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红颜饮

更新时间:2020-02-12 09:24:49

红颜饮 已完结

红颜饮

来源:掌中云 作者:青栀未白 分类:女生 主角:傅青栀卫景昭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红颜饮》是青栀未白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傅青栀卫景昭,书中主要讲述了:她的眼看穿诡术阴谋,却不能彻底看清人心的变化; 他的手掌握天下苍生,却只想可以握住寥寥的真心。 从一个为帝王所防备的权臣之女,到名留青史的一代贤后,究竟有多远的距离? 一入深宫前缘尽,半世浮沉掩栀青。 梧桐摇叶金凤翥,史册煌煌载容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傅青栀镇定答道:“回皇上的话,是有此事。家父为臣女与长姐请了先生,教习琴棋书画,可长姐聪慧,臣女愚钝,只学得皮毛,实在不值一提,让皇上、皇贵妃娘娘见笑。” 皇帝点了点头,皇贵妃明白这意思,眉眼弯弯地笑,和气温柔地说:“想来傅姑娘是谦虚了,瞧着真是谦和有礼、落落大方。”跟着又偏过头去和旁边的司礼太监说:“还不留牌子记名。” 傅青栀的心沉下去,不知是解脱还是再无退路。钦天监说八月十七是个好日子,果然万里无云万里天,仪元殿里沉静凉爽,幽幽的龙涎香在鼻尖旁萦绕不散,有人递给她玉牌,她不抬首看一眼,只双手接过,深福谢恩。 她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谢恩的话,只晓得都是早就想好的,眼下顺理成章地说了出来,跟着便退回秀女那一列中。 一阵微风拂过,青栀身上似有些舒坦,又有些粘腻,心里蓦地想起一句诗:漫道秋风好,秋风易白头。先前还不觉如何,眼下却应了她不可言说的心境,而接下来那些秀女是被撂牌子赠花,还是记名字留用,都不再与她有关。 傅青栀从仪元殿出来,自有小太监带她出宫,并恭贺:“小主一切顺利,三日后就会有宫里的姑姑到府上教习内宫礼仪,还请傅大人与小主准备好。”因傅青栀已是皇帝的女人,自然不能像原来那般称呼,从这一刻起,周围的人都要改嘴了。 等在宫门外的梳月赶忙从荷包里拿出碎银小心递过去,这是大人早就嘱咐了准备好的,小太监眉开眼笑地接着,上赶着又奉承:“小主得皇上看重,听说在仪元殿里很说了几句话,连皇贵妃都夸赞小主,教习姑姑必然也会选宫里的老人儿。” 青栀也不多说,只好脾性地笑道:“借公公吉言。” 如此便上了自家的马车,临走前吩咐道:“梳月,你留个人在这宫外等着,若是孟家小姐出来了就去问问,结果怎样。” 梳月应声,嘱咐了一个随行的小厮好生打听。傅家的马车扬尘而去。 到了家门,傅崇年领着一众人已在门口等待,傅夫人叶氏已经哭成了泪人儿,见到青栀下马车,赶忙擦干净,随着傅崇年行礼,尚书府门前乌压压跪了一片,都道:“参见小主。” 傅青栀没曾想是这样的阵势,慌忙把父母扶起来,又让二哥也快快起来。叶氏一辈子过得顺遂,傅崇年虽有小妾,却一个也没让生育儿女。 她自打嫁入傅家,中馈大权就稳稳当当捏在手里,傅崇年也对她耐心和顺,她不懂自己的女儿怎么一下就入了宫,之前可是盼望女儿能和自己和青杳一样,嫁一个满心都是她的良人。 青栀必会入宫的事傅崇年一直瞒着叶氏,直到今日有人来宣上谕,实在瞒不过去,方才让她知晓,这一下对于叶氏来说如同碎瓷片往心上割,这个最稀罕最捧在手心的小女儿,一旦入宫,连什么时候能见也不晓得。 念及此,叶氏起身后,就又要流泪。傅崇年制止了妻子,握着她的手臂温声说:“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小主能得选,是喜事,我们也该当行礼,小主下次便不该拦了。” 正堂内,晚饭已经摆好,傅青栀坚决不肯坐上座,所幸是在家中,没人会把这事往外说,一家子便还是原来那样。席间叶氏自然有些怨言,傅家烈火烹油的富贵,自然也不必要青栀入宫来鲜花着锦,但这样的话不过亲人间说一说,谁也不敢拿自己同天家去比,青栀知道母亲是心疼她独自入宫,只能着意安慰。 散了晚饭,又说了会儿话,傅青栩的妻子张氏已有七八个月的身孕,傅崇年和叶氏自然打发她早早回去休息。傅青栩便送出去,同他妻子道:“月纹,路上注意些,让人把灯笼好好打着。” 张月纹“哎”了一声,小声嘱咐丈夫:“小主心里怕是也不好受,一朝入宫,就要与家里人生生分别,你一向疼爱小主,这些时候多和她说说话,告诉她傅家里,你这个哥哥,永远是她后盾。” 傅青栩知道自己的妻子温柔贤惠,与家里公婆小姑都合得来,这话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他握住妻子的手,郑重说:“嗯,我都听你的。你是双身子,别想太多,总归我是爹娘唯一的儿子,要护着你,也要护着尚书府里所有的人。” 张月纹眼中丈夫虽然不愿走仕途,只喜欢和慕家二少爷一起舞刀弄枪,但好歹没走偏差,又肯听自己的话,虽然是盲婚哑嫁,也觉得人生圆满,成天笑盈盈的,一团喜气,傅家上下都肯真心待她好,自己便也想着拿真心回报。 只是这会子肚里孩子月份大了,之前在门口等青栀已经站了许久,又陪着吃饭,也有些疲累,说完藏在心间的话便回屋了。 这边傅青栩也不着急再进去,他知道妹妹折腾了一天,爹娘也不会留她太久,不多时出来了,除了月纹的那些话,他还有另一桩事找青栀。 果然没等多久,他在门前就和青栀见上了一面,彼时梳月和疏桐两个贴身的丫头都跟着,傅二爷让她们都先下去,才从袖中拿出一只锦盒,递给青栀。 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只白珍珠发簪,青栀心里咯噔一下,却听得二哥说:“这个,是慕怀风给你的,他说你看到这珍珠就能明白他的心。” 傅青栩没做过这种传情的事,对象还是自己的妹妹,有些尴尬,但好友之托,他绝不能辜负,“他让我和你说,或许今世无缘,但他永远永远,会守在你的身后,不论你以后母仪天下还是儿孙满堂,在他眼里都是‘栀妹妹’。但是这个称呼,怀风从今以后放在心底最深处,不会给你带去任何麻烦。” 傅青栀咬着唇,眼眶却莫名红了。毕竟是她深爱的男子,可这个世道便是如此,女子哪里有什么选择可言,她顾得了家族,就顾不得青梅竹马的爱情。 “君知妾有夫,赠妾以明珠;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良久,傅青栀稳住了情绪,才开口说话,“这只发簪上面什么也没有,我会将它带入宫,请哥哥也转告慕怀风,我们都得好好活着。此事从此刻开始,我不会再提,若慕公子还有信物或者话语,请哥哥也别再来告诉我。他以后会娶妻生子,而娶的那个人,注定不会是我,既然如此,彼此之间断的干净才对谁都好。” 傅青栩挠了挠头,他心思简单,但也知道事情大小,外臣与宫嫔有染,那可是灭九族的罪,但他小声说:“本来这些日子他都很正常,前两天我与他一起饮酒,他向来酒量好,那次却喝醉了,倒也没哭,就是字字句句都痛彻心扉的模样,我一时不忍,就把锦盒接过来了,也答应他要把那些话说给你听。” 傅青栀喉咙干涩,哑着声音说:“我知道了,谢谢二哥。我看不到嫂嫂给我生小侄儿了,到时候一定要往宫里递消息,我听闻母子平安了才能安心。长姐已经嫁人,以后阿爹阿娘膝下只有二哥,你千万要保重。” 傅青栩见四下无人,只有妹妹的贴身丫鬟,便如小时候那般抬手抚了抚青栀的发顶:“你放心,一家子我都能担在肩上,一定替你在爹娘面前尽孝,你只管安心入宫,保护好自己最重要,你要是出了什么事,阿娘会受不住。”说完又叹,“你刚出生那会儿,我四岁,家里终于不再是我最小,真是开心得不得了,给你当马骑都乐意。谁知转眼间,你就要入宫了。” 如此话语,说多了只会惹人伤心,傅青栩不舍得妹妹难受,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闲话,转移了她的心思,兄妹俩才各自回屋。 梳月去备沐浴的物什,另一个丫鬟疏桐就来给傅青栀卸发饰,才把最后一只簪子拿下来,青栀忽然将锦盒打开,将那白珍珠发簪插进了发髻之中,定定地望着镜中的自己。疏桐疑惑,问道:“小主?” 傅青栀对着镜子愣愣地照了会儿,才把发簪拿下,复又放回锦盒中,“没事,我试试这簪子好不好看,回头让梳月收着,一并带去宫里。” 疏桐答应着,那边东西也已备好,青栀自去沐浴。 梳月边把东西放在浴桶旁便道:“小主先前吩咐的事,回来的奴才说了,孟小姐也被留了牌子,一个人没反应过来似的呆呆愣愣地出了禁宫,见到我们傅家的人上前打听,就自己个儿把事情说了,还问说:‘我并不扎眼,眼见就要撂牌子了,怎么皇帝忽然出声留了牌子呢’。那奴才懂得什么,只晓得恭贺,送孟小姐上了马车,就回来复命了。” 傅青栀此刻并不想再想旁的事,说了声“知道了”,就摆摆手让梳月去门外等候。 温度正好的水一寸一寸覆没肌肤,消去一整天的疲惫,烛光微暖,给光滑如玉的手臂镀上柔和的色彩,桃羞杏让。傅青栀苦笑,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她与怀风明明那么早就相遇相知,却最终不能相许,大约就是天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