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解怨录

更新时间:2020-10-17 04:19:50

解怨录 已完结

解怨录

来源:落初 作者:寄居蟹的窝 分类:灵异 主角:李菊英王 人气:

《解怨录》为寄居蟹的窝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驱妖除魔保平安,镇宅转运招桃花。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们解决不了的。解怨铺开业大酬宾,不要88888,不要6666,只要998。998,你买不了吃亏,998,你买不了上当。………破旧的喇叭里,传出的是凌锋富有磁性的吆喝声。至于是不是真的富有磁性?呵呵……鬼知道呢?这是属于双头怪婴凌锋的奋斗史,这是一场宿命的抗争。(我有故事与酒,邀您共赏?本故事纯属yy,考据党勿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大的村子里,渐渐起了流言蜚语。凌家压根生的不是双胞胎,而是一个双头的怪物。

双头怪物,是天降的灾星。所以凌家媳妇才被吸干了精气而死。根本不是难产而死。还有帮着接生的王婆子,那可是替人接生一辈子的稳婆,论技术水平,那十里八村也是首屈一指的。怎么好端端的替凌家接个生就死了呢?

凌二瞎子掐指算过,灾星现世,必有厄运。这不,积雪已经没小腿肚深了,却依然没见停的意思。

恐慌悄然侵袭着这个村子里的每户人家,每个人。

王老头,坐在门槛上,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不时往地上磕着烟灰,金属烟枪和泥土地面的碰撞发出沉闷的敲击声。

他越想越不对劲,从前老伴在时,日子过的虽清苦,也经常打架拌嘴的,到底磕磕绊绊的走了大半辈子了。可如今,家里冷锅冷灶的,唯一的女儿又嫁到了县城去了,一年都回不来几趟。

这让他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呢?越想也就越气。他的老伴可是被凌家的怪胎给害死的,这事怎么的凌家也得给个说法。

如今黑不提白不提的就想揭过去吗?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王老头拿了件蓑衣披在身上,迎着风雪便出去了。

赵黑铁是村子里的村长,俗话说别拿村长不当干部。因着赵村长为人向来公正,村子里但凡有个事,都喜欢来找赵村长给评个理。

“孩子他爸,我可听说了,凌家这次生的是怪胎,你身为一村之长可得仔细着点,要不回头出了差错,还不得把你这村长之位给下了。”赵黑铁的媳妇阮翠花是个肩宽背后的女人,说起话来也瓮声瓮气的,跟赵黑铁的精瘦样比起来,那就是熊瞎子配给了孙猴子。

赵黑铁不耐烦的回道:“娘们家的成天就知道嚼舌根,现在是什么社会啊?现在已经是社会主义社会了,都已经分包到户了,哪里还有这些封建迷信?你再怎么的也是个村长夫人,别整天的跟村子里那些没见识的长舌妇们混在一起,你得有觉悟,有档次,懂不?”

别看着阮翠花生的那是一个虎背熊腰的,性子倒是有几分小女人的温顺,只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嘭……嘭……嘭……”

赵黑铁正欲就着机会打算给自家媳妇好好普及下新的政策与方针,没的出去让人笑话,再怎么说那也是村长夫人。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打断了。

门一打开,王老头便冲了进来,哭丧着脸喊着:“村长啊,我家婆娘被凌家那怪物给害死了,这事您也知道,可得给我这老头子做主啊。”

赵黑铁拿着大碗给王老头倒了碗热水,碗面上零星漂着几根自己家种的茶叶,在水汽氤氲的碗里上下浮沉着。

“老王头啊。子不语怪力乱神之说。现在是新社会咯。就算公安局的人办案,也得讲究个证据是不?你这样我也很为难的吗?况且凌大军家业死了媳妇,乡里乡亲的都该互相理解吗?你说是不是?”

王老头的嘴张了又张,终还是没能说得过赵村长,只梗着脖子红着脸道:“我老王头是没读过书,但道理我是懂的,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说完将原本端起的碗狠狠的顿在桌上,水花四溅。招呼也不打就往外冲去。

隔日一早,雪稍微小了些。王老头找了几个本家的年轻人,抬着王婆子的尸体往村西头去。

看样子是要去凌大军家讨说法。

一路上黄纸不断,在北风中翩翩起舞像是成群的蝴蝶般。后面跟着几个稍稍年轻点的媳妇哭的那叫一个声嘶力竭。

冬日里也无农活可忙,大家正愁着没好戏看,这边一开锣,村子里便都炸开了锅似的,比赶庙会也不遑多让啊。

原本稀稀疏疏的几个抬棺人,几个哭丧人。现在身后乌泱泱的跟着一群看热闹的人,气势上那叫一个壮观。远远看去,像是一条蜿蜒着身躯的巨蛇,在雪地里缓慢滑行着。

凌大军远远的便听到了声音,他虽为人老实,但也知道来者不善,犹豫再三,抱着儿子就往屋后的山里跑。

连日来的打击,让凌大军忽略掉了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孩子从未哭过。即使被凌大军抱在怀里如此颠簸,也没出半点声音。如同死了一般。

王老头自然是扑了空,原本准备好的吵闹似是打在棉花上般,有劲没地儿出啊。屋子里除了停在中央的凌家媳妇的尸体,哪里还有凌大军和那个双头怪物的半分影子啊!

围观的众人有些扫兴的道:“还以为能看见那个双头怪物呢,我活一把年纪还未见过这样的呢。”

有人附和道:“老王头,你也别灰心,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你就安心在这住下,凌大军早晚会回来的。”

又有人失望道:“早知道还不如在家睡觉嘞,鼻子都快冻掉了,结果啥也没看到。”

原本挤满屋子里的人,在见到没有好戏看时,就如同受了惊的鸟兽一样,以最快的速度散了。

待到人都走完,王老头有些傻眼了,屋子里但凡是能带走的,小到茶碗,大到锄头农具,竟如蝗虫过境般,一件都不剩了。

他原本想借着老伴的死,找凌大军敲上一笔的,如今看着境况,让原本就穷的叮当响的凌大军拿什么给他啊?

到底是自己失算了,让别人得了便宜不说,还让人免费看了笑话。

于是又挥手示意几个本家小年轻将王婆子的尸体给抬了回去。

夜里的雪渐渐的大了起来,如同柳絮翻飞的季节。在呼啸的北风里翩翩起舞。

一片凌乱的破败小屋里,李菊英端端正正的躺在门板上。

时间刚过子夜,呜咽的北风似是带着某种神秘的召唤。吹进凌家的屋子。

李菊英的尸体突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如同一只提线木偶一般,双臂垂在身侧,双腿艰难的迈着步子,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后,似是找寻无果后,又消失在无尽的黑夜里。

阮翠花上半夜被才八个月大的儿子折腾的不轻,这会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又被尿给憋醒了。忍了又忍,还是摸索着下了床。

借着雪色的微光,阮翠花迷瞪着眼睛脱下裤子就要在尿痛里小解。

忽然间,阮翠花的尿意生生被憋了回去,浑身的汗毛根根竖立起来,浑身上下一片冰凉。

床边的凳子上坐着一个女人,女人的怀里抱着一个婴儿。

阮翠花的视线缓缓的移向床上,除了掀开一角的被子,她的儿子不见了。

阮翠花颤抖着身子摸到煤油灯边上,再划断第五根火柴棒后,灯终于亮了起来。与之带来的是勇气与希望。

女人铁青的脸色,一双眼睛如同空洞洞的黑洞一般,泛着诡异的黑色。身上穿着的是件碎花袄子,袄子的一侧掀开至胸口处,露出身上一块块紫红色的尸斑。

“小英啊。我也是当***,我知道你舍不得孩子,可是你也不能来抢我家小宝啊。”

阮翠花试探着走到李菊英的跟前,强忍着心里的恐惧,想要将儿子从李菊英怀里给夺回来。

只是手才将伸出来,就被李菊英眼中色彩的变化给吓的跌倒在地,大喊着往后退着。

李菊英的眼睛由泛光的黑色,瞬间变成了血红色。如同两道射线般射进阮翠花的眸子里。

“啊……啊……”

尖利的叫声划破夜空,连呼啸的北风也遮盖不住。

好在鸡第一遍打鸣时,李菊英便如同死尸般躺回了门板上。不在动弹。

屋子里的床上一排睡着约莫十来个婴儿。只是这些婴儿的脸色全部泛着青色,眼睛也找不到半丝眼白。泛着森冷的光。

村子陷入的无边的恐惧中,连一向最爱管闲事的凌二瞎子也大门紧闭,不再凑热闹。

只是如此一来,家家户户更是人人自危。尤其那些素日里跟凌家有矛盾的,要不是大雪封路,只怕连夜也得搬走了。

此时的村子,如同一座死城。

不远处深山的林子里,一棵两三人环抱的树上跃下一个身穿灰色破旧僧袍,腰间挂着一个葫芦的光头和尚,和尚个子不高,样貌有些奇特,眉毛的末端往下弯了个弧度,眼睛小却泛着精光,酒糟鼻子红彤彤的,嘴唇略厚,开合间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如果硬要说和尚身上有什么可取的地方,那便是这雪白的牙齿。

和尚仰头灌了口酒,喃喃道:“紧赶慢赶还是来迟了。早知道就不跟那个疯婆娘纠缠了。”

和尚眉头紧皱,先前他爬上树梢见不远处的村落笼罩着一股黑气,黑气里还夹杂着丝丝的血气。显然那东西已经开始动手了。

和尚将葫芦往腰间一挂,瞅了个方向便飞奔而去。没过小腿厚度的雪,在他脚下如履平地般。几个闪烁间,便消失在树林里。

徒留下一串不太清晰的脚印,很快便被冰雪覆盖,不见踪迹。

和尚在村子前站了片刻,果然越靠近村子,邪气也就越重。

和尚咧开嘴巴笑着,露出一口闪着光的白牙,想着越有难度的挑战,才越显得的本事嘛。

于是双手背在身后,往村子里走去。

“谁啊?”赵黑铁经过昨晚的事情后,整个人都吓懵了,再也不提什么新政策了,裹着被子小心翼翼的冲着门外问道。

“驱魔除妖保平安,镇宅转运招桃花。贫僧路过贵宝地,见隐隐似有黑气萦绕,特来问问,有没有需要帮忙的?毕竟灾星降世,光死一人是不够的。”和尚双手合十,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

赵黑体心里一惊,这个和尚是个外人,若不是有些本事,怎么会对本村的事了如指掌,况且透过门缝,见和尚虽样貌与得道高僧有些差距,但是冰天雪地里只穿一间单薄的僧袍,又能在大雪封路后来到村子里,肯定是艺高人胆大的主。

赵黑铁似是抓住稻草般,迎祖宗般的将和尚给请进了屋子。引着坐了上座,又亲自取了好茶叶,给泡了壶好茶。

“师傅高义,还请发发善心,救救咱们村吧。”赵黑体拱手作揖的求着。

俗话说空腹喝茶,越喝越饿。和尚的肚子很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

“贫僧夜观星象,见此处有异象发生,忙着赶路,好几天没吃过热乎的。”和尚笑着解释道。

赵黑铁连忙冲着里屋喊道:“孩子他娘,给师傅下碗面来,记得卧两鸡蛋。”

接着又暗自腹诽,这些日子大雪不断,哪里来的夜观星象?复又觉着高僧可能看的比自己这个凡人更远,更通透些吧。

和尚也冲着里头叮嘱道:“给放点青菜,放点猪油啊。”

赵黑铁有些狐疑的问道:“出家人不是不沾荤腥的吗?”

和尚笑的一脸猥琐道:“亏你还是一村之长,这点见识都没有吗?现在是什么社会?那是新社会了,咱们是不是也得与时俱进啊?”

说完又拍了拍赵黑铁的肩膀,一副你还有进步空间的表情。

赵黑铁一脸懵逼的站在原地,擦,这不是我以前教训人的桥段吗?不过转念又一想,自己从未说过自己是村长,这个和尚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在和尚吃完第三碗面条,赵黑铁才一脸小心的问道:“师傅,这什么时候降妖除魔,还村子一个太平,还人民一个安心啊?”

和尚打了个饱嗝,摸着圆滚滚的肚皮,神色淡然道:“不急,不急。”

这话一出,赵黑铁就着急了,连忙道:“古语有云,迟则生变。不如……”

和尚翻了个白眼道:“你是鬼,你白天出来晃荡啊?”

说着又打了个哈欠。

赵黑铁很是识时务的道:“师傅若是困了,可以先休息会,养好精神才能更好的抓鬼嘛。”

和尚很是满意的点头,拍了拍赵黑铁的肩膀道:“孺子可教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