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皇妃柔情绝恋

更新时间:2020-10-17 04:18:47

皇妃柔情绝恋 已完结

皇妃柔情绝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潇洒爱 分类:女生 主角:凤氏老太婆 人气:

新书《皇妃柔情绝恋》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潇洒爱,主角凤氏老太婆,是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天阙国多山,除去京都金沙和周围的几个城池,其余都是险峰环绕的偏僻村庄,如若不是刻意被送出来,只怕普通的老幼妇孺穷其一生也无法见到外面的世界。乐荷一步一步的在崎岖陡峭的山路上行走,每一步都那么坚定那么悲怆,因为她肩负着的是凤氏一族几百条性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叫做乐荷的神秘女子,她留给他的信和香囊他一直珍藏着,并且不时的拿出来看看。这一年来,他很想念她,因此对这个拥有相似名字的秀女也格外关注。而就在她抬头的一瞬间,四目相对,他们都从彼此的眼中读到了震惊。竟然真的是乐荷,是他难以忘怀的乐荷!当初她只说是探亲,他却没想到要探的亲人就是李毅将军!而乐荷的震惊中还带着他不懂的恐慌,那个给了她短暂温情岁月的男子竟然是她的仇人!天啊!她以为进了宫她便是成功了一半,可今日这一面却是将她彻底打回原形。她还要报仇吗?她要怎样报仇?她还下得去手吗?为何老天要对她如此残忍?夺走了她的亲人她的一切,如今还要夺走她美好记忆中的那个温柔的人?老奸巨猾的太后将二人的神情看个清楚,难道皇儿和这个女子曾经认识?“长得不错,的确是万中挑一。”太后的话让二人回过心神,乐荷慌乱地垂下双眼,大脑一片空白,她就好像是在等待着判决。如今她再也没有了退路,凝安,不,是皇上一定会留下她,最终,她却也必须杀了他!慕承泽清了清嗓子,他不能让母后知道他之前遇到过乐荷,还经历了许多的事,否则传统的母后是不会喜欢乐荷的。既然母后都说她是万中挑一的,想必也是满意的,于是他冲着候在一旁的蔡德全投去一个眼色,点了点头。惊慌失措的乐荷只听到蔡公公喊道:“李毅将军之女李乐荷留牌!”乐荷的心顿时沉到谷底,不是安心的沉下去,而是视死如归的沉下去。这一声留,决定了她的后半生将在爱恨纠缠,矛盾痛苦中度过。乐荷再惊慌绝望也不忘礼数,她跪下身行了个大礼,谢过了皇上和太后,然后伴随着两道炽热的目光缓缓退出去。外面等候的秀女都用羡慕嫉妒的目光看着她,她却再无心思在乎她们的看法。公公嬷嬷们则赶忙上前去恭喜乐荷,今日的留牌注定着乐荷已经是皇上的女人,他们当然要趁机溜须拍马了。按照规矩,被留牌的秀女要回春风阁等候圣旨,才知道自己被封为什么等级,被封到哪个宫殿。一个上午,乐荷对失魂落魄地坐在床上,昨晚还想着今日要是中选了,她该多么高兴,可今日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突然的让她想哭。为什么凝安会是皇上?看来他一定是微服私访,难怪他们遇到雷五爷时,他居然有本事让当地袖手旁观的官员立即剿匪。那时的乐荷根本没多想,现在想想实在是一个大疏忽。她竟然会想念留恋仇人的儿子,他是慕氏的子孙,那就注定和她是敌对,那老天又为何让他们遇见?!就这样胡思乱想了很久,直到午时,第一天的殿选结束了,皇上身边的公公来春风阁宣读圣旨。乐荷出去领旨时,才知道原来木喜是皇上身边的心腹。也难怪,微服私访带着的人,当然要是心腹了。第一天的殿选只有乐荷一人中选,这也让其余待选的秀女觉得希望渺茫。因为皇宫有皇宫的规矩,即便皇上再中意她,她刚刚入宫,资质尚浅,所以只能被封为乐夫人,宫殿是皇上赐名的观荷居。乐荷领旨谢恩后,抬头看了看木喜,木喜悄悄对着她笑,她便知道木喜已经知道了一切。于是在木喜的带领下,她便移居了观荷居。观荷居不大却别致,她的贴身丫头叫雅琪,掌事姑姑是柳湘,另外还有小太监和打杂的丫头各四名。乐荷没什么心思查看院子,她只是大概扫了一眼,知道了小厨房在南面,东西有配殿,而她住在正殿,院中有桃树杏树,都盛放着芬芳,像是在欢迎她这个新主人。进了房,她先简单的用了午膳,而后是午睡,她哪里睡得着,复仇的计划全被打乱了,她唉声叹气的在柔软的大床上翻滚了一下午。御书房内。皇帝慕承泽正在和安亲王宁怀安激动万分地叙述着。“朕都没想到能再次遇见她,想当初还在湛山寺的菩萨面前求菩萨保佑再次遇上,看来真的灵验了。”宁怀安一脸陈静地听着慕承泽的感慨,他听皇上说过一年前微服私访的事,尤其是对一个女子念念不忘,还盗用了他的名字,宁怀安变作凝安。当时他心中还嘲笑过皇上,儿女情长,现在隐约觉得可能真的是千里姻缘一线牵。“那微臣就恭喜皇上了,不知道何时能见一见这个让皇上神魂颠倒的奇女子呢?”宁怀安就连开玩笑时都不怎么笑,声音也冷清如水。慕承泽早就习惯他了,得意地说道:“等过了这此的大选,朕自会让你见她。”“不过皇上,她可不知道你是皇上,她做了秀女可就意味着再也见不到你,也没想过要见你,你确定她对你也有情?”宁怀安不是刺激慕承泽,而是这样的阴差阳错让他一向不认命不信命的人,难免想到是人为的。慕承泽听了,的确是泛起了嘀咕。但很快他就为乐荷找到了借口。“她说是因为李将军的亲生女儿生了病,她才选秀的,所以应该算是被迫的,至于具体情况还要等我见了她才能详谈。”一想到要晚上才能去见她,他就迫不及待了。宁怀安知道他有些等不及,忍不住再次小小的嘲弄了他一下。“皇上是不是等的不耐烦了,不如现在就去吧,你是皇帝,规矩都是你定的,还不是说改就改。”“算了吧!否则母后又要找我的麻烦了,一年都等了,几个时辰又有何妨。”“皇上可别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啊!”慕承泽冲着他撇了撇嘴说道:“你放心吧,朕对菡妃一直都最好,雨露均沾朕不是不懂。”菡妃是宁怀安的亲妹妹,他不会忽视,但也是只宠不爱。“那微臣代小妹谢过皇上了。”他难得的笑了笑。宁怀安见他因为一个女人就这般高兴,心中哼道:别怪他们十几年的兄弟,他居心叵测,是这个皇上太不如他。作为一个皇帝,绝不能因为女人而喜怒过盛。后宫和前朝盘根错节,稍有不慎,就会引起朝野动荡。见皇上这副架势,似乎只看重了那李乐荷,弄不好这一次的大选只选了这一个秀女,那可是真是千古奇闻了。宁怀安和慕承泽从小一起习武读书,先皇也很喜欢宁怀安,加上他的两个哥哥不成气候,他便被早早的封了王,也是皇上的得力助手。但就是从小时候起,大家表面上都说皇上厉害聪明,私底下却是都更看好宁怀安,因为皇上有时太过妇人之仁,这对于一个皇上来说,是万万不可的。不过所幸有太后的提点和安亲王的辅佐,天下始终昌平。但就是这份皇上的不如他,加上母亲玉敏福晋的“淳淳教诲”,让他头脑中的思想根深蒂固,在他看来,这江山他也应该有份,甚至就应该是他宁氏的。这样的想法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激烈,他没想过要对皇上如何,他虽冷酷却并不无情,皇上一直待他如同手足,凡是都与他商量,他也都是真心实意的帮助皇上分忧。但太后牒云氏实在可恶,他最想要除掉的是太后,所以才会一次次的夜探皇宫。也许除去了太后,没人再剥削他的权利,而慕承泽的确是个好皇帝,他也就不会再有夺位之心了。天色渐黄昏,纠结不知所措的乐荷居然不知何时睡着了。雅琪悄悄叫醒她,说要准备沐浴,等待皇上了,她才醒来。沐浴时,她强烈要求不用人伺候,丫头们以为夫人是害羞,也没多想就退了出去。乐荷一个人脱了衣服走进满是花瓣的水池子中,任温水将自己淹没。她轻轻抚摸着自己左肩上的刺青,这一切都太讽刺了,凤氏的人要等待仇人慕氏的临幸。净好身子后,她急忙将刺青涂好,然后叫等候在外的侍女进来为她打扮。“我不要熏香,不要涂太多的胭脂,头发擦干即可,只要看上去不太失礼就行了。”乐荷淡淡的吩咐道。“这……后宫的妃子都喜欢将自己弄的香喷喷的,皇上才喜欢呢!”乐荷并不说话,她根本无需刻意装扮,因为皇上早就被她迷倒了。还是雅琪最懂事,见主子不说话开口道:“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们只管照做就是了。”“是。”乐荷一身素白的睡袍,一头长发随意地披在脑后,白皙的脸上没有太多的粉饰,教习嬷嬷给她翻看了一些教导男女之事的书籍,她本来心不在焉却也被书上的内容羞红了脸,嬷嬷见她羞涩的样子,教导完毕后,满意地退了出去。独留乐荷一人忐忑不安地坐在大床上等着夜晚的降临。当房门被打开时,她的心却是平静的了,因为她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做。慕承泽本想着冲进去的,可一到观荷居门口也犹豫了,因此没叫下人通报。当初他没有对乐荷说实话,现在该如何解释呢?还有这一年来,她都经历了什么?他也有些忐忑不安。进了房,缓缓走到内室,见乐荷低着头坐在床边,他最喜欢的就是她的自然素雅,因此白衣素面的她让他更加心动。他走到床边轻轻坐下去,见乐荷木着一张脸始终不抬头,难道她不激动吗?试探性地握住她的纤纤玉手,她的冰冷让他一惊。“怎么这么冷?是不是着凉了?”他关心地问道。“你骗了我。”她还是不抬头,声音幽怨冰冷如同她的体温,她也不低声下气的唤他为皇上,她要他知道她还是那个乐荷,也想着当初的凝安,而不是现在的皇上。她用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想通了,既来之则安之,不管是复仇还是在后宫中生存下去,唯有依靠皇上的恩宠,加上他们之前的情愫,她一定能在后宫站稳脚跟。那么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当初让凝安心动的乐荷,与后宫女人不同的乐荷。慕承泽本就愧疚,在听她的埋怨,连忙握紧她的双手解释道:“我当时是微服私访,也是怕暴露身份吓到你,其实你走后我一直都很想你,也派人找过,可是都无果,没想到你竟是李将军的义女,我……我真是太高兴了,希望你能原谅我。”乐荷惊讶地抬头看他,一个皇上不称自己是朕,甚至是求她的原谅!该是怎样的包容与宠爱让他如此放低身段?乐荷的心再次乱了起来,他对她的感情远远超过了她的想象。“如果我早一点知道你是皇上,也不用在选秀之前那样的难过,我知道进了宫就再也出不去,也永远都不会再见到凝安了。皇上让乐荷忧愁了多日,不能说算就算的。”她这番撒娇的话,既道出了对他的想念不舍,又道出了自己的无奈。听到慕承泽心中一片明朗,她虽说是不能就这样算了,但却已经是原谅了他。一把拥过她的身子,双手兴奋的在她的背上抚摸。“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会怪我,是我吓到了你,对不起。不过我们今后再也不会分开了,你知道吗?那日在菩萨面前,我就请求菩萨让我们有重逢的那天,等到那天,我一定再也不放开你!没想到菩萨应验了,改日我一定要亲自去感谢菩萨!”乐荷在他的怀里听着他有力急促的心跳,心中却是一阵绞痛。那日她的愿望是大仇得报。若是菩萨真的应验了,那他们注定要你死我活,这是孽缘吗?“跟我说说你这一年都发生了什么?”他仍旧抱着她,下巴在她柔软的发顶蹭来蹭去,似乎很享受。乐荷轻声说道:“与你分开后,我一路打听着到了将军府,我与义父义母甚是投缘,于是他们便择日收我为义女,在将军府也学到了许多的知识,再就是雪儿妹妹病了,然后宫中又要大选,我不得已才参选,还留到了最后。本来是不情缘的,后来想着既然都要面圣了,倒不如用心一些,为李家增光添彩也算是报答义父义母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