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晋汉奇侠传

更新时间:2020-06-19 06:15:23

晋汉奇侠传 已完结

晋汉奇侠传

来源:落初 作者:锏川 分类:武侠 主角:乐援乐天 人气:

《晋汉奇侠传》由网络作家锏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乐援乐天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五代中后期,中原王朝战乱不断。北方的契丹逐年南侵,晋国江山大厦将倾。本书主人公就在这种环境下逐渐成长。他本为儒家弟子,为人谦虚、知礼,却被时代的浪潮推向武林,经过一番世事的周折,最终赢得朋友的认可和红颜的钦慕,成为受人仰慕的一代奇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郭威知道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想到这个慧空见死不救,却仍然抱有一线希望地道:

“主持与王爷都不主张将土地割让给契丹,而今契丹皇帝耶律德光又御驾亲征,是想倾全国之力灭掉我大晋。如今军费问题不能解决,在下这就回去向王爷请罪。”

言毕,郭威起身向慧空告辞。慧空也起身示意他坐下,然后对他道:

“郭将军,鄙人虽无钱粮相助,但念及刘知远为人宽厚贤能,倒有一句话想由你转告他。契丹如今兵锋正盛,希望他能够韬光养晦,暗中积蓄力量,切莫与契丹正面冲突。这不光是为了太原的百姓,更是为了整个大晋国”。

“主持的意思,在下一定会转告王爷。”郭威答应道。

待郭威离开归贤寺,乐异扬也回到东厢。他躺在床板上,仔细回想慧空与郭威的对话,觉得很多地方都很蹊跷。契丹都打到家门口了,再不抵抗,则跟十年前的后唐军队有什么分别。乐异扬的父亲是行伍出身,有一段时间在代州当差,如果父亲还在世上,一定不会坐以待毙。唉,如今父亲已经去世,想这些还有什么用。乐异扬心中顿时惆怅万分,辗转难以入眠。

夜深了,慧空去了偏殿。那里早就挤满了几十位身穿各式服装的人,这些人年龄大都在五十岁左右。大伙见到主持,都行了礼,然后变成整齐的队列。这时,只听慧行道:

“各位弟兄,今晚主持有重要事情和大家商议,所以将大家都请了过来。”

大家很安静,眼神中充满了期待。慧空看着眼前这些人,缓缓道:

“十四年了,大家还能再次一聚,鄙人深感欣慰。如今边境再起烽火,一场大战似乎就要到来。就在今晚,刘知远还派人过来询问军饷的事情。据鄙人在契丹内线的情报,这次契丹是想一举攻灭晋国,中原百姓岌岌可危,我们应该有所作为了。”

大家听完,明白慧空的意思。“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只要除掉耶律德光,契丹大军便群龙无首,只得乖乖退兵。

“不深入虎Xue,焉得虎子?”大伙慷慨激扬的说到,纷纷要求前去。

“好,鄙人待天下苍生谢过大家!把酒来,鄙人今晚与各位弟兄喝过痛快。”这时,慧空已经管不了出家人的那套规矩。在太原隐伏十余年之后,终于要出手了。

各人离开归贤寺后,做好准备之后,便兵分几路,越过太行山,陆续向中原契丹军营方向进发。

乐异扬在归贤寺待了几日后,便准备启程前往京城。突然想起在这里打扰了这么久,应该前去向慧行大师亲自辞行。路上刚好碰到度悔挑水回来,便向他问了慧行大师的行踪。得知慧行此时正在大殿同一班和尚听慧空主持讲颂经词。乐异扬便到大殿门口静静地等待。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和尚们终于出来了。慧行陪同慧空走出大殿,见到乐异扬,忙招手让他过去,然后向慧空介绍道:

“师兄,这边是我向你提及的乐施主。”

乐异扬走上前向慧空行礼说道:

“久仰主持大名,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

慧空见眼前这个少年不过十七岁,长着一副修长的身子,披着黝黑的头发,言谈举止间已显不凡,便道:

“施主小小年纪,竟能独创江湖,实在难得。”

“主持大师,在下长期在边境生活,但一直学习诗文,未成习武,此次出来。实在情非得已。”

慧空见有难言之隐,也就不便继续问下去。便关心地道:

“老衲看施主的底子不差,以后应该可以有大作为。老衲送你一句话,希望对你有帮助:江湖险恶,行事要忍为先,心中无物胜于有物,出家人常说,无无是有。”

“在下一定谨记主持教诲。在贵寺打扰了这么久,今日准备启程去京城,特来向两位大师告别。”

“施主生逢乱世,确实不幸,请多保重。”慧行道。

“多谢主持的教诲。两位大师,后会有期。”乐异扬答应道。

“后会有期!”

离开归贤寺,乐异扬发现包袱里多出了一大袋绳子和五十两白银。原来慧行早就安排人将银子放到他的行李中了。乐异扬对归贤寺心存感激,便加快了行进的步伐。他白天赶路,夜晚就用包袱里的绳子在大树中间编织出一张简易的吊床用作休息。这太行山绵延五百余里,由北向南分出几支山脉,是太原与潞州的界山。乐异扬足足走了半个月才走出太行山。太行山以南便是潞州境内。潞州以南是卫州,再往南便是大晋国的京城开封府。

乐异扬一路风餐露宿,这日未时,总算在潞州界找到一家小客栈。这家客栈就在道路旁边,四周再无其他客栈。此地离州城还有两百里路。于是他走进客栈,见到里面到处是人,大部分人的服饰和他一样。这潞州虽然与太原临界,但风土人情与太原大为不同。太原是各族人杂居,潞州则大部分人是汉族。看来这些人也是从太原过来的。

乐异扬径直走到柜台,对店小二道:

“给我来一间最小的房间。”

“客官,不好意思。小店今日已经客满,没有房间了。”店小二笑着道。

“怎么会这样?”乐异扬忙问道。

“客官,你也见到了,此地荒郊野外,只有我们一家客栈,自然每天都是人满为患。客官远程而来,小的就实话告诉你,现在连马厩都住满人了。”店小二无奈的道,“不过,再往前走三十里,就有一个悠云山庄,庄子里房间很多,只是……”

乐异扬见天快黑了,如果再找不到住的地方,就得在客栈外面睡一晚,便忙问道:

“只是什么?你但说无妨。”

“悠云山庄很神秘,小的只见过进去的人,没见过出来的人。”店小二轻声道。

“世上还有这回事?”乐异扬纳闷道,“此地不可久留,倒不如去哪悠云山庄住上一晚,明天一早就离开。”想着想着便走出了客栈。

潞州地势较太原平坦,虽说三十里路,乐异扬半个时辰就到了。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远望见前面有一个湖泊,湖泊旁边是一片竹林,竹林深处似乎有许多房屋。乐异扬走到竹林边上,只听见乌鸦的叫声,心中不免一阵寒栗。他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走了进去。

走了大概百步左右,便见到一个石门。石门上方刻着四个大字,悠云山庄。走过石门,便来到了一片开阔地。眼前的一切让乐异扬大为惊叹。精致的庭院连成一片。庭院外面有凉亭和假山,一直练到竹林外的大湖泊。

“这分明是一个私人园林。”乐异扬想道,“可是园林主人在何处?”

他一边想着,一边朝庭院里走去。

庭院里有五棵大树,每棵树约有五围大小。树枝相互交通,树梢上只剩几片枯叶在寒风中摇曳。穿过大树,便到了庭院正堂外面。乐异扬看了看四周,大声问道:

“有人在吗?”

几只鸟儿被他的声音惊起飞走了。

“在下今晚路过贵庄,想在此留宿一晚,明早就走。”他接着道。

乐异扬等了一会,屋内仍然没人回应。乐异扬觉得不对劲,想起客栈店小二对他说的话,不免冷汗冒上额间。于是准备尽快离开此地。

乐异扬刚出庭院,便碰到一人背对着门口。乐异扬一惊,急忙退了两步。只见这个人慢慢转过身来,用眼睛瞪着乐异扬。原来是一个女孩子,她一身紧束打扮,手中紧握着一把长剑。从容貌上看,她的年龄应该在十五六岁左右。不过,她柔弱的身体里仍然透露出一股邪气。

“知道此地叫什么地方吗?”她用阴沉的语音问道。

“悠云山庄。”乐异扬小心翼翼的答道。

“知道悠云山庄还敢来,胆子可不小。”她厉声道。

“在下非有意冒犯姑娘,只是天色已晚,太行山下客栈已经住满了人,所以原想在贵庄结束一晚。”乐异扬见她的话里充满杀气,想尽快脱身离开此地。

“想走?”女孩冷冷的笑了一下,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说罢拔出手中的剑。

乐异扬听罢,知道今天这件事是躲也躲不了了。这时,他想到了慧空主持前几天给他说的话,心里便平静下来。道:

“看来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

听了他的话,女孩心中吃了一惊。几年来,她见过好多向乐异扬这样擅闯悠云山庄的人,从来没见过向他这样镇定的。看来这个小子必非凡品,先问清楚他的来头再说。她心里想到。

乐异扬以为今天逃不过此劫,见那个女孩正用一双眼睛正盯着他,便道:

“看来在下今晚是走不出悠云山庄了。”

“你是何人,来自何地,将要去何处?”

那个女人将剑慢慢插回剑鞘里,没有回答乐异扬的问题,反而连问了他三个问题,似乎是想了解他的身世。

“在下乐异扬,太原人氏,准备去京城。”乐异扬如实回答道。

“太原至京城有两千余里,你独自一人,难道不害怕吗?”这时,女孩的语气变得柔和起来。

“如今边界烽烟再起,契丹四处侵掠,大敌临头,哪能顾得自身的安危?我此番进京,只为寻找一位故人。今晚冒昧打扰,还望姑娘赎罪。”

“原来如此,看来你并非坏人。”女孩看着乐异扬,缓缓地道。

乐异扬看见女孩也孤苦一人,关心地问道:“姑娘为何独自在此?”

“住嘴,不该问的不要问!”女孩一边说话,一边用眼神示意乐异扬离开。

那个女孩的话刚说完,就从门外传来一阵“哈哈”的笑声。乐异扬朝门口望去,只见一个身穿黄色服饰,头盖金冠的男子走了进来。他不到二十岁,身后跟后两个随从。乐异扬正准备行礼,那个男子连忙制止道,

“乐公子远道而来,今晚暂且住在我庄上。如果有哪里招待不周,还望多多包涵。”

乐异扬见他如此挽留,便答应留下来。

那个男子走到门口,回过头对女孩道,“纪云,乐公子就交给你了,明早天仙阁早宴,一定请乐公子过去。”说完便走了。

原来这个女孩芳名来纪云,是悠云山庄的二小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