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别闹,这里有海盗

更新时间:2020-06-28 07:41:23

别闹,这里有海盗 已完结

别闹,这里有海盗

来源:落初 作者:杀我三万里 分类:灵异 主角:段兴秋老羊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别闹,这里有海盗》是杀我三万里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段兴秋老羊,书中主要讲述了:从乱葬岗爬出来后,海葵对人生有了新的看法。以前,她被洗脑,以为活着就该逆来顺受,任打任骂才是正道。死里逃生后,她醒悟,她适合歪门邪道。架空。东方。喜剧。惊奇。鬼怪。女扮男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段兴秋被海葵一巴掌抽傻了,差点儿被快速前进的大鲨给甩进海里。

他快速伸出双臂,犹如抱住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抱住海葵腰身,将脑袋埋在海葵的肩膀上,颤着声音问:“你,你是妖吗?”

“你说什么?”海风太大,海葵没听清楚段兴秋的话。

段兴秋将嘴巴朝海葵的耳边凑,猛然加大音量,“你是妖吗?”

段兴秋这一声太响,像是惊雷劈在海葵耳边,震的海葵耳朵里头嗡嗡嗡作响,差点儿被震破耳膜。

海葵用力甩了下头,想甩掉耳鸣。

段兴秋误解了海葵的意思,见海葵甩头,以为海葵嫌他声音吵,想把他丢到海里。

他双手猛然用力,揪着海葵衣裳一扯。

“嘶啦!”一声轻响。

海葵身上那件灰布短褂从中间撕开。

她刚鼓出小丘的水嫩胸脯,敞在了太阳底下。

“你松手!”海葵怒吼一声,用力扯住撕成两截的衣裳,想要合在一起,挡住胸前风光。

可段兴秋的两只手死死扯着两边,用力朝后揪着,让她根本无法把衣襟合起来。

“松开手!”海葵大喊。

段兴秋虽然又傻又缺,但不笨,很执拗,“不,我松开你就把我扔海里了。”

海葵气的七窍生烟,用力朝后一撅屁股,迅速转身,右膝盖屈起,顶到段兴秋肚子上。

段兴秋疼叫一声,条件反射的抽回手,捂向肚子。

他还未来得及摸到肚子,身体就后仰向大海,落入海水中。

“女人?”被海水呛晕之前,段兴秋看到了海葵白嫩微凸的胸。他嘴里哈出两个气泡,无声的喊出女人这个词。

海葵用力拢起衣服,试图遮掩住微凸白馒头。可衣裳被撕裂又被用力拉扯,变了形,中间有一块儿,怎么也拢不到一处。

她深呼吸一口气,恨恨脱下碎裂不成样的衣裳,砸进海水里头。

吹了个口哨儿,海葵让大鲨停止前进。

她深吸一口气,纵身跳进大海,划着海水,游向朝深海沉落的段兴秋。

离海葵入水半里远的东侧,一块突出海面的陈年珊瑚礁上,躺着一位仅穿着短裤的高大男人。

男人是东海上的霸主,以血腥残酷闻名于世的海盗-黑龙王蒋异浪。

他面容极其英俊,眉骨突起,眼窝深陷,眼睛呈烟灰色,鼻梁挺直犹如一刀雕出的天堑,嘴唇颜色艳红,像是涂了层鲜血上去。

“能御鲨的女人?”蒋异浪意味不明的低语了一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他右手懒洋洋在岩石上按了一下,轻巧翻身,落入海水之中,犹如剑鱼,急速朝着海葵的方向游了过去。

海葵潜到段兴秋身前,左胳膊勒住段兴秋的脖子,拖着段兴秋,朝海面上游。

冲出海面的那刹那,海葵“哈”的一声,深呼吸了一口气。

舌尖压住舌底的暗哨,海葵吹了短促的两声,召唤大鲨,过来驼她和段兴秋。

哨声过后,海面一片平静,大鲨不知所踪。

海葵皱起眉头,转着脸看了一圈四周,随后,用舌尖压住哨子,又吹了两声。海面依旧平静,波纹轻微荡漾,上面闪着点点磷光。

连着吹了四五次,大鲨都没有出现,海葵着了慌。

她潜下水,将段兴秋的脚推起来,推到海面上,让段兴秋在海面上保持平躺的姿势。这种姿势,只要段兴秋不挣扎,就会让他一直浮在海面上。

摆整好段兴秋,海葵深吸一口气,猛的朝海水里一扎。她摆动着胳膊,朝海底游去,去寻找大鲨。

她入水不到五米,身后突然一阵水波涌动。

蒋异浪像是捕猎的花豹,游冲到海葵身后,左手捂住海葵的嘴巴,右手抓住海葵双臂,将海葵紧紧囚缚在怀里。

海葵心中惊恐,却并不慌乱。

她以被抓住的双手腕为中心,肚子向前,脑袋和双腿使劲朝后伸,将身体绷的犹如一道弓。随后,她将肚子朝后缩,双膝屈起,用力朝后一弹,踢向蒋异浪。

蒋异浪冷笑,轻巧躲过海葵的攻击。

他双手用力一扭,海葵手腕像是要被拧断似的,剧痛无比。海葵闷哼一声,差点儿把肺里憋的那股气儿喷出去。

蒋异浪像是拖一条海中死狗,拖着海葵在海中潜游。他似乎有在水中呼吸的能力,尤如一条矫健的人鱼,潜游在海水之中,即使潜游上一天一夜,也无需到海面上换气。

海葵肺中气息渐渐不足,头脑发晕,隐隐有命衰气绝之势。

在她晕厥过去之前,蒋异浪挟持她钻出海面。

海葵眼前发黑,耳内金鼓交鸣,像是钻进去了厮杀的军队。她现在虽然能畅快呼吸,但肺部却依旧闷钝,鼻腔也刺痛无比,仿佛有无数毛虫在里面用毛针刺扎着内蕊嫩腔。

蒋异浪不给海葵清醒机会,朝海葵脑后侧掌一劈,将海葵打晕。

在船头晒肉干的厨娘方吼娘,眼神尖锐,号称海中千里眼。

她遥遥看见蒋异浪拖着海葵,见海葵没穿上衣,以为蒋异浪抓到了内海人鱼,当即喜形于色,一边摆手一边朝蒋异浪吆喝,“老大,今晚上吃火锅鱼还是碳烤鱼?”

逆风将方吼娘的话,吹的七零八落,蒋异浪没听全,只听得火锅鱼和碳烤五个字。单这两个词,蒋异浪便明白了方吼娘的意思。

蒋异浪看向海葵,目光从她脸上下滑,来到她光着的上身。

嗤笑一声,蒋异浪拖着海葵继续朝船的方向游。

等蒋异浪到了船前,船上早就站满了人。邻旁两张船,船侧亦人员拥挤,众海盗都从船舱跑了出来,想要看看内海人鱼的模样。

白云天站在方吼娘身侧,一身白衣白裤,犹如谪仙。他不似海盗,倒像是京都矜贵佳公子。

“老大。”白云天笑着招呼蒋异浪,指指海葵,“这是人鱼?”

“人。”蒋异浪言简意赅的回答。

船上众海盗,听到蒋异浪说海葵是个人,皆失望嘘叹。

方吼娘脾气急躁,抢着问:“老大,这真是人?可人咋不穿上衣?”

海水清澈,波纹荡漾中,可以将海葵上半身看的清清楚楚。

海葵头发散乱遮挡着胸前那鼓凸小丘。鼓凸小丘像是藏在水草中的草鱼,在水波动荡中,不时冒露出一块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