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千寻

更新时间:2020-11-07 05:46:40

千寻 已完结

千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liunian 分类:女生 主角:顾千亦冷秋辰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千寻》是liunian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千亦冷秋辰,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个男人的身材竟然这么好,顺着那坚实的胸脯往上看去,那棱角分明的五官,寒星似的双眸,最要紧的是那一种慵懒又自带着高贵的表情。顾千亦觉得自己突然有了一种想咽下口水的冲动。 "该死的"顾千亦低咒一声,恨自己如何这样的没有原则,对着一个陌生的还是将自己掳来的男子还起了这样风花雨月的心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顾千亦又对冷秋辰笑颜以对以来。顾千亦就发现冷秋辰又恢复了以前的忙碌,甚至比之前更为忙碌。顾千亦便体贴的不去打扰。每日只是按时去问候一声。冷秋辰也是,除了忙自己的事情以外,是能有多少时间陪顾千亦就用多少时间陪顾千亦。这不禁让顾千亦很是感动。

这一日顾千亦突然想到曾经有一次跟冷秋辰一起吃过一种叫梅花苏的点心,当时冷秋辰吃了之后还赞不绝口。顾千亦闲来无事便心道,若是能亲手做了这点心,然后送去给他,那他必定会很高兴的。顾千亦的小女儿心态一冒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的泛滥开了。

顾千亦马不停蹄的跑去厨房,却不成想问了一圈也没有人知道什么梅花苏的点心。到最后还是一个厨房新来的小丫头,支支吾吾的对顾千亦道:小姐,我们家乡倒是有一种点心叫梅花苏,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种

顾千亦一听有人知道,大喜过望,忙问过那小丫头。根据那小丫头的描述,顾千亦知道八九不离十了。遂即唤过这小丫头给自己打下手,便开始做起了这梅花苏。

不料这梅花苏看起来,说起来都简单,但是这做起来就难了。顾千亦忙了半天还没有成品出来,倒是弄的自己一身的面粉。那小丫头看着顾千亦一头一脸的灰灰白白的样子,突然打趣道:小姐,奴婢进府邸来虽然不久,但是也听说了小姐就是殿下最在意的人。但是今日看来小姐在意殿下也不少呢

顾千亦被小丫头这么一说,似被窥探了心事一般,脸上顿时流霞漫天了。口中却道:你个小丫头,乱说什么呢

顾千亦说着又佯装低下头去对付那一堆面去了,却不想那小丫头,人小,胆子却大也不怕顾千亦怪罪竟然一本正经道:小姐,在我们那里,一般的女子都要亲自为夫君准备茶点的。您这么高贵的身份还要亲自做这种事情,还不是在意是什么?

顾千亦被小丫头那夫君二字怔住了。夫君?多么朴实又温馨的字眼?自己和他会吗?虽然自己和他都是身份特殊之人。但是顾千亦其实心中极为渴望这样平淡的生活。但愿真的像那小丫头所说吧,顾千亦幽幽的想到。

纵使顾千亦是在小丫头的帮助下,也还是弄了一下午才将这梅花苏弄出个大概来。顾千亦看着眼前有些不成形的点心,心中笑道,罢了,这么个小点心也如此难。但是胜在是自己亲手做的。希望他能喜欢并体会这其中的情意吧。

顾千亦做好一碟子梅花苏时已经是傍晚十分了。顾千亦看这时间正好是吃晚饭的时候,便亲自端了出来想要送给冷秋辰。

顾千亦端着梅花苏径直去了书房,这个时候他一般都在这里。不想这次顾千亦却扑了个空。冷秋辰并不在书房。

喂,你过来?公子呢顾千亦有些焦急的问道。

那侍卫似乎也不太清楚,想了半天才道:属下方才似乎看见公子去了花园的方向

顾千亦心中一愣,花园?他去花园干什么?不等那侍卫回过神来,顾千亦的身子已经蹿了出去,手中还带着那盘点心。

顾千亦去了几个平日与冷秋辰常去的地方竟然还是没有冷秋辰的踪影。而此时,天色已晚了。顾千亦刚巧走到一处亭子里,索性便坐了下来。

那亭子的位置极好,前面正是冷秋辰特地修的人工湖。此时湖上吹来一阵微风,落在顾千亦脸上竟然有了丝丝的寒意。顾千亦略紧了紧衣物,端坐在亭子里的石头凳子上对着人工湖发呆。

带着微微寒意的湖风竟然似一把钥匙一样打开了顾千亦的心湖。与冷秋辰这一路走来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头。顾千亦突然觉得自己和冷秋辰之间正好像这盘梅花苏,味道不是极浓烈的甜,却是淡淡的沁人心脾,直渗透到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里。似血液一般支撑着彼此的精气神。

顾千亦想到这里不禁心头一阵温暖,但见月色下湖面波光点点。顾千亦觉得此时她突然很想见到冷秋辰。想去拥抱他,想把刚才自己心中所想一字一字都告诉他。可是他却不知道在哪里。

顾千亦心中泛起一丝阴霾,他几乎从来没有这样不告诉她一声便消失不见了的。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顾千亦不禁又替冷秋辰担心起来。担心之意起来,顾千亦便再也坐不住了。

顾千亦起身出了凉亭,顺着鹅卵石铺成的精致的石子路一路找下去。来的路上她又问了人,也说似乎见了冷秋辰进了花园之后就没再见了。

顾千亦看看时间也没过多久,想必冷秋辰应该还在。只是花园地方大,角落多,自己一时没找到罢了。

顾千亦想到这里,便打起了精神更加认真的找了起来。不料一圈下来还是没有见。顾千亦这才有些真的着急了,他不在府中又去了哪里。

顾千亦突然想到一个人,那是冷秋辰贴身的小厮,顾千亦记得刚才找人的时候还看见他了。说明他没跟冷秋辰一起。顾千亦极速的出了花园,奔那小厮住的地方去了。

我问你公子呢?顾千亦找到那小厮的时候,小厮正在吃饭。见顾千亦来了,吓的一口饭差点噎住。

不不,不知道顾千亦发现小厮的眼神中明显有着慌乱。

你在撒慌,还不快说实话顾千亦故意提高声音,大喝一声。那小厮更吓的腿都软了似的,哆哆嗦嗦的站不住。

小人真的不知道小厮还在咬牙坚持,但是顾千亦已经听到了他因为颤抖而牙齿打颤的声音。

你不说是吧,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顾千亦故作板起脸,微微眯着,透着危险的气息。

那小厮一看这样,心中也有些害怕,心道这顾千亦可是公子眼中最要紧的人,就算是真的杀了自己,恐怕公子也不会说什么了。到时候倒霉的还是自己。

想到这里,小厮已然动摇了,小声道:公子公子殿下好像说他要去护城河那里

没带你一起?顾千亦有些疑惑,这个小厮一直是跟在冷秋辰身边伺候的,这次竟然特地没有带他去。

没有,公子殿下说,他只是无事想去那边走走,让我不要跟着了小厮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把冷秋辰的话复述了一遍。心中却在打鼓,公子明明说了让自己在这位大小姐面前要找个理由圆过去,不要说实话的。唉,这下,公子回来又要找自己的麻烦了。

小厮这边还在怨声载道的时候,再抬眼顾千亦已经不见了。

顾千亦来到护城河边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了。护城河边栽种了很多的松柏,一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若是换做普通的女子定是看着就不敢在前往了。但是顾千亦不是一般人,抬起步子毫不犹豫的往林子里走去。

她虽然也不知道这冷秋辰此时还在不在这里,但是她必要自己一一看过才放心的。这么想着顾千亦就在林子中搜寻了起来。

夜晚的护城河边的林子里也不是完全的寂静,顾千亦还没有走几步便碰到了一对私会的情侣,那女子悄声软语正在男子怀中说着什么,惹的那男子一阵轻笑。顾千亦路过时,那二人都停了停,还抬眼看了看顾千亦,顾千亦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遂快步离去。

顾千亦一路寻下去,有幽会的情侣,也有夜间练功的人,还有无事闲逛的。顾千亦一一看去都不是冷秋辰,不禁心中疑惑道莫非他已经不在这里了?

顾千亦一路想着就来到了一个供人休憩的亭子中。这一晚上的奔波顾千亦倒真的也有些累了。索性坐下来歇息一下。那亭子下栽种着各种花卉,晚风一吹,花香袭来。顾千亦这才觉得一阵的神清气爽。

正在顾千亦专心汲取花香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一阵极为微弱的声音。

莫不是你以前说的都是骗我的吗?为什么还留了她在府中,还对她那样的好?一个女子轻声低语道,顾千亦听的出那声音中已然有了哽咽之意,想是禁不住哭了。

顾千亦一阵摇头轻笑,不知道又是哪对痴男怨女在这小林子里幽会了。顾千亦这么想着又觉得自己在这偷听人家说话真是不道德。便要起身继续向前而去。

不料,此时耳边又传来一个男声:云儿,你不要着急,我对她不过也是逢场作戏罢了。她怎能与你相比,更又怎能与我们之间的情意相提并论?

这话本身并没有什么要人吃惊的地方,但是这说话人的声音,却让顾千亦如听得了一声晴天霹雳一般瞬间石化在了当场。

那不是那不是,顾千亦极速的收回了本来已经迈出去的步子,侧耳倾听,却不料那二人的声音越说越小。顾千亦没有办法,便蹑手蹑脚的下了亭子,转到花团中,那说话声是从一棵极大的松树后传来的。

顾千亦立在花团中,说话声又传来。

哲,你说过,你只爱我一人的,那么现在呢,你敢说你对她毫无情意?那女子不依不饶的道。

我只爱你一人,我发誓,我对她真的是有苦衷的,不似你想象的那般,云儿,你莫要多想了那男声又传来。顾千亦的心似被电击了一般,一阵刺痛传来。险些要站立不住。因为那声音分明就是――冷秋辰。

而那个女人,他称呼她作云儿,多么亲昵的称呼。云儿,想来就是那个云染了。想起冷秋辰之前对自己说过的话,顾千亦只觉得一阵悲凉,原来自己才一直是那个受骗的人。只是这冷秋辰到底有什么苦衷非要留着自己在身边不可呢?

顾千亦正这么疑惑的时候,只听云染又道:你有什么苦衷,你身为堂堂公子,一国储君,你能有什么苦衷?云染的声音带了明显的不相信。顾千亦也一样,虽然此时心中已然是千疮百孔,但是对冷秋辰所谓的苦衷,顾千亦还是非要弄清楚不可的。

这时又听冷秋辰道:云儿,你要相信我,到时候我自然会跟你说的。

云染却显然不买账,哭声也变得更大了,依旧道:为什么现在不能说,还是你根本也就是骗我的?你根本就是真的爱上了她,又想占有我才会如此说的。

云染说完呜呜哭泣的声音传来,顾千亦听得松树后一片沉静,半响才听云染又道:哲,我真的不能失去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云染的声音缓和了很多。想必刚才的沉静的功夫正是冷秋辰安抚云染的时候。顾千亦心中一阵难过,他此时搂着其他的女人对她说,他对自己是有苦衷的。

不等顾千亦多想冷秋辰的声音又传来了:罢了,罢了,云儿我就告诉你吧

顾千亦心中一惊,重新提起精神侧耳听到。冷秋辰又道:云儿,你可知道她的来历吗?

云染显然是一怔,有些犹豫的道:来历?我只知道她之前是羽书国的清兰王,怎么这跟你喜欢她也有关系云染话中带着戏谑,想是有些不相信。

顾千亦心中也是一阵疑惑,自己的身份?自己的身份跟她和冷秋辰之间的感情也有关系吗?

那边冷秋辰却突然轻笑道:云儿,你还是这样爱吃醋,不过我最爱你这个样子

云染一阵低声笑骂,顾千亦却是一阵心寒。不想冷秋辰是背后却是这样的对待别的女人的。顾千亦突然觉得自己和冷秋辰的那些美好的过往都成了笑话。

你不要岔开话题,还没说完呢云染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揪住之前的问题不放。

此时冷秋辰才缓缓的道:你只知道她是羽书国的清兰王,却不知道,她其实真的是一个极有才气的女子,丝毫不输给男子

也学是冷秋辰语气中的钦佩赏识又让云染生气了,只听冷秋辰紧跟着又道:好了,好了,云儿,是你要我说的,我这还没有说完你又这样

云染这才消停了些,顾千亦疑惑的听着冷秋辰又继续道:你知道我虽然是东庭的公子,但是在朝中的人脉还是要更加巩固,若是多几个像她这样的人在我身边辅佐我,我何愁不能好好的建功立业?何况她如此的才华,到了哪里都会成为我的劲敌,我不如将她留在身边也好去了也心腹大患

顾千亦一听原来冷秋辰对自己存的竟然是这样利用的心理?顿时脸色泛起了一片死灰色,心中一片绝望。他只是利用自己的才华吗?自己的作用只是对他能好好的辅佐吗?不,不,不,顾千亦不相信,之前的一幕一幕闪现在顾千亦的脑海中。她不相信冷秋辰对她就真的一点情意都没有。

顾千亦还存在一丝希冀的时候,不料那边的对话又响起了。

果真吗?你果真就为了利用她的才学?就真的一点爱慕她的意思都没有?云染也显然对冷秋辰的话存在着怀疑。

树后面又是一阵寂静,顾千亦猜测或许那二人又在那里耳鬓厮磨吧。也许又是冷秋辰在千方百计的哄着云染吧。

又过了很长时间,冷秋辰的声音才再又响起:云儿,你怎么还不相信我,好吧,我发誓我对她当真就是一点情意都没有。我现在对她的好不过就是想借助她的才学帮我完成大业罢了。云儿,我话已经至此,你再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了

冷秋辰似乎已经透出了无奈,还有些轻微的生气。顾千亦听得冷秋辰如此肯定的说并不爱她。顿时像被抽去了整个灵魂一般,整个人空空洞洞的站在花丛中,脑子里一片空白。冷秋辰的一句话就把他们之间所有美好的回忆都抹平了。再也没有了。顾千亦突然想到,自己和冷秋辰就要这样结束了,再也回不去了。顾千亦定定神不想再听下去了,正欲抬起步子离开。不料云染又道:好吧,我暂且相信你,但是我还要你发誓,等你事成之后,你就要离开她,还要狠狠的羞辱她。否则我难平了心中这股子气。

顾千亦一阵心凉,这云染就这恨自己,恨不能要自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好。

顾千亦听见冷秋辰又道:好,我发誓,等她失去了作用,我定要狠狠的羞辱与她,并当着你面让她离开,这下你满意了吧?

冷秋辰的话听着轻飘飘的,好像是张口即来那么容易。但在顾千亦听来却是好比一把利剑嗖的一下扎在了心头。

顾千亦疼的站立不住,身子一软就瘫在花丛中。花香依旧,晚风依旧,而顾千亦的心却是已经死了。云染恨自己顾千亦都能理解,但是她没有想到冷秋辰这么轻易的就随意答应了云染的要求。难道自己在他的心中就真的这么不值一提吗?真的就是可以作践吗?

松树后阵嘤咛声传来,云染娇笑出声,冷秋辰磁性极强的声音在一旁软语轻声的安慰她。

顾千亦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了,除了自己心碎了的声音,她什么也听不见了。过了好大一会,松树后的二人才终于相携的离去。

而顾千亦却终于放开了自己隐忍了许久的泪水,瘫倒在花丛中痛哭失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