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荒村莫入

更新时间:2020-09-17 05:33:27

荒村莫入 连载中

荒村莫入

来源:落初 作者:翊滋米 分类:灵异 主角:袁毅孙日峰 人气:

《荒村莫入》为翊滋米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抢劫案主谋非要孙日峰一路向西去传说已经被灭村了的水东村找陈二叔销赃,去往途中,孙日峰却不慎跌入了十人村,而后才知十人村就是水东村。就这样,一场只有十个当地原住民的村庄,却因为暴雨困住了大批的商人、记者、观光客间的诡事便开始了,这个村没这么简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人村,不是水东村?难不成真是方向跑偏了?

孙日峰想继续跟老太婆确认清楚,可一扭头,老太婆已经追着她那奇丑无比的癞蛤蟆走到了老远的地方。

年龄那么大却还步履矫健,这让孙日峰佩服不已。

孙日峰手肘单膝站了起来,同时拾起了地上的珠宝袋子感叹:

“哎呀,珠宝呀珠宝,这么折腾,你居然像长了腿似的一直跟着我。难道,你真的命中注定要成为我的财?”

有人立刻回答:“可不是嘛!这样就发财啦!”

珠宝袋说话了?!

不过,孙日峰很快发现是他正前方,正朝他走过来的一男一女两个人中的女人在说话。

女人还想继续说,却被旁边的男人用手肘正好肘了胸部,女人揉搓胸口有些冒火:

“嗷!

你肘哪呢,有病啊。”

男人推推眼镜把脸一扭,眼镜便白光一闪,孙日峰突然看不见他的眼神了。男人小心翼翼提醒女人:

“嚎什么嚎,没见那有人么。”

女人闻话后警惕了起来,就像和男人一起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或讲闲话让当事人听到了一般不自在。

孙日峰见这两人有点神经质便注意看了两人的打扮。

男人西装革履身姿高挺,女人裙摆飘飘貌美如花,却在这深秋时节显得有些美丽冻人。

两人已渐入中年,却没有某些中年人的颓废和恣睢。

所以看气质和打扮,这两个人应该不是农村的。而且应该说两个如此精致时髦的城市人,走在这满是泥泞的乡间小路,也太格格不入了。

特别是,男人还提着一个半人高皮箱。

“嘿嘿。”

见孙日峰在审视自己,女人心虚的笑了一笑,以示寒暄。结果,她又被男人肘了:

“你跟他打什么招呼,他又不是村里的人,赶紧走。”

说罢,男人刻意避开了孙日峰的眼神,扯着女人从孙日峰身旁一擦而过。

孙日峰心想奇了,这两个一看就不是本地人的人,怎么会知道自己也不是村里的呢。

但这不是重点,或者说现在的重点是,他们哪也去不了。

“你们要出山么。”

孙日峰问。同时,男人传来了惊呼:

“我的天!怎么塌成这样!”

孙日峰搭腔:“昨晚下那么大的暴雨,可能塌方了。”

这下,男人才肯稍微卸下心防的正眼瞧了孙日峰:

“小兄弟,你知不知道这还有没有别的路出去。”

孙日峰答:“如果你们不知道除了这条路还有别的路的话,那就真没有了。”

男人点点头,然后咬咬嘴皮狠心道:

“亲爱的,爬上去吧,此地不宜久留。”

女人瞪着眼睛:

“什么!爬这些塌方的土石,不要命啦!

先不说这些土石会不会再塌下来,提着这么大一个皮箱子怎么爬呀,这可比攀岩都难,这的石壁是会‘吃人’的!”

但男人就是狠了心的一刻也不想在此地逗留:

“怕怕怕,什么都怕,来是你那个神婆姑妈怂恿你来的,走也是你催着走,现在又打起了退堂鼓,你要我怎么办。”

男人突然凑到了女人耳旁狰狞说:

“你要清楚,惹了他的是我!我这是在逃命啊,你是希望我爬上去,还是被他收拾?”

女人似乎无话可说了:

“那、那就一起爬吧,过了桥就安全了。”

桥?

孙日峰又得插嘴了:

“很抱歉的打扰你们一下,你们说的桥,是不是山顶上那座吊桥啊。”

“嗯。”

男人没来得及制止,女人就一五一十的点了头。

孙日峰好心提醒:

“我昨晚刚从那桥过来,桥已经断掉了,要是没人去修,肯定还断在那呢。

所以,就算你们大难不死爬上去也是徒劳,顶上好大一个悬崖呢,底下是河,渡不过去的。”

孙日峰还留了一手呢,他心想自己要是把“顶上还有散发着福尔马林味道的怪物”告诉这两人,他们岂不是要崩溃?

不过一回想昨晚的场景,孙日峰先崩溃的流了一把冷汗。

此时男人和女人互看了一眼,男人转而拍了拍孙峰的肩头道:

“兄弟,从哪来的呀弄得这么脏。”

孙日峰低头看看自己,浑身泥泞,的确是够脏的。没办法,谁让他在塌方土石上睡了一宿呢:

“我是从……

咦,你们俩不是本地人吧,你们怎么知道我不是十人村里的。”

孙日峰也没承认自己是外地人,还故意提了十人村,他就想试试这两人会不会改变看法,认为他的确是本地人,从而变得谦恭一些。

结果女人呵呵一笑,笑得贼眉鼠眼,语气却十分理解:

“得了得了,你也说这是十人村,村里一共就十个当地的村民。除了陈二叔以外,他们每一个的脸我都认识,你骗不了我。”

十人村里只有十个村民,原来十人村的名字一点内涵都没有,这么浅显啊。

孙日峰这下脸可丢大了,而且他发现女人在跟自己说话时,一旁的男人在不停的盯着自己的珠宝袋子。

男人紧盯着袋子,眼珠里有光芒在飞速的跑动,这说明他在急速的思考。

孙日峰看得出来男人很善于计策,遂赶紧将袋子往身后藏了一藏,男人也奇怪的将自己的皮箱同样往身后藏了一藏。

“你们也认识陈二叔?不对,是知道。”

女人说:

“这么说,你也是因为陈二叔来的喽。你的袋子里装的是……”

女人话没说完,却把眉毛一挑,似乎是在暗示孙日峰,她已经知道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了。

孙日峰撒谎道:

“这、这里面装的是骨灰!”

“骨灰?!”

女人一脸嫌弃的重复。

“对、对,骨灰,是我***骨灰,我奶奶以前是水东村的人,后来搬迁出去了,但她一直说死后要把骨灰葬在水东村,所以我就把她的骨灰带来了。

可惜,昨晚黑灯瞎火的,我不小心走错了路,跑到这十人村来了。”

男人和女人又互相对看了一眼,这一看可让孙日峰有些紧张了,因为两人老谋深算的眼神,让孙日峰意识到了自己根本无法与之抗衡的稚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