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兵甲三国

更新时间:2020-11-20 05:03:39

兵甲三国 连载中

兵甲三国

来源:落初 作者:湘南笑笑生 分类:历史 主角:小薇公孙瓒 人气:

湘南笑笑生新书《兵甲三国》由湘南笑笑生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小薇公孙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给我一个姑娘,我创造不了一个民族;给我一块木头,我能瞬间制造出一把连弩。  兵甲系统在手,三国天下我有!  并州狼骑又如何?且看我三千铝盔铝甲的白马义从如何马踏天下!  河北先登又如何?且看我怒锋营手执钢制弹簧连弩如何荡净九州!  江东水军又如何?且看我装备连发火炮的幽燕车船如何纵横四海!  ……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穿越成公孙瓒庶子公孙白,起于幽州,席卷天下。  本书书友裙号:3-1-3-0-5-6-1-5-9,欢迎大家前来吹牛打屁。PS:铝盔铝甲指的是超硬铝合金,性能不亚于普通钢材的那种,勿以此吐槽,拜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旌旗漫卷,枪戟如林,数百人整齐的肃立在望牛山下的平地上。

一杆绣着“公孙”二字的大旗之下,北平军校尉公孙续端坐在一匹八尺高的白色骏马之上,满脸的云淡风轻,嘴角露出一丝得意和嘲讽的笑容。

一个妾生的贱种,也敢戏弄他这血统高贵的嫡子,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怎么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公孙家少主?

“大公子,此举是否会有不当,若是五公子真有个三长两短,恐怕蓟侯那里不好交代。”身旁的军司马文则不无忧虑的说道。

“放心,吴明那厮虽然吃里扒外,但也是久经沙场的老油子了,决计不会和黄巾贼硬拼的,最多吃点苦头,甚至干脆就躲起来,直接放黄巾贼逃走。不过,他等真敢避而不战,就休怪我军法伺候,吴明和那贱种怎么也得脱层皮,哈哈……”

公孙续越想越有趣,忍不住得意的大笑起来。

文则依旧忧心忡忡,公孙白虽然是个庶子,但终究是公孙瓒的骨血,一旦真出了什么事,公孙续或许不会有事,他这军司马就要大祸临头了。

叩嗒嗒~

背后突然传来整齐而强劲的马蹄声,地面都在微微颤抖,众将士忍不住回头望去,只见金色的阳光之下,一片雪影如风一般朝他们疾奔而来,那片耀眼的雪白,凌乱了他们的双眼。

在那片梦幻般的雪影之前,只见那匹身高八尺五、长九尺的白龙马如同腾云驾雾般奔驰而来,在它背上,一名英俊而威武的中年男子,白袍银甲,手中的那杆一丈多长的马槊高高扬起,锋刃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是白马义从!”

“骑都尉严将军来了!”

“天啊,蓟侯也来了!”

随着一阵惊呼,公孙续不禁微微变了脸色,急忙调转马头,迎了上去,而身旁的文则更是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一种末日降临般的感觉涌上心头。

蓟侯亲自出马,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看来这五公子虽然是个庶子,但是在蓟侯心中的地位并不低啊。

众将士呼啦啦的迎了上去,公孙续和文则等将领纷纷翻身下马,正要迎向前去,却听前面一声断喝:“让开!挡道者死!”

众人大惊,急忙像潮水一般纷纷向两旁散了开来,公孙续和文则眼见那百余骑已如风奔来,根本就没减速的意思,也只好牵马赶快让到一旁。

呼!

白龙马四蹄腾空而起,如同闪电一般从众将士眼前掠过,马背上的公孙瓒面沉如水,根本就没看他们一眼,就此打马疾奔而去。

呼!

紧跟而来的严纲,望了一眼公孙续,说了句:“大公子速速跟上。”

话未说完,人马已在十步之外,接着众人眼前风声大起,百电光和蹄声从他们面前呼啸而过,如烟的尘土迅速弥漫开来,迷乱了两旁将士的眼睛。

公孙续终于脸色大变,伸手扇了扇眼前的烟尘,翻身上马,手中长枪高举:“快,跟上去!”

前面的白马义从已然在百步之外,公孙续不敢怠慢,也顾不得背后的部曲,急忙打马紧紧跟了上去。

那日在厅堂之中,公孙白那贱种巧舌如簧,把一根马草都能说成黄金,谁知道这回那贱种又会在父亲面前说出什么话来污蔑自己,所以他务必要跟上去,不让那贱种有污蔑自己的机会。

转眼之间,火急火燎的公孙瓒已经奔驰到望牛山西面的山道入口,眼前的一幕让他忍不住怒发欲狂。

只见一道土墙绵亘在山道入口处,将山道入口堵得严严实实的,在土墙的背后,数百名北平军将士正弯弓搭箭,密密麻麻的箭头森然对准了山道中间。

很显然,公孙续为了防止吴明避而不战,放走黄巾军败寇,特意在此处安排了后手。

见到背后马蹄声大起,土墙后的众将士纷纷回过头来,认得是公孙瓒,不禁都变了脸色,纷纷拜倒:“拜见蓟侯!”

公孙瓒勒住马脚,回头嘶声吼道:“速速给老子拆了这道土墙!”

“喏!”

背后传来如雷的响应声,百余名白马义从翻身下马,弃枪拔刀,直奔土墙而去。

严纲厉声喝道:“还不速速一起拆墙!”

众将士这才如梦初醒,纷纷涌向那道土墙,推的推,砍的砍,三下五除二就将那道土墙拆了个干净。

公孙瓒眼中杀气凛冽,沉声喝问道:“谁在此处统领?”

一个身披鱼鳞铁甲的将领拜倒在公孙瓒身旁,战战兢兢的说道:“怒锋营二曲军侯陈碧拜见蓟侯。”

话音未落,白龙马上突然掠下一道寒光,随着一声惨叫声,那杆锋利的马槊已刺入军侯陈碧的咽喉,接着马槊往上一举,陈碧的尸身便被高高的挑起,然后摔落在路旁的草丛之中。

“驾!”

公孙瓒双腿一夹马腹,催动白龙马如风一般奔向山道,疾驰而去。

背后的严纲带领众白马义从如影而随。

公孙续望了一眼地上陈碧的尸身,只觉一股寒意从脚涌到头上,如坠冰窖。

“驾!”

公孙续不敢停留,也紧紧的打马跟上。

*********

公孙瓒马不停蹄的纵马在山道上疾奔,耳边的风声呼啸而过,尤嫌这马太慢。

转过山道弯处,公孙白的身影就映入他的眼帘。

满头满脸的血珠,歪歪斜斜的坐在一匹马背上,在他的背后还有一人扶着他的后背。

白儿被贼兵挟持了!

这是公孙瓒脑海中闪现出的第一个念头。

“放下白儿!”公孙瓒厉声喝道。

对面的人马都惊呆了,不解的望着公孙瓒。

“父亲!”马背上的公孙白望着公孙瓒,率先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刹那间一股难于言说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绝逼是亲爹啊!

他急忙翻身下马,却因下得太急,差点摔倒,站稳身形之后,朝着公孙瓒没心没肺的咧嘴一笑,弯腰拜倒:“拜见父亲!”

背后的吴明也翻身下马,率着众将士弯腰拜道:“拜见蓟侯!”

公孙瓒这才发现对面的人马都是自己的部曲,暗骂了一声小孽畜,也翻身下马,向前一把扶起公孙白,一言不发的细细端详了一遍之后,这才沉声问道:“脸上为何会有这么多血迹,何处受伤了?”

公孙白嘿嘿咧嘴一笑:“孩儿乃大汉第一将、威震北地、名满天下的奋武将军、蓟侯、广阳太守之子,岂会被区区蟊贼所伤?此乃贼首张禹之血。”

这小孽畜,没个正行,不过这话我爱听。

公孙瓒尚沉醉在前面这一大串头衔之中,却听到吴明禀道:“怒锋营三曲三屯吴明,奉大公子之命,率本屯百人,阻截黄巾余孽张禹部,斩首三百三十二人,其中包括贼首张禹和杨鑫,重伤者一百一十八人,俘虏四十五人,其中包括贼首陈晶,已完成使命,向蓟侯复命。”

公孙瓒惊讶的抬起头来,不可思议的望着吴明。

对于黄巾军这种乌合之众,若在野战之中,以一败四的确只能算是成绩一般。作为威震北地的枭雄,公孙瓒有过五十骑败五百鲜卑骑兵的战绩,在野战之中,敌军一旦被冲乱阵型,便会一溃而散,剩下的就是追击了。但是如今是狭路相逢,面对的是身经百战的黄巾余孽,在你死我活的拼斗之中能以一败三已经算是难得了,更难得的是不但击败了对手,还硬生生的杀死了三百多人,重伤一百多人,俘虏了四十五人,这份战绩已算是神奇了。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众北平军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挂着黄巾军的人头,有的挂着两颗,有的挂着三颗,还有挂四五颗的,绝非虚言。

公孙瓒讶异的问道:“我军伤亡如何?”

“轻伤十人,重伤三人,无人死亡。”吴明恭声禀道。

“什么?!”公孙瓒差点跳了起来,“以一百敌四百六十人,杀三百余人,只伤十三人,无人死亡?”

公孙白眼见公孙瓒震惊的模样,忍不住腹诽:一百名全副武装的精锐之士,去杀一百多名全身是伤、身上连片甲都没有的土逼,伤十三个已经很丢脸了好不好。

吴明满脸的激动之色,恭声道:“狭路相逢,我等又无弓矢,以一敌三,原本应不敌。皆因五公子鼓舞全军士气,又身先士卒,更是亲手击杀了贼首张禹,彻底击溃了贼军的士气和信心,才得以如此大胜。”

他说完,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慢而坚定的说道:“此战,全仰五公子之功!”

在他背后,响起了如雷般的响应之声:“全仰五公子之功,我等才得以大胜!”

吴明将右手扬了起来,一颗硕大的人头被高高的抬起,呈现在众人眼前。

此时严纲已率众白马义从已经赶到,望着那颗满眼充满惊恐和不甘之色的人头,当即说道:“不错,此人就是张禹,末将昔日曾与他交战过。”

公孙瓒怔怔的望着张禹的人头,只见那头颅的下面还连着半边肩膀,骨肉的断口处极其齐整,只有公孙白那柄削铁如泥的宝剑,才能做到。

“孩儿不信!”背后传来一声高呼声。

PS:签约站内短信已收到,请大家放心收藏,顺便求点推荐票。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推荐票这玩意投给新书作者的效果,比投给老书的效果大三倍还不止,大家行行好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