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守墓人

更新时间:2020-10-02 14:01:40

守墓人 连载中

守墓人

来源:微小宝 作者:愤怒的老烟 分类:灵异 主角:刘伯那小女孩 人气:

《守墓人》由网络作家愤怒的老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刘伯那小女孩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每一座坟墓都有一个属于它的故事,每一片墓地都是一片未知的世界。我是一个守墓人,让我来带你们去看看那些墓下的世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这老头走回房间,我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果然人老成精,我本来想找他问点什么呢,没想到居然被他给套了话去,也不知道他最后有没有信我的解释,苏郁会不会有危险。

  我还在发愣呢,刘伯又出来了,推着三轮车向外走,回身关门跟我打了声招呼,说他出去了,让我看着点。

  我点了点头,发现这一次他的车子上面装的东西比以前要多很多,我记得昨天好像没收进来多少东西啊,这老头到底都装了什么?

  我很想要弄清楚上面都有什么,可是那上面盖着黑布,我没法看清楚。

  刘伯推着车子向着山下走去,不一会就看不到人影了。

  等他走远,我回头看了一眼刘伯的房间,刚才我被这老头给绕进去,透露了苏郁见我的消息,我怕她会有危险。

  想了想拿出钥匙,走到刘伯门口,打开锁走了进去。

  刘伯房间里面还跟以前一样有着浓重的腥臭味,可是我放眼望去,墙角的那个柜子上面却是空空如也,一个陶罐也看不到了,刚才他车上装的就是那些陶罐!

  我懒得理会这些,对着空空的房间叫着苏郁的名字,可是根本没人回答我。

  我来到那个镜子前面,向着里面望着,在镜子里面可以清楚地看到我身后的墙壁,可是就是看不到我,我就像是透明的一样。

  几次来刘伯的房间,我都没有在这面镜子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子,我猜想应该是这镜子的原因,这面镜子并不像看上去那么普通。

  我对着镜子叫着苏郁的名字,可是镜子里面没有半点动静,我冲到柜子前,上下都翻了一遍,甚至连刘伯的床下都没有放过,可是都没有看到一只陶罐。

  我猜测那些陶罐里面应该都是刘伯捉来的鬼魂,苏郁也是鬼,十有八九就是在那些陶罐里面,早上我被刘伯给饶进去,无意间透露了自己见过苏郁,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刘伯才把那些陶罐都给拿走了,让我再也见不到苏郁。

  我在刘伯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重新锁上门,这一次刘伯没有出现,我知道他一定知道我进去过他的房间,只不过现在他的房间里面已经没有了秘密,所以他不怕我进去。

  我心里面空落落的,知道自己也许闯祸了,苏郁被刘伯给带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危险,想到这我再也坐不住了,一路飞奔下山,可是还跟以前一样,根本看不到刘伯的半点影子。

  我没有办法,只好又回到了墓地,坐在门口一个人发呆,刘伯今天对我说的话似乎透露出一些秘密,他说我来到这片墓地是命中注定的事情,我觉得他是在扯淡,这哪里是注定的,这他娘的分明是有人在算计我,让我来到这鬼地方,搞得我现在不人不鬼的。

  刘伯说是有人选中了我,我想想他说的应该是真的,因为接连发生的这些事情并不是刘伯一个人能够办到的,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那个带着白无常面具极度臭屁的家伙。

  那家伙很神秘,而且也很厉害,张主任两口子得死会不会是他干的?他们两人到底和这事情有什么关系?

  我望了一眼后山,想着要不要再去一次,现在是白天,应该不会再碰到阴市,不过那个戴面具的家伙说过让我不要再去后山,要是被他发现了不知道会怎样。

  我想了一下,那家伙虽然很臭屁,不过却是他把我在阴市里面带出来的,看样子他应该不会害我,要下手昨天就下手了。

  现在刘伯不在,苏郁也找不到了,我想了一下,决定再去一趟后山。

  走过墓地,,到了山顶,向下面望去,望上去并没有道路,周围都是荒草,山的另一面全都是茂密的树林,根本看不到别的东西,现在我已经断定,昨天晚上自己看到的真的是阴市。

  我四下打量了一下,努力回忆着昨天晚上路过的地方,然后向下走去。

  昨天晚上碰到的东西太过诡异,虽然现在是白天,可是我心里还是忍不住的直突突,在一棵大树下面捡到一根手腕粗细的树枝才算稍微安定了下来。

  后山被树木覆盖,虽然是白天,可是走在里面依旧感觉有些阴森,最主要的是,我总是觉得这树林里面有什么东西在一直盯着我,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树林下面有长着很多草,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昨天留下的脚印,我沿着这些脚印向里面走去,没有多久,就来到了昨天看到的那座墓碑。

  我蹲在墓碑前,看着上面的照片,现在是白天,看得更加清楚,照片上的人却是苏郁无疑,她头上还是红的如同火焰一般的头发,正微微的瞧着嘴角对我笑着。

  我没有感到一丝的恐惧,伸出手把她照片上的灰尘擦掉,我不知道这个女孩到底是什么来头,不过我能够判断得出,这一定是苏郁,刘伯房间里面的那个苏郁。

  因为另一个女孩虽然告诉我她也叫苏郁,可是我接触过她的身子,她有体温,那就证明她是个活人,活人除了周叔那种估计都不会有坟墓,所以这坟墓只能是苏郁的。

  虽然她们都说自己叫苏郁,可是我一直认为觉得刘伯房间里的那个才是真的苏郁。

  我坐在坟前,抽了一支烟,这里埋着苏郁的身体,那我见到的就是她的鬼魂,刘伯罐子里面装的应该都是鬼,苏郁肯定也在里面,我今天无意中被刘伯套去了话,他肯定不知道把苏郁给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骂了声娘,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刘伯那老头太狡猾了。

  现在找不到刘伯,虽然我很怕他,可是我决定了,等他回来一定要跟他摊牌,就算跟他翻脸我也要把苏郁给找回来。

  抽完烟,我站起身,向着里面走去,沿着自己昨天留下的脚步,爷爷说过,阴市只在晚上出现,白天看不到,我想要看看自己昨天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走入树林深处,光线愈发的昏暗,显得有些阴森森的,虽然是白天,我也感觉头皮有些发麻。

  我看到自己的脚印绕过一棵大树,那棵树粗大无比,估计五六个壮汉也抱不过来,我沿着自己昨晚的脚步绕到树后,突然奇怪的发现,那些脚印只围着这棵大树在转,一圈接一圈,把大树周围的草都给踩平了。

  望着这些脚印,我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凉气,难不成昨天晚上我就是围着这棵大树在不停的跑!

  我围着那大树查看了一圈,基本可以确定,自己昨天晚上就是一直在围着这棵大树打转。

  这他娘的!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抬起手摸了一下那棵大树,树皮粗糙的有些割手,小时候经常听爷爷说,不管是飞禽走兽还是草木精怪,只要年头久了,都能有些特别的本事。

  昨天晚上我看到的阴市是虚假的,有没有可能是我身后的这棵大树搞的鬼?

  这树这么粗,不知道长了几百年了,如果世上真有精怪,这树也能成精了。

  我打量了几眼那棵大树,不由的感到有些好笑,心说自己这是怎么了,总是变得疑神疑鬼的,这只不过是一棵普通的树而已,只是年头有些久了。

  我看到自己的脚印围着那棵大树不知道转了多少圈,然后又朝着前面走去,估摸着应该是自己跑出阴市,回到房间留下的。

  我紧紧的盯着自己的脚印,身上越来越觉得冷,因为从始至终,地上就只有我一个人的脚印,而没有其他人的!

  我能离开阴市,完全是被那个带着白无常面具的家伙给救出来的,可是为什么现在这地方只有我的脚印,而没有他的呢?

  这地方草丛低矮,人脚踩过,很容易就能留下脚印,昨天晚上的那家伙比我还要高半头,怎么可能没有留下脚印,难不成他也是一只鬼!

  想到这我头上的冷汗又出来了,差点没有哭出来,心说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地方,老子来到这里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这碰到的都是些什么鬼东西,早知道打死我也不干这活!

  就在我不停的后悔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一动,就像是有人用手轻轻的拍了一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