孩子像极了老妖王当年!我一直觉得杀陆家人的想法非常荒唐,为何看到他那副样子,突然有了念想?”

蛇精妖媚地一笑,低吟吟地道:“想必凌虚长老是被少主说动了吧?”

黑袍老人听罢,仰天哈哈大笑。忽然用手杖指着它,神色威严地说:“别以为少主失势,你就能为所欲为,若你下次再敢动他,休怪我不客气!”

蛇精妩媚娇笑,眼神划过一丝恐惧,低下头说:“哪敢,哪敢呢!”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