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这是江湖

更新时间:2020-02-11 11:26:14

这是江湖 已完结

这是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小龙子 分类:武侠 主角:秋水武功 人气:

《这是江湖》作者:小龙子,武侠类型小说,主角:秋水武功,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江湖百晓生荣国老批言:“秋水剑法无人敌,天下第一在江南!”批言尚未应验,荣国老已被人一剑封喉  一句批言,两封牛皮信,秋水剑法悄然入世,江南刘家强势崛起!在这后头,到底是谁在操纵?  一百八十年前,江湖中“一代天骄”莫名手中问天剑闻名天下,莫名剑法天下无双;一百八十年后,问天剑悄悄重现江湖。一个少年,一柄问天剑,把一堆隐退高手统统引了出来  一个沉寂已久江湖,或许就这样热闹了起来  故事是这样的,一个大山里的淳朴少年因为一柄家传的破剑走上了闯荡江湖的不归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立恒猛然间看到玄天身上的玉佩,是又惊又喜,这玉佩张立恒太熟悉了,他自己身上还随身带着一个一模一样的!

一个月前,李清衣留给张立恒留下了一个玉佩,告诉他拿那玉佩到五里古玩斋给掌柜的,就能带他到李清衣处。张立恒把那玉佩日夜都随身带着,生怕不小心丢了以后没办法找到李清衣。张立恒自那天之后,就已把李清衣当自己姐姐看待。可惜李清衣那日走得匆忙,张立恒与她相处不足一日,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对李清衣有了些许依恋。

如今张立恒突然见到玄天身上也有一个这样的玉佩,那就说明玄天也应该是和李清衣相熟的,叫他如何不惊喜!张立恒兴奋的指着玄天身上的玉佩问道:“玄天大哥,你身上这玉佩可是清衣姐姐赠你的?”

玄天把玉佩拿在手上,道:“这自然是清衣小姐的玉佩,立恒兄弟你身上不也有一个?”说完脸上是古怪一笑。

张立恒听玄天讲完这话,又见他突然古怪的笑容,登时明白了过来!忙问道:“玄天大哥莫非是清衣姐姐与你提起过我?”

玄天拿起杯茶一饮而尽,道:“清衣小姐何止向我提起过你,他还夸你武学天赋奇高,她说哪日若是在江湖上碰到见了你,要我处处照顾着你些。”

张立恒听罢,心中一阵感动,想不到清衣姐姐还是这般关心自己。但张立恒还是不解,问道:“玄天大哥,那今日是……?”

玄天道:“我本来是四处读书云游,但前些日子碰上了清衣小姐,她告诉了我你这小子的事。听她夸你剑法奇高,还把我送她的佛门天心内功功法传与了你,我也想看看你这小子是怎样个三头六臂的家伙。”

张立恒以为玄天是要怪罪李清衣把佛门内功传授了个自己,急忙解释道:“玄天大哥,你不要怪清衣姐姐,我……”

玄天摆手止住张立恒,道:“那功法是我送了清衣小姐的,我怎会怪她传给你。我看你果然如她所说那般,的确是天赋极高!”

张立恒被玄天这样一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道:“看来我和大哥也是有缘,今日竟能凑巧相遇。”

玄天白了张立恒一眼,道:“你倒是想得轻松,哪来这么多巧合!我多观察你好几天了,真以为刚好碰到你被那算命的抓住呀?”

张立恒不解问:“那玄天大哥你这是……?”

玄天道:“把你手伸出来!”

知道了玄天与李清衣相熟后,张立恒也对他完全信任了,虽然不知道玄天要做什么,张立恒还是照他话把一只手伸了出来。

玄天一手扣在了张立恒手腕的脉门出,道:“你运功试试!”

张立恒照做,运功催动体内真气流动。这时候张立恒感到从玄天的手中经自己脉门传来一丝温和的气息,这股气息随着自己体内本身的真气流动,缓缓地运行了一个周天。慢慢地,张立恒感到刚才的那一丝气息在运行了一周天之后竟壮大了不少,已成了一股涓涓细流般。这股细流与自身的真气毫不相冲,还隐隐有合二为一的趋势。任这这两股旗鼓相当的真气在自己体内流动,张立恒此时不但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反而进入了一个十分玄妙的状态!

修炼内功之人,如果体内同时有两股不同的真气在流动的话,是一件危险万分的事情。若是体内两股真气互相冲突,轻则经脉受损,重则走火入魔!对于练武之人来说,这两样的打击都是致命的!

以张立恒现在这种情况看来,只有一种解释:他的真气和玄天导到他体内的真气是同出一源的!

即使这样也不奇怪,张立恒修炼的内功心法本就是从玄天身上得来的,两者的真气不相冲也属正常。真正令人吃惊的是,玄天对真气的掌控竟然娴熟到了这个地步,他导到张立恒体内的被他运用得与张立恒本身的真气同步流动,从而使张立恒在运行真气时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只是张立恒在内功修为这方面并无多少经验,所以对此没感到十分惊讶。

随着张立恒的真气回归丹田,玄天的真气在张立恒的丹田内转了一圈后马上退了出去。

当玄天松开手时,脸上喜形于色,只听得他大笑道:“哈哈~果然三经归一的经外奇脉!幸甚!幸甚!!”

张立恒在玄天的帮助下,进入了一种玄妙的境界修炼了几个周天的内功,当他从这境界出来后,登时神清气爽,精神倍增!不知不觉间,张立恒的内功修为竟比之前进步了一大截!张立恒听到玄天的笑声时,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在高兴些什么,于是问道:“玄天大哥你是发现了什么?值得如此高兴。”

玄天停下了笑声,脸上却笑意不减,乐道:“我是的确是发现了一个大宝贝!”

张立恒更是不解,刚刚玄天明明只是帮自己把真气运行了一遍,哪里来什么大宝贝,想着竟真的木着脑袋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向玄天问道:“玄天大哥,你到底是发现了什么大宝贝?”

玄天看到张立恒傻傻的张望,不禁又乐得一阵大笑!

玄天笑过后,对张立恒说道:“我发现的大宝贝,便是你这小子了!”

“我?”张立恒道:“我怎么成大宝贝了?”

玄天道:“你当然是大宝贝了!百年来江湖上唯一一个身怀三经归一的经外奇脉,可是宝贝得不得了!”

“三经归一?经外奇脉?”张立恒听得是一头雾水。

玄天看了看快要下山的太阳,知是一时半刻也和张立恒解释不明白,于是对他道:“这里人多口杂,而且一时半刻也跟你解释不清楚,今晚子时带上你的这柄宝剑到苏州西郊的城隍庙里来,我再跟你详细说!”

张立恒这才发现已是到了傍晚,想起自己和玄天在这个小茶寮里已经谈了大半天,想是玄天还有事要忙,也就答应了玄天今晚定会准时到。

玄天起身后,在离开茶寮前又再三叮嘱张立恒今晚一定要到,在张立恒再三保证下这才放心走了出去。张立恒怕洛河派这边庄光韶会找人来寻自己,也先回了洛河派。

玄天在离开了茶寮后,往城郊走了一阵,在一条偏僻的小路上停了下来,向着四周悠悠道:“你这道士好不识好歹,跟了我这么久,不是想在这替我算一算命吧?”

玄天话音刚落,一个道士便不知从哪个方向闪了出来。这个道士赫然就是今日要夺张立恒问天剑的算命先生。

玄天望着道士,打趣道:“当真还想替秀才我在这里算上一卦?”

道士一脸凝重地盯着玄天,沉声道:“秀才,今日你坏了我大事,岂可轻易了断!”

玄天见他全神戒备的样子,不禁好笑,道:“那你今日怎么又走得这么匆忙?”然后一顿,接着“哦”了一声道:“原来是去了找帮手~出来吧,不要偷偷摸摸的了!”

说时,在玄天的后面又多了个青袍汉子,和道士一前一后的把玄天围在小路中间。

青袍汉子开口道:“你这秀才竟就能坏得了张铁口的事儿,倒是有些本领!”

道士说道:“你千万不要轻心,这秀才古怪得很!你我联手把他拿住,再问他那柄剑事!”

青袍汉子答一声“理会得!”便五爪如勾,飞快向玄天抓去!这边道士亦同时向着玄天出手

玄天听这二人对答,脸上是一副轻松的表情,直到那两人动手,依然是面色如常。

青袍汉子和道士身形和出手已是十分快了,但见到玄天身形微动,双手分别向前后两人拿去,相比二人,后发先至!听得“砰砰”两声,只见到道士是柳絮般飞了出去,摔在了路旁草地上不能动弹!而青袍汉子则比道士好上许多,仅仅是退了七八步,然后堪堪站稳!

这时青袍汉子眼中全是震惊,无比的震惊!仅仅一招,两人就彻底败了下来!青袍汉子刚刚依稀看到玄天的奇快的手掌,勉强接下了那一掌后,一双手臂被震得没了知觉,胸中是一阵血气翻腾!而看到另一边的道士则是生死未卜,这秀才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掌力!

玄天这时开口道:“这算命的道士只是被封了Xue道,说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青袍汉子这时再也没有动手的勇气,也没有出声,只是用刚刚缓下来的手掏出一块铁牌,勉强把它抛给了玄天。

玄天接过看了眼,嘀咕道:“六扇门…原来是公门中人”,然后摇着头从青袍汉子走过去,头也不回,把铁牌抛给回了他,就这样走了。

当青袍汉子接过铁牌的时候,这才发现,铁牌已经被玄天不知什么时候揉成了一团,青袍汉子心中又是一阵心惊,心想自己的武艺在府内也能排的进一流的行列,这秀才到底是哪来的恐怖武功!六扇门内或许只有那从未露面的顶头上司才可于这秀才抗衡。

青袍汉子待玄天已经走到没影了,这才甩了甩发麻的双臂,又运功平息了翻腾的内息。他走到道士身边,发现道士只是脸色发白,但呼吸如常,果然是被封了Xue道。只是青袍汉子怎么也冲不开道士被玄天所封住的几处奇Xue,只得把道士先扛走,心中打定以后遇到这个秀才定要避的远远的。

却说张立恒回到洛河派时已经是黄昏,庄光韶见张立恒出去了一天心中有些好奇,又和张立恒闲聊了几句,张立恒只是说在苏州城四处游玩了一天,并未告诉他今日所发生的事情。但方中宇见到张立恒时,隐隐感觉到张立恒的气质似乎与平日不同了些,却又说不出哪里变化了,只道是高人门下气势亦与别个不同。

当天晚上亥时刚过,张立恒便带上问天剑悄悄出了门去,并未惊扰到其他人。当张立恒到了西郊的城隍庙时还未到子时,但见到玄天已经到了那儿负手立着。

张立恒一庙外,玄天便转过了身来,笑道:“你小子果然准时!”

张立恒也是暗暗吃惊,自己一路上已把脚步放得很轻,但玄天还是在这么远处就已经发现了自己。张立恒以前在山里打猎时,他可靠近到猎物的三丈之内而不被发现,经过了一个月的内功和轻功的修炼后已差不多是落地无声了,但还是在十几丈外就就被玄天察觉。

张立恒一抱手道:“玄天大哥你比我更早!”

玄天也不多说,便道:“你先在这里使一遍你在问天剑上学到的剑法我看看!”

张立恒没多想玄天是怎么知道问天剑的问天剑上的剑法的,可能是李清衣告诉玄天罢,于是应了一声是,挥起问天剑便把那莫名九剑施展开来。

张立恒手上问天剑一起手,玄天就已感到那奔腾的剑势。玄天与方中宇石兴等人不同,即使张立恒没有很深的内功功底,但他依然能从剑手的剑招中感受到所产生的的剑势,而一个高明的剑手亦并不需要靠内功才把剑势展现出来。

随着张立恒一式式的莫名剑法破剑式的使出,玄天的眼神中不断地散发出一丝丝惊喜的异彩,口中喃喃道:“好极了,好极了…”

玄天分明感到了莫名九剑前六式和后三式的明显不同,心中更加笃定了一个念头!张立恒把那九式剑法统统施展完了后,并没有像之前那样使完了后三式有脱力的感觉,现在身体是一阵舒爽,精神依然饱满!

对张立恒收剑后,玄天对他说道:“你可知道这九式剑法就是从莫名剑法中来?”张立恒点点头,李清衣就曾经告诉过他。玄天接着道:“但你又知不知道莫名剑法一共有三十六式?”

对于莫名剑法,张立恒除了会使这九式外,其他的事一概不知,就连“莫名剑法”这名字还是李清衣跟他说的,更不说这些了。

玄天接着脸色严肃起来,缓缓地的对张立恒说道:“我若是教你莫名剑法剩下的二十七式,你肯不肯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