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更新时间:2020-06-27 06:04:46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已完结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来源:落初 作者:花之秀 分类:灵异 主角:小希夏真 人气: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作者:花之秀,灵异类型小说,主角:小希夏真,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没有比我更倒霉的阴阳师了,三不五时的被厉鬼缠上也就算了,今天篮球变人头,明天面条变内脏,还被鬼给睡了——天呐,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职业啊?俗话说救鬼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是吧唧一下就生了个小鬼宝亏了不说,从此还被两鬼缠上身。大鬼肚子饿了找我,“快点躺好,夫君满足了才能降妖除魔捞金买奶粉。”小鬼肚子饿了也找我,“麻麻偏心,为什么不叫粑粑喝奶粉,人家也要吃neinei……”(另文:《鬼夫缠身》狠好看哦!)交流群:579053364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过神见大嫂子要走,我连忙抓住她的衣服,“不行不行,你不能走。”

大嫂子瞟了一眼傻丈夫,像是在示意他,傻老大会过意后,一把将我推开,“不准欺负我老婆。”

傻老大的力气极大,推得我毫无反击之力,几步踉跄差点摔倒,还好扶住了桌子,回头站好时他们已经离开。

“你们还讲不讲道理?”我气乎乎地冲着他们离去的方向骂道,按了按口袋挺厚的一叠钱,想起了爷爷和夏真,挣扎一番之后还是决定挣这笔钱。

走到灵位下,我拿起纸钱继续烧,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亡灵,她就站在我面前,那双黑棉布鞋上还有泥土,应该是她死之前沾上的。

冬夜本就冷,再加上害怕便直哆嗦,烧纸钱能让自己暖和点,还能讨好刘老太。

这老太不去召魂幡下站着,非要一直默默地跟着我,只要有她在的地方,我便如同身在冰库,冻得我手脚冰冷。

看她好像是有话要对我说,可又不直讲。我爷爷可是说了,绝不能看亡灵的眼睛,也不要跟他们讲话,我可不能惹麻烦。

大概过了十分钟,手里的纸钱烧没了,我伸手去拿桌上的纸钱,才刚摸到纸钱,一只苍白如纸、满是皱纹的手盖在了我的手背上,我倒吸一口冷气,努力地去漠视她,抓起纸钱低头继续烧。

一张张纸钱在火中烧成灰烬,突然一阵怪风吹来,把着火的纸钱吹了起来,我赶紧站了起来避开,这一站眼前就立即出现了刘老太的脸,一下子就对上了她的眼睛,那双写满凄凉与痛苦的眼睛。

“帮帮我,帮帮我……”她的嘴巴明明没动,但我却听到了她的声音。

我竟然看了她的眼睛?悔得我肠子都青了,双脚一软踉跄倒退,抖着声音问她,“老NaiNai,你想要我帮你什么呀?”或许只是转话什么的小忙,要不咱就帮帮得了。

“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她一遍遍地说着这话,鬼脸变得狰狞,满是怨气。

居然叫我帮她杀人?我眼睛一闭,哭着说:“对……对不起,老NaiNai,我年纪小,什么都不会,帮不了你的。再说了冤冤相报何时了,你若是杀了人,不但投不了胎,还得到十八地狱受刑,何苦呢?”

话音刚落,我的脖子突然一紧,整个身体被悬空挂了起来,气管被捏得要爆炸,眼睛因为充血而变得模糊。

我抓住被勒住的脖子,使劲地蹬双脚,想喊救命可喊不出。

“不帮我就得死!不帮我就得死……”她嘴巴没动,可我的耳朵里、脑子里、心里全是她的声音。

我将手伸进口袋里拿驱鬼符,可手一滑,符咒掉到了地上,眼看就要莫名其妙的死在鬼手里,鬼老太的手突然松了,换成她的身体被悬空,痛苦地抓着自己的脖子,扭曲着脸和身体。

得到空气的我拼命地呼吸,四肢无力使我瘫落,这时身后一双强而有力地手臂抱住了我。

“咳咳咳……”我摸着脖子喘着气看他,竟然是他,那个自称“少主”的怪物。

他一手抱着我,一只手做着抓捏的动作举着,帅到惊天动地的脸此刻满是怒意,闪着绿光。

刘老太是被他钳制住了,看起来危在旦夕的样子。

刘老太平时人挺好的,不忍心看她魂飞魄散,我忙向怪物少主求情,“她应该是一时冲动,给她一次机会,饶了她吧?”

“看在你年老可怜的份上,本少主这次就饶了你,下不为例。”他说着放开了老太,脸上的绿光暗淡下来,回头看我时满是关怀,“怎么样,你还好吧?”

从死亡线上挣扎着回来,心里除了感激还是感激,“谢谢,谢谢你!”说着话,我抬头看比我高出一个头的他,今天的他穿了现代服装,白色针织衫蓝色牛仔裤,走的是休闲风格,却优雅贵气。

这时,刘老太竟然跪了下来,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一手摸着自己的喉咙,一手指着自己的嘴,“呜呜”地哭着,然后不住地朝怪物少主磕头。

怪物少主微微抬着下巴,垂眼看老太,浑身散发着像是与生俱来的尊贵之气,眉峰间仿佛郁结着淡淡的冰霜,眼神似是冷淡无波又似是有着几分同情。

“我不杀你已是开恩,你还敢叫我帮你?”他轻皱眉头说道。

“她刚才叫我帮她杀人,看她满是怨气,不像是邻里所传的病死,莫非是被人所害?”看着刘老太执着的样子,我忍不住猜测道。

刘老太闻言立即猛点头,哭得哀怨可怜。

“怎么,你想帮她?她可是差点杀了你。”怪物少主侧过脸看我,冷漠渐渐从他的眼神里抽离,换上柔光,语气有疑惑。

“仇恨会使人迷失心智,尤其是鬼,不帮她的话,她会变成厉鬼万劫不复的。”我看着怪物少主说:“我是没有能力帮她,可你那么厉害……当然,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我帮。”他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嘴角噙起了一丝笑意。

他一笑便温润如玉,那气质很难跟当初见他时的恐怖怪物联想到一起,我已经完全不怕他了。

接着,他聚拢一股灵力于掌心,将闪烁着蓝光的掌心置于刘老太的脸庞前,像是在感应着什么。

刘老太深陷的眼窝里满是泪水,时不时地用她粗糙皱巴巴的手拭泪,像是在诉说着她的冤屈。

好半会儿,我心里好奇,脱口就把心里对他的称呼给喊了出来,“哎,怪物少主,老太太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能说话?”

怪物少主分心看我,但并不影响他发功,淡然的表情里没有一丝丝的不悦,“我不叫哎,也不叫怪物少主,我姓贺,叫贺弘睿,婚前你可以叫我弘睿,婚后我们再看看……”

看他说得那样认真,我竟然无言以对,汗颜得很,又有些小羞涩,小声嘀咕,“谁说要嫁给你了?”

说完他认为该说的话,他放下了手,对刘老太轻描淡写地说:“我已经全部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刘老太不放心地看了我们一眼,踌躇了一下,缓慢地站了起来,佝偻着背转身缓缓走向灵位,最后消失。

贺弘睿,原来他叫贺弘睿,我在心里暗暗牢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