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孽恋之万水千山只爱你

更新时间:2020-11-01 04:21:23

孽恋之万水千山只爱你 已完结

孽恋之万水千山只爱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月奕心 分类:女生 主角:连翘陈 人气:

《孽恋之万水千山只爱你》是月奕心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孽恋之万水千山只爱你》精彩章节节选:嫁给一个谈不上爱也谈不上不爱的男人,过了一段不甜不淡的婚姻生活,终于,这段平淡的日子走上了尽头,虽然自己是被告知的那一方,虽然在很多人眼里,自己就是个失败者,但谁能说女人离了婚就天也昏地也暗了呢?离婚之后,又是一片柳暗花明,正所谓春意枝头闹,花开月半香。周围还有好多好多关心爱护我的人呢,说什么活下去才有希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谢谢,谢谢班主任老师,谢谢所有人。”李安榕在台下的掌声终于消停下来才开口,声音还是有些哽咽,说着便又低下头不再抬起头了。“身为班长,我知道自己做的还远远不够,在这里先谢谢大家的支持,以及这些礼物,我以后会继续努力,为班级多争取荣誉的,到时候还希望大家多给我点支持!”班长黄飞鹏看着手中连翘送的礼物,心里一阵暖流流过。台下马上一阵嬉笑,说班长怎么什么时候都以国家大事为重,不错不错。“那我也谢谢大家。”陈沂南在黄飞鹏说完之后立马接过去,简洁地说了一句话,台下随着他话音的结束立马黯淡了许多,只见许多女孩子都垂下了头,心不在焉起来。“我要谢谢大家,”慕容文琦看了看台下,用余光瞄了一下站在身边的陈沂南,随之眼神又转移到台下的连翘身上,“尤其要谢谢连翘,你们别看她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其实她是一个挺细心的女孩子。在很多时候都是我在缠着她,她被我缠得烦了,但也没有不耐烦,所以在这里我要他别谢谢她。最后还要谢谢我们的海子大人,不然我们就没有机会站在这里说这些酸不溜秋的话了。”说着转头扫了一眼台上下的众人,眼光最终落到因受不了事上见站立而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的班主任。大家立马笑了起来,有的沿着嘴,有的显示大声哈哈笑了两声,然后立马憋住,只是偶尔鼓出一线口水,大家都偷偷瞄了一眼班主任,只见他依旧淡定地坐在那里,望着台上台上,脸上带着丝丝笑意。大家此刻才知道他早就知道自己在私底下得了这么个名号。众人不免感叹道:果然有大海一般的胸怀啊!五个人站在台上一齐向台下鞠了一躬,便踩着大家的掌声走了下来。李安榕将礼物轻轻放在抽屉里,很宝贝的样子,然后趴在桌子上好久都没有动。何健飞走到桌子上就将一大捧礼物放到桌面上,一只手就迫不及待地拿起其中一个开膛破肚,一副狼在吃食,不想死的千万勿扰的样子。黄飞鹏坐在座位上,小心翼翼地撕开了包装盒,浅黄色小花的包装纸被好好地放到一边,轻轻地打开盒子,是一副耳机,黄飞鹏脸上泛起一层笑意,原来她还记得自己上次为了帮她脱离泥坑而毁了一副耳机。黄飞鹏还记得那次她眼里写满了无助,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无助的表情,他一回头就看到她痛苦的皱着眉头,一只脚陷在泥坑里,像是崴了黄飞鹏连忙冲过去,拉过她的手放到自己肩膀上,一只手搭在她肩膀上,就这样把她送到家门口,她外婆看到两人这幅样子,赶忙过来帮忙。从身上卸下去的重量让黄飞鹏一下子觉得空虚了很多,肩膀上还残留着若有若无的一丝丝重量,又像是什么香气。黄飞鹏还记得那天她的手是冰凉的,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因为那年雪玩久了,手就被冻伤了,导致常年冰凉,不然为什么大夏天还凉透骨髓呢?陈沂南坐在连翘身后,看了看那熟悉的马尾,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又低下头把玩着手中的那个小巧玲珑的蓝白盒子,犹豫要不要拆开看看里面她送的礼物是什么,手在透明胶带表面划过了一遍又一遍,最终还是放到一边去了。手边又出现了那个纯蓝色的盒子,陈沂南不用拆都知道那里面装的是瓷器,刚刚那声脆响就已经昭告天下了。划开那道胶带,便看到那脆片可怜巴巴地躺在那里,还有一两片因为不满纸盒的长期束缚而滚到桌子上。慕容文琦坐在前面,右手不停地在左手手腕上滑着,表盖冰凉冰凉的,像连翘的性格,慕容文琦的眼光闪了闪,眼泪在眼眶里转了转,终究还是没有转出来。“好了,今天这节课差不多就要结束了,最后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班主任很会趁热打铁,“那就是咱们这次考得不错,比他们班整个高出八分,我觉得在收到你们的感谢之后,我还应该对你们说一声谢谢,谢谢大家,虽然学习最终的目的是为了你们自己好,不过希望大家以后还是再接再厉!”这节课很快就结束了,接下来的课大家都还没有从刚刚的兴奋中走出来,没什么心思去听讲台上的老师是怎样喷口水的,或者说小话,或者看书,或者干脆盯着黑板老师发呆,一个下午的课就这么混混沌沌地过去了,时光总在你过完的时候人们才觉得快。李墨琳是小镇为数不多的读完高中的孩子,更是唯一一个女孩子能读完高中,其他女孩子在读完小学就已经到广州上海打工去了,到了她读完高中,这些曾经的女孩子都已经领着孩子回娘家拜年,路过打招呼,有的还会问候一句“墨琳,年纪什么时候嫁人啊?”久而久之,大家都拿异样的眼神看待墨琳了,在邻里看来,她不再是读书上进的好孩子,而是一个嫁不出去没人要的老姑娘了,于是她娘一早就不同意她爹送她上学的怨气一股脑爆发出来了,死活不同意墨琳继续读大学,哪怕墨琳拿着一张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里议案兴冲冲的样子。她娘知道,女儿地读书的料,可她是女儿身啊,比不得他们男孩子,男孩子在二十几岁结婚还算正常,而你一个女娃到了二十岁还没谈婚论嫁,那别人就要笑话了,老爹老娘的面子丢了那还不要紧,重要的是你以后可怎么生活?爹娘总不能陪你一辈子。她娘每次从外面回到家,看到他们父女两总要剜一眼,女儿爱读书,做父亲的就由她去,也不看看自己女儿都什么年纪了,她越想越气,虽然作为女人一切听丈夫的,但这件事上她就死认一个理,那就是女儿再读下去就要成老姑娘了,既然他做爹的不管,那做娘的就必然插手!“闺女啊,要不这样你看成不?隔壁镇上有一个小伙子还不错,听娘的话,见见总可以吧。”她娘跟她用商量的语气。“不要,娘,你知道的,再有四年,我就大学毕业,到时候就不用待在这小镇子里,到时候看谁还说什么老姑娘。”女儿听娘又说相亲的事,她就心烦。“到哪儿你年纪还不都摆在那里,到时候谁会娶你!不准拿什么大学当挡箭牌!”娘见女儿犟脾气,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便也强硬起来。原来她这倔强脾气不光光是从她爹哪儿继承过来的。“我说不去就不去,见什么见,还不都那副模样!”说着就从凳子上站起来,准备回房,再说下去,她估计就要和娘吵起来了,每次一涉及这件事,娘都是寸步不让的。“给我站住,哪儿去呢!这次你不去也得去,去也得去!我说了算!”娘火气腾腾的上来了。嗓子也大起来,起初还有商量的语气,怕邻里听见笑话,这会子也不担心了,反正他们都知晓,况且还是自己女儿的终身大事重要。“琳琳,还是听你娘的话,去见见也无妨。”这时她爹也站出来说话了。墨琳一脸诧异地望着自己爹,这还是自己的爹吗?墨琳不禁怀疑。“爹?”“就这么办吧,你年纪也不小了,况且你娘也是一番苦心,我跟你娘也都老了,总不能陪你养你一辈子,以后的路还是要你自己去走,书还是要读的,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你的终身大事,把这件事解决了,让我跟你娘睁着眼的时候能看见你好好的过生活,我们死的时候也能闭眼了。”爹的一番话说得墨琳眼眶湿润了,不答话,沉默了好久,转身回房去了。站在旁边的墨琳她娘听见自己丈夫的一番话,也震惊不已,一直以来,他都是女儿背后的靠山,这次他竟然也站在自己这边,说服女儿,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后面的那句话是说到自己心口去了。看到女儿进房了,夫妻俩重又坐了下来,互不言语,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嫁到李家这么些年,墨琳她娘是过得很艰辛的,这些只用从她的手心就可以得知一二了,手心慢慢都是厚茧,这是一双不停操劳的手,喂猪、砍柴、耕田……该是男人的做的她也做了,身为丈夫的他感到愧疚,自己这一生是不能让她过上好日子了,她也似乎是没对他抱太大希望,一心只希望自己几个儿女能活得好好的,不用人操心,这么想又有什么错?墨琳她娘一只手在另一只手手心不自觉地抚摸着,这是多年不知不觉养成的习惯,在不做农活的时候她就下意识地做这个动作了,等她收回意识的时候,那两只手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各司其职了。吃罢晚饭,室内静悄悄的,母女俩很有默契地走到厨房刷碗,水声哗啦啦地冲洗着,更加衬托着室内的安静,安静得有些诡异。墨琳开口说话了,“娘,对不起,今天我不该对你大声的。明天我去就是了。”“娘也不是赶你出去,娘也舍不得,只是娘不想看到四邻背地里嚼你舌根,娘心里疼,只是去看看就好,实在看不上娘也不怪。”墨琳她娘一直都在等着墨琳主动开口说话,也不是为了争那一口气,说不上来这是为什么。不过她自己想开了就好,说实话,她也不愿逼自己女儿啊,只是这个时候不扮坏人,以后自己可就真成罪人了。“嗯,我知道,娘。约的是什么时候?”“就明天下午吧,这事儿早办早好,要是看不上还可以早点撤,再换人!咱家闺女可不能随随便便就给嫁了!”娘听自己女儿终于松口了,心下的石头便也落了一半,语气也软了许多。“哦。”墨琳听这么快,心下有些不快,但也不再表示什么,低下头认真地洗着碗,水冲在手上冰凉冰凉的,似乎可以冲走这一切烦恼。“你好,我叫陈启山。”墨琳在母亲的伴随下款款朝一家小餐馆走去,这家餐馆是这个小镇最有名的餐馆,主要不为吃饭,这时候的小镇人家都只愿意在家做饭吃,在外面消费的习惯还没有传进来,至少还没有感染到墨琳她娘那一辈。之所以这家餐馆能在这样的风气中还能岿然不动地矗立在这里,就得益于这些相亲活动。环顾四周就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到不远处还有一对男女坐在一起,两人隔着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一看就知道是刚认识的,准确来说是相亲在。目光再回到墨琳这一桌,只见她微微一笑,算是回答,墨琳她娘站在旁边就着急了,不断给她挤眼色,让她开口说话,墨琳却当做没看见,她娘见自己在这里也帮不上忙,便随便找了个什么理由离开了,走的时候还一步一回头,紧张地看着自己女儿。陈启山笑笑,说“我知道你叫什么,李墨琳,很有气质的名字。相信你爹也是在你身上倾注了不少心血吧!”陈启山的声音很有磁性,听在墨琳耳朵里,几步讨厌,也没有多少欢喜。“嗯,我想你是知道的,介绍人应该跟你详细地说过了,我的名声在这个小镇里还真不小呢!”墨琳半带自嘲地说道。“呵呵”陈启山有些讪讪地笑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对面的女孩子还真太不同寻常了,说出的话能噎死人,这时候服务员递过来一壶茶,上面还能看见几朵微微泛黄的菊花漂浮着,清香四溢。陈启山便礼貌地让服务员退下,端起茶杯到了两杯,一杯递到墨琳面前,一杯端到自己鼻子下,深深地吸了两口香气,透过花茶慢慢散发出来的雾气,渐渐朦胧了对面女孩坚硬的棱角。只见朦胧的雾气中,她的脸渐渐柔和下来,端起茶杯,送到嘴边,又像是在闻,又像是在细细地品,茶杯挡住了她下半边脸,陈启山看到她的眼睛,是若隐若现在刘海背后的,刘海还多多少少透露着她的学生身份,呈一个弧度地倾斜着,在他这个角度正好透过这缕发丝看到里面的眼睛,很闪亮的那种,陈启山就被这道光芒给吸引住了,好久都没转过眼神。墨琳抬起头,正撞上对面人盯着自己看,开始还皱了皱眉,稍后便发现对方的眼神中并不带有一丝杂念,便也放松了许多。俩人静静地喝着花茶,夏日的午后还是挺热的,店里的电风扇疲倦地吹着,上面一条红布条兴奋地飘着,像一条舌头。服务员是这里的老雇员了,对相亲的环节把握得一清二楚,见这俩人处得差不多了,便拿着菜单走过来,轻声问道:“两位需要点什么菜吗?”两人很有默契地互相望了望,然后陈启山接过菜单,点了两道清淡的菜喝两道荤菜,和一道清淡的汤。然后俩人又接着喝茶,望着茶壶里的菊花上浮又下沉。菜很快就上来了,结束了两人的尴尬。两人也很快就吃完饭,走得时候,墨琳执意要一人一半分摊,陈启山拗不过,便让她付了一半的钱,心想这个女孩子果然不一般。饭后,陈启山提出要送她回去,她也没拒绝,两人便一道行走在小镇的街道上,像是并排走着的两个漠不相干的人,但中间似乎又比陌生人多了点什么。大概是觉得之间实在是太过于沉默了,便想要打破这宁静,又或许是想要知道自己在这个特别的女孩子心目中究竟可以打多少分,便转头对身边的女孩子问道:“今天这半天不算是白白浪费了吧?”“嗯,谢谢你。”墨琳简单地回答了一声,脸也没转过来,这弄得陈启山像是自讨没趣一样。一路上陈启山便不再做声。两人见时间还早,便绕着小镇一大圈之后又在虬川河边走了走。河水碧绿的,像一条绿丝带,将这个古朴的小镇当中划开,又像是杂小镇这件古典的衣裙上系了一条别致的绿丝带,更添一分活泼气韵。小镇虽不大,但走起来,而且是两个才认识并且还处于不熟识的尴尬时期,这路走起来就分外的长,于是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朝那间亭子走去,亭子上面不知是那位先人的墨迹,将虬川亭三个字写得龙飞凤舞,气势恢宏的同时又隐含着一丝内敛,墨琳很喜欢这三个字,每次到这里来,不管走没走累,都会到这里转一转,据奶奶他们那一辈说,自己是因为常到这里来,所以沾染了上面的灵气,所以学习才这么好。墨琳忍不住想说。学习好又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得给人家洗衣做饭当黄脸婆!不过这句话她只在心里说。不管怎样,自己在镇上也算读书读得多的了,也该心满意足了,墨琳总在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记得上初中的那年,自己在这里玩,正好看到一个男孩子在这里看书,就那么静静地靠在一根柱子上,红色的柱子,他穿着白色的衬衣。镇上的男孩子一般都不穿白色衣服的,怕脏,而他一身雪白地坐在那里,半天都没意识到跟前有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那神情非常专注。墨琳不敢打扰他,便轻轻地坐在一旁,看他看的什么书。这时他才注意到身边有人。抬起头朝身边的女孩子笑笑。墨琳还记得他有一排整齐的牙齿,笑起来牙齿整个露出来,还可以看见一点点红色的牙龈(当然这个叫牙龈还是后来才知道的),墨琳觉得自己就是通过这个笑容转进他的漩涡里了,从此以后她便再也拔不出来。陈启山见身旁的人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便温柔地问道:“是不是不舒服了,咱们进去坐坐吧,里面凉一点。”说着还轻轻地圈着她的肩膀慢慢走到亭子里。“怎么样,闺女?”墨琳娘大老远就看到自己女儿和那男孩子并肩走回来,等那男孩子走后便立马开口问道,迫切之情立显脸上。“还行。”墨琳懒洋洋地应了一声。“哦,那就是可以咯!”这不是个问句,而是一个带有陈述句的惊叹句。里头暗藏着些许欣喜。“嗯。”墨琳只觉得好累,又胡乱地答应了一声便回房去了。这声嗯很快便得到验证,李墨琳和陈启山的婚礼在他们认识的一个月后便按正常的程序举行了,原本陈启山为了照顾女孩子的虚荣心,说要办得热闹一点,但又顾及到墨琳不是一个寻常女子,便又绅士地询问一番她的意思。在墨琳家这边,她早已结婚的哥哥第一个站起来说不能委屈了自己妹妹,一定要大办特办,想当初他娶屋里那位的时候就超出常规来着,现在到了妹妹这里,自然不能低了,墨琳她娘也是这个意思,那个女孩子不愿意自己有个风风光光的婚礼,结婚可只有一次,到老了还可以细细回味。墨琳她爹只是安静地听着他们说话,没有发表意见,墨琳沉默了好久,见大家的激动劲都过去了,便冷淡地开口道:“大家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吧,我已经跟别人走不通的路过,现在好不容易回到正常的轨道上,自然不能再脱轨了。”在座的都侧头看了看墨琳,这才意识到之前她一直是沉默着的,大家都知道她心里不怎么舒服,便也不再多话,随她去吧,希望她结婚后会想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