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妖鬼勿语

更新时间:2020-09-17 05:40:36

妖鬼勿语 已完结

妖鬼勿语

来源:落初 作者:蒋一刀不留痕 分类:灵异 主角:梁贞梁元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妖鬼勿语》的小说,是作者蒋一刀不留痕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如果没有揭开那张褐纸朱画,或许她还是浮沉中孤身一人……如果没有占据那具尸体,或许他依旧是个被分尸天涯的妖孽……不一样身份的人,阴差阳错走到了一起,五宗八门波诡云谲的世俗情仇,纠缠了一个多世纪也未能解开。“你若是人,我永不离弃。”“你若是妖,我便镇你千年,守你千年……”(笔者:真的是准备走完整个中国,才愿意安安静静地谈恋爱吗!)===============================依然是那个书友群,想要唠嗑胡扯提意见的快来吧~qq:204112415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凄凄惨惨的月光,闷热而黝-黑的巷子,佝偻着背独眼的怪人,徐鸫觉得这次可能要栽了。不过这怪人似乎对自己并不感兴趣,那个所谓的椁才是他的目标。

说到底,自己也不是非要拿走这个东西。但当年还在山上的时候,师父告诉自己,八门之中有一门为求秘术,堕入妖道,以妖炼人,求魔化之境而不可得,遂将数枚妖余胎残藏于天涯各地,以震其魂。

此物非比寻常,落入一般人手中定会酿成大祸,修道之人遇事不能退缩,所以才想着拿到山上去,说不定同门师兄弟可以有化解的法子。

毕竟八门才是江湖上处理妖鬼的正宗。

隐隐约约,徐鸫觉得面前这人褶皱般的后脑勺上,活像五宗的符咒,假如真是如此,那自己这运气真是好了,一天能撞见两个八门的人。

不过面前这怪人半人不妖的,交到他手里未必是好事。但眼下似乎没有其他办法了,对付那些头发,自己还能稍稍应付,但余南……

“阿南!”徐鸫对着软-瘫在地上,一脸茫然的余南喊道,“把盒子给他吧。”

余南机械般地点了点头,伸手松开了抱得紧紧的黑椁。

“嘿嘿……识相。”

说罢,佝偻背瞎了的那只眼里黑惨惨的发丝渐渐探出头来,像只触手一般,一点点伸向地面上那个神秘的黑盒子。

趁着这机会,徐鸫对着不远处的余南拼命地挤眉弄眼,意思就是你快过来啊,愣着干什么!

余南先是呆滞了一会儿,而后发现了徐鸫,在它小眼神儿的再三鼓动下,终于下定了决心,卯足了劲儿,大吼一声,从地上一跃而起,冲着徐鸫就冲了过去。

事出突然,佝偻背一下没有顾及,那粗-长的头发也忙着取那黑椁,一时之间,余南竟真的逃了过来,可就在他摆脱一切,奔进徐鸫怀抱的一刹那,一支不知从何方而来,呼啸而过的穿云箭贴着余南的脑门,对准了佝偻背的那只独眼射了过来。

佝偻背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但那些恶心的头发却发现了,张牙舞爪地去阻止箭的攻击,却不晓那箭镞上涌着一团蓝色的火焰,触碰过的头发全都烧成了粉炭。

佝偻背发现不对,却来不及躲闪,身子一歪,那箭偏离了之前的目标,直勾勾地栽进了佝偻背身上的那个鼓着的大包里。

“小胖子……敢放暗箭……”佝偻背吃力地转过身,恶狠狠地对着徐鸫说道。

“不……不是我啊!真不是我!我发誓!”

徐鸫连连摇头,心下也是一团迷糊。眼瞧着自己能逃过这一劫了,还来这么一出,到底是帮自己的还是害自己啊!

佝偻背已经被激怒了,全然不停徐鸫的解释,拔掉了背后的箭,一手就拧成了两段,另一只藏在黑色外套里的手缓缓伸出,对着徐鸫做了一个掐脖子的动作。

只听见佝偻背指尖发出“咔哒”一声,发丝一下从佝偻背的眼睛里、鼻子里、耳朵里,甚至身体上的每一个毛孔疯狂地溢出,铺天盖地顿时天地间一片黑蒙。

再怎么硬撑着,看到这样的景象也几乎是奔溃了。徐鸫根本不想跑,眼睁睁看着这些索命的发丝涌-向自己。

还没后退几步,那些头发却在一瞬间停止住了进攻的动作,再瞧那佝偻背时,他脸上竟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手里刚刚捏碎的箭镞,忽然间像水一样化开了,却不滴下,顺着佝偻背的手不断地蔓延,渐渐地竟然显现出符咒一样的记号。

徐鸫看得真切,这符咒绝对是八门的,但究竟是哪一门,却来不及细看,瞬间隐入了佝偻背的皮肤之中。

“啊!!”只听见佝偻背一声惨叫,那只手臂已经开始发青发黑,从毛孔里钻出的发丝跟疯了似的乱窜,失去了佝偻背的控制。

再不久,发丝扭动着从毛孔里一根根脱离,像是吃过打虫药一样,不断与佝偻背的身体剥离。剥离过的手指竟然显现出正常人的迹象,而那些寄生在上面的发丝都开始枯萎,甚至死去。

徐鸫看呆了,甚至忘了逃跑,耳朵边尽是发丝发出类似手指刮玻璃的刺耳哀嚎。

“八门的人对付八门的人,有趣……”

趁着一片慌乱,徐鸫一手抱起那只惹祸的黑椁,另一只手拽着已经昏死过去的余南,使出了浑身的力量,生拉硬拽跑到“殊途同路”的时候,已经累得两眼发黑了。

是夜,万物沉睡而去,酒吧却才开始夜舞笙歌。徐鸫摧枯拉朽般地把余南抬进了宿舍,一屁-股坐在了下铺。

“太累了太累了……下次遇到这种事情,再也不出头了,别让我再见到八门的人,跟传闻中的根本就不一样!”

徐鸫一边抱怨着,一边迷迷糊糊地睡去。睡梦中,只觉得有人似乎在摇自己。

“东子!东子醒醒!”北北的声音幽幽地传进脑子,徐鸫扯开了眼皮。

“北北女侠,动不了了,真动不了了,你把我这月工资都扣了吧,我实在没力气了……”

说罢就要闭眼。北北叹了口气,走到宿舍门口对着门外的人说了几句话。

“哟小毛贼!哦不,死胖子!”门口一声熟悉的叫喊像一个惊雷般震得徐鸫一个激灵就醒了,“跑的挺快嘛!来,再给老子表演个大变活人!”

面前,两男一女,三个挥之不去的影子又一次盘亘在了自己面前。徐鸫想死的心都有了,说好的后会无期呢!八门的人都不要睡觉的吗!

****

凌晨四点多,酒吧里的人陆陆续续的减少,音乐声逐渐变得柔和,剩下三三两两勾肩搭背亲昵软语。角落里的沙发雅座上,四个人不言不语地盯着桌子正中放着的那个黑盒子,没有一个人开口或动手,仿佛雕塑一般。

唯一的那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年纪也不大,脸却阴郁的很,如果要是笑起来,说不定比自己都好看。

除了东子的两个男人,一个高大冷漠,眉头紧锁,脸色有些苍白,似乎得了什么病,却有着令人胆寒的气场。而另一个,玩世不恭的样子,眉宇间隐隐藏着一丝戏谑,完全不同于前者的英俊。

来者不善。

北北拦住了想要过去送菜单的服务员,自己接过。

“四位想要喝点什么吗?”

“清场。”

北北没有听清楚,还愣在原地。

女人从手里拿出一叠红票子。

“给我清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