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冥酒推销员

更新时间:2020-10-02 15:32:32

冥酒推销员 已完结

冥酒推销员

来源:落初 作者:八里侯 分类:灵异 主角:王心梅祖传 人气:

主角叫王心梅祖传的小说是《冥酒推销员》,它的作者是八里侯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多年以前,父亲在院里埋下几坛好酒,说要等将来在我结婚喜宴上启用。一天夜里,心急的我打算把酒刨出来偷偷尝个鲜,没想到最后却挖出来一坛骨灰……【......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阴蛇的报复,这也是阴蛇的示威。

同时这又是阴蛇的越狱,它采用的方式比断尾救生还要惨烈;阴蛇,多少年来一直低调而隐忍,但这次却异常高调地宣示它的大逃亡。

我们现在就来听一听陈伯对整个过程的讲述。

本来,有玉针死死固定着它的尾部、再加上江庆生布置下的法阵,阴蛇就被困在一个看似不可能逃脱的牢狱之中;或者说,它几乎可以等同于被穿透了琵琶骨,还被封印在一个瓶状的空间里。

貌似除了等死,再也没有其他出路;而且它也的确花了将近九年的时间来证明这一点。

而它最终还是从绝境中找到了最绝的方法。

某天夜里,经历了漫长失眠季的它已经几近崩溃;而就是崩溃这两个字,在意识里‘崩溃’的过程突然给了它灵感。

没错,就是崩溃。

它立即想到,要想生、必先死,这正是被可恶的人类念叨了成千上万年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反而成全了它。

其实在它的意识里是没有生死这种概念的,它本来就是黑暗中的黑色。

从无到有,它长大了,周围的世界就小了;那么现在反过来,变小吧、从有到无,让世界变大,华丽转身、自由腾挪!

它就在心中积攒够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一下子膨胀、爆发。

这就激发了一直压制它的法阵习惯Xing向内收缩的全部压力,“轰!”

其实根本没有声音,来不及痛苦和惨叫的。

它的全部:物质的、意识的以及精神的,全部在瞬间被捏爆。

化、为、齑、粉!

压制它的法阵和那枚玉针一下子失去了着力点,于是就像人一样,呆住了、蒙圈了,茫然失措。

好比身穿紧身衣的胖子一下子掉膘数十斤,马上变成宽袍大袖,这就露出了破绽。

但这个时候阴蛇的粉尘都还没有趁机逃走的意识荫生出来。

是地面上那丛荆果的一丝毛细根尖为了水份和营养而伸长自己,一不留神就从某道裂纹探进来,“顺手”捞到几颗冰凉的微粒。

先前布置下的法阵其实是一种很弱智极蠢笨的机制,因为它只是严密防守来自内部的主动逃逸,而对外面来的侵袭却无能力。

阴蛇的粉尘就这样被动地完成了第一批次的偷渡。

接下来,在不短的时间里,更多的同伴在荆果根的主动援手之下,被运送到温暖的土层之下集结。

但这时的它们孱弱的、畏惧而小心的。

然后最先拼合出“灵智”这种东西。它已经不记得爆体时的痛苦,但它却真切感受到数以亿计的同伴在遥远地下的呼应和迫切。

假以时日的话,离开那个空间,完全木有问题;但显然这个过程太漫长,实在等不起。

更多的微粒被运送出来,它们再次组合,这次是一条线状的触角,探入到尤先生的墓Xue里去,它本来是想寻找可以帮助它成长起来的阴秽物,但除了一堆死气沉沉玻璃的碎片以外,什么都没有。

它极度厌恶这种物质,并因此唤醒了一些类似仇恨的记忆,它似乎明白了什么。

然后就感知到了陈伯的到来。

它已经有能力把荆果染出自己喜欢的颜色以及迷幻的成分;并且马上又下意识地变换了形态,体察到深藏在陈伯心底那种灰调阴暗的存在,那是他不为人知的欲望,野心的种子。

而且还听懂了陈伯在尤先生墓前细说家长里短时,其中蕴含的信息,这在它的形态中又化入了恩怨和情仇、以及世俗的成分。

机会终于来了!

陈伯趔趄倒下,它很自然地按照他心里的幻想因应变形,成为黑衣女孩,给他诱导和指引,让他来完成它想要达成的目标。

——又是借力打力,这太可怕了!

……

阴蛇的逃狱成功了!

尽管这个过程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现在它在大部分地方已经成功渗透。

曾经几近密封的法阵现在看起来变成网眼,形同虚设。

再后来,石马山上下、周边连同石马村的房前屋后,倒处都可以见到荆果丛在疯狂地生长,扩散,不停地将根须伸到地下去捞取阴蛇的微粒。

但它现在已经不能称其为‘蛇’。

如今它已经化身千亿,隐匿各处,无所不在。

它的一部分甚至变成蓝荆果酒中的各种冲动、诱惑、迷幻,进到入不计其数的活人身体中,不断地侵蚀破坏其活力,阻断他们的生机,让阴气到处漫延。

或许有一天,阳地真的要变成阴地,活人终将死去、再从墓地里重新站立起来。

陈伯说,当时村民死的死、离开的离开;只有留守的他扶病出来迎接老爸和我;我当时无知无邪、而老爸正孤独而无助地望着如潮似海的蓝荆果丛。

陈伯终于从老爸口中知道了尤先生当年为他作出的断言。

——百死莫赎。

但现在就去死又能怎样?于事无补,是可耻的逃避,他觉得自己将永世不得解脱。

如果有办法的话,死得其所的话,何其乐也!

陈伯凄然地对老爸说:“走吧,带着孩子赶紧走。”

老爸望了过来,愁苦万状,却又无由地一笑。

然后,老爸就把我抱起来看了看,亲了亲,然后伸手递给了陈伯。

老爸转身准备离开。

陈伯大惊,立即凄惶地叫起来:“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这可是你的儿子!他还是个孩子啊!”

然而老爸却回过头来平静地说:

“胡思乱想些什么!

今天我不得不心痛地把骨肉留下作为质押,不是要逃、而是为了尽快找到解决危机的法子;成功,自然父子相见欢颜,没话说;不成,我一样回来和儿子一起赴死;

老陈你听清楚:既然错了,就该知道怎么做。

从现起,我一天不回你就没有权利去死;在这期间,我的儿子若是少根头发,我一定会让你万死不得安宁!

那条烂蛇也给我竖起耳朵听着:有种你就等着老子回来,把你冷藏吊打焚烧挫骨扬灰!”

老爸这话一说出口,顿时激怒了阴蛇的万千分身。

陈伯抱着我不敢松手,只听见狂风四起,不停地号叫嘶吼,不但追逐着父亲的背影席卷过去,还把无边的荆果条吹得张牙舞爪地乱扑乱动,似乎真想要扑上来把我也扯进阴暗世界里去。

但父亲仍然不慌不忙地大踏步向前,不管身后发生什么,都影响不到他此刻的气势和心境。

我也一样,不哭不闹,看着群妖喧闹叫噐,直到它们慢慢松劲泄气。

陈伯呆呆地凝望着,直到他的身影渐渐消失,这才抱着我转身回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