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我是辛弃疾的火头军

更新时间:2020-05-02 07:51:54

我是辛弃疾的火头军 连载中

我是辛弃疾的火头军

来源:落初 作者:清风满西楼 分类:历史 主角:辛弃疾耿直 人气:

完结小说《我是辛弃疾的火头军》是清风满西楼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辛弃疾耿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光是中兴大宋,收复北地怎么够?西夏怎么办呢?大理国怎么办呢?吐蕃怎么办?西辽怎么办?”张承乾看着辛弃疾,问道。“哈哈哈哈……”辛弃疾突然眼睛一亮,重重的放下酒杯,仰头大笑起来,豪气干云。半响才缓缓的停下大笑,低下头,看着张承乾答道:“怎么办?灭掉就是了,还能怎么办?收为宋土啊!哈哈哈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雪停了,天空中的乌云也散了不少,无论是房顶,树上还是地上,一片雪白,银装素裹。

青灰色的城墙、深棕色的木墙、零零落落,步伐急促的行人和缓缓流动的河水,相映成趣,犹如一幅巨大的水墨画。

东边天空中,云层缝隙透出一束阳光,划破天地,把那睡的正香的公鸡惊醒,“喔喔喔”的打起了鸣。

“唰唰唰”一道人影正在院落中舞剑,剑光翻飞,衣服因为高速运动扯的“咧咧”作响。地上的雪花也被带得满院子飞舞飘落。

院门口走进两人,一人身披铠甲,身材魁梧,满脸胡子;一人略微瘦小,一副书生打扮。二人看着院子中舞剑的人影,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

片刻,舞剑的人影缓缓停下,左手持剑,负于身后,右手缓缓下按到小腹,吐气收功,正是辛弃疾。

“啪啪啪啪…”掌声响起,院门口的两人都鼓起了掌。

“贤弟当真好剑法!好武艺!”魁梧汉子出言赞叹到。

“辛掌书记不但文才出众,剑术也是这般了得,当真是文武全才!在下佩服!”瘦小的男子也出言赞叹。

“见过耿将军!见过贾将军!”辛弃疾对着二人抱拳行礼。

“见过贤弟!”耿京抱拳行礼说。

“见过掌书记!”贾端也抱拳行礼说道。

“二位请入内一叙!”辛弃疾伸手想引两人入房间。

“不了!今日来是想请贤弟,随我去军中巡视一趟,认识认识各位将军,熟悉一下环境!不知贤弟可有什么需要准备的?”耿京笑着说。

“无需准备,这便走吧!”辛弃疾刚刚抬起脚,房间内阿福就跟了出来,手上抱着一件披风朝着辛弃疾走来。

“少爷!披上吧!”说着把披风递给辛弃疾。

辛弃疾接过披风,抖了一下,披在身上,就朝着耿京走来,阿福也快步跟了上来。

“嘿…哈…嘿…哈…”

军营的校场上,一排排的兵器架上,东倒西歪的摆放着一些武器,长矛大刀没几把,多是农具和削尖的木棍。一群士兵正喊着号子,挥舞着木棍练着武艺。

耿京、辛弃疾、贾瑞、阿福四人正在校场边缘看着。

“那边那几个,怎么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辛弃疾指着校场后面,几个军士正有气无力的挥舞着武器。

“呃!大早上的可能没有睡醒吧!”耿京摸了摸头说,然后朝着贾瑞使了一个眼色。

贾瑞见了快步走到校场后面去,那校场后面的几个军士,一见贾瑞朝着他们走来,连忙打起精神练了起来,贾瑞见了,上前训了几句,便往回走。

这是校场前面台子上的教官看见了耿京,连忙快步走过来。正是总教头李铁枪。

“见过将军,见过掌书记!”李铁枪拱手行礼,笑着说。

“见过李老弟!”耿京也抱拳行礼。

“见过李教头!”辛弃疾也拱手行礼。

“将军与掌书记过来有何要事?”李铁枪问道。

“哦呵!带着辛兄弟到处转转,熟悉一下环境,待会儿还要去其他几出城池看看!你去忙吧!注意兄弟们的精气神!”耿京笑着说。

李铁枪听了微笑着拱手,回到前面台子上去了。耿京等到贾瑞回到身边,就带着辛弃疾走出校场,朝着军械库走去。

南城门附近胡府,辛弃疾部下伤员修养的院子里,同样白雪皑皑,一位看上去五十来岁的老妇人正拿着扫帚准备打扫院子,正是李家奶奶。

一位头上抱着头巾的妇人端着一盆热水从厨房出来,穿过院子,老妇人见了,屈膝行礼说:“王夫人!”

“老夫人!”王夫人因为端着热水,只能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回礼,然后快步走到一件房间门口,转身用后背顶开房门,再转身进入。

房间内王大夫正坐在桌前,提着毛笔快速的书写着;炕上张承乾半躺着,正无聊的扣着指甲缝里面的血痂;李青青正趴在弟弟李汴的炕边,右手拄着额头打盹儿。

王夫人把热水放在桌上,转身就去关门。或许是门口进来的寒气,李青青打了一个冷颤,手上一滑,鼻子差点撞在炕上,清醒了过来。

王夫人见了,温和的说:“累了吧!现趴一会儿吧!”

李青青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摇头说:“不累!”

王夫人笑了笑,也不说话。金大夫搁下手中的毛笔,起身朝着李汴走过去,轻轻的掀开被子,拿起李汴的左手把脉,然后放下,又拿起右手把脉,再摸了摸李汴的额头,在缓缓的掀开李汴身上的被子,露出绑得像个木乃伊的胸腹。

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又轻轻的盖上被子。翻开李汴紧闭的眼皮看了看。收回手摸了摸胡子,缓缓的点头。

“王大夫!我弟弟怎么样了!”李青青有些焦急的问道。

“目前伤情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了,虽然高热还未退,但是性命应该已经无碍了。”王大夫带着欣慰的微笑说。

“谢谢王大夫!谢谢王夫人!”李青青有些激动的说,说完又不好意思的望向张承乾。

张承乾见了微微扭头,装作很认真的扣起了指甲。

王夫人用热水拧了拧毛巾,来到李汴身边,轻轻的擦拭李汴的脸和手。李青青见了说:“王夫人,我来吧!”

王夫人见了,把毛巾递给李青青说:“慢些!轻些!”李青青听了认真的点了点头。

王夫人有拿起另外一条毛巾,来到张承乾旁边,张承乾接过毛巾,自己小心的洗了一把脸,有擦了擦手。说:“谢谢王夫人!”

王夫人微笑着摇了摇头说:“不用客气!”

王大夫继续回到桌上,接着写字,片刻拿起纸张,朝着上面的墨迹吹了吹,递给王夫人说:“夫人,让人去城里的药铺抓一下药,然后煎好送来,这一副是李汴的,这一副是张小兄弟的,可别弄混了。”王大夫因为昨日张承乾提出缝合伤口有了效果,对张承乾产生了好感,现在连称呼都变了。

王夫人接过两丈药方点点头,,小心收好就出门去了。

王大夫走到张承乾的身边,理了理衣服,坐到炕边,笑着对张承乾说:“在下记得,张小兄弟昨日所说的伤口缝合之法,是见过一位老先生施展过的,是吗?”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