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蓬莱有刀

更新时间:2020-02-08 10:34:16

蓬莱有刀 连载中

蓬莱有刀

来源:落初 作者:笃恨 分类:武侠 主角:朱冥锋 人气:

新书《蓬莱有刀》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笃恨,主角朱冥锋,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道江湖悠悠,望不断天涯。我事沧桑,敢与天下为仇。大战蓬莱,欲泪还休,阴川论道,东瀛学刀,北冥有道,敢问高人在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醉春楼里,朱冥见到了那女子,这次,终于见到了正脸,那模样,绝对是天上之物,人间少有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是大不为过的,他不禁多看几眼,心中的爱慕之意油然而生,朱冥张嘴正要有言语呼之欲出,终究是那女子转身,惊鸿一瞥,女子进去的那屋是一个大彩门,应是这里大房子,彩门吱呀的一声关住了。

也是关了朱冥的心门。

令哥儿在一旁捅咕他,方才醒过神来,朱冥依着张平令的眼神看过去,倒是那向顾前下得楼来,朱冥心道遭了,这是被发现了的,那向顾前,朱冥见过他的武功,虽不及他的父亲朱应红,可是,要打他朱冥却是绰绰有余的,况且,不要忘了,这朱冥是不会武功的,这要是那尖嘴猴腮打将过来,还不是打得他跟儿子似的?他越想越害怕,可是,见那向顾前往他这边走过来了,朱冥不禁侧着身,有几分要避开的意思,但愿他不来找自己麻烦,如此侥幸心理,并没有丝毫的作用的。

那向顾前恰恰就是来找他的。

朱冥还未及反应,向顾前就凑了过来,那尖嘴猴腮向顾前是矮一些的,却凑近了朱冥,也不说话,只大瞪着眼,绕着朱冥他们走一圈,活像是那恶狗在转窝一般。

“是你小子!可还认得我不?”向顾前把他那矮小身子更近的凑过来,说话,那鼻尖,几乎就触及到朱冥胸口了的。

朱冥虽说心虚,但也尽量不表现出来——不要从一开始就是输家。“认得,认得,当然认得的,你不就是被我爹爹揍的那个坏人么?”

“嗯?你是朱应红的儿子?”他看着朱冥,这么快想起来了,“呃?我何时被你家老子揍过?嗯?分明是你老子被我揍了嘛!”

朱冥心想,这矮个子,武功虽然不及他爹爹,可也是一个争强好胜之辈,“好,那我问你,你与我爹爹比,哪一个武功更高?”

“呃……”向顾前挠挠腮帮子,心想,这小子人小鬼大,分明是激将我,让我去打那朱应红,不能上他的当,可这嘴上功夫也不能吃了亏了,“当然是我!我们北陵三笑,我是老二,你打听打听,我们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倒是你那老子,是个甚么无名之辈!”

朱冥听他如此傲慢,如此无礼,咬牙切齿,心里一沉,念到自己身无武功,动起手来,必定要吃亏了。

向顾前正思忖,若是这小子气不过,动起手来,正好借机收拾他一番,也为客栈之事出个气。

“话说,北陵三笑,你是老二,江湖英雄,只认第一,你这第二,谁会知道你?”朱冥看那向顾前矮小个子,怒气冲冲的,言语动作滑稽的样子,也是好笑,想着要逗他一逗。

“北陵三笑,全天下只有我兄弟三人,我三兄弟耍起横了,霸绝天下!”

“三笑,是哪个xiao?”朱冥故意问他。

“当然……当然是笑问青天的笑了。”向顾前这一说,朱冥就知道,此人必是江湖粗人,没有读过多少诗书,这也就更好戏弄他了。

“哦?你所说的笑问青天又是哪一个笑,我朱某人未曾听说。”朱冥故意装傻。

这倒是为难了向顾前,他抓耳挠腮,慢走了几步,这是在寻思,忽的走到朱冥面前,一转身,脸冲着朱冥,“呵呵!……看着没,就是这个笑,你小子这回懂了没有?”

“哦,原来是这个笑,贻笑后人,含笑九泉……的那个笑。”朱冥倒是说出了一大串的成语。

只是那向顾前并不明白那成语的意思,加上朱冥神色平淡,又没人提醒他,便以为那说的是好话。

朱冥说完,问那向顾前是也不是?向顾前也怕让人看出自己不识字,爽快的说声是!登时引的众人哄堂大笑,向顾前也陪笑道好,却是个傻人无疑。

此时,那之前随同向顾前来的人下得楼来,又见到周围人围住那朱冥和向顾前,却是听到说话,知道那向顾前出了洋相,就进去跟他说了。

朱冥知道这是惹到他了,便要走开,不想却是那向顾前手快,一把就揪住了朱冥的后衣领,朱冥直觉得往后一倒,就落到向顾前的怀里了。

“你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向顾前恶狠狠的看着朱冥,朱冥看见向顾前的那样子,刀也抽了出来,就架在朱冥的脖子上,冰冷的刀片在朱冥的脖子上,确实有些吓人,那原来在周围围观的人也吓得退了出去,各自躲了开。

那醉春楼的老鸨,连忙上来,“哎呀。两位客官,来这里是来找乐子的,何必动刀剑呢?这就不好了。”那老鸨子上来劝到,手轻放到向顾前的刀面上,要把那刀取下来。

可是,向顾前哪里肯让,他一把抓住朱冥,把刀拿下来,冲着那老鸨一划拉,老鸨子吓坏了,也往后退去了。

令哥儿悄然拔刀,一刀往那向顾前后背劈过去,可那长刀还没有着背,向顾前右腿抬起,一脚过来,正中令哥儿的胸怀里,登时踢飞出去了。

摔在地上哎呀一声,刀也掉了,向顾前一看,那张平令有些手段,一提气,拉着朱冥一跃,到那张平令旁边,一脚踹住张平令,让其倒在地上起不来。

手里的朴刀指着张平令,一动不动的。

“敢欺负我不识字,我最烦人家说我肚子里面没墨水,你们竟敢嘲讽我,好生气人!”

“你放了我俩,否则……否则……”朱冥噎住了似的。

“否则……否则如何?要你老子来杀了我罢!”

朱冥被向顾前掐住脖子,喘不过气来,也说不出话来了。

正在这时,从楼上跃下一红衣女子,她未及落地,腰间的剑已出鞘,那真是翩若惊鸿,动作曼妙而迅疾,剑尖轻点地,倏地一弹起,往向顾前那里刺了过去。

那向顾前一看长剑过来,立马手里扔了朱冥,往后直退,旋即长刀格挡,那红衣女子站定,长剑在手,指那向顾前。

“嘿!小妞,你好手段,要不是小爷我闪的快,今儿也就死你手里了,不过也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向顾前本来气恼不已,可一看是个女子,心头之火也消了不少,便放肆起来了。

“老贼休得胡言!看剑!”说罢那女子,几步上前,长剑刺了过去。

向顾前的长刀只挡,也不往前攻,一招一式,也是在戏弄。

那女子拼尽全力,一招繁星攻月,那剑如落花一般从半空中撒了下来,向顾前登时脸色大变,手按住刀,往上一挺,这可谓是仰面正刚,那女子的剑只差半寸就击中脑袋,刷的一下,剑划过他的膀子,一条长口子顿时流血。

红衣女子下来,站定,看他要如何反应,向顾前吃了亏,自知技不如人,也不敢往前来,只在原地,心道,“这女子确是武艺高强,再打下去,怕是走不出去。”

朱冥晕晕乎乎的站着,那女子的剑上有一抹殷红,滴了下来。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朱冥说道。女子只看着向顾前,看他收起了朴刀,才收起剑来。

“滚!”这一个字说的严肃有力,令朱冥一震。

那向顾前也识趣,夺门而出。

“姑娘真是好手段,谢过姑娘!”朱冥笑着道谢,现在,离得这么近,他终于看清了这红衣女子,她一袭红一般裹身,外披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红光流动倾泻于地,拖延两尺有余,步态雍容柔美,无尽青丝,发带束起,头插凤钗,一缕青丝垂到胸前,薄施粉黛,双颊边若隐若现红扉,纯肌如玉般可爱,好似晶莹透彻的冰雪,好一个美妙女子……

那红衣女子却白了朱冥一眼,这倒令朱冥意外,女子转身便上楼去了。

朱冥听见了楼上的铃声,接着铜锣一响,

“醉春楼花魁遴选,开始!”

朱冥一看,却已经天黑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