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汉世迷殇

更新时间:2020-09-14 04:58:54

汉世迷殇 连载中

汉世迷殇

来源:落初 作者:装睡的起点 分类:武侠 主角:赵全友赵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装睡的起点原创的武侠小说《汉世迷殇》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赵全友赵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汉武之后,再无铁马金戈的喧嚣和醉卧沙场的凄凉。举世繁华的背后暗流涌动,内藏皇室权臣的勾心斗角,外有凶悍异族的虎视眈眈。平四海兮壮志凌云,舞清风兮儿女情长。试看大汉英杰能否重燃斗志,斩妖除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公,您真地不认识在下了?”那灰袍侠士的声音唤醒了正沉浸在回忆中的赵全友。

“啊!是你!你的伤已无大碍了吧?”赵全友回到现实之中,仍然记挂着他去年临离开远朋客栈时那侠士所受的严重外伤。

只见来人对着赵全友深深一拜,说道:“多谢赵公的救命大恩。为了搭救在下,不仅冒着得罪权贵、身陷囹圄的危险,还搭进了许多钱财,此恩在下今生恐怕无以为报了。”

“这事已经过去了那么长时间,尊驾就不要在意了。对了,还未请教尊驾高姓大名?是如何得知在下住在此处的?”赵全友连忙上前搀扶起来人。

“在下吕健有礼了。养伤期间,客栈掌柜的告诉了我恩人的大名,并得知恩人常年在长安城经营丝帛生意。伤好之后,在下处理完自己的私事,便马不停蹄来到了长安城,在东市打听了两天才知晓了恩人的住处,于是马上前来拜见恩人。”吕健抱拳行礼,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吕公,恩人可不敢当,当时情况危急,任谁都不会坐视不管的,更何况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如不嫌弃,在下应该痴长吕公几岁,叫我赵兄即可。”赵全友谦逊地说道。

“好的,赵兄。虽说在下没有什么珍玩财宝可以报答赵兄的,但是我这一身武艺在赵兄行走江湖遇到危难的时候多少也能管一点用。你我今日就在此处,结拜为异姓兄弟如何?”吕健见赵全友有情有义,又谦逊有加,诚然是个光明磊落的仁人君子,便有意结纳。

“那可真是荣幸之至啊!”赵全友喜出望外,以后有这样一个武功高强的兄弟,在人生路上可以互相照应,的确是意外之喜。

话刚说完,两人便迫不及待地在屋外院子中摆上了香案。

彼此行过大礼之后,“兄长!”,“贤弟!”,伴随着亲切的称呼声,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赵全友赶忙吩咐下人摆好酒席,对吕健说道:“贤弟,今天是你我结拜为兄弟的大好日子,愚兄真心高兴,咱们兄弟二人开怀畅饮几杯,如何?”

“兄长既然有此雅兴,小弟敢不奉陪,今天不醉不归,与兄长尽谈天下大事。”吕健痛快地答应着。

待两人坐定,喝过了几杯酒之后,赵全友忍不住开口问道:“贤弟,自从你和那黑衣人离开客栈,一直到看见你受伤倒在路旁,短短的这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可否见告?”

“兄长既然想知道,小弟我自然就不隐瞒了,今日全都告诉兄长,”吕健回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不禁眉头微皱,“在客栈中,后面前来相救范常青的那黑衣人我再熟悉不过了,他是我的师兄,名叫万乘风。”

“哦?真是想不到啊,贤弟险些送命不会是为此人所伤吧?”赵全友惊讶地问道。

“那剑伤乃是范常青所为,但若不是我与万乘风缠斗多时,耗尽了力气,又怎会被那小贼刺伤,”吕健忿忿地说着,举起酒杯喝了口酒,接着说道,“万乘风和我都是从小失去双亲的孤儿,被师傅收留在家中学武,我们的师傅便是前朝将军程不识的公子程远志。”

“贤弟原来是程远志的高徒,真是失敬失敬。程不识那是前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将,想必他的公子也有着不同寻常的过人之处,怪不得贤弟你的武功如此高强。”赵全友得知吕健的师傅来头不小,既羡慕又钦佩。

吕健微微一笑,说道:“兄长有所不知,武功只是强身健体、护卫自身的江湖末技,师傅家真正的宝贝乃是祖传的《五行天罡兵书》。这是一部关于行军打仗、排兵布阵的奇书,当年程不识正是靠此兵书,才扬名大漠南北,与飞将军李广齐名的。我上次受伤也正是由这部兵书而起。”

“贤弟,快给愚兄详细讲讲。”听得入神的赵全友,忙起身给吕健已经空了的酒杯斟满美酒。

“我和万乘风从小由师傅教授武艺,对于武功,师傅从来不藏着掖着,都是倾囊而授。但是对于这部兵书,师傅的口风很严,我们一直是一无所知。直到长大成人后,才慢慢得知师傅家中有这样一部兵书,只是他很少跟我们提及此事,更是从来不肯泄露兵书中的任何内容,我们自然也就不敢多问了,”吕健喝了口酒,润了润喉咙,继续说道,“长大后,我和师兄都离开了师傅家,开始各自闯荡江湖。我性子直率,行事随意,便在民间草野中浪迹天涯,行侠仗义。万乘风素有野心,心机甚密,早早地便靠着师傅教的武功,依托官宦人家,希图发迹。所以我们二人虽然自小一起长大,但是出师之后却很少联系,只有趁每年师傅过生之机才得几日草草相聚。”

“哦,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也正常得很。”赵全友回应着说道。

“哪知道前年我正在蜀地追踪一个江湖巨盗,师傅突然传出话来招我回家,我这才知道,就在不久前万乘风竟然偷偷摸摸潜伏到师傅家中,趁师傅不备打伤了他,并抢走了那部兵书,”吕健讲到这里,忍不住猛地一口干了杯中剩酒,愤愤说道:“师傅对我说,看来万乘风这次行动是蓄谋已久的,他藏得如此隐秘的兵书竟被这逆徒一下子就找到了,此人心术不正,兵书到了万乘风手里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虽然兵书里面设有极为巧妙的机关,真正的奇阵兵法被隐藏了起来,但是难保哪一天不被这贼子发现。如果万乘风拿着兵书去投敌降藩,以图富贵,那后果不堪设想,我大汉边疆或许从此将永无宁日,还不知道要因此死去多少人。”

“此人真是可恶至极,不仅丧尽天良加害收留养育自己的恩师,还抢走他的家传宝物,如此重要的兵书万万不能落到此等人手中。”赵全友用力拍着桌子,愤恨已极,同时他想起老张曾经讲述过匈奴兵的凶恶残忍,如果匈奴人得到这部兵书,那真地是要贻害四方、生灵涂炭了。

“是啊,兄长。师傅找我回来就是想派我去抢回兵书,但是又怕我敌不过万乘风,特意将他这些年自己琢磨出来的惊雷拳法传授给我,并赠送给我程家祖传的盘螭剑。这盘螭剑是程家的另一件宝物,一直伴随程不识征战四方,削铁如泥。我一边练习熟悉新拳法,一边寻找万乘风的踪迹,找了很久终于发现,他原来躲在长安城平陵侯府邸中做起了范家公子的师傅。去年我得知范常青出行蜀地的消息之后,便寻找机会在梓潼县城堵截住万乘风,想要逼他交出兵书。”吕健说到这里,起身为赵全友和自己把酒杯斟满。

“贤弟,我听说过这把盘螭剑,民间相传这把宝剑在程不识手中曾经痛饮过无数胡奴的鲜血,可否借给愚兄一看?”赵全友不禁向往着能够亲眼看看这把名剑。

“兄长,实在不巧,这把宝剑我视若生命,从师傅家出来后不久便把它藏在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随身带着害怕万一有个闪失,丢了宝剑我可就万死莫辞了。等将来有机会我一定带着它让兄长亲眼看看,”吕健略带遗憾地讪笑着,过了片刻马上又接着说道,“我到了梓潼县城之后不久,就发生了远朋客栈中的那一幕。我随着万乘风出了客栈,到了远离县城的一座小山岗上。万乘风当然知道我的来意,不等打招呼便和我打斗了起来。我原本以为练成这套威力巨大的惊雷拳法定可手到擒来,逼万乘风交出兵书,谁知他使出不知从哪里学来的怪异拳法,堪堪与我战成平手,谁也奈何不了谁。我们斗了大概两百个回合之后,都累坏了。范常青那卑鄙小人便趁机用剑偷袭,刺伤我胸口,我只得忍痛逃到树林深处。幸好那时天色已晚又下着大雨,无法点燃火把,路上的血迹难以发现,那几个人绕了几圈之后见没有我的踪迹,便悻然离开了。我在树林里忍痛捱了一宿,第二天天刚亮,便寻思不能再在此处继续呆下去了,范常青等人必定要趁着天亮再度前来搜寻,于是便硬撑着往大路上走去,希望能遇见好心人把我藏匿起来救治,没想到刚走到路边便支撑不住晕死了过去。再后来的事,兄长你就全知道了。”

“原来如此,”赵全友捋着长髯说道,“那贤弟此次前来长安,不是单单为了感谢愚兄的吧?”

吕健笑道:“实不相瞒,为了感谢兄长的救命之恩,这长安城我是非来不可的。然而小弟此次前来还有更重要的事,那兵书还未拿回,我必须要找到万乘风。哪知道前两天我到了长安,查到万乘风早已不在范府之中了。但是他不会轻易放弃已经到手的荣华富贵,我料他只是换了个藏身之处,必定还在长安城中,只是偌大个京城,想要找到他却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做到的。”

正在专心致志与吕健聊天的赵全友,一转头忽然看见儿子赵长信一直立在自己身后,刚才二人那番对话全被他听了进去。赵全友想起如此机密的事情本应该早早屏退他,都是由于自己过于高兴,一时疏忽忘了此事,但是现在再想要他退下为时已晚,只得吩咐道:“长信,快过来拜见你吕叔叔。”

赵长信听二人聊天已久,这些江湖轶事正是他最感兴趣的。

他正听得入迷,听见父亲吩咐,便走上前来,对着吕健施礼说道:“侄儿赵长信,拜见吕叔叔。”

“免礼,免礼。”吕健忙上前扶起赵长信。

“长信啊,刚才听到的事情千万不要声张,你可要记住。”赵全友谨慎地叮嘱着自己的儿子。

“孩儿知道事关机密,谨遵父命,这些事就算烂在孩儿腹中也不会对他人讲起的。”赵长信郑重答道。

“贤弟,既然你一时半会也不打算离开京城,不妨便住在寒舍如何?正好你我二人可以时常喝酒聊天解闷,我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布商,但在京城交际也还算广,可以托朋友帮忙一起打听那万乘风的下落。”赵全友吩咐完赵长信之后便转过头来,对着吕健说道。

“哈哈,兄长,你的救命大恩我还未报,又要白住你的房子,这可如何使得?适才还未进门,便听到长信说起不喜念书,如不嫌弃,我正好可以在空闲的时候教教他武功,将来就算他不愿到战场上杀敌立功,也可在闯荡江湖时强身自保。”吕健豪爽地大笑着。

赵全友听了兄弟这话不禁大喜,连忙说道:“那可真是小儿的福份啊。长信,赶快过来,向你吕叔叔行拜师礼。”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赵长信得此良机,哪肯轻易放过,赶忙为吕健斟满酒杯,双手捧在头顶,跪拜在吕健身前。

新月如钩斜挂当空,清风似水徐徐吹拂,夜空中繁星点点,缤纷闪烁,仿佛它们都在鉴证着这大人眼中顽皮少年的重新转生。

吕健哈哈大笑,接过酒杯,受了赵长信这一拜。

从此他便在长安城里,一边耐心寻找万乘风的下落,一边悉心传授赵长信武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