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锦衣血途

更新时间:2020-02-14 13:11:48

锦衣血途 连载中

锦衣血途

来源:落初 作者:飞花逐叶 分类:历史 主角:陈啸庭赵群 人气:

《锦衣血途》是飞花逐叶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锦衣血途》精彩章节节选:【本书架空,考据慎入】穿越成锦衣卫,不搞事情陈啸庭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由此而始……地痞、奸商、豪绅、贪官、阉竖、国贼……通通被他拿下!小旗、总旗、百户、正副千户……他也一路高升!庙堂江湖,一路血途!欢迎加入锦衣血途,群聊号码:770873186PS:已有两百万字完本老书《魏武侯》,人品保证,大家放心阅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啸庭抱着陈小玉出了厢房,便径直往吃饭的正房而去。

正房是平日吃饭和待客的地方,比其他房间要大一些,大堂正中便放着一张大方桌。

当陈啸庭跨进大门时,便看见父母两人坐在上首,老二陈啸林坐在右边,左边和下方的位置则空着。

陈大用此时一身粗布衣服,已过四十的他额头上皱纹不少,束好的发髻上也布有斑白。

此时陈大用见着长子进来,便不满道:“怎么睡这么晚?还不赶紧把小玉放下来!”

陈啸庭不由讪笑,便宜老爹一直是这个脾气,看不顺眼的事就要叨叨几句。

在这个讲究礼法时代,哪怕陈啸庭现在翅膀已经硬了,现在也只能乖乖听训。

将陈小玉放下后,小姑娘便直接跑到了自己位置上,而陈啸庭也在二老左边落座。

陈啸庭的母亲高二娘是个热心肠,见场面一时有些冷场,便主动开口道:“都愣着做什么,吃饭吃饭……”

“他爹,吃饭……”高二娘将筷子递到陈大用手上,然后便开始盛饭。

一家人吃饭,虽然气氛比较凝固,但对陈啸庭来说同样沉浸其中。

高二娘也是四十来岁,长年累月的家务让她也显老态,但看着三个子女长大成人,她就觉得幸福。

“啸庭,以后回家了就把官服脱了!”高二娘道。

陈啸庭还没回答,上首坐着的陈大用就不高兴了,立时板着脸道:“脱下做什么?今天是他第一天成锦衣卫,这才穿多久!”

高二娘微微撇嘴,但还是没和丈夫争论。

陈啸庭笑了笑,这一月来父母两人拌嘴的事儿他见多了,自然也见怪不怪。

不光是他,就连他对面坐着的陈啸林,此时也跟没事人一样扒拉着饭菜。

见此一幕,陈大用便更不高兴了,便见他对二儿子道:“吃吃吃,就知道吃!”

高二娘这可就不干了,于是她便插话道:“老二能吃是本事,你凶人家做什么?”

虽说一家人吵个架正常,但一直吵就不好了,于是陈啸庭也插话道:“爹,您消消气儿,先吃饭!”

陈大用今晚上心里有些赌气,除了日常脾气刻板之外,还有因为从锦衣卫退下来后不适应。

所以,在吃饭时陈大用便问道:“今日去衙门里,都做了些什么?有没有什么不懂的?”

能多做点什么,哪怕是向大儿子传授些经验,陈大用心里都好受些,至少这证明他还有用处。

陈啸庭理解不了这一层,于是他一边吃着一边道:“今日才去衙门,总旗大人……”

就这饭菜,陈啸庭便将早晨的事讲了一边。

当听到儿子客栈遇险,还斩杀了两名白莲教逆贼时,陈大用和高二娘都惊得楞住。

陈大用当了二十多年锦衣卫,手刃的贼人也不过五人,就这都够他在老兄弟们面前挺直腰杆了。

可这大儿子才当差半天,便斩杀了两名白莲教反贼……

这……这真是没法儿比,陈大用心中暗道。

但在儿子面前怎么能弱了声势,陈大用面色很快恢复如常,然后简单赞了句道:“还不错,没有堕为父威名!”

高二娘则是听得满怀担忧,她知道锦衣卫这一行的危险,在为丈夫担忧了二十来年后,又轮到她替儿子担心了。

而在一旁,陈啸林和陈小玉看向陈啸庭眼中满是崇敬。

陈小玉更是欢呼道:“大哥真厉害!”

高二娘则满是关切问道:“情形如此危险,啸庭你有没有伤着?”

为了不让母亲担心,陈啸庭则满不在乎道:“娘,没受什么伤,就是破了点儿皮!”

高二娘立即追问道:“那里蹭着了,严不严重,让为娘看看!”

弄巧成拙了,早知道就说没受伤了,陈啸庭心中暗道。

于是他便答道:“娘,没啥,只是肩膀上受了点儿伤!”

高二娘正要继续盘问,却听陈大用沉声道:“好了,干这行难免磕磕绊绊,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理会高二娘愤怒的目光,陈大用向陈啸庭问道:“今日去衙门里,上面给你派了什么差事?”

陈大用一下就问到了点子上,陈啸庭也只能停下筷子,颇为无奈道:“王小旗让儿子……去泰西县衙坐堂!”

听了这话,陈大用不由沉默下来,他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结合着陈啸庭所述早晨之事,陈大用一下就想通其中关窍,王有田这是公报私仇啊!

只见陈大用“啪”的一掌拍在桌上,然后怒道:“王有田这个心胸狭隘的混蛋!”

陈大用一发脾气,吓得陈啸林和陈小玉二人身子一缩,连扒饭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见丈夫真生气了,高二娘也不多说话,正房内一下安静下来。

陈啸庭笑了笑,然后安抚老爹道:“爹……坐堂也没什么不好,儿子也乐得清闲!”

陈大用怒气腾腾道:“王有田这个小人,当初我就看他不顺眼,他不敢对我怎么样,却盯上你了!”

陈啸庭给陈大用夹一筷子菜,然后道:“爹你等着,王有田要不了几年也就得退下来了,到时候儿子一定会好好照顾他家那小的!”

也不知是陈啸庭的劝解起了作用,还是陈大用想通了生气也没用,之后他便没再说其他话。

晚饭吃过之后,一家人收拾好简单聊了聊天后,便各自去睡觉了。

这时陈啸庭才知道,父母今日出门是去二叔家里,他家的老大今日与人定亲。

在锦衣卫当差的陈大用,就是去给自己兄弟撑面子的。

躺在床上,陈啸庭翻看着老黄历,再过五天……也就是永治十五年四月初八,他就要去泰西县衙坐堂了。

此时陈啸庭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前世历史历史上的大明朝,根本没有永治这一年号。

再结合这个时代和前世存在的一些差异,陈啸庭可以断定,自己是穿越到一个异时空位面了。

想到这里,陈啸庭一度有些沮丧,这意味着他所知道的历史知识都没了作用,穿越者的优势已消减大半。

但同时陈啸庭又感到兴奋,无论这个时代多么陌生,他一定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陈啸庭展望未来之际,在另一边的陈大用两口子房间内,陈大用坐在桌边盯着烛光怔怔出神。

“他爹,该歇息了!”高二娘收拾好床铺道。

陈大用不由醒转,然后开口道:“二娘,咱家还有多少钱?”

高二娘颇为警惕,问道:“你问这做什么?”

陈大用沉声道:“王有田让老大去泰西县衙坐堂,这摆明了是要坑咱们家,啸庭一步落后……在锦衣卫里可就步步落后了!”

“所以,咱们就给他送些好处,求他把啸庭留在府城内!”在说求字的时候,陈大用语气都沉重了许多。

他看不上王有田这等小人,却偏偏还要求到对方门下,心中可想有多憋屈。

但也是没办法的事,陈大用听得儿子受总旗大人夸赞,名字还传到了百户大人耳中,便知对儿子来说这是很关键的机会。

想要抓住机会,便一定要留在百户衙门内,时刻晃荡在总旗和百户大人面前。

所以这时候绝不能去泰西县衙,否则岂不断送了前程?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陈大用才生起向王有田行贿的想法。

家里大事都是陈大用做主,况且还是为儿子,于是高二娘翻箱倒柜后便道:“他爹,除了散碎铜板,家里还有二十五两银子!”

这二十五两银子,是陈大用一辈子的积蓄,或者说陈家几十年的积蓄。

这是一笔巨款,在这个时代很多人都没有的巨款。

陈大用只是看了一眼,便道:“全都包起来,明天我去找王有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