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大唐东都引

更新时间:2020-09-02 05:52:10

大唐东都引 连载中

大唐东都引

来源:微小宝 作者:半盏流苏 分类:其他 主角:玉方鸿苗儿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半盏流苏的原创小说《大唐东都引》,主角玉方鸿苗儿,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玉长情,玉长情,母亲说给她取这个名字是希望将来那人对她许以白首,长情如初,可告诉她这些的人却是她那负了母亲的爹。 颐王府是个狼窝她不得不留,大唐的官场是龙潭虎穴她不得不闯,一宗宗错综复杂的悬案,一个个表里不一的人,当她再无凡尘牵挂时,谁抛出一丝红线缠绕住了她的皓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车一路飞奔,很快便到了恭思坊附近,李修远没说话直接下了马车,玉长情也跟着下去,便见他朝何岩是了个眼色,后者驾着马车朝上东门一路而去。

  “郡王果真思虑周密,只是我那侍女怕是要为我忧心不已了。”她说着脸上却带着十分愉悦的笑,一点也看不出来她有为侍女操心的迹象。

  李修远看着远去的马车转身往恭思坊中走,今日亲自来北市已然是不妥,不做些准备又怎么好脱身。

  “郡主就不要取消本王了。”走了几步才听见他漫不经心的说道,脚步稳健坚定朝着另一道正对北市的坊门走去。

  北市多为贫民胡人居所,在此做买卖的也多有胡商,异域风情十分浓郁,随处可见露出大片雪白脖颈的波斯女子。

  李修远目不斜视,在北市街道上似乎十分熟悉,穿街走巷没一会儿就到了一处颇为简陋的院子前,他伸手正要敲一敲院门,玉长情已经朝着里面喊了两声。

  “屋中有人吗?我与兄长走的有些累了,想讨杯水喝。”她今日用的还是那日的面皮,只不过被穆寒衣稍作改动,否则那猥琐的样子也不好大白天带出来。

  兄长?李修远眉眼一动,温润如月色般深邃的眸子看了眼玉长情,默默的站在她身后。

  颐王府郡主自幼随高人外出游历,许久才回来一次,如今看来这个传言是真,褪去那身高贵优雅的士族娘子姿态,此时的她倒显得真实了许多。

  不多时屋中便走出一个约莫三十的女子来,她一身粗布麻衣,头上包着一块洗的有些发白的头巾,麻利的把门打开请他们进去院中等候,还说这就为他们取水解渴。

  玉长情笑着说不急,便和那位妇人攀谈了起来,一问才知道这娘子不过二十有五,许是整日为生计操劳,竟看着像是三十的妇人。

  “敢问夫人如何称呼?”李修远等了片刻才问,一出口便让那女子摆手直说不敢当,她不过一介民妇,当不得夫人二字。

  玉长情忙说自己这兄长自幼饱读诗书,是个读书人,叫她不要见怪。

  李修远抿了抿唇,温和的笑了笑便默不作声,只看着玉长情与她攀谈,那女子给两人续了碗水道,“奴家鈡,两位可以称呼奴家为钟娘子,街坊都这么喊的。”

  “哦,钟娘子呀,你看我都忘记说我们兄妹了,我们姓章,我叫章宜,我兄长叫章郡,此来北市是来找个人的,结果找了一圈也没找到。”

  那钟娘子一听眼睛亮了亮,直说他们算是遇对人了,“这北市里的人奴家多半都知道,不知两位要寻何许人也?”

  玉长情看了眼李修远,他便笑的愈发和善道,“是一位名叫许立的小郎君,只听说他在北市坊间做杂役,别的便没说了。”

  钟娘子一听面色一滞问道,“你们找他做什么?”

  “有位老丈说上次结算的银钱多了,让咱们给送过来当面还他。”玉长情面不改色继续扯谎,引得李修远眼中笑意越发深沉。

  钟娘子一听乐的站了起来,“哎呀,许立乃是家弟,两位稍等片刻,奴家这就去把人给叫回来。”

  她说着出了院子,不一会儿就领着个十五六的小哥儿走了进来,那小哥儿见他们面生,迟疑了一下问道,“上次给人买的丹砂是算好银钱的,不会有错,那老丈莫不是自己弄错了?”

  “小郎君可还记得上次送去丹砂的地方,老丈是想再做一笔买卖,这银钱是给小郎君的答谢。”今日说谎说的如此行云流水,玉长情连自己都要信以为真了。

  许立哦了一声,把桌子上的钱袋子拿起来掂了掂,还挺沉的,立刻便满脸喜色的道,“上次丹砂我送到永通门外一个叫城角村的刘。。。。。。”

  他话未说完,忽然自远处飞来一支长箭,直直插进了许立的咽喉之间,顿时大片血花飞溅而出,身前衣襟顷刻间血红一片,人便没了生息,朝着地上扑通倒了下去。

  玉长情和李修远立刻朝那处看去,只见一片玄色衣角一闪而过,两人都看的真切,那上面的衣饰花纹是大理寺官差的样式。

  钟娘子已经从最初的惊吓回过了神,此刻伏在许立的尸身上哭的肝肠寸断,那模样让玉长情心中有些不忍。

  “光天化日行凶,他们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李修远的声音沉沉,含了几分凌厉寒意,只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微微蹙眉敛了渐起的波澜。

  玉长情不说话,她的感觉不会错,刚才李修远明明是有了些许怒意,可不知为何忽然一息之间尽数收敛。

  他到底知道些什么?又到底在忌惮着什么?

  许立的死引来了街坊四邻,很快洛阳府的衙役来了,大理寺的人也一道来了,速度之快让玉长情十分讶异。

  她和李修远对视一眼,心知身份必然是要暴露了。

  果然洛阳府少尹一看到李修远便直接跪下参拜,连给他拒绝的时间都没有,那一声宜章郡王叫的周围人呼啦啦跪了一片。

  李修远面色不改淡淡嗯了一声,看向大理寺所来的几位官差,“大理寺少卿在何处。”他问,不着痕迹的看了眼玉长情。

  刚才那人果然是大理寺的人,衣饰边角花纹一丝不差,而且大理寺离这里有段距离,和洛阳府的人比,不应该如此之快到达才是。

  “回郡王的话,侯少卿出城去了,并没有交代何时回来。”一名领头的官差恭敬的回到,又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犹豫着该不该先把这案子办了。

  “既然如此本王便不久留了,此人是被人暗杀,尔等务必还他一个公道。”他说着朝外走,玉长情想要跟上,却被衙役给拦了下来。

  李修远回身冲她一招手,道:“阿玉走快些,莫要误了本王的事。”

  阿玉?玉长情的嘴角使劲抽了抽,抬脚快步跟了过去,走到他身边才小声不满道,“郡王不要给我随便取名字。”

  李修远根本不理她,快步出了北市,便见何岩驾着的马车正停在外面,苗儿一脸兴奋的看着他们俩过来,殷勤的撩开车帘看他们进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