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假命天子

更新时间:2020-11-17 06:41:03

假命天子 已完结

假命天子

来源:落初 作者:仟墨 分类:历史 主角:简旭麻六 人气:

仟墨新书《假命天子》由仟墨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简旭麻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简旭说:咱干的就不是光明正大的事,咱做的却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简旭又说:咱笑着说疼,咱站在刀尖上跳舞。  不过是拍一场戏,简旭竟然莫名其妙的穿越,接着是替别人代理太子代理皇帝代理儿子代理丈夫代理情人代理老爹……假命天子,做着真命天子的事,假作真时真亦假,脑袋就是插在脖子上的一个球,多方争夺,可是脑袋只有一个,夺去就没了,为了自保,简旭说:该出手时就出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简旭被带走,他本以为去了县衙,和县爷说清此事,无论怎样,不能仅凭一人之言,没有证据,你如何能判罪。谁知到了县衙,县爷的做法大大出乎简旭的预料,那县爷喊了声:“来呀,把人犯关进大牢。”

一干衙役拖着简旭就走,任凭他大呼小叫:“喂喂,你还没审呢。”

县爷得意的冷笑一声:“哼哼!廖申,你也有今日,看我慢慢折磨你。”

廖申在府里愁眉不展,“恐怕,太子凶多吉少。”

淳于凤道:“廖叔何出此言?”

廖申叹口气:“凤儿你不知,这县爷姓胡,和我有过节,以前我当知县时,他在我手下当县尉,因屡屡玩忽职守,被我弹劾,罢了他的官,不知后来如何做到知县了,我怕他记前仇,拿太子做文章。”

淳于凤听廖申一言,不觉也担心起来,“我不会让他伤害太子的。”

一边的红姑道:“实在不行,我们劫狱。”

麻六却是另一种想法:“你们真笨,那知县再大,他有太子大吗?”

一句话提醒梦中人,淳于凤道:“对啊,万一这知县不按章法办事,冤枉太子,我们不妨亮出底牌。”

廖申摇摇头:“只怕这样,尽人皆知,太子的处境更危险,这里毕竟是荒僻之地,远离京畿,皇上有时,也是鞭长莫及啊。”

淳于凤道:“既然这样,我立即赶往县衙,一来打探情况,二来也防止那胡知县有所举动。”

廖申拿出一些银子,交给淳于凤,“这个,用得着。”

淳于凤点点头,接了银子,红姑随行,两个人直奔县衙而去。

简旭关在冷冰冰的牢房里,四下看看,墙壁黢黑,地上脏乱,既没有床铺,也无任何可以坐的地方,唯有在墙根放着薄薄的一些稻草,这就是给犯人睡觉的地方。连一个小窗户都没有,只在远处墙壁上点着一盏小油灯,灯光微弱,此时深秋,牢房里越发显得凄冷。

简旭长叹一声,想不到自己有这样的牢狱之灾,从来到这个时代开始,历经磨难,心里是百感交集。忽然自己又给自己打气,我就不信我能死在这里,淳于凤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他正胡思乱想,牢房门打开,牢头喊道:“有人看你。”

简旭听到喊自己,以为是淳于凤来了,抬头一看,不是,随着牢头进来三个男人,都是一身贵家公子打扮。他觉得有些面熟,仔细想想,这不是刁球身边的那些侍卫吗,他们来作甚?

此人正是蔡青,他奉刁球之命前来救简旭。

蔡青看到牢房里关着的果然是简旭,笑笑,挥手一刀,刺进牢头的心口,他身后跟着的另外两个侍卫一起动手,结果了其他几个衙役的Xing命。

简旭吓的目瞪口呆,蔡青砍开关着简旭这间的木栅门,命那两个侍卫驾着吓的几乎虚脱的简旭往外走。门口也有人接应,大家出了监狱大门,上了马,扬长而去。

跑了能有两里多路,钻见了山间密林,蔡青命人住了马,把简旭放下来。

简旭大脑一片混沌,思想跟不上事情的发展快,他抬头看向前面,又是刁球,此人一会儿是魔头,一会儿又像救世主,不知安的什么心,想想死了那些无辜的衙役,于心不忍,对刁球道:“虞侯救我,简某感激不尽,但是你不能杀了那些无辜衙役。”

刁球道:“他们不死,就是你死,你自己选择。”

“这……”简旭语塞,这个问题很尖锐,暂时大脑还不能转的这样快。

刁球又道:“此地你已不能久留,回去和淳于凤走吧,换个地方。”说完,手一挥,侍卫把他的座骑牵过来,刁球上了马,飞奔而去。

蔡青和那两个侍卫准备护送简旭回廖公镇,但不敢原路返回,换走另一条路,上了一个山坡,两边是怪石嶙峋,黑松密密匝匝,道路回转处颇多,几个人也不敢用力催马,走了一阵,好歹下了山坡,廖公镇遥遥在望。

就在此时,跑在前面的蔡青,突然的人仰马翻,后边的两个侍卫紧急勒马,马的前蹄高高举起,嘶鸣几声,然后又“得得”的转起圈来。

侍卫哗啦抽出刀来,四下里用目光逡巡,看了半天,没有任何人影,两个人翻身下马,去看摔倒在地的蔡青。

蔡青疼的嗷嗷直叫,又急忙喊道:“别管我,快去看那太子。”

侍卫赶紧回头看,马上哪里有简旭的踪影。三个人大吃一惊,蔡青气得一拳捶在地上,“中计了。

淳于凤赶到县衙,看到的是一片混乱,衙差们里外的跑,胡知县在一边又喊又骂,不知出了何事。他突然发现了淳于凤,愣了一下,随即喊道:“是他,是这个家伙把人犯救走的,快把这个人抓起来。”胡知县以为淳于凤是男子,衙差们呼啦啦围了上来,淳于凤听说人犯被救走了,心里一喜,来不及想是何人救走的,因为这些衙差已经冲了上来,告诉红姑,不要恋战,赶紧撤出去。

那些衙差每日里只想着怎样压榨百姓,鱼肉乡里,哪有什么真功夫,别说淳于凤,只一个红姑他们都不是对手,所以,不消几下,淳于凤和红姑就撂倒一片,冲出县衙。

两个人刚回到廖府,还没来得及和众人把事情的经过讲完,管家慌慌张张的进来禀报:“老爷,不好了,镇里来了大队人马,看穿戴都是禁军,把整个镇子都围起来了。”

廖申和淳于凤一起惊道:“什么?”然后又相视一笑,是皇上来接太子了,随后又愁云满面,因为太子已经不在自己这里。

“凤儿,怎么办?太子失踪,我们如果这样去上报,人家不一定会信,而且,京城来的人恐怕认识你,皇上的心里我们暂时还揣摩不透,如果有太子在,或许不必担心,可现在……”

淳于凤思索一下道:“我们先不要声张,看看情形再说,现在还不确定这些人的身份,也不知道是否真是皇上来接太子的。”

此时的廖公镇,各个出镇的道口都被禁军守住,并且只许进不许出,另有一批人马在镇里搜寻。廖公镇是小地方,这里的百姓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大阵仗,有的惊慌不已,做生意的上了门板,出访的赶紧回家。有的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把能想到的原因都猜测了一遍,就是没有人想到这样大批的禁军来到这个小镇,却是因为这里来了个简旭。

这些禁军果然是奉皇上之命,前来寻找太子,几日前有人密报,太子在此出现。

领头的是侍卫亲军马军副都指挥使韩欣,他领命而来,在廖公镇搜了半天,却毫无结果,怕有所疏漏,又命少数几个认识太子的军官带领士兵再次入户搜寻,把所有的行迹可疑之人统统抓了,又通告百姓,把自家外来的人齐聚在韩欣面前,韩欣逐个辨认,其中没有太子,还不甘心,又搜,禁军所到之处,鸡飞狗跳,撞门破墙,翻箱倒柜,就差上房揭瓦,百姓怒不敢言,唯有战战兢兢的躲在墙角旮旯。

几名军士闯进了廖府,到处践踏,淳于凤等人躲在一边,不敢言语,太子已经失踪,不能再招惹事端。

此时,在大门旁又出现了先前和简旭相撞的那个乞丐,他看着廖公镇热闹吵嚷,躲在那里嘿嘿的笑。

军士忙活半天,没有看到人影,也没有搜到有价值的东西,气急败坏的摔门而出,看到一旁傻笑的疯乞丐,一脚踹过去,乞丐就要发火,看到是当兵的,却又忍了下来,撒腿跑了。

韩欣见搜寻数次依旧未果,无奈,只得带领兵士回去复命。

刁球接到蔡青的报告,简旭被人半路劫走,刁球突然想起登州五虎来,气得他带着侍卫重又返回廖公镇,突然发现镇里乱哄哄的,看那些禁军的服饰,知道都是皇上的人,心里奇怪,自己并没有向皇上禀报此事,皇上是如何知道的呢,看来,皇上还真是千手千眼啊。

韩歆刚刚撤离,刁球便吩咐蔡青带着一干人来到镇西,一根松油棒飞出,一户人家的柴草垛顿时起了大火,此时是深秋,西风强劲,火借风势,由西向东烧过去,人们发现镇里失火,急忙东呼西唤,过来灭火,怎奈风太大,火成燎原之势,火星窜到之处,顷刻便是一片火海,只一会儿工夫,已经烧了小半条街,整个镇里孩子哭大人喊,木桶脸盆甚至连饭碗都用上了,可是对于这场火,无异于杯水车薪。大家乱做一团之时,刁球带着他的皇卫党扬长而去。

那个被兵士踢跑的乞丐,远远看见廖公镇的火光,噗通跪倒在地,口中念道:“祈求上天保佑廖公镇百姓!”说完,咚咚在地上不住的磕头。

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这乞丐磕破了额头,或许是感动了天地,须臾之间,风势稍减,乌云滚滚,一个雷炸响,随之而来的是倾盆大雨。

廖公镇得救了,救火的人们跪在地上朝天而拜,嚎啕大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