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窃国公子

更新时间:2020-01-09 15:34:48

窃国公子 已完结

窃国公子

来源:落初 作者:南瓜海带 分类:历史 主角:徐晏陵军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窃国公子》是南瓜海带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徐晏陵军,书中主要讲述了:青年才俊许乐勤,婚礼路上糊涂穿越,成为将门新帅,身陷囹圄,九死逃生,窃国之行,始于北安;敌非敌,友非友,将对将,王对皇;让我们跟随主人公徐衾(伊瑾)的经历,进入以社稷为盘的博弈之中;阴谋阳谋,文断武战,绛冠褪尽,华冕加身;这是一个集权谋,军事,穿越,铁血于一身的故事。崭新的世界观,别样的历史,朝野之争暗藏玄机,战阵诡局迷离不穷,书文慢热,不跟读下去,你永远不知道有多精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晏陵军后营栏栅外,朔永安与陆钦焦急地等待着代帅赵北孤的回应,却迟迟不见动静。

看着天色渐晚,朔永安不禁担心起等待医治的徐衾来,一旁的陆钦也是忧心忡忡,朔永安来回踱步,宛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躁不安。

“里面为何这么久还没动静,真是让人心慌!”

朔永安浑如自语的说着,一旁的陆钦眉心紧锁,低声宽慰道:“刚刚通报的兵卒说营中来了丹阳尹方惑的人,或许是代帅穷于应付,所以才晚了些吧?”

正当二人猜疑之际,后营角楼上忽然火光闪现,原本幽暗的横墙上莫名多出了十余支火把。

情况变得有些微妙,朔永安和陆钦的心中都开始警觉起来,不多时,瞭哨横墙上闪出了两个人影,火光掩映下,来人正是晏陵军代帅赵北孤和参军崔绾。

看着楼上这哥俩那副严肃的面容,朔永安不解的问:“代帅,参军,主公虽已救下,但伤势过重,为何不让我二人入营?“

营外二人本来还抱有一丝幻想,却不料赵北孤一反常态,就见这位代帅冷哼一声,凭栏呵斥道:“什么主公?不过是个叛臣逆犯而已!尔等私劫钦犯已然是万死之罪,今日还想闯我大营。朔永安,陆钦,还不束手就擒!“

朔永安和陆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道这位性格古怪的代帅在和自己开玩笑,直到赵北孤下令放箭的那一刻,他们才清楚的明白过来,这一切,都是残酷的现实。

由于事发突然,朔永安丝毫没有防范,被一支来自昔日同袍的飞箭射穿了左臂,好在陆钦拔刀及时,这才救下了同伴。

二人来不及多想,转身便窜进林子望山中逃窜,横墙上的赵北孤面色铁青的望着两人逃跑的背影,对着后营栏栅内围的士兵喝令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追!“

下方陈列的数十名士兵动摇了,即便有行动者也是神魂不定,不为别的,只因为要去追捕的是自己曾经的袍泽兄弟。

“追!”赵北孤眼珠赤红,大喝一声后见仍无人动弹,气急之下一把夺过身边士卒手中的弓箭,登时便射翻了一名军卒,其他士兵见状哪还敢有所迟疑,一个个翻过栏栅,狠命向林中冲了过去。

同僚相残,这是谁都不愿见到的场面,一旁的崔绾再也看不下去了,怒气冲天的来到了赵北孤面前,喘着粗气盛怒不已的喝道:“赵将军,收手吧!”

赵北孤被这话一激,瞪圆了一双虎目,转手之际便将腰间佩剑拔在手中,直指崔绾胸口,怒喝道:“你懂什么!本将这是为了晏陵军数万弟兄的前程!”

崔绾笑了,笑得很苍白也很无力,他缓缓的指向了林中,愤然的提醒道:“难道林间奔逃之人就不是你的兄弟?难道朱离等人拼死救出的那个人就不是我等手足吗?”

赵北孤面色冷峻,对着身边兵卒吩咐道:“来人,把参军绑了,暂时与周屯骑监押一处!”

此情此景,崔绾简直伤透了心,任凭五花大绑却说不出来半个字来。当他被军士押解着路过赵北孤身边时,赵北孤冷冷的说道:“多有得罪,赵某身为代帅,有自己的苦衷!”

望着崔绾离去,赵北孤沉默良久,直到身边副将林宏引着弓箭手准备出迎追击之时,这位代帅才黯然的发出这样一道命令:“着少数弓手前去追击即可,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伤及性命!”

“诺!“林宏应罢,带着弓手尾随而去。

横墙之上,那柄宝剑自赵北孤手中滑落在地,与此同时,那只凭栏的手掌也狠狠的攥住了一旁的木墩。

……

乱林之中,朔永安与陆钦相携而走,身后已经能够听得到喊杀声,眼见着追兵近在咫尺,朔永安强忍着剧痛,对同伴说道:“陆统领,你赶快去禀报主公,我来引开追兵!“

“这怎么行,你还身受箭伤……”

还没等陆钦说完,朔永安便一把挣脱开来,沉声说道:“陆兄,主公安危就拜托你和老朱了,就此别过,有缘日后再见!”

陆钦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撇下朔永安,转向另一端沿着林子而去,朔永安歇息片刻,忽然间十分亢奋的大喊起来,待到身后的追兵应声而动之时,拼尽了全力向着直渎山断崖跑去。

不知跑了多久,眼前的树木开始逐渐稀少起来,穿过了最后一片树丛,一片平地尽显眼前。

“终于到了!“朔永安疲惫的喘息着,稍事调节后,咬紧牙关折断了手臂上的箭身,然后继续加快步伐向着断崖尽头走去。

直到无路可走了,朔永安才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了林间,此时,那些疾驰而来的追兵也尽数出了林子,数十人将朔永安围在了断崖之上。

看看身后崖下汹涌的波涛,朔永安镇定自若,目光怪异的看着这些追来的袍泽兄弟,校尉林宏没有说话,微微挥了下扬起的右臂,随行军士便缓慢的围拢过来。

“嘿!”朔永安这一嗓子打破了沉寂,紧接着那柄腰刀便虚晃的抛了出来,外围的弓手见状慌忙举起弓箭,朔永安也不多言,转身便跳,说时迟那时快,三支飞箭应弦而出,精准的中了朔永安的肩膀后背和左腿股根处。

朔永安纵身跃起宛如一只中箭的落雁般坠向崖底,追捕的军士围拢过来看时,已经消失在了茫茫江水之中。

正在此时,赵北孤也率部赶到,就见他信步来到断崖边上向下望了一眼后,转过身来照着拉弓的一名军士脸上便是一巴掌,怒不可遏的喝道:“不是告诉过你不可轻害性命吗?”

林宏见状,赶忙上前叩拜道:“代帅,朔永安中箭坠崖实属无奈,可惜逃了陆钦,末将这便沿着山路追击!”

“去吧!”

赵北孤恨恨的告诫道:“记住,本将只要活的!”

“诺!”林宏说完,便再一次带着追兵忘林间而去了。

赵北孤站在断崖之上,迎着崖下滚滚江水,缓缓闭上了眼睛,任凭涛声入耳,石拍虎啸。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