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随行

更新时间:2020-10-26 04:10:25

鬼随行 连载中

鬼随行

来源:落初 作者:姜米米米 分类:灵异 主角:张行祖父母 人气:

完结小说《鬼随行》是姜米米米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行祖父母,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人世间有太多不解的谜团,阴间?鬼界?在哪里?有人能和另一个世界沟通么?从古至今太多关于另一个世界的猜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行绝望地等待着被不知名的生物分食。天色越来越暗淡,狂风突起,张行闭着眼睛就听见耳边哗啦一声巨响,然后就是极其刺耳的怪叫声。

张行慌忙睁开眼睛,只见眼前不知什么时候被狂风卷来一个纸人,正是埋葬死人时陪葬用的纸扎,画着黑眼睛,红脸蛋,正笑眯眯盯着张行看,张行眼前的六头怪兽却一只也不见了。

张行满身汗毛直竖,他慌忙从荒地里爬起来,扭头就跑。一阵风卷过来,纸人扑啦一声抢在张行前方,依旧是笑眯眯盯着张行。张行浑身寒气直冒,头发根根竖立,他急忙绕过纸人抬脚又要跑。风又动,纸人随风而起,阻拦在张行面前,不住摆动。张行看得更清晰了,只见纸人的五官和衣服都栩栩如生,若不是纸色过白,眼前站立的就分明是一个活人。

张行见纸人始终拦着自己的道路,张行慌忙站定,颤抖着行礼道谢:“多谢你救命之恩,我张行永世不忘!”

张行话音方落,风声大作,卷着纸人高高飘起,一瞬间就不见踪迹了,耳边仍残留有风啸声,极似笑声。

张行这才慌忙在一片荒芜中寻着出路,深一脚浅一脚走出了荒僻处,重归了大路。张行急忙向学校的方向赶去,一路大风呼啸,片片大雪花纷纷扬扬洒落下来。张行无意中向方才差点葬身处望去:只见那里一阵龙卷风卷涤着无数风雪,声势浩荡。

张行心中微动,但因为过于害怕,张行很快就逃走了。

张行一回到寝室就飞快钻进了被窝,方才的事情太过诡异,无法解释。张行只感觉头晕脑胀,昏昏沉沉就睡着了。

将张行叫醒的是姜远的电话,张行迷迷糊糊从枕头下掏出手机,虚弱地回答:“喂,师兄,我在寝室,哦,我不舒服,你有事么?那你过来吧。”

姜远看见张行的时候,很是被张行的模样吓了一跳,只见张行满脸的雪白,连嘴唇都毫无血色了。姜远吃惊道:“师弟,你这是怎么了?病了?”

张行摇摇头,把上午发生的事情和姜远说了一遍,姜远也听得满脸骇然,他仔细琢磨了许久,猛然叫道:“你遇见的不是什么怪兽,那是阴狗啊。”

张行汗毛直竖,问道:“什么是阴狗?”

姜远便解释:“我曾经听人说过,阴狗就是一种类似狗的生物,最喜欢在坟茔等荒僻阴气重的地方生活,吃的都是腐肉,甚至有人说阴狗还会偷偷挖坟偷吃死人肉。”

张行听得毛骨悚然道:“怎么还会有这种东西?再说就算是有,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咱们这里可不算是偏僻啊!”

姜远解释道:“有人还说,阴狗只会出现在阴气最重的地方,今天天气不好,没有太阳,你又去了那偏僻地,也难怪会碰上这些怪事。”

张行又说起纸人拦路的怪事,姜远都被吓得发毛,说道:“说你运气好吧,你偏又能碰见这么阴的东西,差点儿就被吃了;说你运气差吧,怎么就还有这么诡异的东西来救你?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行一脸愕然无话可说,姜远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琢磨了半天突然大叫:“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张行见姜远脸上大有喜色,有些不乐意:“师兄,做人不能这样吧?我本来就很倒霉,怎么看你这么高兴呢?你就算是高兴,不能背着我么?”

姜远听张行这么说,一时有些尴尬,脸上的表情就很古怪了,不知道该笑还是不笑,他忙解释:“你今天估计是碰见了阴路了!”

张行茫然:“什么是阴路?”

姜远很是有些兴奋:“阴路就算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道路啊,很少有人能遇到的,想不到你竟然遇见了!”

张行听了也微微有些兴奋,问道:“真的么?今天真的是阴路?我怎么就错过了?”

姜远忙又道:“错过就错过了,一定还是缘分不到,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以后肯定还有机会的。”说完,姜远目光炯炯望着张行,夸赞:“老屠眼光真不错,你可真是难得啊,你应该就是能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钥匙!”

张行听得又有些心动又有些害怕,一时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生气。两个人沉默了一阵,张行才想起来问:“师兄你最近忙什么?这么久都没有联系我,你还有什么事让我做么?如果实在没有我干脆就买票回家去了。”

姜远听张行这么说,慌忙解释:“最近我医院里头很忙,手头预约的好几个病人都过来做手术,一时就顾不上你了。不过你放心,最近我都有时间了,平时积攒的假日还有年休假,加在一起怎么也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今天这不是来找你来了?”

张行听姜远这么说,赶忙问:“那你有什么需要我?”

姜远听了忙说道:“你还别说,这次还正好碰见一件怪事,要你和我一起去调查调查。”

张行听说有异事,竖起耳朵听得很仔细,只听姜远说道:“头几天我有一个外地来的病人来找我做手术,我无意中听这个患者的家属提起,说见到我另一个才手术过后的病人请的看护和他们家的邻居不光长得一模一样,就连说话动作都是一点不差。这本来就很奇怪,可最让人怪异的是,他家的邻居已经死了有一年多了!”

张行听了,也感觉有些毛骨悚然,想了一会儿就说道:“那也许是巧合,咱们中国十多亿人口,总有两个人相貌语言很相似,你没见平时电视上的什么明星模仿秀?”

姜远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当时心里也很奇怪,也偷偷去找那家雇人的打听了一下,结果你猜怎么样?”

张行摇头。

姜远便说道:“两个人的名字都一样!”

张行听了姜远一说,只感觉脖颈里凉气直冒,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直盯盯瞪着姜远,问:“师兄,你的意思是那人复活了?然后又背井离乡来这大都市打工生活?”

姜远摇头不知,说道:“我也不知道啊,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也解释不清。人死了最多灵魂还存在,怎么还能有肉体呢?再说了,她怎么能跑这么远?如果不是同一个人,怎么会相貌、声调、动作,甚至连名字都一样?这太不可思议了!而且这人在碰到我这病人第二天就辞职不做了。”

张行的八卦之火被姜远越挑拨越旺,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又兴奋又恐惧的战栗席卷全身,张行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了:“师兄,这……这……事情真邪门,真刺激,咱们…….咱们…….咱们一起调查!”

姜远也兴奋的满面红光,一巴掌拍在张行肩头,兴奋地叫道:“好,兄弟,咱们两个一起干吧!”

张行目光炯炯,两个怪胎一拍即和。

两人行动迅速,没几分钟就驱车直奔那神秘人的租房处而去。在车上姜远又简单介绍了几个此神秘人物的情况:夏秀,女45岁,疑似一年前自杀身亡,或者身患精神疾病,离异,无子女。

夏秀租住的地方很是偏僻,位于大都市郊区,一处老旧的单元楼房。张行和姜远兜兜转转,打听了半天才找到这栋老旧的楼房。这时候夜色已经降临,楼道里一片漆黑,水泥楼梯四处破损。夏秀住的是三楼,二人抹黑费尽到了三楼,姜远就向前去敲门,先是小声的敲,张行心里紧张又有些害怕,伸手就抓住了姜远的衣服。姜远感觉出张行的情绪,扭头向张行微微一笑,然后又轻轻拍拍张行的肩膀。

二人屏气凝神,姜远轻轻敲了一阵,楼道里黑洞洞,静悄悄,一点声音也没有。姜远敲了一阵屋里头一点动静也没有,姜远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便加重了力道,通通的敲门声在楼道里回响。过了一阵,屋子里还是没有动静。姜远停手,回头看张行,张行低声道:“再用力点敲!”姜远举拳用力砸门,沉闷的声音在楼道里更加清晰了。

姜远才砸了几下,突然有尖利的声音叫起来:“有病啊,敲什么敲,不知道没人么?”

这一嗓子把两人吓了一跳,只见二人背后有人开门,屋内的光透出来,将漆黑的楼道照亮。姜远和张行急忙转身,只见对面站着一个身形苗条的女孩,大大的眼睛很有神采。

女孩一看见对面站着两个很帅的帅哥,情绪大好,声音也轻柔下来:“你们找她呀?她已经搬走了,不住这里了!”

二人一怔,心内兴奋大涨:怎么一见到熟人就走了?一定有问题!

姜远忙笑眯眯问道:“美女,你和她熟悉么?她什么时候搬来的?”

美女笑容迷人:“她搬来怎么也有一年左右了吧,我是后来的,不是很清楚啊!”

姜远的笑容更加迷人了,风致楚楚:“美女,我们是她原来的熟人,找她很久了,能不能请美女喝杯咖啡,你方便给我们讲讲她的情况么?”

美女稍微一犹豫便答应了:“好啊,外面不远就有间咖啡馆,等我一下!”

几分钟后,姜远、张行和美女一起下楼,直奔咖啡馆而去。半路上,姜远和张行得知美女叫蒋玲,是北漂一族。

张行对姜远此时很佩服:泡女孩的功夫精深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