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曹魏皇族

更新时间:2020-06-28 07:09:05

曹魏皇族 连载中

曹魏皇族

来源:落初 作者:东方不死鸟 分类:历史 主角:曹芳司马氏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东方不死鸟原创的历史小说《曹魏皇族》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曹芳司马氏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曹兴是废帝曹芳之子,曹操之玄孙,出生之后被晋武帝司马炎发现,即暗中派人四处追杀;后来,在曹魏皇室暗中势力的安排下,侥幸被送出玉门关,流亡于西域!十几年之后,待看他能否在异族林立的西域之中崛起,走上复仇的霸权之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鱼饵

午饭之后,公子魏兴去慰问了一遍受伤的人员,让大家静心的养病,告诉大家,既然都侥幸活了下来,凤凰堡不会不管不问的,一直养到大家病愈为止!

大部分的伤员本不是凤凰堡的人,凤凰堡也什么多大的义务在未来的几个月内供养他们,可几句暖心窝子的话传播下去,伤员的情绪顿时稳定了许多。

原先他们的心中或多或少都隐藏着一些不安的情绪,现在听完魏公子的话语,大家都觉得魏公子义薄云天、仗义疏财,是一个很厚道的人。

在自然条件恶劣、生活物资缺乏的西域,生命大多的时候都显得有些廉价,饿死、冷死是很常见的事情;

凤凰堡让商会的伤员与自家的伤员同等对待,没有提收取任何费用的意思,已经是十分难得可贵的行径了!

走出满是药味的疗伤小院,宁总镖头露出满脸感激的表情来,衷心的感谢道:“魏公子的大恩大德,镇魔镖局永不遗忘!这份情谊,宁某记下了!”

“总镖头,你太客气了!不讲其他,只讲我们共同抗击马匪的生死之情,魏某也应该理所应当这样做!换成总镖头,也会这样做的!就是堡中的生活条件差了许多,让大家受苦了!”公子魏兴抱歉道。

“已经非常不错了,顿顿都是鱼肉、鱼粥,我们在凉州老家也没有这个条件顿顿吃肉!”宁总镖头欢喜的回应道。

公子魏兴轻轻摇了摇头,心想:若是让你吃一个冬天的鱼,吃到闻见鱼味就吐,你就会有现在这副欣喜的神情了!

公子魏兴可吃够了各种各样的鱼肉,现在让他回想起来冬天的日子来,他的印象之中只有鱼肉,还是鱼肉,最后仍是反胃的鱼肉!

西域的冬天大雪纷飞,温度非常低,极其寒冷,一般只能依靠秋天储存下来的食物艰难度日。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凤凰堡原先居住的地方周围有一小湖泊;

每一天的任务,大家都是凿冰、捞鱼、凿冰、捞鱼,再新鲜的鱼肉,顿顿如此,大部分的人也都腻烦了!

最好的办法也是最笨的办法,就是大睡几天几夜,一直到饿的受不了为止,再爬起来啃食鱼肉!

在那些十分枯燥的寒冬,公子魏兴多么希望吃一些绿色的蔬菜;

非常可惜的是,没有条件建造一座蔬菜大棚出来。

虽然出身极其高贵,但是公子魏兴觉得自己活得还不如后世随意的一个乞丐。

公子魏兴扫视了一眼宁总镖头左臂处的箭伤,好意的劝道:“总镖头,你也不要过于劳累了,你也是一名伤员!”

“公子,相对于我的孩儿们来说,我这些不算是伤,小事一点,过大半了月就没事了!”宁总镖头很不在乎的回答道。

“总镖头,你也四十多岁了,需要多加注意自己的身体,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呀!”公子魏兴继续委婉的规劝道。

“公子放心吧,我家的老爷子老太太还在世,我可不会先走一步的,他们还需要我来摔盆送终的!”宁总镖头笑眯眯的打趣道。

一大一小、一老一少,两人都有意加深彼此之间的感情,你来我往,交谈的十分尽兴!

“公子,你要是自己不说自己的年龄,大多数的人都会下意识把你当成十五、六岁的少年英雄,显得太老成了一些!”宁总镖头戏虐道。

公子魏兴立即摆手道:“总镖头,你的夸奖太出格了,英雄二字,魏某差得远!根本当不起这二个字的评价呀!”

来自后世的记忆让他自己下意识非常抗拒这两个字,不想与这两个字有任何的牵连;

因为在后世的世界之中,“英雄”二字大多与悲壮、凄凉的人物纠葛在一团,如北宋的杨业杨无敌,南宋的岳飞岳鹏举,颁布“灭胡令”的冉闵大帝,誓死不过乌江的楚霸王项羽,大明朝的抗金名将袁崇焕等等,皆是悲剧色彩浓郁的英雄人物;

公子魏兴的内心本能的拒绝做什么英雄人物,也不想去做什么大英雄;

只想有一天不再担心西晋朝廷的秘密追杀,不再亡命天涯的逃窜,不再胆颤心惊,娶几个如花似玉的老婆,生一群可爱、漂亮的小家伙,喝着美酒、哼着小曲,过着逍遥自在的小日子。

“公子,你即使暂时用不上这二个字,“豪杰”二字却足够了,比我家的老三强了数百倍!”

想起自家的老三宁小武,宁老镖头就头痛不已,却无可奈何。

听到自己成了榜样,成了“别家的孩子”,公子魏兴哭笑不得。

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宁小武却莫名打了一个喷嚏,感觉很不妙,他此时还不知道他自己纨绔的逍遥生涯将会很快的结束了,悲惨的日子在等待着他。

“我家的老三与公子你年龄相仿,就是太顽劣了些,好吃懒惰,不听长辈们的教训;如有机会,请公子你多加引导与调教!”

宁总镖头的心头突然闪过一片灵光,想要把顽劣的小子扔到这里锻炼一段时间,好好磨砺一番,就趁机提起了。

“真若有机会,我要好好与令郎亲近一番,相互切磋、相互进步!”公子魏兴谦虚的敷衍道。

又交谈了一炷香的功夫,看火候差不多了,宁总镖头小心翼翼的问道:“公子,之前关于皮甲的提议,现在还是否有效呢?”

公子魏兴一瞪眼,很不悦的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魏某说出的话就犹如泼出的水,绝不会食言而肥!总镖头的话这是在打魏某的脸呀!”

宁总镖头心中非常喜悦,嘴上却连连道歉,大赔不是。

在凤凰堡中,弩弓是他们自己都还未配齐的装备,可皮甲、皮帽却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

只要有充足的皮料,很快可以缝制出一批出来。

在辽阔的西域,羊皮、马皮、狼皮与鹿皮等皮料是很常见的东西,对于大多数的牧民来说,很廉价!

可是,为了保持凤凰堡特有的战略优势,凤凰堡的人根本不向周围的王国、部落交易这些皮甲、皮帽,即使在最困难的时期也是如此。

至于来此中原凉州的镇魔镖局,在利益上与凤凰堡则没有什么相冲突的地方;

在某些方面,甚至还需要镇魔镖局的帮助,凤凰堡不介意外销十几套出去;

况且,交易些急缺的人口,对于现在的凤凰堡来说,是非常划算的生意!

“多谢公子的情谊,凉州酒泉郡镇魔镖局铭记凤凰堡的恩情,日后必有所报!”宁总镖头非常感激的道谢。

对于宁镇虎这些常年走镖的武师来说,凤凰堡出产的一套皮甲、皮帽相当于镖师的一条命,非常珍贵,可以当做传家宝传下去了!

用一些不在朝廷籍册登记上的廉价奴役来交易,则是十分划得来的事情!

攀附在世家地主下面的奴仆很多,这些奴仆不向朝廷缴纳任何的税费,各地的官府自然下意识忽略他们的存在,也不太在意他们的生死;

只要弄得不太出格,官府都是睁一眼闭一只眼,任凭他们的主家欺凌与虐待。

镇魔镖局虽然是以走镖为生,但是府下还是有数百亩的田地,屁护着不少流离失所、无地的佃户。

再花一些钱财,向关系不错的大族暗中购买一些奴役就可以了!

“总镖头,十几套皮甲、皮帽是否够用呢?”公子魏兴轻轻的投下鱼饵,似乎很随意的问道。

关系着镖局未来的前途,宁总镖头对这些皮甲、皮帽则是非常的关心,听到魏公子的问话,情绪立即波动了起来,紧张的追问道:“凤凰堡还有多余的皮甲、皮帽要卖给我们吗?”

此刻,宁镇虎总镖头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忐忑与紧张,根本不像一个行走天下的老江湖。

看到宁镇虎总镖头咬住了鱼饵上钩的模样,公子魏兴心中则是非常的兴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