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烈鹰少女

更新时间:2020-10-18 04:39:45

烈鹰少女 已完结

烈鹰少女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唐门 分类:女生 主角:樱小姐 人气:

唐门新书《烈鹰少女》由唐门所编写的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樱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如果我们爱,那么爱并非属于自己,也并非为了自己 如果我们痛,那么痛并非缘于身体上的创伤 而是源于内心深处那道不可触及的记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一天天过去,饭岛樱晴和鬼医还是让浪莫里魁继续静心的养伤,毕竟以前伤的那么重。这天,饭岛樱晴算算也差不多了,就叫来浪莫里魁,想要正式的‘教’他。“浪莫里魁,你以前所在的家庭也算是一个‘有能力’的家庭,你不会一点什么都不会吧?”饭岛樱晴盯着眼前的浪莫里魁:近看还真是养眼呀!(注:现在的饭岛樱晴正在花痴状态)经过近三个月的相处,饭岛樱晴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虽然是自己要浪莫里魁留下来的,但是自己并不喜欢和浪莫里魁太长时间相处,饭岛樱晴知道不是浪莫里魁不好,而是因为这十年来自己都是只和师父一个人在一起。除了小奇哥哥之外,就在也没见过别人。所以自己并不是很习惯自己突然多出来的这个室友。不过对浪莫里魁这些天的观察,饭岛樱晴可以确定的是她和鬼医没有救错人。“我学过三年的跆拳道、还和一位魔术大师学过一段时间的催眠术。”浪莫里魁很有自信的说道。对于这个救命恩人,浪莫里魁心里一直对她充满感激,虽然她说怕把她叫老,而不让自己叫她姐姐,但总觉得她很亲切,所以一直当她是姐姐。还有那个鬼医也是怪怪地,对饭岛樱晴毕恭毕敬的,对别人却很少说话,表面上看好像是一个眼里只有饭岛樱晴小姐的智能机器人,虽然饭岛樱晴和鬼医嘴上不说什么,但浪莫里魁能感觉的出来,他们对自己的关心,所以他也爱她们。“是吗,练给我看看。”饭岛樱晴坐在椅子上悠然的喝着早茶“好”浪莫里魁把自己会的练了一遍。等浪莫里魁练完了以后,饭岛樱晴才从大大的贵妃椅上站起来说道:“还行,不过有基础总比没有基础强。好,那从今天开始,文化课你和我一起学习,然后我会教你跆拳道,让你成为高手。还有,你的催眠术实在是太差了!”饭岛樱晴很不屑的挥挥手。“放心吧,我会帮你加强的,直到有一天你能把鬼医催眠。最后就是一些现代化的武器。我会让你了解各种武器的使用方法及最基本的拆装……如果在三年之内学会这些东西,你就可以报仇了。但这三年之内你决不可以私自回去报仇!”“你真的要教我这些?”浪莫里魁怎么也不相信她会这些!“你不信?”饭岛樱晴似乎看穿了浪莫里魁的心思。“—嗯——,不是,只是……”“有话直说。”“是的,你只比我大一岁而已”浪莫里魁如实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因为我有师父呀……”“——咳咳—”在一边的鬼医提醒饭岛樱晴。饭岛樱晴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便对浪莫里魁说:“别问那么多了,我们先从跆拳道开始,你跟我过来……”★★★三年中,饭岛樱晴每天早上和浪莫里魁一同的晨练,然后吃过早饭后,在一同在网上学习功课,下午就到了饭岛樱晴‘魔鬼特训’的时间……就这样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饭岛樱晴和浪莫里魁也在一天天的成长、一天天的变强。或许是因为浪莫里魁的体质异于常人,也或许是饭岛樱晴的‘魔鬼特训’太有效了,总之,浪莫里魁的成长是神速的,也就是说,现在的浪莫里魁已经脱胎换骨成了另一个浪莫里魁了!这天闲下来的时候,饭岛樱晴对坐在对面的浪莫里魁说:“三年过去了,你真的是越来越养眼了。”饭岛樱晴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大帅哥。“我兑现了我的承诺,而你这三年又有什么收获呢?”虽然是问句,但饭岛樱晴知道浪莫里魁的成长。‘好帅哦。当初留下他是对的!我真是个天才。’“呵,饭岛樱晴是想考我?”三年来的魔鬼训练已经使浪莫里魁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了。一米七的身高,迷死人不偿命地笑脸,身体虽然单薄,但却从里往外透着一股旺盛的生命力,干净的笑容又给人一种阳光男孩的印象。即使是一身休闲也能显现出浪莫里魁的与众不同!“Angel,你去准备一下。”饭岛樱晴对身旁的小机器人吩咐道。Angel是饭岛樱晴和浪莫里魁一起组装的机器人,它拥有最先进的智能、记忆、复杂程序处理及一些常用的功能,和浪莫里魁对其编制的特别程序。别看Angel只有一米高,它所能承受的重量是一个成人所能承担的,另外,它还是一个忠实的看家机器人。不一会Angel便收拾好了一切。浪莫里魁也从沙发上站起来,退掉外衣,然后不紧不慢的站在Angel为自己收拾出来的空地中央,脸上仍挂着那迷人地笑容,但他所展现的可不是让人笑得出来的那种小丑表演。明明是在笑,却能让人感觉到他的可怕!那种无形的杀伤力,及无法让人抗拒的震摄力,就连站在饭岛樱晴身边的鬼医都不住的点头。饭岛樱晴以前虽然知道浪莫里魁与自己有着相近的体质,所以才想教给他本领,但饭岛樱晴没想到浪莫里魁会这么聪明,教给他东西时,只要示范一次,浪莫里魁就会记住,而且要把一个动作做到位所花的时间也是饭岛樱晴原来所没有想到的。不止这样,浪莫里魁还可以举一反三,就拿跆拳道来说,浪莫里魁甚至在正确的套路上反着运用!本以为三年学这些,而且还要精,时间或许会很紧,可实际却不是这样的,浪莫里魁甚至有时间和自己一起组装Angel。“饭岛樱晴?”浪莫里魁的声音把沉浸在回忆中的饭岛樱晴叫回现实。“啊?哦,怎么了?”“你都没有在看吗?我白累这么半天了,你都没有看嘛,饭岛樱晴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浪莫里魁早都摸清饭岛樱晴的‘本性’,所以说起话来也不像当初那么疏远,反而,浪莫里魁可以让饭岛樱晴没有反击的余地,而且浪莫里魁还知道了饭岛樱晴一个很可爱地‘致命’弱点!说是饭岛樱晴的这个‘致命弱点’其实也没什么的。这事不得不从一年前浪莫里魁的生日时说起:当时饭岛樱晴给浪莫里魁庆祝生日,庆祝当然少不了唱歌,当时饭岛樱晴说什么也不唱,后来实在说不过浪莫里魁才小唱一段,这一唱不要紧,浪莫里魁整整三天都在做恶梦,因为饭岛樱晴不是一般的‘五音不全’,真是别人唱歌要钱,饭岛樱晴唱歌要命呀!所以后来浪莫里魁在也不让饭岛樱晴唱歌了,没想到‘万能’的饭岛樱晴也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弱点呀。“你是为了让我看,才学的吗?”饭岛樱晴才不会让他得逞。“啊,你生气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想说的是我的催眠,鬼医的意识太强了,所以,我。”“没关系的,以后我会找人来跟你比,让你不断加强的,再说,鬼医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饭岛樱晴递给浪莫里魁一罐绿茶,接着说:“浪莫里魁,你过来一下,我也要给你催眠了。”“哦?哦。”浪莫里魁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他想饭岛樱晴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理由。“OK。”饭岛樱晴对还愣在一边的浪莫里魁说道。“啊?能告诉我内容吗?”浪莫里魁很好奇,不!应该说是害怕,因为他甚至都不知道饭岛樱晴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催眠的!“没什么,只是对你作了催眠暗示,就是说以后不管是谁对你催眠,在对你催眠成功后的十秒钟便会自动解除。当然,我也不例外,任何人都不能改变这个暗示,更不要说解开它。还有这个带在耳朵上。”饭岛樱晴把一个银色的‘耳箍’交给浪莫里魁。“这又是什么呀?”浪莫里魁接过来,戴在左耳的耳轮上。瞬间,浪莫里魁感到一阵刺痛,然后就这种刺痛的感觉就消失了。“这是全球定位装置,和Angel相连的,这样以后有危险的时候,只要毁了它,Angel就会告诉我或者鬼医你的位置,好及时的去看你丢人。”“原来是这样呀。那这算不算是‘监视器’呢”浪莫里魁摸摸耳朵上的这个全球定位装置。“饭岛樱晴,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浪莫里魁坐到椅子上喝着绿茶,一脸笑意的看着饭岛樱晴。“什么问题?”根据饭岛樱晴的经验,浪莫里魁这样子对她,就一定有问题!“饭岛樱晴,最近这几年来,道上盛传的那个‘职业杀手排行榜’你知道吗?”浪莫里魁很小心的问一旁绷着‘扑克脸’的饭岛樱晴。“你想说什么?”不会吧!“你知道在排行榜上的第一名‘无影’是谁吗?听说每次被她杀死的人的额头上都会留下一个类似‘死神镰刀’的图腾,所以才被称为‘无影’。”“有话直说!”“是你吧?”饭岛樱晴看看浪莫里魁。“呀,人家是这么可爱的小女孩,怎么可能是什么杀手呢,浪莫里魁你也真是的。”饭岛樱晴才不会上当呢。浪莫里魁听了,只觉得浑身起了一种名叫鸡皮的疙瘩。“是你吧。”“嗯,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自以为我隐藏的很好啊。”“真的是你呀。”浪莫里魁有点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他不相信这个女孩会是黑白两道合力通辑的冷血杀手。“不是隐藏的不好,而是我太聪明了。”浪莫里魁自付的笑笑。“哦,是吗?”浪莫里魁故意装成福尔摩斯的样子很正经的说道:“对呀,以我多年的经验告诉我:第一,就是我们三个人的经济来源。放心,我决不是觊觎什么。我们三个人加一只狗、一个机器人,什么也不做。可我们却不愁流浪街头,更何况我们还有这么一幢别墅,我真想不出有什么原因。第二,每次有事你都不在家,虽然有鬼医帮你找借口。但是,鬼医就这点好,不会说慌,所以……”饭岛樱晴回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鬼医,笑了笑:“怎么样,鬼医,你再精明也斗不过这小狐狸吧!”鬼医只是笑笑。“这第三吗,就是我真想不出还有谁比你更适合这个位置。还有……”“好了,别在数了,一会你真的成侦探了。”饭岛樱晴看着浪莫里魁详装生气。“只是没什么意思,所以偶尔玩玩,更何况又有钱可以赚。”“好玩?”浪莫里魁摆出一脸惊讶的样子,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饭岛樱晴。“原来你的兴趣就是这个呀?”“好差的演技哦,其实你根本就不在意。”饭岛樱晴若无其事的说着,并用手摸摸来到她身边的的洛骐。“被你看出来了。”既然演不下去了,浪莫里魁也就不在玩下去了。“不过。”浪莫里魁突然变得很严肃。“饭岛樱晴,你什么时候才允许我去报仇呀?”说到痛处,浪莫里魁不觉握紧拳头。天知道浪莫里魁自己多想亲手杀了现任黑氏企业老大的黑夜雷,可早在三年前饭岛樱晴就逼着自己发誓,自己不可以私自去报仇,这才让黑夜雷活到现在。饭岛樱晴从椅子上站起来,背向着浪莫里魁。眼睛望着很远的地方,若有所思的问浪莫里魁:“你打算怎么报仇呢?报完仇之后呢?你打算干什么?”“很简单,把我当年受过的痛全部还给黑夜雷,之后我……”浪莫里魁本想说‘之后我会亲手毁掉黑氏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可他并没说出口。“我没想好。”浪莫里魁故意不去看饭岛樱晴来掩饰自己说谎的眼神。不过浪莫里魁好像忘记自己是和饭岛樱晴一起长大的,饭岛樱晴怎么会不知道浪莫里魁心里在想什么。可饭岛樱晴并没有揭破浪莫里魁在说慌,只是轻扬了扬嘴角,像在说给自己听一样的说道:“我有一个办法,要不要听?”浪莫里魁看着饭岛樱晴没有说话。“你去报仇,甚至杀了他,不如自己成立一个企业或组织,让它成为美洲,乃至全球最强大组织或企业,凭现在的你完全可能。别忘了,你现在叫‘浪莫里魁’,黑夜熙早在三年前就死了。”饭岛樱晴仍然像说给自己听一样的望着远方。“我选后者!”浪莫里魁很清楚自己的选择。“好,这是你说的。那好,我给你一年时间,去自己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王国’,我只负责提供你资金,其它我一概不管,至于黑夜雷,随你怎么办,我不会再阻止你了,但是,要小心那些警察伯伯哦。还有一年之后,视情况而定。怎么样,敢不敢?”饭岛樱晴十分笃定的看着浪莫里魁。浪莫里魁盯着饭岛樱晴看了好久,然后转过头看站在饭岛樱晴身边的鬼医,似乎决定了什么“呵。好,不就是自己建立一个组织吗,而且资金不用愁,我想我可以的。”“你既然选择接受,那也就表示你必需同时接受我的一个条件!”浪莫里魁感觉的到这次饭岛樱晴并不是在说玩笑,而是认真的,这个条件似乎是很重要……“什么条件?”“就是你不管在哪个国家、哪个地区、成立什么样的组织,都要遵守,也是必需遵守的‘不准作任何与毒品有关的交易’,知道吗?!还有就是,如果让我发现你所组建的组织有毒品交易,我不管那是什么样的组织我一定会亲手毁了它。而让我知道你也参与交易之中,我会收回我的一切,包括你的命。哦,除了这点其它我不管。”浪莫里魁第一次亲身感觉到饭岛樱晴给人的这种镇摄力,它可以让人觉得眼前这个人很危险,让人不由自主的对她产生恐惧,让人没有办法对她说‘不’。“知道了。不过我能问为什么吗?”“你认为用毒品来赚钱,看着那些因毒品而死的人,你会安心吗?还有,我会随时出现在你的周围,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哦。你应该明白我让你自己建立组织的用意吧?”“明白,当然明白。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呢。”浪莫里魁当然知道饭岛樱晴的用心,更何况自己和黑氏企业的人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不过,让浪莫里魁不解的是,身为杀手‘无影’的饭岛樱晴,可以为了钱去杀人,为什么不让自己去碰毒品?用毒品来赚钱可比直接去杀人‘人道’的多,而且这也是赚钱最快的方式……浪莫里魁虽然这么想,但他并不是想违背饭岛樱晴的意思,更何况自己本身也十分厌恶毒品这种东西,就算饭岛樱晴不说,自己也不会去碰它的。“那就好,什么时候出发?”“下月一号。也就是五天后。这五天我找一下地点,熟悉一下现在的形势,好不至于以后手忙脚乱。”浪莫里魁把自己的打算告诉饭岛樱晴。“需要帮忙时说话。另外明天你去自己开一个银行账户,然后把我上一笔生意得到的三千万给你做备用金,然后二年后连本带利的还给我。”“知道了。”说完浪莫里魁便转身回楼上自己的房间去查找所需要的信息。“你认为我这样做对吗?”饭岛樱晴端起手边的橙汁,若有所思的问站在身后的鬼医。“饭岛樱晴小姐,你是想锻练浪莫里魁少爷,而浪莫里魁少爷也不是那种经不起风浪的人。依鬼医看,浪莫里魁少爷不会让小姐失望的。不管怎样,鬼医都不会让饭岛樱晴小姐受到任何的伤害”“谢谢你,鬼医。好了,我们也去看看他都准备了什么吧。”“……饭岛樱晴……”“怎么样了?”饭岛樱晴递过一杯咖啡给坐在电脑前的浪莫里魁。“应该可以了,我打算从‘A·W(蓝鲸)’组织下手,这是在美国圣保罗里一个比较有势力的组织,据电脑显示,A·W的老大在组织里的所作所为他的手下人在心里都有些不服,可基于他的势力,以及他处置背叛者的方法,组织里就算是有人不服,也不敢公开反抗,所以我打算从这下手。”浪莫里魁揉揉眼睛继续说道:“然后借助这个组织,逐渐再向外发展。”“看样子你都准备好了?”饭岛樱晴看看了电脑上所显示的各种数据,的确清晰、明了。“你真的是很可怕呀?”“彼此彼此。饭岛樱晴不是以前就知道吗?”随后两人相视一笑。★★★自从同浪莫里魁分开后,饭岛樱晴就继续自己的爱好,而浪莫里魁则在美国努力的‘工作’,偶尔,饭岛樱晴去看看浪莫里魁,顺便吓吓他。当然如果浪莫里魁没有什么事的时候也会给饭岛樱晴带一些礼物回来。这一天,澳大利亚别墅中的angel响起浪莫里魁来的电话。饭岛樱晴接起电话就听到另一端浪莫里魁那好听却又讨厌的声音响起:“饭岛樱晴,我提前完成任务了,现在我已经正式接管‘A·W’里的所有事情,并且组织里也没有什么人反对。你要不要过来一下?”浪莫里魁在电话中向饭岛樱晴炫耀这几个月的‘劳动成果’。“好,我一会过去。”饭岛樱晴放下电话回头对站在身后的鬼医笑了笑。鬼医八成猜到饭岛樱晴的意思便笑着说:“浪莫里魁少爷还真是很不简单呀。”“鬼医,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家就拜托你了。还有,有事通过Angel通知我,如果有那颗紫水晶的下落一定记得要告诉我。”饭岛樱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紫水晶情有独钟,冥冥之中好像告诉自己,有一颗紫水晶在召唤自己,但一直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放心吧。”饭岛樱晴来到屋外,启动师父留给自己那辆车牌为5941的超神秘车,准备去浪莫里魁那。★★★在A·W总部内:“Shadow,你一会到下面去处理那些想要加入我们的帮派及那些人,不过一定要先调查清楚再说。我一会要见一个人,所以这些事就先拜托你去做了。另外,把这个打印出来。”现在的浪莫里魁俨然一付‘大哥’的架势对手下人吩咐着。“是鹰大人!我这就去办。”叫Shadow的人领了命令便下去了。等屋里就剩下浪莫里魁一个人的时候,躲在暗处的饭岛樱晴便出现在浪莫里魁的面前。而浪莫里魁对于饭岛樱晴的突然出现并未感到吃惊,依然是满脸笑意“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看到你来,还想等一会出去接你。”“我刚到不久,我使的是忍术怎么是吃惊,还是害怕?”饭岛樱晴半开玩笑的看着浪莫里魁。“我刚才大略看了一下总部的情况,没想到你处理的很好呀。还有,刚才的那个叫Shadow的为什么叫你‘鹰’”“啊,没什么,我想只有你一个人叫我浪莫里魁。‘鹰’嘛用的是‘饭岛樱晴’的谐音。除此之外,我想把A·W的名字换掉,正好你来了帮我想一个适合这个组织的名字?”浪莫里魁递给饭岛樱晴一罐橙汁,因为在有选择的情况下,饭岛樱晴永远都会把橙汁当作首选饮料来喝。真不知道橙汁有什么好喝的!“你真的这么想吗?名字?我看不如叫‘烈鹰’,烈火的烈、雄鹰的鹰”。饭岛樱晴也有改名字的想法,所以便说出心中早有的一个答案。“‘烈鹰’?‘烈鹰’?好马上叫齐手下的人正式宣布‘A·W’改名为‘烈鹰’。”突然一个想法钻进浪莫里魁的脑袋。“饭岛樱晴,不如你过来帮我吧?”明知道饭岛樱晴不可能答应,可浪莫里魁还是想试试。“我没兴趣,我情愿在家里和洛骐玩,看你这也没什么事。还有,那个叫Shadow是什么人呀?”“他呀,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虽然这么理解不太合适,但Shadow是A·W原来追杀的一个仇家,因为他的家人是A·W的仇家。而他家里只有他一个逃出来,在来这之前我救了他,他真的很能干,组织里上下都处理的很好。饭岛樱晴是担心他别有用心?”饭岛樱晴没有说话表示默认。“不会的。”“那么肯定?”“不是,其实,我有对他作过催眠调查的,问过他内心的真正想法。他只是想跟我一起干出一番事业,来报答我的救命之恩。而且他一直把我当成亲哥哥看,其实他比我要大,但看我的外表,呵呵。”说到这浪莫里魁忍不住笑出了声。“这样啊。我不想多说什么,只是记住我的那点要求,再加上这里是美国,龙蛇混杂,你自己做事要小心。对了,我转了一笔钱在你的账户上,善加利用。最后一点,对任何人都要有百分之一的怀疑,也包括我,不一定什么时候我也会杀你的哦。”饭岛樱晴笑着看愣在一边的浪莫里魁。“呵,饭岛樱晴在说笑吧,你是让我小心为人处事,我知道了。”浪莫里魁怎么会不知道饭岛樱晴的想法。“另外,饭岛樱晴,对于黑夜雷,我……”“我说过,随便你,不过你最好别和警察扯上关系。”“‘铛铛’,鹰大人,Shadow让我来提醒您别忘了晚上九点的会。”“知道了。”“那我就先走了,有事电话联系。”说完饭岛樱晴送给浪莫里魁一个飞吻就消失了。浪莫里魁知道饭岛樱晴的个性,不想多见任何人,所以她才会先走。浪莫里魁一想到晚上的会便不觉流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让人看了觉得不寒而栗。“黑夜雷,这一次让我们来个了结吧!”晚上。“Shadow,你们的那个什么、什么鹰大人的什么时候来呀,我可是等了半天的,这么大的架子!哼!”“对不起,请您再等一下。”这时大厅的门被人打开,浪莫里魁从外面进来,而屋中的人见到浪莫里魁时不觉有一丝心虚,为什么呢?“你们都下去吧,我要单独同黑夜雷先生谈谈。”浪莫里魁向两边的人吩咐着,同时和shadow交换一下眼神。而黑夜雷也示意自己带来的人先出去。待大厅的门被关上,屋中只剩下浪莫里魁和黑夜雷的时候,黑夜雷问浪莫里魁:“鹰,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其实这次黑夜雷之所以会来,是因为‘A·W’之前与自己的黑氏企业处处为难,所以今天才会约‘A·W’的老大谈谈,但没想到传闻中的‘鹰大人’会这么年轻,看上去比自己还小。而且看到鹰,特别是那双黑色地眼睛,黑夜雷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他似乎和这个‘鹰大人’认识。浪莫里魁盯着眼前的黑夜雷,‘他居然不认识自己了,当年把自己害成那样,现在却不认识自己,或许他还以为自己早都已经被他埋了呢!’想到此,浪莫里魁冷笑道:“你不记得我了吗?黑夜雷—先生?”黑夜雷在努力回忆自己是否在哪见过他,一时间却怎么也很想不起来。可听鹰说话地语气还好像他们之间认识一样。浪莫里魁转了一下墙上的灯,只见那面本来完整的墙从中间裂开,原来里面是一间空旷的屋子。浪莫里魁示意黑夜雷和自己进去。黑夜雷虽然不知道浪莫里魁什么意思,但也只好跟着浪莫里魁进到房间里。站定后,黑夜雷不解的问浪莫里魁:“鹰,我今天来是想谈‘A·W’和我名下企业的事,你这是?”“看来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呀,黑夜雷—先生。不过,你并不是什么贵人,而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黑夜雷,你当真一点也想不起来吗?”浪莫里魁很少有这种黑暗的表情,平时的浪莫里魁总是一幅好人面,有点让人忘记他是一个组织的老大。但今天,浪莫里魁却让人感觉到了死亡的降临!“你——?!不会的!这不可能!你明明已经死了!”迟愣了一会突然黑夜雷的表情变得很恐怖的吼道。“看来你是想起来了?对,我是应该死了,而且还是你亲手埋的。按理说,我不应该在这,不过,我还没有向你报仇,怎么能这么快就死。”现在的浪莫里魁好像地狱来索命的死神一样。盯着眼前的浪莫里魁,黑夜雷半天没说出来话,‘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当年是自己亲手埋的,他为什么还活着!怎么可能!而且他怎么会成为鹰?’“黑夜雷,我等今天等了三年,今天让我们来做个了结吧。”“哼!真没想到你还着,并且还成了‘鹰’,不过。你认为这样就可以报仇了吗?别太小看我了!“黑夜雷反而镇定下来。本着‘先下手为强’的道理黑夜雷向浪莫里魁攻了过来。浪莫里魁只是冷冷的一笑,便和黑夜雷打在一起……可什么叫‘名师出高徒’?想想饭岛樱晴,就知道浪莫里魁的本事了,借用一下饭岛樱晴的话来说就是‘浪莫里魁真的是让人无法小看呀’。这不,才不一会,黑夜雷便浑身是伤的被浪莫里魁踩在脚下。“你没想过你会有今天吧?”浪莫里魁问黑夜雷。“我只恨当年没亲手让你断气!不过,你知道你那狐狸精妈妈是怎么死的吗?浪莫里魁没有说话,只是放轻了踩黑夜雷的力道。“哈哈哈,她是被我折磨死的!你还不知道吧。呵呵,想想当时,我用刀子,一刀一刀的去割她肉。她越向我求饶,我就越要折磨她,谁让她是你的妈妈。最后要不是老头子来了,她才不会死的那么容易!而你这个小杂种,竟然有脸和那个老不死的回到本家!“——啊——!”黑夜雷知道自己今天是活不了了,但他也要让浪莫里魁痛苦!!听到黑夜雷的话,浪莫里魁加大了脚上的力道,当时就听到黑夜雷脊椎骨裂开的声音“我不会这么轻易的让你死,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浪莫里魁一直都没想明白这个问题。“谁让你是那个贱女人所生的孩子!那个你叫他爸爸的男人,自从有了那个女人之后就不管我和我妈的死活,要不是老头子,我想我和我妈早就死了。可是,那个禽兽为了那个贱女人,硬是把我妈打死,所以我杀了他,为我妈报了仇。而那个老不死的偏要留下你,这样也好,我可以慢慢折磨你,谁让你是他最疼爱的人。为什么我就得不到,他从来都没正眼看过我,我也是他的孩子呀!为什么!我比你差在哪!而且你还是一个私生子。我不甘心!更可气的是那个老头子居然想栽培你成为黑氏的继承人。凭什么,一个私生子没有权利!所以,所以你就得死!怎么样,这下你满意了吧!”浪莫里魁把黑夜雷从地上拖起,来到墙边,把黑夜雷用五个铁环固定在墙上。做好这一切,浪莫里魁站在黑夜雷的面前,盯着他“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他妈的!你这个小杂种,有本事就给老子一个痛快!你这算什么!哈哈哈哈,我看你是没胆量杀我吧,胆小鬼!!”“啊——!”只见黑夜雷的右胸口上多了一把匕首,鲜红的血液顺着匕首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这是你应得的!”说完浪莫里魁转身离开了,留下黑夜雷等他流干最后一点血。“黑夜熙!你他妈混蛋!!”不管黑夜雷怎么叫喊,空旷的屋中只能听到他一个人的声音。三天后,浪莫里魁来到血已流干的黑夜雷身前,看着他那双圆睁的眼睛。浪莫里魁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高兴不起来呢,明明已经报了仇,可心中却多了一些莫名的思绪,是因为他恨自己的原因吗?还是……“Shadow,你叫人把他好好的埋了。然后给我封了这间屋子。处理完到我那去一下,我有事对你说。”对身后的Shadow吩咐完浪莫里魁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间屋子。看着墙上的人,Shadow心中升起一丝恐慌,‘鹰大人和他有什么仇,可以让鹰大人下这么重的狠手……’从那天起‘A·W’正式改名为‘烈鹰’。“鹰大人。”shadow来到浪莫里魁的面前。不久以前,鹰叫自己来一下,因为不知道是什么事,所以shadow多少有点害怕,是不是因为上次自己看到鹰大人对黑夜雷的那件事,然后鹰大人想要杀自己灭口。不管怎样,自己的命是鹰大人救的,就算他想要收回去,自己也是毫无怨言的。“你来了,这是‘黑氏’的一些材料,你去处理一下,把他们所属的企业全部划归过来。”“是,我这就去办。”Shadow接过浪莫里魁递过来的材料。“等等。”浪莫里魁叫住要离开的Shadow。“还有什么事吗?”“谢谢你,帮我办了这么多事,你对我真的很重要呢。”“大人、大人,我……”Shadow不解的看着浪莫里魁。不,确切的说应该害怕!‘鹰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自己管的事太多了?’浪莫里魁看出Shadow的不安,便笑着说:“我是真的想谢谢你,你不要多想,‘烈鹰’的成立也有你的功劳。我刚掌管‘烈鹰’,有很多事要忙,你帮我做了不少事,真的很谢谢你呀。”“我……我,鹰大人是不用向我说谢谢的,我是真的想和鹰大人您一起干一番事业的,只要能跟在大人的身边,我就很满足了,更何况Shadow的命是大人救的,所以,应该是Shadow向大人说谢谢才是。”“好了,没什么事了,你下去吧。”“是。”出了门Shadow才松了一口气‘鹰大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