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镖局逸史

更新时间:2020-02-08 10:52:36

镖局逸史 已完结

镖局逸史

来源:落初 作者:闲话逸史 分类:武侠 主角:许逸许文 人气:

《镖局逸史》为闲话逸史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姑妄言之姑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做虚玄语,诗书剑影话情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辽躺在地上,他在客栈里吃了一些酒肉,又和贺堂主剧战一场,口中早已焦渴难耐。看柳依依颇失仪态的喝下那一杯茶,似乎能感到茶水的香味。不禁开口索要道:“几位好汉,能不能给我也斟一杯茶解解渴?”

一个人走过去在许辽的腿上踢了两脚,骂道:“臭小子,老老实实在地上躺着。这里都没有大爷喝的茶,哪里轮到你小子了?”柳依依转头这才看见躺在地上的许辽,她看了一眼,继续轻啜茶水,喝了两口,似乎又记起什么似得转头在看看许辽。她站起身来,捧着茶杯走到许辽的身边,蹲下去把茶杯抵在许辽的嘴唇上,许辽一口气吸干茶杯里的茶水,觉得从未尝到过的清爽。老妈子见状拿过茶壶来又斟上茶水,柳依依又给许辽喂了一杯茶。她拿手帕擦掉许辽嘴角上的水珠,许辽不说谢谢,看着柳依依向她点点头。

柳依依转身回到座上,老妈子问长问短,柳依依只是随口应两声。过一会,贺堂主进来了,他胳膊上用碎布条缠着两块木板,把胳膊固定着。几个手下刚才进入了墙内的密室,他们把密室里的东西都搬出来了。贺堂主看看堆放在地上的东西,除了一些女用的梳妆镜篦子之类的东西,大部分都是书籍。贺堂主吩咐手下的人道:“你们去告诉少帮主,说柳姑娘找到了。请他自己过来亲自看一下。你们几个。”他指指身边的几个手下说道:“去找个箱子过来,把这些东西都收拾好了。记住,不许少一件、损坏一件。不然少帮主怪罪下来,唯你们是问。”那几个人答应着,贺堂主说道:“卢香主看着这里,不许惊扰了柳姑娘,我去外面一趟。”

贺堂主转身出去了,他手下的几个香主尝试着和柳依依搭讪,柳依依不搭理那几个人。两个人抬着一个大箱子过来了,要去收拾柳依依的东西,老妈子忙跑过去说道:“不劳烦几位官人,老奴自己来吧。”老妈子不让那几个人触碰柳依依的东西。柳依依说道:“妈妈没事的,让他们自己收拾。”柳依依说着站起来走到杂物前面,那几个人都垂手站在旁边,柳依依在书堆里翻了几下,翻出一沓稿纸来。她将那一沓稿纸卷成一卷,用白手帕缠住扎起来。

柳依依看看书堆里,她又挑了几本对她来说重要的书走开了。那几个人把书籍什物一件一件的整理好了放进箱子里。

柳依依翻翻手中的书,放回到桌子上,唯独那卷白色的稿纸她甚见珍重,放进怀中。柳依依想起许辽来,她转头看看,许辽躺在地上闭着眼睛。柳依依回到座位上,老妈子又给她斟了一杯茶。

这时屋外传来一声凄怆的猫头鹰的鸣叫声,过一会,又是夜莺鸣叫的声音。许辽睁开眼睛,柳依依又一次不经意的转头去看许辽。许辽看着柳依依,眼神里似乎有所示意。柳依依的目光和许辽的眼睛碰在一起。柳依依女孩子家害羞,她避开许辽的眼睛。察觉到许辽再用眼神给她说什么。柳依依转过头看许辽,许辽盯着柳依依,往窗外努嘴。柳依依有所会意,但不知道许辽要干什么。她端着茶杯走到窗口处,转身去看许辽。许辽眼睛警惕的盯着身边的那些人要做什么的样子。

柳依依正纳闷间,许辽忽的双手在地上一撑,身子已然跃起数尺。他一脚飞起,连踢中三名看守他的人,那三人翻身倒地。许辽用手掩住嘴,发出一声悠扬悲切的狼嚎声,这是他召唤同伴来接应的信号。他在地上暗运内功,已经冲开身上的穴道。柳依依知道许辽要趁着贺堂主不在逃跑,他给自己反复示意,自然是要带着柳依依一块逃跑的意思。柳依依见许辽一人已经和对方三人交上手了,正焦急自己应该怎么办的空挡里,忽然身后的纸窗剌剌一声响被人从外面打碎,窗子上的碎纸屑木屑溅的柳依依浑身都是。

柳依依惊得叫出声来,她吓的又往屋内走去,许辽喊道:“你们带柳姑娘走。”话说完了,才从窗口跃进三个人来,是吴可辰回到客栈叫了雷不凡两人重回太一会。柳依依不知道吴可辰几人的来意,不敢跟着他们离开。许辽一人已经支不住那边五六人的连手夹攻了。这时有两个人过来拿柳依依了,吴可辰见状双枪齐出,一枪一个将那两人搠倒在地上,说声“姑娘快走”过去帮许辽。

吴可辰两支短枪在手中转动着,帮许辽隔开两人。许辽又叫了一声:“柳姑娘快走。”柳依依不在犹豫,往窗口边跑过去,雷不凡双手在柳依依的腰间一举,把柳依依放出窗外,自己和另一个同伴也跃出窗外。许辽已经从对方手里抢过一柄长剑来,长剑剑光闪处,将屋子的半边尽皆封住。那些人抢不过去,眼见柳依依跑出去了,他们绕道从门外去追柳依依。吴可辰已经撤出战团跑到外面,院子里乱哄哄的闹成一团,许辽急于脱身。他边战边往窗边退去,待离窗子又几尺远时,许辽看准对方追击之人的招式,他力贯长剑,长剑剑尖刷刷刷的往其中三人的面门上连点三下,逼退那三人的进击。左手处留着间隙。果然左手边那人抢身而进,许辽早已算好力道方位,那人一掌拍向许辽。许辽伸出左掌对准那人的手掌推出,双掌甫接,许辽往后退出半步,身子接着那人的一推之力飘然后跃。他身子一矮,已经从窗口倒跃出去。长剑还在挽着剑花封住那几人的追击之路。

到院外,吴可辰几人驾着柳依依跃上墙头等待许辽。墙角跟下站着几个人攻不上墙头。许辽看看形势,他大跨步的跑出两步,跃起身在廊檐的柱子上双脚点了两下,已经跃过那几个人的头顶,跃上墙头站定。这时屋内的人也追了出来。老妈子也在后面跟出来。院子的大门吱扭一声响打开了,门口有许多只火把闪着火光。吴可辰说道:“咱们快走,他们的高手来了。”老妈子在下面大声的叫“小姐”,许辽搂住柳依依的细腰,公主抱式的抱起柳依依,柳依依刚叫的一声“妈妈”,身子已经临空而起,柳依依如在云端。她不禁失声尖叫起来。睁眼看是自己在许辽的怀里,许辽脸上的神色坚毅中有几分惊慌,他眼睛看着前方,在脚下踏着瓦片发足奔跑。身边的吴可辰几人也都往前狂奔。后面已经有几个人追上来了。

许辽施展轻功,一连跃过几个屋顶,柳依依不在害怕,却也是生平第一回经历这种凭风凌云。身后的人呐喊着追上来了几个人在屋顶朝着远处的黑暗里跑出去。身后追的人越来越近,其中为首一人脚下尤其快。吴可辰眼见那人离几人只有几丈之远,他喊道:“大家分头走,到北面的黄梅镇会和。”这几人相处已久,默契甚深。吴可辰一言既出,几人像预先商量好了似得分头往东西北三个方向跑去。

背后追上来那人稍一踟蹰,看准许辽和柳依依追下去。吴可辰见那人一心要追许辽,他转身舞开双枪扑向那人。他自己一人脱身容易,先要缠住那人,待许辽走远了自己在想法走。那人急着要追赶柳依依,竟无视吴可辰攻向自己的短枪。他脚下大步迈出两步,已经避开吴可辰的一击。吴可辰脚尖点地,一击未中,一击又起,跃起一招双龙抢珠式,两只枪尖直戳那人的后脑。那人听风辩形,反手一招灵猿偷桃,一手成爪来抓吴可辰的胸口。

这人出招好不迅速,他后发先至,抢在吴可辰的里面,一把扯住吴可辰的胸前衣襟。吴可辰大惊,倒转枪柄,用判官笔的打穴法,去打那人手臂上的“尺泽穴”。那人反手来夺吴可辰的短枪。

吴可辰认穴准,那人辨认吴可辰的招式更准,出手更快。他一拿已经拿住吴可辰的短枪。左手一掌拍向吴可辰的胸口,要逼吴可辰撒手。吴可辰避无可避,只得放开短枪,出掌接住那人的一掌。双掌甫接,吴可辰身子如纸鸢断线般往后飞出五六丈远,重重的跌落在屋顶的瓦片上。吴可辰胸口剧痛,他捂住自己的胸口强撑着站起来,那人不管吴可辰,径去追赶许辽。远处的夜色里视野所及,已经看不到许辽的身影。吴可辰一跃跃下屋顶,眼见后面的大队人马追上来了,他忍着胸口的剧痛,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扶着墙壁,往远处黑暗没有光亮的地方走去。

许辽见后面的人被吴可辰纠缠住,他跃下屋顶,放下柳依依来,拉着柳依依的手,沿着曲折的小巷没头没脑的乱跑。许辽不熟悉九江城里的水头道路,沿着一条曲折的小巷往下跑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