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我是当朝驸马爷

更新时间:2020-09-12 05:33:24

我是当朝驸马爷 连载中

我是当朝驸马爷

来源:落初 作者:炒饭的菠萝 分类:历史 主角:闻言刘先生 人气:

炒饭的菠萝新书《我是当朝驸马爷》由炒饭的菠萝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闻言刘先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老天啊,为什么我过得这么苦啊?有没有富婆介绍一个给我,让我少奋斗二十年?某星君悠悠地说道:“富婆没有,公主倒是有一个,你要吗?”要啊,我要啊!于是,悲了个催的赵惇,就被送到了大齐,当起了潇洒无比的驸马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徐元洲从迷迷糊糊之中醒了过来,望见四周漆黑一片,脑袋隐隐作痛,不知道这是在怎么样的环境之中,晃了晃有些发晕的脑袋,喃喃道:“这里难道是……阴间?”

“我靠,李斯那张乌鸦嘴啊!幸好老子买了保险啊!”徐元洲摸了摸头顶,有些疼,低下头看了看四肢,也依旧完好无损,他吃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打量着四周的场景。

周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一丝光芒都没有。徐元洲喃喃自语道:“唉,这小黑和小白怎么还不来接我?这地府的效率也太低下了。回头见到阎罗王我可要好好的投诉他们。”

徐元洲忽然觉得脚下一软,连忙坐了下来,闭上眼睛想了很久,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当初不该骂月老总不给我找老婆的……搞得他为了帮我找老婆都直接给我开启下辈子了……不知道爸妈怎么样了……有保险金的话,至少生活应该没问题……的吧?”

他仰起头,呆呆地看着头顶漆黑的空间,徐元洲将双腿蜷了起来,双手抱紧膝盖,下巴抵在膝盖上,发着呆。

在坐了良久以后,他决定起身向着前方探索一番。

还未走出几步,只听身后传来了一声淡漠至极的声音:“此地乃是生死之间,你若是再往前踏出一步,便回不来了。”

徐元洲惊喜又错愕地扭过头望去,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满头白发,高高扎起发髻,身着八卦袍的老道士,徐元洲吓了一跳,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位老道士,小心翼翼地说道:“这位……爷爷,你是白无常?”

“没礼貌。”老道士抬眼望了徐元洲一眼,冷哼了一声,抖了抖袖子,说道:“吾乃是南斗六星君之一的司命星君,主掌世间万物起落生灭。你若是愿意跟随我前去一个地方,那便可暂时不用到冥府中去。”

徐元洲一听,脸上浮出喜色,赶紧朝着老道士的方向小跑了几步,舔着脸笑道:“就是说我可以不用死了?去哪里?可以回去吗?”

司命星君瞥了一眼这个年轻人,依旧是一脸冷漠地说道:“不能回去。你可以选择去往冥府,也可以选择到齐国,成为德昌公主姜枫的驸马爷赵惇。”

徐元洲愣在了原地,内心有些犹豫,辗转缠绵,为难道:“顶替别人啊……这样……不太好吧?”

司命星君以袖掩面,轻声咳嗽了几声,横了徐元洲一眼,冷声道:“那你便在这里等着鬼使前来勾魂吧。”

说罢,放下手臂,看也不看徐元洲,扭头便走。

徐元洲见状,连忙上前拉住司命星君,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谄笑道:“别别别!我去,我去还不行吗?那我去了要干嘛啊?”

司命星君站定,背对着徐元洲,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转过身来,已经是面无表情了,淡淡地说道:“与你说简单一点,你的使命便是升官发财生孩子,以及……”

“以及?”

司命星君的脸朝着徐元洲微微凑了过去,说道:“以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徐元洲错愕的张开嘴,眨巴了几下眼睛,喃喃自语道:“厉害了,这是要我当总理的节奏啊……”

司命星君衣袖挥舞,双手负后,沉默了一阵,用着极为冷淡地声音说道:“不,你的目标是当上大将军,执掌一半虎符的大将军。”

“为什么啊?我可是靠才华吃饭的。”徐元洲抬起右手,轻轻拨弄了一下刘海,嘟囔着嘴,皱着眉头不满地问道。

司命星君又抬起手,用衣袖遮住面庞,轻声咳嗽了几声,低垂着那双好看的丹凤眼说道:“咳咳……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嘛,大将军这个职位更配得上公主。”

徐元洲听到这句耳熟能详的话,眉头一条,笑嘻嘻地用手肘捅了捅司命星君,揶揄道:“哦豁?星君你很懂嘛!”

“呵呵……”司命星君呵呵一笑。

“呵呵你妹!我连架都没有打过,也没学过什么跆拳道,还当个什么鬼的将军!”徐元洲的脸色说变就变,跨着脸,瞪着司命星君,右脸颊上的肌肉不住的颤抖着。

“咳咳……”司命星君也有些脸红了,他伸出一只苍白的手,轻轻拍了拍徐元洲的肩膀,抚慰道:“本座赐你一件法宝,你带上它可以包你无虞。”

随后司命星君从腰带上解下一只玉佩,丢给了徐元洲。

徐元洲手忙脚乱地接过玉佩,用手捧住玉佩,此玉晶莹,内有虹光萦绕,映得徐元洲脸上满是绿色。这只玉佩碧绿通透,成半月状,反面刻着‘南斗司命’四字,正面雕有麒麟踏云图,细看这幅麒麟踏云图,云中居然还有双龙盘旋争大日的场面,那一点红日,竟然不是用红漆点上,而是玉佩本身那一点就是红色。

徐元洲啧啧称奇,提起玉佩说道:“这玉佩通灵剔透,莹润光泽,翠色温碧,倒是好看得很。”

司命星君闻言微微一笑,一脸谦虚地说道:“还好还好,只是闲暇之余随手雕刻的玉佩,在我这里只算是下品。”

随后他想到了什么,握着玉佩望向司命星君,问道:“就是说我带上它之后就不会死?这玩意有没有保质期的?”

“……只要没碎都有效。必要之时本星君也会现身助你。”司命星君淡淡地说道,随后他抬起头望了望天顶,说道,“时辰已到,希望你今后好自为之。”

“喂!玉佩这种东西,很容易搞掉的啊!”徐元洲扯着嗓子大喊道。

司命星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一脸看智障地表情说道:“除了系上它的人,没有人能够解开它。”

接着司命星君朝前走了两步,右手猛然拍向了徐元洲的头顶,面无表情地说道:“希望你能够牢记你的使命。”

徐元洲瞪大了双眼,只觉浑身有电流闪过,两眼翻白,紧握着玉佩倒了下去。

“差点忘了说了,你醒来将会忘记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除了我现身之后你才能记起一切,不过成为大将军的使命将会牢牢地篆刻在你的脑海中……”司命星君看着徐元洲倒在地上,恍然说道,随后哑然失笑道,“看来是有些晚了。”

……

徐元洲从迷迷糊糊之中醒了过来,吃力地睁开眼睛望去,首先望见的便是床头的白色蚊帐,只觉得头上隐隐作痛,不知道这是在怎么样的环境里,头顶的伤痛还没消去,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闭上眼睛闭目养神了起来,良久后才微微叹了口气。

这里是哪里?

是在怎么好像不是在医院里面?

徐元洲掀开那床被子扶着床板坐了起来,大约是昏迷了很久,身体四肢还尚未恢复到自如的状态,低下有些发酸的脖子,只见身上穿着的衣服也是奇奇怪怪的,压根不像医院的病号服,布料倒也算好,穿着挺舒服。

徐元洲扶着床沿,先是微微蹲了下来,待觉得头不晕之后,这才晃了晃脑袋,扶着床沿站起身来。眼中的金花消失后,徐元洲这才发现房间内有许多无法协调的东西。

老式的房屋、仿古的床、桌子椅子板凳等家具,摸起来虽然用料和做工都不错,但是整个房间的摆设都显得有些不协调,瓷器摆在架子上,上面一点灰尘也没有沾,由此可看出此间的主人是有多钟爱这些瓷器。

只是……所有任何现代化的电子器件在这里都不存在,莫说电子器件,就连一样现代化的设计都没有。

徐元洲,你在搞什么飞机啊。

徐元洲心中暗骂了一声,随后只觉得头顶又有一些发疼,连忙抬起手捂了起来。就在徐元洲呲牙咧嘴的时候,眼睛忽然一定,他将右手缓缓地放到自己眼前,看着自己修长单薄的右手,映着阳光,那手简直白得透明,不像是自己的手。

片刻后,徐元洲扶着墙壁,来到一张木椅前坐下,将胸前的绳结解开,一具苍白的身体就出现在眼前,身上缠满了白色的布条,可是惟独头上没有。

徐元洲轻轻摇了摇脑袋,这是什么情况,记得自己出了车祸,那辆车子明明朝着自己撞了过来,当时只觉得浑身似乎都成了一团烂肉,怎么可能还如此完好?难道是这些绷带把自己的身体缠好了?

徐元洲用修长的食指轻轻扯了一下绷带,随后一口凉气倒吸,整个房间仿佛都跟着一起呼吸了起来。

疼!

好疼!

超级疼!

望着泛出血迹的伤口,徐元洲欲哭无泪,自己真是手贱啊!忽然感觉余光有亮光闪过,他转头望向了铜镜,猛然看到镜子里自己的模样,徐元洲有些呆滞。仿佛镜子里映出来的不是自己的脸,而是一个大大的问号。他凑近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又离得远了一些,左右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剑眉星目、五官深邃,身材挺拔、秀致颈长,仔细看来,眉眼和身形都跟原来的自己有七八分相似,但还是怎么看怎么奇怪。

看见镜子之中的影像过后,徐元洲愣住了,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怎么会这样?

徐元洲呆坐在原地,半晌后他摇了摇头,扶着桌子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朝着房门的方向挪动。他推开房门,午后的阳光照射了进来,似乎是许久不见阳光,徐元洲眼睛被刺得微微眯起,下意识地抬起手遮挡了一下。

这时在一处木制楼房的二楼上,从门口望下去,远远的便是鳞次栉比的院落和园林,分布的各幢楼房,苏杭风格的园林建筑、池塘以及假山,一望无际地在眼前铺展而开。

没有高楼大厦,没有一丝现代的特征。

徐元洲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吐了出来。空气之中传来了阵阵泥土的气息,似乎是昨夜的一场大雨冲刷得四周清新、树木滴翠,午后的阳光映照着,下方的石斛、萱草、桑椹、蔷薇,花影扶疏,争奇斗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