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彪悍妻子惹不得

更新时间:2020-06-19 06:46:05

彪悍妻子惹不得 已完结

彪悍妻子惹不得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落花时节 分类:女生 主角:拓跋拓拔南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彪悍妻子惹不得》的小说,是作者落花时节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青梅竹马长大,她嫁给了别的男人,却沦为细作,接着成为皇帝的宠妃,所有人都是战争的牺牲品,但是相爱的人总能找到在一起的机会,因为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由她的愤怒可以看出她真的喜欢那个男人,要不然也不会为了别的男人生气。这个时候的他,大可以甩开她,让她咬不到他。可是他鬼使神差下,他却一动也不动的任由着她咬着他。他疯了才觉得,他喜欢她现在与他没有距离的接触。所以即使是她在咬他,但是她又更进了一层不是吗?所以,他用宠溺的目光低下头,看着她的头顶。渐渐的,果非鱼咬的力度越来越小了。不过她心软了他。而是她快没有了力气了,因为咬他,她觉得自己的嘴巴都快僵硬掉了。真酸,真痛,真麻。但是她还是不打算先放手,所以嘴巴虽还是咬着他,可是一点力度都没有,就像在含住他的手臂一样。让杨墨风的身体的气温开始上升,他觉得他另可她用大力气咬他,也不要像现在这么小。因为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一场折磨,让他很想化成野兽,将她压在身下狠狠的宠爱一番。可是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怕吓坏她。他怕这么做,她以后不理他了。也怕以后在也见不到她,更何况,对第一次见面的人,就产生这么强烈的欲望,这一点也不像他。一向什么事都只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他,很讨厌这种失控的感觉。因为女人之于他,一直都是发泄工具,或者是利用的工具。而且他怕如果对某人女人真心了,以后她背板了他,可是不是他能接受了。所以他对女人一直都不敢用真心,他不想让自己有弱点。在官场混那么久的他知道,一个人一旦有了弱点,就不会强大,做事缩手缩脚的。甚至成为别人威胁自己的条件,他要强大,他要成功,所以他绝对不会有弱点的。基于这个原因,即使他对她有太多的想法,在他没有想清楚,该拿她怎么办时,他是不会轻易碰了。可是他的控制力在强,在她不经意的攻势下,渐渐的弱了。就在他的手就抱住她的前一秒,她的嘴巴却快一步的离开了他。让他的手落了空了,他的心也跟她的手一样,空荡荡的,好像少了些什么。果非鱼必没有发现,因为她退了即使,刚好避开了他对她的碰触。她看着杨墨风,眸底有着不解,“我咬你,你不疼吗?”杨墨风的暗了暗,想说,怎么可能不疼,不过相比手腕的疼,他觉得自己别的地方更疼。不过,他觉得就算自己说了,她也肯定听不出自己的暗示。因为他看着出她虽然豪爽,却不是个随便的人。所以,他只是反问,“你觉得疼吗?”语气平淡,好像在她今天天气好吗?果非鱼如果不是看到他手腕上的伤口泛着红的血圈,她都会自己刚才咬他用的那么多力是她的错觉了。要不然,他的脸上怎么能那么平静,好像不疼一样。看着红红的伤口,她觉得只能只能说明,这个男人真会忍耐啊。要是她就算不会哭了起来,也会将敢伤自己的人咬成个猪头。可是他不仅没有这样做,甚至还任由她咬。她好好奇,他怎么会不生气。莫非他的脾气也比一般人好,还是他经常受人欺负都习惯了。估计是最后一个吧,毕竟她想,在丞相府当差,可是不是个好差事。杨墨风不解,他只问她一个问题,她用想那么久。好像他问了一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一样。他咳嗽一下,让她将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他薄唇才吐出一个字,“疼。”杨墨风的诚实,意外的逗乐果非鱼。她咧着嘴道,“疼,你为什么不叫叫出来,或者推开我。”还好他说疼了,要不然她都要以为他没有痛觉了。杨墨风的墨眸对上她的美眸,用实事求是的口吻道,“如果我说疼,你会停下来吗?”不知为什么果非鱼听出了嘲笑的意思,她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好吧。她承认被他说中了,就算他说疼,她肯定会继续咬下去的。说不定,会反骨的越咬越大力,没办法,她的性格就算这样。果非鱼诚实道,“是不会,不过我可以帮你包扎伤口。”杨墨风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她这种行为算不算给了他一巴掌后,又给他一颗糖吃了。竟然要帮他包扎伤口。这不是更麻烦吗?不过,他更错愕的事,自己竟然答‘好。’才答应,他就强烈的怀疑自己会不会被她骗了。他怀疑,她该不会在帮他包扎伤口的时候,在他的伤口上放盐。可是他竟然答应的事,要他反口又不是他的性格。就在他迟疑时,就被果非鱼热情的推到椅子上。杨墨风顿时将到嘴的拒绝咽下去,他觉得既来之则安之。他倒要看看她的心是不是真的那么狠,在他的伤口上放盐。于是他坐在椅子上,而果非鱼站在他身边,低下头认真的看着他包扎伤口。杨墨风则看着她帮她包扎伤口,刚开始他目光带着谨慎。只要她一个动作,他就如惊弓之鸟,突然有些后悔答应她帮他包扎伤口了。毕竟不是谁都有勇气等着别人在伤口上放盐的。可是,不敢他怎么看,看到的都是她一脸真挚的样子。看样子,倒是他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了。她包扎的动作很熟练,看起来不是第一次做这件事。这不经让他好奇,为什么一个小女生会这么熟练包扎技术呢?想到就问,“你学过医术?”如果学过的话,倒是不难理解,她为什么会这么熟练了。谁知她道,“你太看得起我了。”从小到大,她学什么都没有耐心。要这么没有耐心的她,学医术,那是不可能的。杨墨风不解,她真的没学过?那为什么会懂呢?眉宇蹙起,看果非鱼看到了。她调皮道,“你不信啊。”他一点面子都不留给她道,“我不信。”果非鱼难得好心为他解惑,她道,“看在我咬你,你没怪我的面上,我实话告诉你吧。还不是拓跋南经常出去打猎,他虽然很勇猛,但是他只是个人,有时不小心,或者遇到凶猛的动物,被他们攻击到了。每次回到家都要请大夫,后来有一次大夫去出诊了,不在家。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留血吧,所以我就按大夫以为帮他包扎的样子,替他包扎。谁知我真是天才,第一次包扎就成功了。所以,以后他受的伤,只要不是太严重的,我都替他包扎。”又是他?又是是拓跋南?每次他问她什么问题,都和拓跋南分不开呢?他杨墨风的脸上突然有些难看,他觉得自己就不该问她这个问题,搞得现在自作自受。他心情不好,语气就有些冷道,“包扎,就包扎。废话那么多做什么?”果非鱼的脸上很难看,比鸟儿在她头上放屎还难看。她反驳,“不是你要我说的吗?”杨墨风顿时跟她大眼瞪小眼的,两个都无言中。最终还是果非鱼受不了这个冰冷的气氛,她道,“好了,好了。我认输了,我以后话少点可以了吧。”以后?听到这个字杨墨风挑眉,他喜欢这两个字。感觉他们以后还有联系一样。所以,脸上的神色也好转些。他的语气顿时有些软了下来,他道,“我也有错。”果非鱼的眸顿时亮了,她像兄弟一样,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我就知道你是好人。”语气很笃定,好像没有怀疑的痕迹。但是再度从她口中听见‘好人’两个字眼,杨墨风还是浑身不在,他嫌弃道,“别,我不是好人,所以以后别把这么高的帽子挂在我头上。但是她认定的事就不会改变,所以即使他自己说自己不是好人,但是她不会信的,因为她坚定的认为他是好人。她道,“你谦虚了。我说你是好人就是好人,你要知道我认定的好人,人数真的很少,你有信成为其中一个,你应该感到自豪。”杨墨风翻了个白眼,决定不与她争执,他想以后她就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了。可是等那一天到来了,果非鱼知道了他不是好人,可是她却中了他的毒,再也下不来了。他懒的反驳了,被果非鱼误以为他的默认。她道,“好人,我有一件事要求你可以吗?”杨墨风,“……”暴汗。莫非‘好人’二字,要跟着他了。要是被他的属下听见,他们肯定惊悚死了。杨墨风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用这个词安在他身上,但是他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他眸闪过一丝精光,他道,“我叫杨墨风,你可以这么叫我。”说他的名字时,他的眸紧紧的盯着她,生怕漏了她任何反应。杨墨风?果非鱼听见神情,一变也不变。好像真的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一样,杨墨风这次信,看来她真的不知道丞相叫什么名字?只知道来丞相府?杨墨风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了,看似精明。却连‘他’的名字,都没打听清楚。她纳纳道,“杨墨风。”说这句话时,她的眸盯着他看。生怕自己叫错了他的名字,直到他确定的点点头,她才松了口气。他道,“听了我的名字,有什么感觉?”果非鱼蹙眉,能有什么感觉?名字都只是一个象征而已?但是看着他期待的目光,她转动脑筋,使劲的想着,果非鱼佯装镇定,用很有说服力的口吻道,“有。就是你们中原人取名字比较诗情画意,而我们勒云大草原们取名字比较豪爽。”杨墨风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眼底写着她好傻,好天真啊。看着果非鱼蹙起眉,不解的问他,“我有说错吗?”她还觉得自己很聪明了,关键时还能说出这么机智的答案来。杨墨风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他神情怪异道,“你没错。”果非鱼一听,好不得意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