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养个活尸做老婆

更新时间:2020-11-19 06:35:52

养个活尸做老婆 已完结

养个活尸做老婆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天工匠人 分类:其他 主角:万奇但凡 人气:

《养个活尸做老婆》作者:天工匠人,其他类型小说,主角:万奇但凡,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本来以为海外归来的极品美妇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没想到她却告诉我…… “不管你相不相信,事实是,我是你老婆!” 我只觉得天雷滚滚,雷的我外焦里嫩。 在我还没能完全接受一个四十二岁的女人是我的老婆前,又一波猛烈到爆表的炸雷兜头轰下…… “其实我比你妈还大两岁呢。” “那更糟。”我的嘴角都快耷拉到鞋面上了。即便是美熟妇,可嗨皮和娶回家做老婆是两码事,有哪个男人愿意娶一个比自己老妈还老的女人? “可我二十二岁就死了,我比活人少了一口气,我是活尸!”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自己生来就是道门中人,命中注定终身无伴,所以道门嫡传的老妈早在那时候就已经替我安排好了终身大事。 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章 鬼赌局

老万除了什么事儿都懂一点外,平常有点愣,介于天才和白痴之间说的就是他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宁可选择和新耙子女警一起行动。

“你踩着我的肩膀爬上去。”白露靠着后墙蹲在地上,两只手交叠在一起托在膝盖上。

“……”我蹲在墙头上垂眼看着她,一言不发的伸出了右手,上女人的姿势千百种,踩肩膀我实在不会。

上了房顶,我才发现西屋是厨房,于是顺手从烟筒上掀了块青砖抄在手里,白露也把腰里的警用甩棍拿了出来却没往外甩。我们就像两只野猫一样蹲在黑咕隆咚的房檐上,低头看着院子里大气也不敢喘。

敲门声按照约定的时间响起,门外却传来一个女人含混不清的声音:“妈的,电话……电话里说的不就是这儿嘛,呃!门怎么锁着呢?这是哪个龟儿子耍老娘呢?”

我汗了一个,这是周敏的声音,她居然假扮醉酒的外卖鸡……

这时,下方“吱呀”一声轻响,一个黑影蹑手蹑脚的从屋里摸了出来,贴着墙根走到的大门后,扒着门缝往外看了看,然后扭过脸往地上啐了一口:“呸,妈×的,真想把这小骚娘们儿弄进来操一炮。”说完就又凑到门缝上往外看,左手还使劲在裤裆里搓着。

要知道周敏出门时的穿着可是一贯很清凉的,他这是对着我老婆撸呢!

我脑门冒火,顺着墙根“噌”的跳了下去,与此同时,白露站在房顶上配合着大喊:“不许动,你被包围了!”

正往外偷窥的黑影猛地回过头,右手里赫然握着一把锃亮的转轮手枪,瞄准房顶上的白露就要扣扳机。

“操!”我猫到跟前,左手把枪往上一托,右手攥着的板儿砖直接就把他的前脸儿给掀了!

“砰”的一声枪响划破了宁静的夜晚,不得不佩服周敏有先见之明,枪里还真有子弹。

“干死你丫的!”我没头没脑的照着那家伙头上抡板儿砖,直到砖碎成了四瓣儿,那家伙也软成了烂泥。

白露叫来了支援,打了背铐的嫌犯被直接抬进了救护车。

两眼放光的送走了警车和救护车后,白露转过脸强压兴奋的对我说:“我会向局里打报告,说明你在这次的抓捕行动中立了大功。”

“你们给他发奖金就行了。”老万揉了揉鼻子,捏了捏我的肩膀:“谢了哥们儿。”

虽然发生了这么一段小插曲,可周敏说不妨碍今晚的行动。快到夜里十一点的时候,她亲自在院子里画了个圈儿,在圈儿里写了个大大的‘庄’字,让我把白天准备好的巨额冥币放进圈儿里烧了。

老万一边把一摞摞印着天地五人组的冥币递给我,一边贱兮兮的笑着说:“这些钱要是真的该多好。”

“可以兑换成人民币。”我斜眼看着他:“光买这些冥币就花了五百多,我会从你借给我的钱里扣的。”

房间里还保持着当天抓赌过后的凌乱,我和老万胡乱清理了一下,取出块白色的糙帆布铺在原先的大赌桌上,上面用朱笔画了三个圈儿,圈里分别写着庄、闲、和三个大字。

准备就绪,白露背着手闲庭信步般的走了进来,一把推开了坐在我对面的老万:“我和庄家赌。”

“你抽什么疯啊?这可是给鬼开的赌局!”老万急得跺脚,白露却大马金刀的坐在闲家的位置,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

“靠!拿着!”老万把装牛眼泪的瓶子递到她面前:“把这个滴眼睛里,看见鬼你就知道怕了!”

白露居然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我用不着这个。”说着,又有意无意的看向我身边的周敏。

我没来由的感觉她的眼神有点妖异,刚想开口,老万却使劲朝一边努了努嘴。

感受到屋里的温度似乎有所下降,我知道来不及多说什么了,“哗”的推散了桌上的骨牌,用不怎么熟练的手法洗牌,然后码成垛,扯着嗓子大喊:“七十二行赌博为王,三十六招赌为绝招!小赌怡情,大赌发家,闲话少叙,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噗!”

话音刚落,白露就发出一声非常不和谐的嗤笑。

我一头黑线,这些话都是我平常从评书里听来的,我哪儿开过宝局啊?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也顾不上糗不糗了,硬着头皮掷了骰子,心算了半天,才算到该从哪儿发牌。

看着桌上两两交叠的四摞骨牌,我翻着白眼喊:“买大赢大,买小赢宝,兄弟姐妹八方父老都别愣着了,赶紧买定离手!”

或许是因为我从来没赌过的关系,怎么看都觉得这像是一场闹剧。可当一个像瘾君子般猥琐的瘦皮猴把一沓冥币放在‘庄’上的时候,我也不由自主的开始紧张起来。

紧接着又一个满脸油腻的黑胖子把一沓冥币拍在‘闲’上,然后和刚才的瘦皮猴一左一右的撑着桌子的两边,两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桌上的骨牌。

白露连看也不看,直接把她面前的那副牌翻开了。

虽然明知道不合时宜,我还是忍不住笑了,她拿了一对杂牌,一张五,一张六,加起来是十一点,推牌九是以两张牌相加后个位数的大小定胜负的,也就是说,她只有一点!

“看来小泽姑娘今天的运气不怎么好。”趁这个机会我把‘小泽’这个艺名给白露摁死了,不过估计她没欣赏过小泽的作品,这点从她迷惘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

为了留有悬念,我故意只翻开了其中一张牌,是张全红的‘酱油瓶’五点。

我用君临天下狮子搏兔的高傲眼神,看着对面的小泽,信手翻开了另一张牌。

“咦!!!”老万叉着腰看着桌上的牌面一脸诧异的表情。

我从他鼓出的牛蛋眼里看出了异样,连忙低头看自己的牌面,一看之下差点儿没当场气死过去。

居然是一张歪把子五!

不是说新手的运气会特别好吗?为什么我的人生第一场赌博,第一把牌拿到的居然是传说中的瘪十?!

我扭脸看向身边的周敏,见她小嘴绷得紧紧的,脸涨得通红,显然是强忍着笑。

“小娘们儿,看见你爷们儿输钱这么开心干什么?胳膊肘往外拐啊你?”我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报仇似的在她脸蛋上狠狠的啃了一口。

在这一瞬间,我真的有了一种赌神的感觉,只等赢光所有人的钱,散场以后就把风骚的小妞摁在赌桌上干的哇哇叫!

可事实证明……我好像是他妈衰神转世……

后面的三把牌里,小泽的第一把牌竟然成为了我拿到的最大一副牌面!

“看来关老板今天的运气不怎么好啊。”小泽姑娘把我揶揄她的话原数奉还,把周敏丢过去的两叠红毛拢到了自己面前。当然,看上去像刚从银行取出来似的红毛只是道具,只有头尾两张是真钱,中间夹的是冥币。

我已经笑不出来了,倒不是说输不起,而是因为在众目睽睽之下,输了的人还哈哈大笑,跟着押宝的一屋子赌鬼会把我当成白痴!

赌局已经不再冷清了,短短的一刻钟,屋里就聚集了数十个形态各异的男女老少,他们共同的特征是神情都无比的专注。

此刻桌上除了小泽面前那七八摞假红毛,赌鬼们押宝的冥币也已经堆成了山,一双双放着红光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洗牌的手,仿佛下一秒钟就会扑上来将它们啃成两副骨架。

“这可能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大一次豪赌了。”老万抹着脑门子说。

一众赌鬼的注意力终于被转移了一下,纷纷用鄙视的眼神看他,有几个没上过学的还啐了他几口:“呸!”

拿到今晚第九把瘪十的时候,我是真有点沉不住气了。泥菩萨也有三分土性,我虽然不好赌,可没理由会点儿背成这样啊?他妈的,瘪十拴我手上了?

本来还非常得意的小泽也已经诧异不已,“你赌运真有这么差啊?还是故……”

“咳咳!”周敏假意咳嗽了两声打断了她。

虽然现在摆明是女赌神对霉逼的一边倒局面,可仍然有一部分不信邪的赌鬼一直追着买庄家赢。我有理由相信他们在赌方面有着良好的职业素养,要是被他们误以为我故意作弊放水,那还有我的好啊?

“扑嘶扑嘶……”老万冲我使了个眼色,眼珠子斜向门口。

赌鬼们竟然同时抬起头看向大门,房间里的温度似乎在瞬时间降到了冰点。

我用眼角的余光瞥见飘然前来的是一位‘老朋友’——那晚在医院里出现过的红衣女鬼。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鬼也是讲实力的,赌鬼们纷纷躲向两边,给红衣女鬼让出一条专属通道。

我还想装作视而不见,继续和小泽对赌,没想到红衣女鬼居然径直走到小泽身后,冷冷的看着我:“原来今天晚上是你坐庄。”

纳尼?

我怎么也没想到红衣阿飘会这么不留情面,她居然当着一屋子鬼的面讲对白!这是摆明要掀桌子砸场子!

正当所有的人和鬼都错愕不已的时候,红衣鬼居然森然一笑,按着桌子把身子往前探了探:“我来和你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