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的盗墓笔记

更新时间:2020-10-17 04:39:21

我的盗墓笔记 已完结

我的盗墓笔记

来源:落初 作者:大名炳炳 分类:灵异 主角:潘娃祖传 人气:

主角是潘娃祖传的小说《我的盗墓笔记》此文是大名炳炳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盗墓者,盗长生,专盗九幽墓中人。天灯亮,鬼吹灯,分金定穴活先生。高中毕业生白小飞意外进入古墓,寻皇陵,斗邪尸,追女鬼,倒粽子。然而他却渐渐发现,自己家族,其实不是人……------二组出品------(感谢创世书评团提供论坛书评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叔听见我这声叫,明显愣了愣,随后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地看着我,走上前来,狠狠给了我一个爆栗。

我后脑勺被三叔这一下敲的老疼,痛的我龇牙咧嘴。

“你个小王八蛋,叫你好好在家呆着,你跑到这儿来干什么来了?咦这不是刘大侄子么?你怎么也搁这儿来了?”三叔骂骂咧咧地,要不是顾忌到小胖在我边上,我估计他得动手揍我一顿。

我哭丧着脸把我来的前因后果交代了一遍,然后说我是在路上偶遇小胖的,没有告诉三叔小胖是来寻宝的。

三叔听了气呼呼的,说了我两句,叫我跟他一起去。

原来这旅馆里头住着三叔手下的伙计,见过我但是我不认识他,把我认出来了。

我说三叔原来你们也住在这儿啊?三叔瞪了我一眼,我就不敢说话了。

我和小胖都跟着三叔,他把我们带到了一个更大的房间,看样子像是这间招待所的多人间,里面有五张床,我一进去就看到七八个人,其中一个人正是失踪多时的潘娃,我再一看,竟然看到了何飞!

潘娃何飞显然都没想到我竟然找到了这里,何飞开心地上来和我打了个招呼,几个月不见,何飞黑瘦了不少,但是显然精瘦了。

而潘娃则是憨厚地对我笑了笑,我瞪了他一眼撅撅嘴,意思是我们两个的账以后再算。

我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伙计,大部分都认识,除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怪人。

说他是怪人,是因为他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坐在床上或者凳子上,而是一个人安静地靠在墙边。

这个人身材修长健硕,两只手臂极其长,竟然拖到了膝盖!

他长相很普通,只是一双眼睛非常亮,我在看他的时候他也淡淡地扫了我一眼,随即就不再看我了。他很不合群,和别的人也没有交流,感觉怪怪的。

我把小胖给何飞介绍了一下,然后问何飞为什么把我叫到这儿来,何飞露出疑惑地表情,说他从来没有给我发过消息,也没有打过电话啊。

我还没来得及多问,三叔却先说话了,他站起身来左右看了看,道:“潘娃,你开着店里的车,把我侄子和刘大侄子送回家去!”

“等等!”我连忙打断了三叔。

“三叔,这次你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告诉我吧!”我拉住三叔地手道。

三叔瞪了我一眼,道:“你小子给我老老实实回家,你要是出了事,我怎么跟你爸交代!”

我求道:“三叔,我都十八岁了,不会让你Cao心的!”我一边说,一边给小胖使了个眼色。

三叔把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样,这时候小胖见三叔要赶我们走,连忙和我一左一右拉住三叔不停地哀求,小胖粘人简直是大神,很快把我三叔磨得不耐烦了,答应我们留下来。

这时候三叔才说出了他们这次在这里的原因,他们要去走Xue。

走Xue,就是倒斗的另外一种说法。

走Xue分为好几种,我三叔只走宝Xue,就是那种里头有大宝贝的古墓。

在北派的盗墓历史当中,自从洛阳铲发明之后,各种盗墓手法五花八门,而且清末民初是中国盗墓最严重的的时期,很多国宝就是在那个时期流落到了国外。

而那个时期,也涌现出许多盗墓奇人。

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北派倒斗走Xue艺人当中的“地师先生”。

地师先生这一派,是北派的盗墓中独有的,三叔他们拜的祖师爷是曹Cao。因为曹Cao当年在军中设立了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军中还设有专司职寻金定Xue的“地师先生”。这些先生大都是身怀绝技,会看阴阳风水,能够寻找到大墓的能人,在曹Cao军中很受尊敬。

到了后来,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逐渐没落,但是地师先生却沿袭了下来,祖师爷依旧是拜的曹Cao。

所谓的地师先生是个泛称,北派走Xue的手艺人后来发展为“土狗”“骡子”“先生”等等许多分工,土狗是负责下地走Xue挖宝的,骡子是负责运送出手的,而先生,就很牛逼了,先生是负责寻找宝Xue的。

到了清末民初的时候,因为火药Zha药的出现,很多的宝Xue已经被反反复复盗了很多遍了,而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到了现在,真正的宝Xue更是比大熊猫还珍惜。

为什么呢?比如西北这边吧,咸阳那边的农民有时候一锄头下去就能掀起来一座古墓,但是进去一看,除了几截骨架子什么都没了,为啥?

因为在陕西河南这一带,只要是明面上的大墓古墓都被盗了个干干净净,民间的散盗游勇盗,成集团的盗墓贼盗,后来考古队也抢救Xing发掘,那些古墓被里三层外三层盗了个干干净净,真的能够出宝贝的大墓宝Xue少之又少,大部分都藏在那些人迹罕至的偏僻地方。

说起白家的神汉,九道弯附近的人都会伸出大拇指,夸一声活神仙,尤其擅长寻找宝Xue墓地,最善堪舆风水,寻找风水宝Xue。

我们白家在解放前,也出过两个出名的“地师先生”,解放后白家不再做这个,我爷爷转行专门给人寻宝Xue看墓Xue风水,靠这个也赚了不少钱,养活了我们一大家子人。

而能够盗这类大墓的人,都是身怀绝技的能人,我三叔就是这样一个牛人。他就是一个“地师先生”

为什么呢?据三叔自己说,他的风水阴阳术已经非常有造诣,把我们白家祖传的阴阳千字文理解的非常透彻,到了那些山里,有没有大墓他一眼就能望出来。在走Xue的手艺人里头,先生类似师爷,是最受尊敬的,因为这些先生大部分都会看风水,会看古墓的格局走向,还会定金分Xue,准确的寻找到宝Xue的位置。

我心说三叔真不愧是千年的老神棍,这也真能吹。

不过,西北这片许多的考古专家和古董专家,都和我三叔有些关系,县文物局的一些人还是我三叔的徒弟,我三叔不仅是神棍,鉴定文物一样是大师,他鉴定这些东西主要靠手摸眼观和鼻子闻。

三叔说,从事这个行当的,为了寻找到那些宝Xue,就要三忌九讳,而且要敬祖师爷,心诚才行,不然找不到宝Xue。

三忌就是忌荤色酒,九讳的名堂就多了,是进入宝Xue之后的忌讳。我三叔虽然钱忽悠了不少,但是三忌他非常认真,从当了先生起我三叔就不沾荤腥,而且从不喝酒,还不接近女色。

而且,我三叔一大把年纪了,又没有女人,是怎么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的呢?难道我三叔都是自己解决?我不由多看了几眼三叔的右手……

这先生的说法虽然有点迷信,但是这些东西,你信则有,不信则无,比如说风水,中国的风水绝非空Xue来风,当中一些风水说法是有科学根据的,现在国际上对于中国的风水玄学褒贬不一,但是主流的看法还是认可居多。在韩国日本还有专门的风水学校。

不过我倒是觉得三忌九讳这些规矩有点科学根据,为什么呢?酒色财气这些东西沾染多了,会影响人的判断力,这就使得你去走Xue的时候危机感削弱,走Xue这个行当是一个危险的行业,随时保持危机感能够让你活得更久,所以这些忌讳还是很有必要。

这次他们这么多人一起来,就是因为发现了一座宝Xue,但是那座宝Xue里面有粽子,出事了。

那个卖玉匣子的老汉,就是从那座宝Xue里头盗出的玉匣子,现在这个玉匣子就在我三叔手里。

我和小胖都有点激动,没想到这次正好遇到我三叔来走Xue,这次可以长长见识了。

三叔和潘娃叮嘱我们两个不要乱跑,因为现在守灵村实在太乱了,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因为这里的确发现了几条小型金脉,wj黄金部队已经入驻,还来了不少淘金客,有很多不要命的人,而且这里挨着老坟圈子,文物贩子盗墓贼不少。

三叔他们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准备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再去那宝Xue。

这段时间那个奇怪的年轻人一直靠着墙壁一句话都不说,偶尔眸子一动,深邃地目光看的我渗的慌。我问了潘娃那是谁,潘娃说那人叫做赫生,是三叔找的向导,守灵村本地人。

我不由想起爷爷那故事里那个赫公公,不由多看了他几眼。

三叔还说了几桩走Xue的秘闻,听得我心潮涌动,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晚上十点钟了。

抬起头看了看外面的夜空,这里的晚上不同于城市,一片黑暗,黑漆漆的外面,不知道有些什么。再加上三叔刚刚说的那些类似鬼故事的秘闻,让我有些兴奋。

三叔嘱咐了一下,因为有两间房,我们十个人要分开睡。

这下子屋子里又安静了一下,三叔因为是老板,所以他要自己睡一张床,而这间屋子里有五张床,我和小胖开了一间房,我们大眼瞪小眼看了一下,最后三叔和那一个年级稍大的伙计睡小胖开的屋,我和小胖赫生潘娃何飞睡在这一间。剩下的人另外开一间房。

我们五个收拾了一下,就准备睡觉,这乡村招待所的床很小,但是很干净,床铺非常柔和,我躺上去就觉得非常舒服。

赫生一直不说话,我和小胖兴奋的聊了好久到了深夜,还有何飞这个家伙,他说他是来学手艺的,所以跟着我三叔。我们聊得非常开心,我又和潘娃聊了两句,最后潘娃劝我说明天要下地走Xue,早点睡吧,我这才安稳地躺了下来。

因为很兴奋,我在床上一直睡不着,但是我没有翻来覆去,因为怕吵着赫生和潘娃。

迷迷糊糊的,过了很久,也不知道是多久,当我迷茫中睡着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有一只冰冷的手在我脸上。

那是一只冰冷的手,在我的脸颊上轻轻摩挲,冷的我一个寒颤,我以为是做梦,在床上翻了一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