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荒村静悄悄

更新时间:2020-11-19 06:19:36

荒村静悄悄 已完结

荒村静悄悄

来源:落初 作者:白羽客 分类:灵异 主角:刘伯帅帅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白羽客的原创小说《荒村静悄悄》,主角刘伯帅帅,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十五年前,我们村子被一股邪恶的力量血洗,三百多口子人无一幸免。十五年后,有恶鬼临门,我被逼重返村子——喜欢的欢迎收藏,记得投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吓得肝都乱颤,眼睛直勾勾盯着孙美美的侧脸竟感觉到一丝诡异,“你、你别吓我。”

孙美美看看我,两颗水灵灵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看我两眼发直,扑哧一声笑出来。

看到她这表情,我顿时急了:“你这小村姑,耍我呢是不是,是不是耍我呢。”

孙美美嘴巴一撇:“才没有呢,不跟你说了。”然后就朝着村子的方向走。

这小村姑,肯定是拿我寻开心。

我刚想去追她,眼睛无意间看到坟Xue底有一块网状的东西,细细一看好像是块麻布,虽然已经烂得不成样子,但仍然可以辨认。我脑袋里想起在家里看到的那块裹尸布,不禁一阵寒意袭来,“孙、孙美美,你等等我。”我吓得冲上去一把搂住孙美美的胳膊,孙美美顿时急了,“你干什么呀,流氓。”

“孙美美,好美美,你是不是真的学过法术?”我哆哆嗦嗦地问。

“我当然真的学过啊,你松手。”孙美美一根一根掰我的手指。

“我、我就不松。”我把她的整个胳膊抱在怀里,趴在她的肩膀上战战兢兢地观察着周围的坟圈子,小心翼翼地问:“孙美美,你说,这里是不是真有那个啊?”

孙美美羞得脸通红,“哪个嘛?”

“那个,就是那个啊,就是……鬼。”只说这个字,我都觉得快把自己的胆吓破了。

孙美美羞答答地说:“色鬼就有一个。”

看我真是被吓坏了,孙美美便只好由着我抱着她。我躲在孙美美身后继续朝前走,这一路我们发现共有三处墓Xue被翻开了,里面的尸体也都不见了,只剩那已经烂透了的裹尸布。

走着走着,孙美美突然停下:“到了,这就是你们村子。”

我从她身后探出脑袋,脑袋里顿时蒙住了,只见一栋栋阴森破旧的房屋在月光下伫立着,杂草爬满了整个村子,活像一个幽暗的森林。最令人发毛的还是那些敞开的大门,像是会突然走出人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我咽咽口水,这里简直就一活脱脱的恐怖现场。

孙美美还要往前走,我赶紧把她拉住,“这么恐怖,还是别进去了。”

孙美美看着我说:“不进去,怎么找你的八字呀。你要是怕,就先在这里等着吧。”

说着孙美美就朝里面走去,我看看周围,在这里等着?

说等回过神来,孙美美已经走进那些房屋的阴影里,“孙美美,美美……”我急得直搓脚,但是又不敢往里追。

孙美美喊道:“你在这里等我,我看看就出来。”说完就消失在了房屋后面。

这时候小风贴着地面一刮,呜呜地叫。我独自一人看着眼前阴森的房屋,心提到了嗓子眼,想朝后退了退,扭头后面又是那片坟地,进退两难!

我只能站在村子和坟地中间,就近找了块光滑的石板坐下,周围的景象又凄凉又吓人,我缩着脑袋,感慨自己命运不济。你说咋就这么倒霉,非得我是什么纯阳之体,没捞到一点好吧,还得来这鬼地方找什么八字,找不到就小命不保。

这么想着,手朝后面一摸,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我站起来看看屁股底下,原来这石板是块碑,上面还刻着几个鲜红的生僻字,我艰难地念道:“丙什么,甲什么。”其它几个字我就不确定怎么读了,搞不好又是哪个大爷的石碑。

算了,还是离远点吧,一转头,一双人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我。

我吓得“啊”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就见一个疯婆子披头散发的站在那里,正冲我“嘿嘿”直笑,笑得我浑身发毛。

“你……你谁?”我心惊胆战地说。

她也不说话,就站在那里一个劲傻笑,一张漆黑的脸,一张嘴连牙也是黑的,只有眼睛里冒着诡异的光。

这哪里钻出来的疯婆子啊,我心里有些怯怕,抬头看看村子那边,心想美美怎么还没回来。我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警觉地盯着那疯婆子。

那疯婆子笑够了,神情呆滞地念着:“死了,都死了,张家人都死绝户了……”她一遍一遍念着,朝着村子里走。

我看着这疯婆子的背影,难不成她也是柱峰村的,不会是我们村有幸存者吧。

“喂,你等等,喂……”我喊着她。

疯婆子像是听不到,根本没停下的意思,一晃一晃地朝着村子里走,嘴里还是念着:“死绝户了,柱峰村死绝户了。”

看她快走远了,我急的直跳,这个孙美美跑哪去了,怎么还不回来。我看看那疯婆子的背影,一咬牙追了过去,如果她是幸存者说不定能知道我们村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被灭村。

我追上疯婆子,手在她两眼前晃晃:“喂,喂,能听到我说话吗?”

可是这疯婆子眼神发直,根本不搭理,只是嘴里不停念着“死绝户了,死绝户了”。

她走进一个破院子里,里面杂草长得齐腰深了,她也不怕,径直就跨过门槛,这时我才发现,她脚上根本没穿鞋,都已经扎破了在流血,而且流了很多,在门槛上淋出鲜红的一道。

我惊讶地看着她,叫道:“喂,你的脚流血了。”

可她还是视若无睹,我只能也跨过门槛跟了进去,搞不好她跟我还有亲戚关系,不能这样扔着她不管。

她进了屋子,我也跟进去,说实话,我真一点不想进来,这就是一间破瓦屋。里面屋顶早已经露了,月光从上面照下来,照得屋子惨惨淡淡、昏昏暗暗的,让气氛更加诡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