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倚剑执江山

更新时间:2020-02-08 10:53:44

倚剑执江山 连载中

倚剑执江山

来源:落初 作者:白鹤爱青树 分类:武侠 主角:薛薛妍 人气:

主角叫薛薛妍的小说是《倚剑执江山》,它的作者是白鹤爱青树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武龙,生于武学世家,长于灼灼人世。为爱,智计千条;为情,舍身取义。笑看红尘,冷对生死。看故事百转千回,泯恩仇跌宕起伏,写一代传奇,悲沧桑自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师傅,章守信来了”,身边的弟子向欧阳忘我禀报道。

欧阳忘我往回头一看,果见章守信率领两百府兵也来到了一线天。

“欧阳庄主,这是怎么啦,御剑山庄的弟子,怎么就剩下这么几个人啦”,章守信拉长语调,幸灾乐祸的道。

欧阳忘我不愿搭理他,只觉哪怕多跟他说一句,便恶心想吐。

一线天方向人头攒动,一百多号人从一线天走出来,近处一看,当头之人正是巨鲸帮长老沙里横。就在进攻二龙山的大军出发以后,他便埋伏此地,早已等候多时。“欧阳忘我,时至今日,可以把秘籍交出来了吧。今日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又深受重伤,你已插翅难飞”。沙里横说道。

欧阳忘我右手指着沙里横,道,“你,你”,他“你你”的你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然后他又用左手指着章守信,道,“你,你们......”。他摇头叹息,道:哎,算了,事情已经很明确,多说无益。

沙里横哈哈大笑,说不完的成就感,觉得自己踏上了人生巅峰。他向章守信禀报道:“县令果然神机妙算,此战我巨鲸帮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御剑山庄一举歼灭,在下佩服佩服”,说完抱拳行礼,说不完的崇拜。

而欧阳忘我已经掉进了绝望的深渊。这是一个局,是章守信布置的一个死局。而自己却毫无防备的一步一步掉入他的陷阱之中。

他将先前的诸多疑点联系在一起,顿时明白了章守信的整盘计划:首先以实力不足为名,寻求御剑山庄帮忙,拉御剑山庄下水;然后又以速战速决之名误伤欧阳忘我,致使他腿部中剑,消磨他的战力;紧接着以奸淫扫虐为名,致使御剑山庄先行离去;等他们一走,府兵又紧随其后,成追击之势;而巨鲸帮帮众,早就埋伏于此,利用地利优势,成堵截之势。

这用心之险恶,计划之周密,简直令人发指。也就是说,从欧阳不修输给武魔仙的那一刻起,从欧阳忘我帮助章守信的那一刻起,御剑山庄就一步一步踏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远在诚信商行的武魔仙哪里知道,他以抢亲之机会,怂恿章守信攻打二龙山;而章守信又以攻打二龙山之机会,一举灭了御剑山庄。

平阳县三大势力,已去其二,就剩下诚信商行,而灭了没有武力的诚信商行,对于章守信来说,不是易如反掌吗?

一想比武招亲与章凡、沙里横密谋之事即将完成,一想自己任期即将完成平阳县有史以来第一次完整意义上的统一,章守信喜不胜喜。

想欧阳忘我一生谨慎,从不做非分之事,最后还是落得个四面楚歌的境地。他心有不甘,问章守信:“想我平日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苦苦相逼”。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稀里糊涂、不明不白的死,欧阳忘我不想做个糊涂鬼,所以他要向章守信要个说法。

章守信一副成功者的模样,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道:“不为何,就因为我是沙里横的朋友,沙里横要你死,那我就得想法设法的把你整死”,说完干笑两声,以示开心。

欧阳不修冷笑,道,“呵呵,朋友,我看他就是你利用的一个棋子,就是你养的一条走狗吧”,他眼睛看着沙里横,道,“秘籍我是不会给你的,你若想要,便自己来取”,说完他从怀中取出一本厚厚的破书,在章守信和沙里横眼前晃来晃去。

沙里横见书言开,拔出大刀,指着欧阳不修道:“我给你选择,你既然辱我是狗,既然你一心想死,我今天就送你归西”。他早看到欧阳不修的腿伤流血不止,想他已无多少战斗之力,便想直接杀人抢书,干净利索。

“今日你不死,我誓不为人”。欧阳忘我不再像以往一样退缩,今日他直面生死,神情激昂。一招“天地同寿”直达沙里横的关元穴,一上来就使出拼命招式。

沙里横不得不妨,见欧阳不修不惧生死,招招只攻不妨,威力极大。所以只能且战且退,避其锋芒,好在欧阳不修腿伤严重,虽然手上招招凌厉,脚上速度跟不上,不然沙里横早已一命归西。

待沙里横退进一线天,五十招已经过去。

这五十招,虽然时间不长,欧阳忘我却已全身大汗淋漓,觉得左脚像灌了铅似的疼痛难忍。他所以得能胜过这沙里横,全仗学过独孤九剑,在招数上着着占了先机。

巨鲸帮众眼看沙里横节节败退,已经支撑不了多久,纷纷进入一线天,加入战团。这些人虽然招式不精,但由于一线天道路狭窄,一劈一砍,欧阳忘我都只能硬接。前面沙里横一招一式也不停着,前后夹击,如何能一一拆解?他腿部本来有伤,想直纵三尺,横纵半丈,便难如登天,又无法在这前后夹击之下冲出重围。

欧阳忘我长叹一声,眼光向林秀云望去,知道这是临死时最后一眼,只盼林秀云能安然无恙。

正在巨鲸帮冲入一线天时,林秀云眼见自己的丈夫遭人围攻,当下也不迟疑,从众人后面杀入。但帮众人数众多,一时半会儿哪里能够杀得完。此时她一双妙目也正凝视着欧阳忘我,眼光中流露出十分焦虑关切之情。

欧阳忘我见林秀云安然无恙,心中一喜。又看她一个妇道人家在男人之间奋力厮杀,心中又是一酸。

当下奋力嘶喊,“住手”。这一线天空间封闭,这一声嘶喊,犹如天外惊雷回声嘹亮。众人吓了一跳,纷纷住手。

欧阳忘我拿出胸口的破书,道:“这不是什么秘籍,秘籍已经被我烧了”,他把破书递给沙里横,继续道,“真正的秘籍在我心中”。

沙里横接过破书,书上一片空白,一个字都没有,哪是什么武功秘籍。他抓住欧阳忘我的领口,愤怒道:“那么就将你心中的秘籍写出来”。

欧阳忘我又回头看了一眼林秀云,道,“写出来可以,先放了我夫人”。

沙里横不敢擅作主张,将欧阳忘我夫妇押起来,再一次走出一线天,来到章守信面前。

章守信示意放了林秀云。

林秀云没进一线天,而是向三岔口的方向逃走。她知道此刻欧阳不修肯定在诚信商行,所以走华容道上而去。

见林秀云走远,沙里横向欧阳忘我说道:“她已经走远,你可以写了”。说着将那本无字破书交到欧阳忘我手上。

欧阳忘我结果破书,道:“在等一刻钟,我一定将独孤九剑剑诀写在这本书之上”。

这一刻钟,意义非凡。站在沙里横和章守信的角度来说,此刻恨不得时间加速万倍,就好像一个几天没吃饭的饿汉,眼前摆着满汉全席,却无法使之下肚,很显然独孤九剑远比满汉全席更具诱惑力,所以这种感觉尤为强烈;站在欧阳忘我的角度来说,此刻恨不得时间就此停止,倒不是他贪生怕死,只是希望林秀云跑得越远越好。

时间总是公平的,无论你多么期望,或者多么不期望,他总是客观的存在,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

“一刻钟已到,赶快写出独孤九剑秘籍,否则这一线天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沙里横恶狠狠的说道。

欧阳忘我右手持剑,将左手划出一道口子,鲜血从指尖流出,他用鲜血在无字破书上面写着:

独孤九剑第一式—总决式: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没人注意,欧阳不修是右手执剑,左手写字。

独孤九剑实在太具有吸引力,沙里横向欧阳忘我靠近一步,低头看他写字。

就是这一步,沙里横踏进了死亡的深渊,因为欧阳不修右手的长剑,其根没入了沙里横的胸口。可怜沙里横自死都没有闭眼,还是死死的盯着独孤九剑剑诀。

杀了沙里横,欧阳忘我再无斗志,连番战斗,再加上腿伤,也再无再战之力了。他放下长剑,闭上眼睛,听天由命。

众人不敢上前,怕他有什么厉害招式。突然人群中有人喊道:“大家一起上,为沙长老报仇”。

欧阳忘我不还手,也不挣扎,任凭大刀砍在自己的身上。没过多久便倒在地上,身上的刀痕不计其数,但他脸上没有痛苦,有的只是放松。因为独孤九剑紧张了一辈子,临死之前终于可以放下了。

也许只有死亡才能让人放下所有,一脸轻松。

沙里帮群龙无首,纷纷向章守信寻求下一步计划。章守信看了一眼欧阳忘我的尸身,吩咐左右道:“将他的尸身抬回县衙,我要用他的尸身换取独孤九剑的秘籍”。

左右依令而行。

随后章守信率领府衙兵士及巨鲸帮众人,浩浩荡荡的在阳关道上行进,向府衙方向走去。

章守信坐在马上大声吆喝:

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

牙璋辞凤阙,铁骑绕龙城。

雪暗雕旗画,风多杂鼓声。

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他大胜而归,边走边唱,高兴得很。今天他也确实值得喜:一喜荡平了古三通的二龙山,二喜尝到了古三妹的女儿红;三喜解决了御剑山庄。

三喜临门,他只觉已经踏上人生巅峰。从此就是整个平阳县的土皇帝,再也没有贼要勦,再也没有江湖势力可怕。在平阳县内,他即是官,也可以为贼,还可以号令江湖。

.......

林秀云跑到诚信商行之时,欧阳不修、武龙、古三通、暮云舒、薛妍、薛富贵、王桂珍等一众人等正在餐桌之上大吃大喝,按照薛富贵的原话便是,虽然婚没结成,但是酒菜绝对要管够,诚信商行可以说什么都缺,唯独这银子还是多少有个几千两的。

“不修,你爹被沙里横和章守信围攻在一线天啦,你快去救救你爹”,林秀云说完委屈的哭起来。她身上好几处都已破烂,都是在路上摔的,她简直是用生命在奔跑。此刻看起来,哪像是一个山庄的夫人,跟市井上的乞丐一般无异。

欧阳不修迅速跑到林秀云跟前,恨不得伸出双手扶住她,可惜暂时是不可能的。他半跪在地上,焦急的问道,“那爹他现在怎么样了?”这还是半年来欧阳不修第一次叫爹。

其实在欧阳不修心中,永远装着那个总是委屈求全的父亲。他怪过他父亲,也恨过他父亲,但是这半年来,看着他父亲心中深深的自责,心中的恨意基本已经消失殆尽。

林秀云心中也非常担忧欧阳忘我的安危,道,“走时你爹答应沙里横写出独孤九剑的剑诀,条件是放我离开”,她看向欧阳不修,后者突然间簌簌的哭出来,她心里一阵悸动,道,“我急于向你求救,就快速的跑了过来,后面的情况我也不知道”。

欧阳不修知道,以他爹的性格,恐怕今日已经凶多吉少了。因为他爹守护了一辈子的秘籍,为了独孤九剑剑诀,不惜让御剑山庄退出武林,偏安一隅;不惜封住亲身儿子的丹田之力,谅出大错。若要他交出秘籍,他宁愿付出生命。

但他已顾不得这些了,他对身后御剑山庄的弟子命令道:“所有人,给我一起去救我爹。生要救出人”,他哽咽了一下,痛苦的继续说道,“死要带回尸”。

御剑山庄所有弟子都红着眼睛,齐声应是。

武龙见此情形,知道欧阳不修已经被深深的担忧失去理智。他阻止道:“慢着,你此去自投罗网,救不救得你爹不说,很有可能搭上御剑山庄更多人的性命”。

从与武龙接触开始,他就知道武龙处事沉着,计划周密,且对形势分析透彻,便停下来,听他娓娓道来。

“沙里横勾结章守信发难于御剑山庄,必是筹谋已久,有恃无恐,否者也不会轻易动手”,武龙看着一脸焦急的林秀云,“凡事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你将今日发生的所有事情,讲给我听听”。

当下林秀云毫不迟疑,将今日之事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从天没亮就出发说起,再埋伏于一线天,等古三通经过三岔口后,和章守信一起去进攻二龙山,比斗时欧阳忘我对二龙山将领处处留情,引得章守信不满,他命令弓箭手射伤了欧阳忘我的左腿,再到府兵杀光二龙山所有人,章守信奸杀古三妹,最后御剑山庄率先离开,遭遇巨鲸帮和官府两面夹击……林秀云将所有事情事无巨细的向武龙讲了出来。

“什么,我妹妹被章守信害死了?二龙山的人全部被杀光了?”,古三通不相信这一切,但是他又相信这一切。此时此刻,此时此景,他嘴上不相信,但心里已经信了。回想起妹妹的音容笑貌,回想起兄弟们的欢声笑语,他如鲠在喉,“啊啊”的发疯似的吼起来,“章守信,此身不将你碎尸万段,我古三通誓不为人”。

古三通一怒之下将身边的桌子打得粉碎,然后大声哭喊道:“三妹,哥哥害了你,哥哥害了你,哥哥对不起你”。他自小父母双亡,与古三妹相依为命,感情深厚至极。听闻如此噩耗,怒不可竭,已经泣不成声了。

暮云舒同样泣不成声,他是富家子弟,平时只知欺负人,哪有被这样欺负过,顿时为这些刚交的朋友鸣不平,“还等什么,大家一起去杀了这些畜生”。

暮云舒的话,点起了群雄的满腔怒火,他们“嗷嗷”叫着,就像被惹怒的群狼,要将敌人的身体撕成粉碎。

武龙示意薛妍拉开暮云舒。暮云舒不喑世事,心思单纯,哪懂这些权谋算计之事。让他在这里搅和,只能是越来越乱。

“大家听我说,此事因我和薛妍而起,我给大家陪个不是”,群雄没有理武龙,他自己也知道,此时说这些道歉之类的话毫无意义,故而继续说道,“章守信猪狗不如,人人得而诛之。但现在他手握两百多府兵和一百多巨鲸帮的匪徒,而我们满打满算才三十几人,要打赢他们,比登天还难”。

众人听着武龙对当前形势的分析,实力悬殊如此之大,报仇无望。只觉世间总是好人悲苦不偿命,坏人无耻却能活万万年。

群雄渐渐安静下来,武龙放低声音对大家说道:“大家也不要失望,我有一计,人可救,仇可报”。

暮云舒满是崇拜的看着武龙,本欲上去大放厥词,但被薛妍死死拉住,只能自言自语道:“他有什么办法,除了硬拼,他还有什么办法?”

现场最急之人莫过于欧阳不修,父亲生死未卜,自己却毫无办法,听武龙如此一说,知他肯定有万全之策,急急的问道,“什么办法,你快说什么办法?”

古三通也知,武龙可能武艺稍逊一筹,但谋算之事便是一千个一万个自己也不能望其项背。他满含期待的说道:“什么办法?,不管什么办法,我都听你指挥,我手里的兄弟也听你指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